•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杀神传封面

结局    文 / 末期风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痴情(下)

    少康渊的剑斩下,却并没有斩在崇南雨的脖子上,而是斩在一边的地上。少康渊看到杜姬凌那几乎虚脱的样子,就知道嘴角猜的不错,杜姬凌于崇南雨之间绝对不止师徒关系那样简单。

    崇南雨暗暗地吐了口气,刚才生日没有看到到那刀落下的瞬间,却依旧可以感觉到刀落下时的杀气。

    崇南雨看着少康渊,突然间冷笑气来,对他说道:“你想杀我就尽管来杀吧,没有必要以我来威胁。”说到这里,他整个人都朝那长剑微微靠去,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师父束束手束脚,任人宰割。

    “小子,找死。”听到崇南雨的声音,少康渊大叫一声,用刀背在他肩膀上重重地一击,痛的崇南雨咬牙,却固执地一声不吭,只有双眼狠狠地瞪着他,“小子,放老实点,这样还有可能让我考虑放了你。”

    “别猫哭耗子假慈悲,要杀就杀,少啰嗦。”崇南雨出来没有说过这样狠的话,这第一此却也说的不赖。

    “雨儿,住口。”杜姬凌整个人苍白着脸,她不能再让崇南雨说下去,这样下去少康渊一定会忍不住伤害他。

    “少康渊,我们之间的恩怨不该牵扯到他人身上,你想杀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弟子。”杜姬凌身上的毒稍稍去了一点就站了起来,朝少康渊走去。

    看到杜姬凌朝少康渊走,站在一边冷眼相关的而不语的少康白终于脸色微变,身体微微一动,想对杜姬凌说什么,最后被少康灵暗暗一拉,才没有动身来到杜姬凌身边。

    “少康渊,你也算是长辈,竟然会抓着我的弟子来威胁我。哼,想不到你竟然是这么无耻下流的人,如果让九泉之下的明珠知道,不知道她是不是再愿意看到你。”杜姬凌想激怒他,再找机会对他出手。

    少康渊听到杜姬凌的话,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刚才的冷酷,对杜姬凌冷笑道:“你不需要激怒我,就算你激怒我那有怎样,以你现在的功力根本无法从我手中救住这小子。”他边说边朝自己身下的崇南雨看了看,又抬头朝杜姬凌看去。

    “话可不能这么说,事情往往会人以外,说不定下一刻就是你在我手里,敌我易位。”杜姬凌身上的迷幻药是在太过霸道,就算杜姬凌修为再怎么高深,也不能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把迷幻药逼出体外。现在,只有用话语来拖延时间,事情才会又转机。

    转机?真不知道那要什么时候.

    杜姬凌虽然身体麻木,但身边的秦曼露却没有什么身体限制,所以一切的希望都在她身上了.

    如果……如果失败,那他们三人的生命都将断送在这里,成为三具尸体被丢弃早乱葬岗,成为野兽的晚餐。

    秦曼露知道师父的用意,当杜姬凌在拖延及转移少康渊的视线时,她的身体慢慢朝喜堂外移动。当他即将要接近门槛时,突然感觉到一阵目光朝自己射来,猛朝那看向自己的人看去,竟然发觉是少康渊身边五人中的一人。那人也不跟少康渊说什么,就身体朝前扑来,想要抓住秦曼露。秦曼露看到那人朝自己扑来,知道自己只有短短的一瞬间时间,她必须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把师父交给她的东西朝天空挥去。

    当那人扑到秦曼露身边的时候,那东西终于冲秦曼露身上挥出,在天空中成为一朵绚烂的烟花,但比平常的烟花漂亮了不知道几十倍。

    烟花已经挥出,秦曼露倒不在惧怕那人,冷着眼看着那人,袖中突然伸出一把匕首,只要那人一靠近就朝他刺去。

    那人看到秦曼露已经定定地等在那里等死,丑陋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丝笑容,双手成扎朝秦曼露那如花的脸上抓去。

    秦曼露在等待,只要那人一沾上她,她就朝那人心口上一匕首。

    可是,她等待了许久,都没有感觉到那人朝自己扑来。微微闭起的眼睛不由张开,却看到秦霜寒正冷着脸吹着长剑上的血珠。

    “姐姐!”秦曼露知道,刚才是秦霜寒一剑刺死了那人,只是她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高深的武功而自己却不知道。

    “别说话,小心前面。”她在妹妹身边低声说,目光却是看想前方不远的少康白。秦曼露看到少康白,心中微微一怔,师父与他的关系她的多多少少知道一点的,却不明白他对师父见死不救,难道当年的情分果真一点儿也不存在了吗?

