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陆拾伍章 宿命对决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神战此刻也收起了之前的玩味笑容,不过看其神色却依旧平静,只听其开口说道:“林超然!将那小辈擒下!”

    “是!”林超然回复一声,立刻向着萧忆菡冲去。

    见此萧忆菡身形一动立刻后退,同时手中玄冰神剑再次凝聚出一股恐怖的能量,两道威势极强的剑气再次斩出。林超然也不敢大意,挥手间同时打出五道破天剑,不但将萧忆菡的攻势瞬间化解,残余的破天剑继续对其攻了过去。萧忆菡眼神一凝,手中长剑挥舞间便用一种阴柔之气将破天剑尽数化解于无形。

    “果然有几分实力,这样才战的痛快!”攻势被破反而激起了林超然的兴致,只见他手中顿时凝聚出一道破天剑,同时周身处也闪现出了十道破天剑的虚影。

    “第十一剑!看来这三年你也精进不少!”萧忆菡自然知道破天剑这招众剑合一的威力,心中不敢有一丝请示之情,体内元气也调动到了极致,准备正面挡下这一招,但就在此时却传来骆莺莺一声惨叫,这让萧忆菡瞬间大惊失色,急忙看去,发现自己老师此刻口吐鲜血倒飞而出,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而同时神战的虚影虽然也有了崩溃的迹象,但其却继续对着骆莺莺隔空拍出一掌。这一幕让萧忆菡心中大骇,急忙想要冲去为老师挡下这一招,但此时林超然的攻势却突然到了近前,由于之前心神已经被分散,此刻面对林超然的攻势萧忆菡只能匆忙应对,不但没能挡下这一剑,自己的元气也被震散了许多,同时体内也出现了不轻的伤势。此刻局势已经对骆莺莺和萧忆菡极为不利,神战的那一掌已经到了骆莺莺身前,而林超然也再次向着萧忆菡冲去,同时他周身气息散发而出,萧忆菡只感觉自己体内的元气流动都有了凝固的迹象。

    就在这危急之时,忽然一道身影莫名出现在了骆莺莺身前,同时抬手一掌将神战的攻击正面挡下,紧接着那道身影再次一动,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萧忆菡身边,将其一把揽入怀中,同时手中掐出一道剑诀,竟将林超然正面击退。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待到众人反应过来之时,骆莺莺和萧忆菡正相互扶持着,而在她二人面前,正是之前出手相救的那人将她们师徒挡在身后。看着眼前这人,骆莺莺或萧忆菡的脸色却变得截然不同。

    林超然面色难看的看着那人沉声说道:“看来小师弟这三年得到了不小的机缘。”

    陈风神色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回道:“你我都已不是浩日剑宗弟子,也自然不是什么师兄弟。”

    “你就是陈风?”神战此时忽然开口问道。

    陈风此时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神战的这道虚影上,他能从上面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他都有种恐惧的感觉。

    “你是神峰门的人?”

    “他是神峰门门主神战。”身后的骆莺莺开口说道。

    “哦?神峰门做事果然阴险霸道,堂堂门主也不敢真身前来。”

    “呵呵,但愿一会你还能如此跟老夫说话,就算当年你老师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轻视。”

    此言一出陈风身体一阵,剑十二的事可以说是他心中最大的伤痛,而此人话中的意思明显对剑十二没什么重视之情,这让陈风心中十分恼火的同时也有着淡淡的伤感,毕竟老师已经离世但自己却还不知道仇人是谁。不过此刻他心中因为神战的话而有了一些猜测,只是还无法验证。

    “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就让你看看在我跟老师眼中这个天下没有什么人是能让我们害怕的!”说罢陈风身形一动,竟直接冲向了神战的方向。

    林超然见此急忙上前阻拦,但手中的破天剑还未打出,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怒吼:滚!

    同时他正面和陈风的一掌硬碰,顿时体内元气一阵翻涌的同时,竟生出了一种恐惧之情,有如破天剑诀的剑意那般直捣心神,这一下让他大惊,身体也因为陈风那一掌的威势而倒飞了出去。这短暂的一个照面便被击退,林超然终于知道了如今陈风的实力到了何种程度,心中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毕竟三年前在自己手中险些被废的人,如今竟能一招便将自己击退,这种落差让他的心神都是一阵摇曳,就彷佛是在梦境中一般那么的让人感觉不真实。

    陈风此刻不知林超然的想法,一掌将其击退后,他继续冲向神战,同时周身竟莫名闪烁出了七道光芒,虽然一闪即逝,但神战却看的十分清楚,就在七道光芒闪现的同时,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从陈风体内散发而出,伴随而来的还有七种莫名的情绪充斥在整个天地间,让得那些神峰门、摩柯寺和太上教的弟子都纷纷向着地面摔落而去。这一骇人的一幕看的骆莺莺和萧忆菡都心中大惊,她们能完全感受到陈风所在的那边是何等的恐怖,但自己这边却没有一丝影响,这也间接说明陈风对于自身攻击的控制力已经妙到颠毫。

