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柒拾伍章 愿众生美满 愿盛世无邪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看着有如睡着般躺在棺材中的萧忆菡,陈风并未有什么悲伤之情,甚至一滴泪都未曾流下,只是这么安静的站在那里仔细看着棺材中的那副倾世容颜,这一刻时间彷佛都凝固了一般,而这样的场景反而更能透露出一股悲伤凄凉的感觉。

    骆莺莺轻轻走了进来,之前谭小胖通知他们陈风醒来了,她便第一时间来到此处,果然不出所料见到了陈风。骆莺莺见陈风有如沉迷般一直看着萧忆菡的遗体,忍不住轻叹一声,缓缓来到棺材的另一侧,看着萧忆菡的目光中涌现出了一抹悲伤之情。

    “知道你还活着,她走的时候很开心。”

    “这个丫头其实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你。”

    “不过爱上你也注定是她命中的劫数。这是岚月宗与九玄天的正统传人命中注定会出现的情劫……”

    骆莺莺就这么独自述说着,到最后因为越来越悲伤的情绪,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她只记得陈风没有任何回应,目光一直放在萧忆菡的遗容上没有移动半分。

    陈风就这么在棺材旁整整站了一天一夜,待到第二日初晨的阳光散落之际,陈风缓缓闭上了双眼,一滴泪顺着眼角默默流下。

    泪水滴落到了萧忆菡的脸颊上轻轻滑落,而陈风却蓦然转身大步离去,大殿再次陷入到了寂静之中,萧忆菡的棺材也被完全盖了起来。

    神战此刻感受着自己周身凝聚的浓郁灵气,心头顿时涌上一抹激动的情绪,这一刻他才真正感觉到自己离成仙是那么的接近,不过天际忽然传来一声闷雷,使得他的神色又凝重了起来。此时此刻金仙劫是最后挡在他面前却又是最凶险的一关。

    神战收回心神再次感悟凝聚而来的天地灵气,同时抬手想要打出一掌感受一番,但抬手之后却发现自己无法调动一丝灵气。这诡异的一幕让他面色大变,立刻细细感受一番,他竟然发现自己体内已经替换的灵气根本无法存留,其与周身凝聚的外界灵气形成了一个循环体,无论自己心法如何运转,那些灵气也只是按照自己的流动规律而行。

    这样的发现让神战大惊失色,同时天际再次传来一声响雷,这让他心中顿时有了一股生死危机的感觉。若是灵气无法调用,那么随后的金仙劫只需一下便可让他飞灰湮灭。

    神战此时心中已经有了焦虑之情,而苍海图却突然出现在他身旁,神战先是一愣,但瞬间神色大变,但此刻苍海图却突然将他包覆在内。

    迦罗禅师和太清子等人一直身处较远的地方默默盯着神战的一举一动,刚刚见苍海图将其包覆,还以为是他所为,但这时却传来了神战的怒吼之声。

    “混蛋!东方……向阳!你竟敢暗……算老……夫……啊!混账!我是要成仙的……啊……”

    怒吼很快变为了凄惨叫声,众人一时间竟因为这一幕而呆愣在当场,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之前还睥睨众生的神战此时却在苍海图中面临着生死危机。

    而就在此时,东方向阳忽然出现在苍海图旁,一掌贴上同时灌注一道元气进入图中,只听见里面传来神战一声极大的凄厉惨叫,下一刻便彻底安静了下来,而苍海图又将东方向阳包覆,这次消失的却是苍海图,东方向阳此时站在神战之前的位置,一股恐怖的气息猛然散发而出,竟是比之前神战还要强上许多。

    局势变化太快,以至于迦罗禅师和太清子直到现在都未能反应过来,烈阳子三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他们甚至都有些怀疑眼前这人是不是掌门师兄。

    “东……东方兄……你这是……”迦罗禅师最先恢复了过来,顿时大惊失色的问道。

    “呵呵,神战算个什么东西,咱们都会成为他的垫脚石。幸亏他太过托大,想要借用苍海图,这才给了本座机会。如今神战已死,他的一切就都由本座来继承,包括最后的金仙业位。”东方向阳的语气此时竟有着一股狂傲之意,同时他周身也凝聚起了一股股天地灵气,而与神战不同的是,他的元气却能完美留存,自身气息也在慢慢提升着。此时天际中的金仙劫云也因为神战的殒命而尽数散去,一缕阳光穿透云层,连日来第一次照射到了元都的大地上。