    杜姬凌见那烟花安然的伸上天空,就知道一切都有了转机。

    崇南雨被少康渊夹在腋下,让他根本无法动弹,又有那把冰冷的匕首架在他脖子上,匕首就这样又进入肉中一分,让他十分难受。

    少康渊是疯狂的,但脑海还是有点点清醒,但一切已经无法回头。

    少康灵看到崇南雨的样子,想呼声叫唤少康渊,让他放掉崇南雨。

    可是,这样现实吗?

    她呼出声,少康渊转头朝她看来,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却什么都不说,只是温和地看了她一眼。少康灵无言地挫败在当地,她无法救助崇南雨了,只能看着她死在之间亲生父亲手上。

    杜姬凌在内心算算时间,那些人也应该到了,可为何到现在还不见人影,难道他们也想趁火打劫,在这时候背叛自己来打倒自己?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杜姬凌真的不敢去想象,因为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正当她在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传来一声声长啸声。听到这样的啸声,杜姬凌那张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丝笑容。

    这是一场残酷的战争,你死我亡的结局。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积累,终于让他爆发出来。

    杜姬凌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内心的心喜的。而站在她旁边的少康渊却大大地不同,他刚才的得意还僵硬在脸上,刚才的长啸声代表什么他当然知道。那恐怖的代名词,品血庄的恶魔。

    品血庄,八派中的一个门派,也比较神秘,是八派中最具有神秘色彩的一个教派。

    传说,品血庄的人都天生就带有诅咒降世,吸取双亲的血魂来养活自己,就算长大后也必须在某些特定的日子吸食人血维持生命。

    他们天生具有常人没有的生命力量,好在他们人数稀少,不然天下早就是他们的天下恶魔的修罗场了。

    决战时间逐渐逼近,杜姬凌却始终没有见到要等待的人,虽然长啸声时时传来,却并没有间到人。久而久之,她变的有点失望,但更多的是绝望。

    少康渊并没有马上对崇南雨动手,她想慢慢地用崇南雨来折磨杜姬凌,心中更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何种关系。

    少康渊内心也不太好过,他知道杜姬凌的帮手即将到来,他必须在那些人到来之间解决她,不然……后果他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少康渊已经没有心情再更杜姬凌来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少康渊手中的长剑挥出,他只有短暂的时间来击杀杜姬凌,而且还要偷袭,因为他并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在伪装。

    杜姬凌身体还没有完全摆脱强烈迷幻药的控制,身体还是不由己,但勉强可以动一动,却对事情并没有任何作用。

    “杜姬凌,还明珠的命来吧。”少康渊再飞出的那瞬间,在崇南雨身上连点了几大要穴便把他丢到一边不去管他,现在他指向一瞬间击杀杜姬凌。

    看到少康渊并没有杀崇南雨,少康灵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心中暗道:“二叔并不是不可救药,他内心还是善良的,只是因为母亲的死对他打击太大,才对杜姬凌的恨如此强烈。”少康灵紧张地看着少康渊,她真的不希望他变成现在的样子,那样子是多么的吓人,根本不是她平常见到的二叔了,简直是一个疯子。

    少康渊的剑,速度快到肉眼几乎看不到,发出淡淡的铁红色,让人生出一种不详的错觉。

    剑是好剑,跟随了少康渊几乎一辈子,饮了无数武林名家的鲜血,连那剑本身的铁色都已经被血色所浸染。饮了无数人的血,剑已经不单单是一把杀人的剑了,而是人间的一道凶器,杀人的魔鬼。少康渊紧紧地握着长剑,他内心竟然在这时生出害怕的感觉。害怕什么?连他也不知道,之间内心为什么要害怕,杜姬凌明明已经成为他的禳中之物,难道还会有什么变数不成。就他所知,杜姬凌在这个江湖并没有多少朋友,就连五焰剑派也已经站在他这边,就算不对付天山杀神杜姬凌,但也绝对不会去帮助她。所以少康渊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站在她那边成为武林的公敌,就算那些人是品血庄的人,他也吧相信那会的品血庄的绝顶高手。

    少康渊的剑快若闪电,直至杜姬凌。剑光闪耀,生出一股劲风,连杜姬凌眼前的刘海都被吹至到两旁。杜姬凌冰冷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少康渊现在的实力才是他真实的实力吧。剑是利剑,可到到了杜姬凌额头前却无法再前进本分。少康渊知道这是杜姬凌在暗中使出天山的术法,不过他根本不在意,术法者施法必定不能长久,相信很快就可以把杜姬凌斩于剑下。

    杜姬凌双眼瞧着那几乎于额头相触的剑尖,脸上生出一丝难以让人看到的冷笑。少康渊想杀她绝对不简单,而且他已经放了崇南雨,她心中的压力也大减,少康渊想在这样的环境中击杀她简直是痴人说梦。