    神战此时已经完全收起了轻视的神色,看着已经来到近前的陈风,他二人各自拍出一掌,顿时天地间竟有些色变,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二人交手处喷涌而出,骆莺莺和萧忆菡见此大惊,但她们还是慢了一步,同时倒飞了出去,但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却用更快的速度来到近前,带着她二人一起冲进了五霞仙宗之中,同时骆莺莺立刻传音让门下弟子再次启动护宗大阵。

    神战那边也在此刻传来他的嘶吼之声:“竟然是如此神功!你竟得了如此机缘!老夫一定要亲手将你擒下……”随着渐渐消失的声音,神战的虚影也直接溃散,布阵的神峰门弟子都喷出一口鲜血,甚至有些人直接被反震而亡。林超然勉强稳定住身形,此时他体内也出现了不轻的伤势,看着再次启动的大阵,林超然忽然紧紧攥紧了双手,许久就像下定决心一般,直接凌空盘坐下来,看其样子准备在大阵外一直等下去。

    “你还好吧?”萧忆菡看着落地之后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已经有些苍白的陈风关切的问道。

    “那个神战到底什么来路?怎会有如此强的实力……”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跟我来。”说罢骆莺莺带着陈风和萧忆菡进到一处大殿之中,三人落座后骆莺莺才接着说道:“那个神战乃是神峰门门主,当年也是威震修真界的人物,却突然销声匿迹,甚至有人传言此人已经离世,但没想到这些年又突然出现了。”骆莺莺边说边看向陈风,只是她的目光之中却有着一股莫名的神情。

    “此人就是如今制造乱世的根源?”陈风说道。

    “就是他,三年前突然出现,就在世俗界和修真界掀起了不小的腥风血雨。”

    陈风闻言沉默了片刻,忽然对着骆莺莺说道:“前辈这一脉可是岚月宗传人?”

    此言一出萧忆菡神色大惊,骆莺莺更是突然站起身来,周身气息也散发而出,看向陈风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警惕之色。看她们师徒二人的样子,陈风知道自己说中了,因此不等她们发作,便接着说道:“前辈莫怪,晚辈只是想确认一下。”

    “你来此到底有何用意?”骆莺莺此刻的面色十分不善,语气之中竟带着一股肃杀之意,这让萧忆菡心中一紧,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老师竟会有如此反应。

    “赫连纳达前辈让我来此请求前辈让晚辈观看众生相。”

    “哼!我就知道那个老东西肯定还活着。不过众生相乃是我五霞仙宗镇宗至宝,岂是你说来看就能看的。”骆莺莺的面色并未有什么缓和。

    陈风也是一愣,他本以为这个曾经救过自己修炼前途的掌门必然不会为难自己,但此时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天真了。

    “只是不知晚辈要如何才能观看众生相?”

    “不用白费心机了,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观看众生相。”骆莺莺的话语说起来平静,但却让萧忆菡和陈风都是一惊,前者是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老师会如此强硬拒绝,她在宗门中也没听过众生相不能观看的规矩,但转念一想此物既然称为镇宗至宝,也肯定不能轻易示人。

    陈风则有些面露难色,毕竟骆莺莺完全有理由拒绝他,但按照赫连纳达的意思,若不能参悟众生相和苍海图,自己的九刹玄天功就无法完整。之前只是面对神战的一道虚影就让自己有了伤势,若是下次面对那人本尊,即便今日如陈风般的实力也会生出忌惮之情。

    “赫连纳达前辈已经让晚辈参悟过定天罗盘了。”

    骆莺莺闻言一惊,但很快她便恢复了强硬的神色说道:“想不到那个老家伙竟然连定天罗盘都拿出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要如此,但你确实没有观看众生相的理由,我身为宗主也不能坏了规矩。”

    此时陈风真正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其实他心中一直十分纠结,因此良久后他长出一口气,沉声说道:“若是九玄天传人这个身份呢?”

    啪!

    骆莺莺将座椅扶手瞬间捏的粉碎,同时脸上完全是一副震惊的神色,整个大厅也陷入到了寂静之中,萧忆菡此刻也紧张的看着老师。

    “你……你说什么?”骆莺莺此刻的声音都有了颤抖的迹象。

    “我如今是世间九玄天唯一传人。”陈风再次说了一句。

    “不可能!”骆莺莺再次惊呼一声,但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的接着说道:“难……难道你跟忆菡去的那个混乱深渊是……”

    陈风轻轻点点头,目光却看向萧忆菡,像是回忆起了在混乱深渊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包括开始时那次触摸到她的身体,令得陈风心神有些恍惚,但瞬间他便将心神收敛了回来,对着骆莺莺回道:“前辈猜的没错,那里确实就是九玄天的传承之地。”