    此时此刻迦罗禅师和太清子等人才完全接受了这个现实,在他们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一个个看着东方向阳的神色也变得极为恭敬了。

    赫连纳达、骆莺莺和靳无常都看向元都天空洒落的阳光,这时陈风悄然出现在了他们身旁。

    “陈风……你的修为……”靳无常已经知道陈风醒来的消息,但此刻见到却发现他身上竟没有了气息波动。赫连纳达和骆莺莺也神色凝重的看向他,毕竟身负九刹玄天功的陈风是世间最后的希望。

    陈风并未回话,而是看向天际之上,许久才轻声说道:“他总算按耐不住出手了。”

    此言一出赫连纳达三人皆是一惊,此刻从陈风的话语里不难听出,他对于东方向阳竟已是有了猜测。

    陈风并未在意三人的情绪变化,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大阵还能坚持多久?”

    赫连纳达回道:“众多弟子已经无法支撑,若是我们三人联手,也许还能勉强多支撑几日,如今那焚灵祭天大阵已经越来越强,九天星宿阵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陈风收回目光看着三人,忽然郑重的深行一礼恭敬说道:“今日陈某为这世间苍生出手,恳求三位前辈拼尽全力守护住元都。”

    见此情景三人先是一愣,很快全都恭敬还礼说道:“你放心,我等定然全力守护元都,只是你一定要小心,若是不可为,当可独自离去,一定要为世间留住你这最后的希望。”

    闻言陈风洒然一笑,说道:“晚辈定会全力以赴。”

    话音刚落,忽然一道庞大的身影出现在陈风身边,一只硕大的脑袋更是伸到他面前,见此陈风面带笑容的轻抚了几下,那个脑袋感觉一阵舒服,更是在陈风身上来回蹭了蹭。

    赫连纳达三人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都是震荡不已,这个庞然大物正是那头六翼雷兽。此刻它就像是一个孩子在自己的长辈面前撒娇一般,显得和陈风十分亲近。

    “祖上留下的传闻中曾言六翼雷兽乃是当年的镇宗神兽,更是历代掌教的坐骑,难道这头便是……”赫连纳达问道。

    闻言陈风摇了摇头,目光温柔的看着六翼雷兽说道:“当年那场大劫,六翼雷兽为了保护宗门已被残忍杀害,不过早年间其在外界曾留下一个孩子,也是为了日后让它继承自己来守护宗门。我见到这头雷兽时它只有四翼,但既然能有当年玄冥祖师在其血脉中留下的九刹玄天功传承印记,应该就是当年那头雷兽的后代了。”

    赫连纳达三人因为这番话心中又是感叹一番,他们身为九玄天分支的传人也不清楚这些辛秘,因此对于陈风却感觉越发恭敬了。

    这时陈风一跃而上,来到六翼雷兽背上,双手负于身后,六翼雷兽直接发出一声震天怒吼,瞬间便冲上了天际。

    赫连纳达、骆莺莺和靳无常三人也向着九天星宿阵阵眼的方向赶了过去。

    东方向阳感受着身体愈发充盈的力量,心中甚是满意,同时他也将目光投向了元都之中,此刻正好看到一个黑点迅速向他冲来,下一刻便到了近前,六翼雷兽再次现身,就连东方向阳都暗自惊叹了一声,但很快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雷兽背上的那道身影。

    “你竟然还没死。”东方向阳显然因为陈风的出现而有些惊诧,不过他的情绪却没有什么波动。

    “想不到你隐藏的如此之深,连神战都被算计了。”

    “呵呵,那个老东西懂什么,真以为实力强大就真的天下无敌了?错就错在他太过贪心,不但想利用苍海图开启焚灵祭天大阵,还想反用阵法炼化苍海图,本座又怎么能让他得逞?天下世人皆知苍海图,却不知道其与浩日剑宗历代掌门浑然一体,想要得到此图可不是想象中那样简单的。”说罢东方向阳嘴角一扬,露出一个戏谑笑容,不过他却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本座这一脉也算九玄天的传人,今日咱们为何还要相争?而且我也已经为你老师报了仇,咱们又有何拼死一斗的理由?若是能放弃争斗,本座可以让你们一起参悟这成仙之道,到时咱们一同成仙岂不快哉?”

    可以说东方向阳的这番话极其充满诱惑,让得迦罗禅师、太清子和烈阳子等人心中都是一动,这样的结果自然也是他们想要的,只是陈风闻听此言淡然一笑说道:“靠数十万无辜生命焚灵祭天,这样的仙途不要也罢。”

    东方向阳因为陈风的话脸色也沉了下来:“看样子你是不想善了了,那就让本座看看你究竟还有什么本事可以阻止这一切!”