    少康渊久攻不下,终于变了脸色。少康渊的变化,杜姬凌一直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冷笑,因为她现在终于可以感应到那些人的气息了。

    少康白看到弟弟脸色的变化,之间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不断的变化。杜姬凌的本领他再熟悉不过,虽然弟弟是幻剑盟的杀手,对于杀人很是有手段,但他知道弟弟绝对不会在杜姬凌手里吃到好果子。

    弟弟与杜姬凌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个无法选择的问题。一个亲弟弟,一个曾经到现在最爱的女人,让他的心在摇摆。

    少康白分神的片刻,再去看杜姬凌与弟弟时,发觉两人额头上都是细细的汗水,两人脸色都比较苍白。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两人会变成这个样子?少康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更专注地瞧着两人。

    如果……如果一个人死去,他会不会为那个先死去的人报仇而杀掉那个没有死掉的人.

    15、尘埃(上)

    少康渊的剑并没有能落到杜姬凌身上,只是保持着那个谁也占不了便宜的姿态僵持在那里。

    少康渊内心巨震,杜姬凌的实力远远不止如此,肯定还有所隐瞒,而自己却是用尽了全力,如果在这一击之下还无法把杜姬凌斩于剑下,那么今天死在这里的人就是他少康渊而非杜姬凌。想到死亡,也没有以前那么恐怖了,对于一个杀手而言,任何时间死亡都没有什么惊讶奇怪。只是……他无法为明珠报仇了,这是他到死都无法放下的执着。

    虽然两人僵持在那里,但周围的人却可以做很多事情。尤其现在的秦曼露,他慢慢靠近崇南雨,她知道现在的情况单凭她一个人根本无法打败少康渊,何况这里还有他的五名得力属下及他的家人。

    那五人见少康渊于杜姬凌僵持在一起,知道这是杀杜姬凌的绝好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所以,他们行动了。杜姬凌虽然脸色依旧如同天山的冰雪,没有丝毫惊慌,但内心却是剧烈跳动的。如果五人一起行动,就算她再加上两名弟子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虽然她知道少康白绝对不会对他们出手,但少康家族的人呢?难道他们会袖手旁观,不落井下石?

    天下没有这样好的人。

    时间的流逝,决战的高峰终于到来。

    该来的终究回来,任谁也无法避免。

    五人把杜姬凌围绕在这样,他们相信他们的天罗地网可以让杜姬凌死无全尸。就当五人围绕在杜姬凌的身边时,他们身边悄然无声地围绕了死人,四个全身罩满白色丝巾的人。

    “品血庄的人终于来了。”看到那四人,杜姬凌紧绷的心终于一了丝毫的放松。有了他们,这场战斗好不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老一辈的人加到那四人时,脸上的表情无比僵硬,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多少年来,只要品血庄出没的地方,必定会血流成河。原先他们只是猜测,品血庄的人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可现在,他们不得不相信,眼前的四人确实是品血庄的人。而这些都吧是让他们恐怖的的,而是杜姬凌到底是怎样情动品血庄的人来到这里?

    老一辈的人脸色全变得苍白不堪,但年轻一辈的却是脸上一片忙然,虽然他们知道品血庄的种种传说,但并没有真正见过品血庄的厉害于恐怖,所以他们现在并没有感觉到恐慌。

    当老一辈的把眼眼的白衣人是品血庄的人时,他们的神情终于变了,他们并没有老一辈的稳定于持重,当面对恐惧时,他们会自动选择逃避。

    所以,偌大的一个少康府很快就变得人丁调零,只有少数有那里观看那场战斗的人留了下来。

    阴云压顶,气氛顿时变得冰冷,几乎没有听到人的呼气声。

    安静的气氛终究不会长久,很快就会有人来打破。只是这打破这局面的人是谁也想不到底人。

    “大家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我已经有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突然进来的小叫花子脆生生的声调在整个喜堂想起,仿佛一道炸雷,炸破了光滑的冰面,露出以道道裂缝。

    这是行动的最佳实际。少康渊长剑*,再以最快的速度向杜姬凌刺来。杜姬凌早知道他会抽剑回身后马上刺会,当剑来到跟前时,只时冷哼一声,身体像一只蝴蝶,朝一旁闪开,避开那猛烈的一剑。少康渊长剑刺空,立马回收,在急速刺出。

    五人也配合着少康渊的动作,他们也倍感压力,品血庄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动手,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这无形中给了他们无数的压力。