    大殿之中的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骆莺莺才平复了自己震惊的心情说道:“既然身负九玄天传人,那么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岚月宗的背景。”此时骆莺莺再次拿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感觉。

    “晚辈自然知晓。”陈风的回答依旧淡然。

    “既然你知道我们和九玄天的关系,那么今日便将那里的传承留下吧,你是没资格拥有那些的。”骆莺莺话音刚落,自身气息猛然散发而出,但她惊奇的发现陈风依旧淡然的面对她站着,周身也没释放出气息,脸上还保持着淡然之色,而自己的气息明显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压力,这让骆莺莺心中竟生出一丝失落之情。

    此刻萧忆菡反而有些惊异的向着老师问道:“咱们和九玄天?老师到底是什么意思?”

    “岚月宗就是当年玄冥子麾下四大宗门中的一支。”陈风直接替萧忆菡解答了心中的疑问。

    闻听此言萧忆菡没有表现出更大的震惊之情,反而渐渐平静了下来,有些自顾自的说道:“我说为何在那里学到的功法感觉十分亲切,回来竟然连众生相都能够开始参悟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忆菡,和为师一起出手擒下这个小子,九玄天的传承他是没资格得到的。”骆莺莺突然对着萧忆菡厉声说道。

    闻言萧忆菡反而摇了摇头,对着骆莺莺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道:“那个传承只有陈风能够接受,弟子只是学了一些皮毛就险些丧命,即使得到传承咱们也应该无法修炼。”

    “那也要留下,这样日后可以慢慢参悟,咱们既然身为九玄天的分支,论资格也应该是咱们得到。”骆莺莺此时知道萧忆菡是肯定不会出手,但她却依旧没有放弃想要拿下陈风的想法。

    “前辈可否听晚辈一言?”陈风依旧平静的说道。

    “若你乖乖交出传承,也许今日还能留得性命,但修为肯定是要废去的,九玄天辛秘不是你一个外人可以得到的!”骆莺莺态度到此时依旧十分强硬。

    “既然前辈想要,我给你便是。”陈风说完淡然一笑,这句话却让骆莺莺和萧忆菡都是一愣,她们还没有所反应之时,只见陈风猛然散发出一股气息,紧接着整个大殿彷佛消失了一般,三个人来到另外一个空间,这让骆莺莺和萧忆菡再次一惊,但很快她们便发现此时在陈风身前不断出现一些文字,竟像是某种功法,而在他周身同时散发出七道光芒,每一道光芒都蕴含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意念,让她们二人的心神都受到了影响。

    骆莺莺终于明白了这是陈风真正展示出了九玄天的传承,虽然心中十分不解为何他会如此痛快,但还是跟着默默记了起来,不过很快骆莺莺便发现无论自己如何记忆,在脑海中还是会很快忘记,这让她将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了那部功法上,但突然心神感觉一阵恍惚,同时她喷出一口鲜血,气息也变得萎靡了许多。

    就在此时陈风突然将气息一收,三人再次回到了大殿之中。此时骆莺莺的脸色有些苍白,而眼中则有着一股恐惧之情,萧忆菡则没有去学陈风展示的功法,混乱深渊自己险些丧命的那一幕至今还记忆犹深。

    “前辈你没事吧?”陈风关切的问道,骆莺莺却没说什么,沉默片刻才开口说道:“你这部功法叫什么……为何会有如此威势……”她之前能感受到陈风是真心想要展示给她,并没有什么暗害之意。

    “这就是九刹玄天功,前辈应该听说过。”

    骆莺莺因为陈风的话身体一震,脸上反而更苍白了几分,一双美目盯着陈风半晌但却没说出一句话,许久后才长叹一声说道:“竟然是这部功法……想不到你竟能有此机缘得到传承,看来真如剑十二所说你是如今乱世的关键……”

    陈风听到骆莺莺提到自己的老师,急忙说道:“前辈认识家师?”

    “既然赫连纳达把定天罗盘都给你了,那我这众生相你也可以参悟了。”骆莺莺并未回答陈风的问题,而是轻叹一声低声说道。

    “如此便多谢前辈了。”陈风淡然一笑说道。

    “不用谢我,这也是剑十二生前的遗愿罢了。”

    话音刚落,骆莺莺和萧忆菡都同时感觉到了大殿忽然一震,同时从陈风周身散发出了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就连骆莺莺心中都生出了危机感。

    “老师的遗愿……前辈知道是谁杀害的家师?”此时陈风的神色突然变得十分阴沉,同时天地间彷佛弥漫着一股杀戮之意,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你知道剑十二已经……”骆莺莺刚刚说完就发现自己失言了,但陈风却没有被震惊之情,反而追问杀师仇人,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个噩耗。

    陈风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盯着骆莺莺,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一旁的萧忆菡却因为这个消息而惊愕不已,她怎么也无法相信当年那个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至今印象深刻的剑十二竟然已经离世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