    “我自然有办法阻止这一切,只是我反而好奇你能这般从容又是哪里来的勇气,难道真以为得到九刹玄天功就天下无敌了?”

    东方向阳眼神一凝,脸色也彻底阴沉了下来,语气冰冷的说道:“你是何时知道的?”

    “你利用苍海图吞掉神战之时,而且还知道了当年老师参悟苍海图时你也动了手脚,在老师的道心深处留下了一道裂痕,致使他一直未能登上仙途,可以说老师的死跟你也有一定的关系。而当日你忍耐了多日让我参悟苍海图,就是想要得到九刹玄天功的功法,这一切算计的确十分缜密,只可惜还是太心急了,当日你担心我彻底将九刹玄天功和苍海图形成联系从而失去这件至宝,最终忍耐不住提前现身,因此图中的九刹玄天功并不完整。”陈风神色平静的说道。

    东方向阳露出一个冷笑说道:“不完整又如何?难道你的功法就完整了?这一生你都不可能再参悟到苍海图了,就带着残缺的九刹玄天功下地狱去吧!”说罢东方向阳抬手竟祭出一道破天剑,这一幕看的迦罗禅师等人神色大惊,他们没想到剑十二的绝技东方向阳竟然也会。

    陈风显然对此并不意外,他抬手一握,那道破天剑顿时崩溃消散于天地之间,同时再次开口说道:“果然如此,当日斩杀林超然的也是你了,甚至当年将其逼出宗门也是你的计划。”

    “哈哈哈哈!”东方向阳忽然大笑几声,继而说道:“当年为了跟神战示好,送他一个得力手下又有何妨?况且破天剑诀修炼到最后真正能有登上仙途的机会,本座又怎么能容忍再出现一个剑十二?只是没想到你的成长速度竟如此惊人,早知如此当年本座应该再来一出师徒反目的好戏!”

    “自己无法成仙,却看不得别人有所成,如此狭隘之心怎配宗门之主。”

    “哈哈!狭隘之心?至少如今只有我有机会成仙,别人?都只是垫脚石罢了。真正走到最后的才是胜者、王者!”

    “既然如此今日我便将你这个王者打落凡间!”说罢陈风猛然将自身气息散发而出,同时六翼雷兽大吼一声,也散发出相似的气息,二者竟完美融合,顿时一人一兽的实力提升到了顶点,而此刻陈风周身突然闪烁出九道光芒,一股恐怖的气息充满了整片天地。这一幕惊得迦罗禅师和太清子等人再次远离了许多,同时他们看向陈风的目光已经惊恐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东方向阳也面露震惊之色,惊呼一声:“你竟然将九刹玄天功圆满了!不可能……不可能!”

    “当你认为得到了九刹玄天功之时,却殊不知苍海图第九重天的气息也被我掌握了。”说罢陈风手中立刻凝聚出一道破天剑,同时九道光芒瞬间加持而上,一股恐怖的气息散发而出。

    “就让这一剑替老师了结这全部恩怨吧!”说罢陈风悍然出手,一剑凌厉斩出。

    东方向阳神色大惊,急忙调动苍海图挡于身前,只见那道破天剑虽然未能斩破苍海图,但却直接将其震飞,威势不减的继续向着东方向阳落去。

    轰!

    一声惊天巨响传来,陈风忽然神色一凝,六翼雷兽也发出一声警惕般的兽吼。破天剑并未斩中东方向阳便尽数崩溃,这让陈风心中一紧,彷佛抓住了什么,而这时东方向阳的声音也再次传来:“哈哈!想不到你竟有了如此实力,不过本座此刻已经和这焚灵祭天阵融为一体,单凭你一人之力还是无法撼动这座大阵!哈哈哈哈!”东方向阳见到陈风将九刹玄天功圆满之际本已经有了绝望之情,但此刻却再次恢复了信心。

    陈风默然的看着东方向阳许久才长叹一声说道:“确实,我一人之力还是无法撼动大阵……不过这样有如何呢?”