    杜姬凌身体的麻痹感逐渐消退,但身体却留下更多的剑痕。少康渊虽然不是她的对手,但绝对可以对她造成一定程度的伤,不然也无法成为幻剑盟的第一杀手。

    少康渊的剑袭击而来,杜姬凌的身体像一只蝴蝶般左右飘荡,每刺少康渊的剑要刺到她身体的时候,她都适时地避开,只要慢上一瞬间,必定会再留下一道伤痕。

    “怎么,难道你怕了不成,一直这样躲避下去?”对于杜姬凌不战而直是闪避感到厌倦时,突然停了下来,冷笑着看着杜姬凌。

    杜姬凌也不回话,她知道之间目前的情况根本无法战胜他,直有等身上的迷幻药消褪之后才有能力消灭少康渊。

    杜姬凌这样想,少康渊当然也明白她心中打的是什么注意,却也不说破,依旧在言语上道:“杜姬凌,虽然我们是远房亲戚,但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成过我的亲戚,你与你弟弟都只是少康府收留的一条狗罢了。”

    杜姬凌听到他提起自己已经死去多年的弟弟,脸色突然大变,冷的让人无法呼吸。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起她的弟弟。

    想起多年前的往事,杜姬凌的心有开始隐隐作痛,多年的一幕幕根本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遗忘。

    “少康渊,竟然你再次提起他,那今天我就让你为你娘所做的一切偿还。”杜姬凌刚才对少康渊的杀心并不打,但当他提起她弟弟后,她的杀心终于大盛,往事也想破封而出,把当年一幕幕的痛苦浮现出来。如果没有少康府的老夫人,她的弟弟也不会英年早逝,成为她这辈子心中的一道无法伤愈的痛。

    少康渊知道,自己刚才提起她弟弟一定会让她发狂,会尽全力来击杀他,而他所希冀的也正是这一点。如今的杜姬凌虽然几乎天下无敌,但内心的心魔却是之间对打的敌人,只要成功地勾唤出她内心的敌人,就有机会击败她、杀掉她。

    杜姬凌怒火中烧,弟弟的死是她这辈子醉痛苦的事,也是唯一能完全激怒她的事情。

    她的心在滴血,可是,她必须在之间完全疯狂前杀掉他——少康渊。这是她脑海深处无法遗忘的事情,只有用血来洗刷过去的一切,才能回到平静的生活。

    尘埃(下)

    杜姬凌身体像一条绷紧的弹簧,瞬间朝少康渊弹去。少康渊看到杜姬凌突然间身体化作一道流光,知道她也在用最后的力量于自己决一死战。他期待的就是这一刻,死亡并不算什么,对他们而言,只有对方的死才能让他们的心得到安宁。

    也许,他们是自私的。但是,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自私的。

    少康渊手中长剑飞舞,挡住杜姬凌凌空而下的利爪。两人将站在半空,一个用长剑阻挡,一个凌空而下赤手与之交战。

    五人顿时间无法插足,只能在一边等待时间,找到时间再对杜姬凌来上致命一击。

    可是,他们忘记了,他们身边的四人,那四个恶魔的使者——品血庄的四打魔神。

    五人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时候发动攻击,等他们把全部注意转移到四人身上事,他们之间已经有人受了剑伤,再也没有当初那种让人无法喘息的无形压力,反倒是四人传送于他们的压力巨大。

    少康渊脸上的肌肉在微微地颤抖,表情变得无比恐怖,好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如果让胆小的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被吓晕过去。

    少康渊声音有点嘶哑,语气有点虚弱,毕竟刚才于杜姬凌的交战用尽了他几乎全部的力量。

    杜姬凌刚才于少康渊两对三掌,只是电闪雷鸣之间,但两人都受了颇为严重的内伤,如果……如果再接下来的时间再硬拼,只怕……

    “杜姬凌,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看到杜姬凌狼狈的样子,少康渊大笑起来,天上高高再上的神竟然也会有今天这样狼狈的样子。只是在他笑的那瞬间,杜姬凌的手掌已经放到背后,一团小小的光亮正在她的掌心凝结,只要再过一片刻,她就有力量把少康渊击毙在掌下。可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时间,少康白走了出来,直接来到他们两人面前。

    一个亲弟弟,一个最爱的女人,让他如何去选择?

    “阿渊,”他看着疯狂的弟弟,又转过头去看着最爱的女人,道:“你们为什么要拼个你死我活,难道你们还无法相信当年的事情纯粹只是个意外吗?”少康白看看弟弟又看看杜姬凌,希望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到有点松动,化解这场暴风之战。

    少康渊并不理会兄长的话语,只是双眼认真地瞧着杜姬凌,而杜姬凌更不会把他的话听入,自当年于他决裂后,她再也不会相信眼前男人的一句话、听他一个字。

    “让开!“几乎是同声,就算他是天下第一,那有怎样,他也无法阻止这场注定会有留学的决斗。

    少康白脸色微变,这是他心里早就想到的答案。但是,他能这样就轻易放弃,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相残在之间眼前?不,绝对不可能,他一定要经全力来阻止他们在眼前厮杀灭亡。

