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杀神传封面

20 痴情(上)    文 / 末期风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依旧没有修改,看不通透的地方请见谅

    为什么?他想不明白。这一切都与他所想的偏离,连自己最亲近的大哥也会在这时刻放弃亲情、放弃对亡妻的仇不顾救起那女人。他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大哥这是为的什么?难道他还痴痴不忘这该死的女人吗?

    “二叔!”少康灵在父亲出来后,也跟着出来,虽然没有看到喜堂内发生的事,但下人们早不啊经过都一五一十与她说了。如果不是父亲拦着,她早已经冲到喜堂来与那女人拼命,那是杀她母亲的仇人。以前她不知道,她还可以安心地过下去,可现在……就算她无法杀掉她,但只有袄努力过,就算死了也可以去九泉之下面对母亲了。

    少康渊被少康灵扶起,嘴角的血迹鲜红的刺目。

    艰难地站起来,看着自己的兄长正面无表情地站立在杜姬凌身旁,望着他,眼睛里露出痛苦的神色。

    他是痛苦的,一直以来都是,这种痛苦已经折磨了他二十几年。

    “为什么?”少康渊知道,兄长一出手,他杀杜姬凌再无希望,所以他想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杜姬凌,反而救她,不给明珠报仇?

    然而,又有谁知道此时的少康白心里是多么的痛苦。

    他不爱戚明珠,只当她是妹妹,却又因为父母之命强行娶了弟弟最爱的表妹,这不仅仅伤害了弟弟,连明珠也在他冷淡的面孔下伤透了心。这一切——他都不在乎,他唯一在乎的是她——他目光突然一转,看着由崇南雨与秦曼露扶着的杜姬凌。

    对,他爱着杜姬凌,从他们在雪山之颠相遇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摆脱那一抹冰山之上的微笑,是那么的温暖,温暖了他那冰冷的心。

    造化弄人,一切的一切因为上一代的恩怨,他们由情人成为了敌人。

    杜姬凌的父母与自己的母亲间的恩怨,他并不清楚,但多年见到母亲独自伤心的流泪,他就知道母亲是非常爱那个男人的。他不知道母亲有没有爱自己的父亲,但这也并不重要,因为父亲娶母亲也并非爱情,只是家族的权益,根本没有情爱可言。

    望了眼杜姬凌,少康白再次看着自己的弟弟,他的眼睛里有着耀眼的光泽,仿佛有两刻宝石在眼眶里。那是泪光,一个骄傲的杀手眼里的绝望泪光。

    他的心又开始痛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虽然他是少康家族的家主,但他也有脆弱的一刻,那就是他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偏偏在这一刻出现。

    他一直愧对弟弟,所以当妻子怀了弟弟的孩子后他并没有说什么,就当一切都有发生,也把那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看待。

    但是……他无法去弥补杜姬凌那颗破碎的心。他们就相天河南北的牛郎与织女,明明知道自己心里深爱着对方,却都选择了深埋,让爱化做仇恨的怒火,焚烧一切。

    “阿渊,收手吧,这一切都与杜表妹无关。”多年前的回忆是痛苦的,血淋领的场面到现在还让他吓的午夜梦回。

    戚明珠,一个他又恨又敬的女人。她选择了用死来深刻在他内心,让他无法忘记她。最少,可以让杜姬凌永远得不到他。所以,她选择了自杀来陷害杜姬凌,演出一幕精彩的戏码,让所以的人都来误会她。

    杜姬凌因为爱而杀了少康府的少夫人,这是全江湖都知道是事,所以现在还在的人都竖起了耳朵,他们知道这其中一定还有秘密。

    杜姬凌没有什么话可说,他不在乎一切,从小就生长在隐形的环境中,没有人会在乎她,她也就不会去在乎别人。所以,她是骄傲的,当戚明珠陷害她成功后,她并没有狡辩,也没有否认,她想知道少康白到底会如何选择。

    结果出了她的意外却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她只能伤心而绝望地离开少康府,回到天山,接替七叔的位置,成为天山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门。

    “明珠是自杀了,她并会被杜姬凌杀死,而是有意陷害。”少康白原本想永远不把这事说出来的,但……他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杜姬凌死在眼前,这样他的心会在一次的破碎,化做春风,一切了无痕。

    “不,绝对不可能。”听到大哥的话,少康白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任谁也不会相信,自己多年经营筹备,到最后自己是一个笑话,原来的“仇人”并非仇人,只是一个工具。

    少康渊无法接受,他现在根本不在相信他的兄长,他相信他大哥已经再次被那女人施了**咒。

    “阿渊,明珠的死……并不能怪姬凌,她也是受害者。”如果明珠不死,今天的局面也就不会发生了。

    他,心里为什么突然生出一点恨意。难道,他在心里已经对明珠生出恨了吗?

    这怎么可能,太过于戏剧化,让他无法相信着话到底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少康渊挫伤地看着少康白,起伏的心口明显加剧。当少康渊的眼神变的绝望时,他可以接受兄长舍弃他这个弟弟去接近天山的杀神,却无法接受他这样侮辱明珠。明珠已经死了十年,他不相信十年前她的死只是一场阴谋,一场让他、兄长与她痛苦的阴谋。

    他绝对不相信。

    少康白走进正用双手抱着脑袋痛苦的弟弟,他感到心在流血,那比破碎还要沉痛千万倍的痛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在流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算他是天下第一高手那又如何,他毕竟还是人,是人就有可怕的事情。他再坚强也会有让他退拜的事情,就如眼前的两难。

    望着弟弟与女儿,他的心在犹豫,难道他真要放弃他们,走到那冷着嘴脸看着别处的女人?

    他不知道,他现在的心一片麻木,眼前的道路已经崩塌,让他找不到一条明确的道。

    他该怎么办?他想朝上天祈祷,找寻一条让三方解脱的道路。可是,天上的神早已经灭亡,让滚滚红尘湮没那些凡间俗事。

    杜姬凌只是冷着脸看着,她现在全身无力。她在等待,等待一个可让她生与死的答案,还包括那久违了的爱。

    对于少康白,心中的恨有多深,那爱也有多深。

    “小心那五人。”少康白一步步朝少康渊走去,而杜姬凌的眼瞳却不断的伸缩,在年轻的女弟子耳边说着低沉的话语,“少康渊几乎已经崩溃,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当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你就把这东西朝外面的天空挥出。哼,我到要看看,是他的埋伏厉害还是我的武器厉害,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杜姬凌说完,便从袖子里掏出一件东西交到秦曼露手里。秦曼露没有去看那是什么东西,竟然师父有交代,就一定有它的作用,她也不需要去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