    陈风话音刚落,天际忽然传来一声惊雷,东方向阳顿时大惊失色,此时他已然发现不知何时元都上空已经被翻滚的黑云再次覆盖,电闪雷鸣间透露出的威势竟比神战当初的劫云要强上太多太多。

    “混账!你竟然想要借金仙大劫破坏大阵!”东方向阳已然知道了陈风的想法,不过此时他却一时间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单论实力自己不是陈风的对手,而面对劫云这座大阵是否还能支撑也无法预知。

    就在此时天际传来咔嚓一声巨响,顿时一条有如树干般粗大的雷劫从天而降。见此陈风心神都跟着一紧,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引来的劫云堪比玄冥子当年渡劫时的威势。

    轰!第一道雷劫直接穿透大阵击中陈风,但他却巍然不动,而周身的九道光芒也是剧烈闪烁了几分,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显然这第一道雷劫他渡过的还算轻松。

    东方向阳此刻真正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充斥全身,他知道此刻必须要全力出手打断陈风的渡劫。想到此处东方向阳全力将苍海图向着陈风打出,而这时第二道雷劫也跟着袭来。

    见此陈风神色一凝,以他如今的实力同时面对两道威势极强的攻击也必须要小心应对,但就在此时他脚下的六翼雷兽忽然一动,竟然直接冲向了苍海图,只听见一声巨响,六翼雷兽倒飞而回,身上竟有了数道伤口,气息也萎靡了许多,不过苍海图却也被震飞了出去。陈风也借此机会承受下了第二道雷劫。

    “孽畜!”东方向阳怒吼一声,抬手一道灵气凝聚的掌印直接向其拍出。

    六翼雷兽虽然受伤,但却没有任何惧色,嘶吼一声直接吐出一道雷火,虽然并未完全挡下那道掌印,但却消耗了其不少威势,而在临近兽身之时,他将六翼尽数包覆住全身,再次挡下了东方向阳的攻势。而在他们二人短短的交手间,陈风竟接连渡过了两道雷劫,东方向阳已然感觉到了焚灵祭天阵竟剧烈颤抖了起来。

    东方向阳面色狰狞的死死盯住陈风,脸上竟浮现出一抹绝然之色,双手瞬间打出几道印诀,体内气息顿时疯狂提升,同时双手齐齐拍向苍海图,将自身燃烧灵气获得的全部实力都灌输进了苍海图中。

    陈风面色也因为东方向阳的举动彻底凝重了起来,他自然知道东方向阳这一招的威势,但此刻自己因为要渡过雷劫,也到了关键时刻。

    就在此时东方向阳将苍海图向着陈风直接打出,此图顿时在空中迎风铺展而开,向其包覆而去,而此刻天际再次落下一道雷劫,这一下让得东方向阳直接狂喷几口鲜血,气息急速萎靡了下去,焚灵祭天阵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陈风面色凝重的看向苍海图,顿时紧咬牙关抬手隔空对其一抓,只见苍海图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同时那道雷劫已经临身,陈风只感觉体内经脉都有了破损的迹象,灵气也变得紊乱了起来,但他却依旧控制着苍海图,并未放松分毫。

    随着陈风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体内雷劫被尽数化解的同时,陈风怒吼一声,将苍海图直接顺势一横,另一只手隔空将东方向阳握住,在其万般惊恐的神色下,将他直接打入苍海图中,顿时图中出现了一轮红日。

    陈风又喷出一口鲜血,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潮红之色,显然此刻控制苍海图让他消耗极大,此刻天际又落下一道雷劫,见此陈风单手一挥,直接祭出定天罗盘和众生相,利用两大至宝形成的防御将将挡下了这道雷劫,但两件宝物都出现了损伤,见此陈风也不犹豫,直接将两件至宝同时打入苍海图中,同时自己猛然灌入一道灵气,让本以有了崩溃迹象的苍海图瞬间稳定了下来,而在其中竟出现了无数星宿和芸芸众生隐于图中。

    咔嚓!

    第七道雷劫袭来,六翼雷兽怒吼一声逆行而上,却瞬间便被雷劫轰入了元都之中,而剩余的威势依旧落到了陈风身上。

    陈风此刻感觉大脑已经出现了晕眩的感觉,同时体内经脉产生了一股剧痛,灵气也异常紊乱,九刹玄天功已然无法正常运转。幸好此时苍海图却渐渐稳定了下来,这让陈风暗松一口气,同时他将视线投向了远处的迦罗禅师、太清子身上。二人见此惊呼一声,转身就要逃遁,却被陈风隔空抓回,也被投入进了苍海图中,同时他周身的九道光芒也闪烁间冲进了苍海图中,至此苍海图彻底稳定了下来,从其上也传来了极为强大恐怖的气息。