    四人与五人的交战在杜姬凌于少康渊的停止下也停了下来,站在双方首脑旁边,凶狠狠地瞪着对方。

    杜姬凌虽然没有平常的冷静,但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之人,很快就冲少康渊的激怒下冷静过来,冷眼看着少康白,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杜姬凌一脸不耐烦,而一旁的少康渊一脸厌倦。

    “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是误会啊。”少康白;脸上露出悲哀,他在怨恨之间,如果早早地把事情的真相对弟弟说清楚,吧选择逃避,不去伤害她,那么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一切的罪恶都是从他身上引发出来,他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误会?”杜姬凌冷笑,这已经不能只用误会这两个字来覆盖这长大杀怒的含义了。杜姬凌冷冷反问一声后,便不再看少康白,把头微微朝一旁转开。少康白只好看着自己的弟弟,希望他能明白,可是……

    “大哥,你想对我说,这一切都是误会,都是明珠用计来陷害她……”突然,少康渊伸出右手指着杜姬凌,悲哀道:“你到现在还忘不了她是吗?我最大,你一直就没有爱过明珠,竟然你不爱明珠,那你还为什么要娶明珠,让我们痛苦一生。如果……如果你娶了明珠后,对她好点,这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子,可是……一切都已经变不回来了,明珠死了,都是她害死明珠的。”少康渊提到明珠,神情就有点比变化,仿佛正都崩溃了。

    杜姬凌看到少康渊那仿佛小孩子的表情,心知这是杀他的绝好时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没有勇气向前偷袭。

    少康灵在少康渊一旁,安静的出奇,表情也是冷冷淡淡的。少康渊看了眼神情冷淡的少康灵于周围的人,复有大笑起来,对少康白道:“如果你今天执意要护卫着她,我也不介意,只是我们在也不是型兄弟,只是陌路的敌人。”听到少康渊这话,少康白脸色大变,苍白到极点,身体也剧烈的颤抖起来,他不敢相信刚才的话竟然是他的亲弟弟说出来的。

    “哼!”听到少康渊的话,杜姬凌只是冷哼,如今的她于少康白再无瓜葛。

    “少康渊,他是他,我是我,少把他与我扯在一起。”杜姬凌怒极而笑,竟然明媚照人,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们相遇时她对他的微笑的时候。

    “少装蒜,他如果不是为了你,那太阳都从西边出来了。”少康渊冷语相对,根本不把眼前的天下第一高手放在眼里,完全当成一个隐形人。

    在他们心中,少康白是在帮助对方而不是之间。

    伤的深了,也就对那人失去的信任。

    少康白听到两人的话,只感到绝望,他的身体在颤抖,如果不是少康灵及时扶住之间,只怕自己要支撑不住到倒地。这一切都不是他希冀的,如果可以选择过去,他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甚至他们没有任何交集,两人就想两条地平线,永远无法交集在一起。

    可是,这只是希望,而不是现实,他们的命运已经交集在意,纠缠到之间也分不清楚那头于那头。

    崇南雨看着这一切,心里是高兴的,毕竟有天下第一高手出面,可以阻止这场打斗。

    但是,这一切似乎与他所想的并不一样。

    少康渊于师父并没有把少康白的话听在耳里,好像根本不把他看在眼里。甚至对他生出仇怨的眼神,仿佛他才是他们想杀的敌人。

    崇南雨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错了,少康白绝对无法化解这场生死决斗,他能起到的效率就是推波助澜的功效,加快这场决斗的发生时间。

    果然,当少康白僵持在两之间,却什么都无法做到时,杜姬凌与少康渊之间已经到达冰界点,只要稍稍牵引,即将爆发。

    “杜姬凌,去死吧。”突然,一声凌厉而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从少康白嘴里突吐出。他已经没有心情再跟她耗下去,他一定要在今天做出一个最终的结果。就算自己会死在她手里,这样也比生存在无尽的痛苦中强万倍。

    每当夜幕降临,他就感到害怕,每每都回梦到明珠满脸血污来到他面前让他帮她找杜姬凌报仇,杀掉她。日久之后,他发觉自己越来越容易烦躁,心中充满仇恨。

    少康渊知道,之间这一剑如果不刺入杜姬凌身体,那就代表之间会死在她的手里。只是,他不相信杜姬凌会轻易躲避他这生命之一剑。

    这是用他的生命来凝聚这一剑。如果不成功便成仁。

    杜姬凌也在期待这一刻。

    每个人都在期待这一刻,周围的人几乎要停止呼吸,全神贯注地盯着杜姬凌与少康渊。

    少康灵紧张地依偎在父亲身边,想闭上眼睛,却又害怕一闭上眼睛后,就再也见不到她的亲生父亲了。她在矛盾,而不远处的崇南雨与秦曼露也在矛盾中。大家都知道,这场生死决战并不简单,如果……如果这场决战中有一方死掉,不知道少康白会不会找那存活下的人为那死去的人报仇?

    整个喜堂内,几乎每个人都是紧张的。但也有类外,那就是一边的秦霜寒,只有她脸上快速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发觉的冷笑。

    所以的人死掉都好,这样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就算无法全部死掉,只要死掉少康府中的几个主脑,也就非常好了。

    秦霜寒看了看秦曼露,又看看了崇南雨,眼神中出现一抹异色。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她就变成那个市侩的秦公子而非小女儿态的秦霜寒。

    这一切都是局。

    局中局,计中计。

    当杜姬凌把消息告诉她后,她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她。在少康府所以的让死后,她就成为少康府是新当家。所以,她带着一个个消息找到沉香阁的新一代少主,与她们做下了第一笔生意。

    一切都如她所想的那样发展下去,只是现在还没有到那终结阶段,她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

    杜姬凌于少康渊再一次纠缠在一起,这次脸少康白也无法在插入他们之间。

    少康渊的长剑舞出朵朵剑花,仿佛一朵朵银白色的雪莲,开下虚空。他突然一吼,剑光突然大盛,淡青色的光泽从剑身散发而出,仿佛夜间的萤火之光。

    杜姬凌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功夫,也不敢大意,全心地应付。

    这个适合,就脸天命派九老也安静下来,他们也知道无法在做调解,少康与与杜姬凌的这场决战迟早会发生,就算今天他们保护了他一次,但下次呢?他们不可能永远守护在他身边。

    幻剑杀手的杀手受手了,他们并不是品血庄四魔头的对手。

    整个喜堂除了杜姬凌与少康渊打斗猛烈外,都停了下来来观看这场千百年都难得一关的决战。

    这是生死之战,也是解脱之战。

    杜姬凌双手成抓,硬若钢铁。而少康渊的长剑也是有名气的宝剑,竟然无法削下杜姬凌那十根长指甲。

    杜姬凌的身体在抵挡一次少康渊的长剑后,都会微微朝后带推一小步。这倒不是说她不如她,而是她知道指甲没有必要超强而用自己的身体来承受少康渊的力道,而是化解在整个大厅内。

    少康渊当然明白杜姬凌的意思,声音长剑也越来越猛,希望在以猛攻破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大厅的人也越来越紧张。

    时间过去一个时辰后,剧烈打斗身上挂满了伤痕,血色染红了他们的衣裳。

    “哈哈,杜姬凌,去死吧!”少康渊把杜姬凌逼到墙角,他知道他终于可以击杀掉杜姬凌了,声音心情突然一涨,想马上击杀她,却在长剑刺入她身体的那瞬间,少康白出手了。

    他轻轻地抱气杜姬凌,远离少康渊。

    少康渊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不相信少康白会在这关键的时刻救下她。

    少康渊的心在滴血,为兄长做下的事感到寒心与绝望。

    少康渊一步步朝杜姬凌,他虽然救下他,却依旧无法保存她的性命。

    杜姬凌依偎在少康白怀里,感到无比的温暖,连心口上的伤口也只有麻木的感觉了。

    刚才,在她与少康渊交斗的瞬间,她只感觉到心口突然一痛,不知道少康渊使用了什么暗器,竟然穿破了她的护体神功,伤了她的心脉。

    当她明白自己中了天下最著名的“火雷神”后,她就一点绝望,知道之间再也无法击杀少康渊,饭而被他击杀。在绝望的那瞬间,她看到了他的眼睛,那双对之间依旧充满了爱意的眼睛。她看到了他的浓情,却发觉一切太晚了,她知道自己即将死在少康渊手里,而他也不会出手与他的弟弟为敌。

    结果——她错了。他竟然不顾亲情,从弟弟手里救出他的“敌人”。

    “少康白!”少康渊看到兄长抱住杜姬凌,不又朝他大声叫喊,但之后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双很充满火焰地看着他们。

    “阿渊,这都是误会。姬凌根本没有杀明珠,是明珠自杀来陷害她,好让我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中。就算无法的到我的爱,也要我恨她一辈子,这样我就无法忘掉她。”当年的事情就好比刚发生,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次破裂,鲜血淋淋。

    “骗人是,都是你为了救她而编造的谎言。少康白,我再也不相信你,你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子。”少康白无法接受自己的兄长竟然为了一个杀妻的女人于字为敌。