    眼前这一幕看的烈阳子等人惊恐的无以复加,见陈风并未理会他们,顿时转身急速远遁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际边。

    陈风本来与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就没什么大的仇怨,因此并未阻拦他们离去。此时天际的雷鸣声愈发巨大,第八道恐怖的雷劫应声而落。陈风见此直接将手中苍海图祭出,二者相碰间竟爆发出了惊天巨响,甚是元都西山中的数座山峰都瞬间坍塌夷为平地。

    苍海图被反震而回,操控它的陈风感觉经脉已经有了破损的迹象,灵气也开始了流失,而苍海图也有了些许破损,但还是挡下了第八道雷劫。

    咔嚓!

    此刻天际忽然传来一声有如玻璃破碎的声音,这是焚灵祭天大阵崩溃而传出的声音,至此大阵被破,神战、东方向阳等人也尽数陨落,世间乱世被陈风一人独自平定。不过此时他却面临着最大危机,此刻天际中电闪雷鸣间,最后一道雷劫迟迟未曾落下,陈风知道这最后的雷劫也是最为恐怖,以自己如今的状态却没有十足把握接下。

    陈风忽然低头看向脚下的元都,此刻焚灵祭天大阵被破,而九天星宿阵依旧苦苦支撑着,不过若是自己不能接下雷劫,可能元都都会被一并损毁。想到此处陈风忽然洒然一笑,重新落到六翼雷兽身上,轻轻拍了拍它,最后留恋般的看了一眼元都,彷佛看见了一直关注着天空局势的谭小胖、叶菁菁、韩星仁和支撑大阵的赫连纳达、骆莺莺和靳无常,陈风就像是面对他们一般,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就像当年他靠着猎杀的那头狼换来了第一顿饱饭那般高兴一样。下一刻一人一兽便瞬间冲向了天际之上的黑云中,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而翻滚的黑云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响,随即便慢慢开始消散了。

    阳光从黑云背后再次露出,有如初晨的第一缕阳光般令人心旷神怡,将破败不堪的元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

    所有人此刻都来到元都上空,拼命呼喊着那个极为普通但在众人心中十分重要的名字,但许久也没有回应,更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一年后,天元国横扫五岳国最后残部,终于将其变成了历史,而神峰门更是几尽灭绝。北晋国则得到天元国的支持,将南岭五国彻底统一,谭家一跃成为了北晋最大的家族,再加上现任族长谭飞与天元国关系甚笃,就连北晋国皇室都要在一些事上与谭家商议。南夏李家重新回到了家族所在,虽然他们依然归附于北晋,但过往南夏国的所在成为了他们的属地。

    南蛮荒地中的蛮族失去了神峰门弟子的支持,大祭司数量锐减,百年内已然无法对天元国构成威胁,幸好如今的天元百姓已经厌倦战火纷争的生活,因此对那些蛮族未再挑起任何战事。

    摩柯寺和太上教在乱世中损失最为惨重,从此在修真界沦为了普通宗门,也幸亏乱世过后所有宗门都选择了休养生息,因此摩柯寺和太上教才得以保存了下来。

    浩日剑宗也落入了低谷之中,原本的三大门主皆选择闭关不出,王珏又退出了宗门,只剩下秦焱继任门主苦苦支撑,但由于被乱世伤及了根本,又失去了苍海图,在修真界也沦为了平庸。

    赫连纳达在战事结束之后带领赫连氏的修真弟子宣布彻底脱离天元国皇室,元文帝也赫然在列,而如今天元国国君元惠帝一脉自此会永远成为皇室传承的继承者。

    近日本已平静的修真界再掀波澜,一则赫连纳达和骆莺莺将门下弟子尽数合并成立一个叫九玄天宗门的消息有如狂风般很快便席卷了整个修真界。

    原本五霞仙宗的孤岛上如今又重新变得生机盎然,此时来往的修真者络绎不绝,而今日就是九玄天正式建宗立派的日子,修真界各个宗门代表,四方散修皆都前来祝贺,他们知道今日过后九玄天在修真界中就是一家独大的态势,因此今日更是交好的最佳时机。不但摩柯寺和太上教都有人前来,就连秦焱都带人亲至,如此更让人感叹日后这个九玄天的强大。