    他崩溃了,他无法承受。

    长剑一转,剑花洒空。

    少康白看着那猛然刺来的长剑,并没有避开,而是闭上眼睛,等待那一剑刺入身体。

    可是,等待许久,都没有长剑刺入身体的痛楚。张开眼睛,却看到杜姬凌正对她笑,竟然笑的让他痴迷。

    他看着那张绝美的脸,露出丝丝笑容来。

    突然,如花的脸上冒出鲜红的血丝来,沾满了她整个脸。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沾满鲜血的美丽脸蛋,少康白打急,连忙朝四周看去,却发觉弟弟正在笑,肆无忌弹的打笑,因为他是长剑终于刺入了杜姬凌的心口。他知道,杜姬凌虽然很少康白入骨,但骨子里却是爱他的。声所以,他选择了攻击少康白来做幌子,暗地却是要她来阻挡时击杀她。

    没有想到,这简单的计竟然奏效,连他之间都几乎无法相信。

    少康白抱着微弱的杜姬凌,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他刚走计步,就感觉到背后劲风大盛,知道有高手想偷袭。他也不回头,暗里使出全身真气,护卫在身旁,他绝对吧容许任何让伤害杜姬凌。

    当那物体朝他撞来后,被他身体散发的劲道挡了回去,只听到一声尖叫。那尖叫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是灵而儿的声音。

    少康白猛然回头,发觉刚才那尖叫的正是少康灵。

    “灵儿,”少康白大叫,却只能看到少康灵软绵绵地躺在地上,而一旁的少康渊则双眼无神,神情恍惚地转着圆圈,仿佛一个疯子。

    少康白把杜姬凌交到崇南雨手力,来到少康灵面前,连忙给她搭脉,却在碰带她的几乎那瞬间感到手微微一麻。少康白并吧在乎那微麻之感,继续查看少康灵的伤势并把之间的真气输入她的体内。

    当少康灵睁开眼睛,刚说:“小心秦……”少康白就感觉到背后那人终于出手。

    那人是秦霜寒,竟然是最意外的一人。

    少康白想运气,却发觉自己的丹田无法凝聚内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剑袭击而来。

    “为什么?”少康白于秦霜寒并没有什么仇怨,根本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杀他。

    “为什么?”秦霜寒冷笑,道:“少康府是整个潇湘最大的势力,也是最富有是帮派,而我洞庭山庄要想容身武林,就得先除掉你少康府。”秦霜寒说出这话时,一旁的秦曼露路出不敢相信的目光,这并不是她认识的姐姐了。

    秦霜寒朝少康灵走,想一刀解决少康白于少康灵。

    “啊!”突然的声调让秦曼露把目光转移,竟然看到少康渊抓着秦曼露,而那身尖叫正是她发出。

    “你……吧是疯掉了吗?”怎么回事,刚还还疯疯癫癫的,难道……装的?想到这里,她知道少康渊一直都是装,在设局。

    不过,她很快就笑了,她知道他绝对不敢伤害曼露,除非他不要少康灵于少康白的命。

    “只要你放掉我妹妹,我就放掉他们。”秦霜寒指了指少康白于少康灵。她不相信他不会将换。

    “好,”少康渊答应,他没有别的选择,指能这样。

    秦霜寒推着少康灵于少康白朝少康渊之路去。

    在最近后,少康渊突然朝秦霜寒问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是为什么?这绝对不是为了地盘这么简单。”

    “当然,”地盘的事并不重大,重大的是她已经于天山的掌门、沉香阁的少主做下了一个交易,而这个交易真好完全影响到少康府。

    “我、杜掌门、沉少主,我们的共同目标刚好全部在你少康府里。”杜姬凌的敌人,她的地盘,沉香阁需要的是更多的消息。

    但这不是这主要的原因,而是……

    秦曼露被少康渊封了穴道,什么都说不出。少康渊把秦曼露往前一推,而秦霜寒也如他一样把少康灵推到她那里。

    当秦曼露会到亲霜寒身边,秦霜寒就突然朝少康灵飞掠而去,一双青蓝光芒的手掌击打在少康灵身上。当秦霜寒击中少康灵后,很快就回到杜姬凌于妹妹身边。

    当少康家的让倒在地上后,杜姬凌终于大笑着站了起来。

    “你……竟然装伤……”少康渊看到杜姬凌站了起来,就已经明白这一切都是伪装。少康白看着杜姬凌,只感觉到心破裂的声音。

    “拿剑来。”朝身后叫道。

    “师父!”崇南雨看到师父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动了杀戮,她想杀掉少康白三人。

    “大胆,竟敢忤逆师父不成?”杜姬凌朝他一瞪,瞪的崇南雨再也说不出话来。

    秦曼露剑崇南雨吧肯把剑递给师父,又怕师父责怪他,只好自己把剑松到她手里。杜姬凌看了眼秦曼露,脸上露出嘉奖的表情,但很快就冷眼看着少康家三人。

    “我会慢慢地折磨死你们。”杜姬凌残忍递大声说。

    “杜掌门……”祁阳再也看不下去,他是天命派传人,是正义一方是支柱,怎么容忍杜姬凌在这样继续下去。

    “祁阳,你们要是敢动一下我马上杀了他们。”听到杜姬凌的威胁生,祁阳等九老果然不敢贸然行动了,只好站在一百年干着急,却又没有丝毫办法。

    杜姬凌在少康白手臂上一划,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顿时出现在人们眼前。看到少康白手臂上的伤口,杜姬凌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说开心又不开心,竟然还有难过。

    杜姬凌在少康白身上划出一到伤口后,又在少康渊身上划了一道,再转过去看着少康灵。

    就当少康灵埃上一道时,杜姬凌只感觉眼前一花,吓昏过去的少康灵竟然消失在眼前,只有一道余音传来:“姑姑,放了少康灵吧,算你给侄儿的见面礼吧。”

    “原来是他。”听到那声音于那人说的花,她终于知道那人是谁了。

    万俟峰,竟然是他唯一的弟弟的儿子,流露在外的亲侄子。

    少康灵走了,但还有少康白于少康渊两兄弟。

    杜姬凌笑着靠近少康渊,他要杀掉他了。

    就当剑刺入他心口时,剑却无法刺下。低头一看,竟然是少康白用双手抓着剑刃。

    “啊!”杜姬凌吃了一惊,心竟然莫名的一痛。

    “放手,”杜姬凌双眉微皱,如果他再阻止她,她真爬她会杀了他。

    杜姬凌与少康白僵持了一会儿,见他依旧于她僵持,便朝他一踢,正中他心口,他飞了出去,鲜血从口中狂喷。

    杜姬凌心中一痛,只好不去看他,她想只要杀了少康渊,一切都会转好。

    剑,沾到少康渊的脖子,却感觉到背后的掌风打盛,知道是少康白发动全力想保弟弟的一条命。杜姬凌不顾他,他吧相信他会杀她。

    血从少康渊脖子上流出,而伤口却并不深。少康渊与杜姬凌都想知道,他们谁在少康白心中重要。

    当少康白抓向杜姬凌的心口,严重再没有刚才是矛盾后,秦曼露知道他已经动了杀心,已经动了必杀杜姬凌的想法。

    秦曼露连忙朝师父奔去,却还是晚了一步,少康白的手已经洞穿杜姬凌的后心。杜姬凌绝望的瞪着眼,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少康白是天下第一,那掌的力道无比巨大,要是别人早已经当场毙命,但那人却是天山的杀神,依旧保留一口真气,长剑返回,刺入少康白心口。少康白原本可以躲避,但他并没有,因为他亲手杀了杜姬凌后,便再没有生的念头。

    杜姬凌脸色逐渐转白,望着少康白,慢慢地笑了。微微颤抖的手朝少康白伸,想抓着那伸过来的手。可是,怎么抓也抓吧着,这后还是崇南雨过来把他们的手握在一起。

    “白哥儿,他……他……是咱们……的……儿子……”杜姬凌说出这话后,所有的人震住了,尤其崇南雨,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师父竟然是之间的母亲。

    少康白看了眼崇南雨,便朝杜姬凌看去,只要头微微垂下。

    少康渊见杜姬凌被兄长双抓洞穿心口,知道杜姬凌也对他构成不了威胁,便站了起来,却没有想到听到她道出这样一个打秘密。

    竟然杜姬凌已经死了,他只能割下她的他去祭奠明珠。他抽出长剑,想割下杜姬凌的头,但崇南雨与秦曼露怎么会同意。

    “让开。”少康渊叫道,但秦曼露就是不让。

    少康渊剑她不让,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道:“那就去死吧。”

    他话一说晚完,秦曼露只觉得心口一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她的心。

    “这是‘万毒穿心’,如果三七二十一天没有解药就会死的很惨。如果想要命的话就乖乖的让开,我心情好自然会把解药给你。”少康渊得意地说,却没有想到自己放松的片刻,腹部已经被秦曼露插上一把匕首。

    “就算我吧要命,也绝对不会让你碰师父的遗体。”说完,人就倒了下去。

    秦曼露一倒,少康渊也闭上了眼睛,结束了人生。

    一切都结束了。

    该死的人已经死了,不该死的人也已经死了。只留下为他们伤心流泪的人存活在这个残酷的世界。

    一个时代终于过去。

    天山杀神的噩梦也随着杜姬凌的死亡而被冲淡,倒让江湖重现出一种微微喜悦的气氛。

    天涯海角。

    孤独的骑士牵着马匹,行走在海边,望着东海日升,久久不语。

    远处,几只海鸟飞翔,引颈长鸣,划破大地这一片寂静。

    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来临。(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