    此时众人正齐聚在广场之上,天空更有阵阵祥云环绕。谭小胖、叶菁菁、靳无常和韩星仁等皆都坐于下方。随着晨钟暮鼓被敲响,整个广场顿时安静了下来,而赫连纳达和骆莺莺同时出现在了正中的高台之上,只是二人谁都没有去坐最高的那个位置,而是全都在两侧落座,这一幕看的众人皆是一惊,他们自然知晓正中的那个位置乃是九玄天掌教之位,本以为赫连纳达或者骆莺莺其中一人会坐上那个位置,却没想到此刻二人都没有成为掌教的意思,这让所有人都十分好奇难道世间还会有人比他二人够资格坐上那个位置。

    “众位!感谢前来参加九玄天成立大会!”赫连纳达起身向着广场众人说道。

    “既然是宗门成立,为何却不见贵宗掌教?”人群中不知是谁开口问道,此言一出许多人也纷纷附和。

    见此赫连纳达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本宗掌教并未在宗门之中!这个位置会一直为他留下去!而且我相信世间再没有一人可以坐上这个位置!”

    哗!

    显然赫连纳达的话让许多人并不满意,但碍于其高深莫测的实力和如今九玄天宗门的强大,未再有人出言深问。

    赫连纳达并不在意这些,刚要准备开始仪式,忽然抬头面色凝重的看向空中,此刻在天际尽头突然出现一道紫色光点,这一幕也引得骆莺莺和靳无常等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去。下一刻一个庞然大物便出现在了广场上空,其周身散发出淡淡紫色光芒,背后巨大的六翼正不停扇动着。

    谭小胖、叶菁菁和韩星仁等人皆都纷纷起身,面色惊讶的看着此兽,片刻后包括赫连纳达等人皆都流露出一股激动的神色,他们认出了此兽就是当年的六翼雷兽,而它的出现预示着什么,每个人心中已经猜到了答案。

    吼!

    六翼雷兽大吼一声,同时从其口中吐出一副巨型画卷,在空中迎风展开。秦焱和浩日剑宗的弟子皆都微微攥紧了拳头,但很快他们便长叹一声,慢慢平稳了情绪。只有宋晨曦此时在众弟子中却早已泪流满面,同时心中再次升起一股悲伤之情。

    随着那副画卷展开,在其上竟浮现出一行行文字:此图名为九天苍生,日后便是镇宗之宝,其内蕴含九刹玄天功,世间众人皆可参悟,这也是玄冥子前辈当年所愿,愿众生美满,愿盛世无邪!

    随着文字渐渐消散,六翼雷兽再次大吼一声,直接冲天而起,瞬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就在众多修真者还未回味出之前浮现出的那些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以赫连纳达为首,骆莺莺、靳无常、谭飞、叶菁菁、韩星仁等众多人全都向着六翼雷兽离去的方向深行一礼,久久都未曾起身。

    苍松老人走进北川城那家小酒馆,径直来到一人对面安然坐下,抓起桌上的酒坛便大口灌了起来,一坛酒很快就被一饮而尽,苍松发出畅快之声,对着眼前那人说道:“想不到当年你竟自封修为,老头我本以为日后有个人能陪我了,真是可惜啊……”

    “成了金仙业位又能如何?我失去的东西更多……”

    “既然已经断情,你又怎么会留恋世间这些烦扰?”

    “晚辈并未断情。”

    “什么?并未断情……难道你是用情正道?”

    “断情如何?用情又如何?用情之人痛苦,难道前辈你这个断情之人就真的快乐么?”

    苍松老人独自坐在桌边,看着空荡荡的酒坛,脑中却是回想起了自己当年的种种,摇头无奈一笑。

    这年的雪比以往来到更早一些,重新修缮的元都变成了一副银装素裹的雪城,街道上的积雪足以没踝。陈风默然的站在早已破败的泥土房前,虽然只度过了二十几年的人生,但他深邃的眼神中却饱含沧桑之意。许久过后陈风长叹一声,转身踏着松软的积雪缓缓离去。走着走着他忽然在一处破旧院落外停了下来,此时从里面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这让他回忆起了柳先生当年的那个小院。

    天上的雪花依旧片片飘落,一纸油伞忽然出现为他挡下了这场风雪。陈风回过头去,沐晓白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陈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沐晓白也莞尔一笑,轻声说道:“累了就回来吧,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恩,回家了。”

    啪!

    “书接上文,上回咱们说道元都被围就要被破城之际,忽然从天而降一仙师,脚踏六翼神兽,单手执剑在那些邪魔之人中杀了个几进几出,平定了乱世之危,这才有了如今的盛世无邪……”泰安酒楼中,说书人略显激动的声音朗朗传出。

    (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