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陆拾章 重见故人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一路向下走过一级级台阶,很快便来到了一座地下宫殿外,看着这座极为庞大雄伟的宫殿,陈风对于天元国皇室有了更多的好奇。随着赫连纳达一起进入宫殿,正中一条长长的通道一直延伸到大殿尽头,而两侧则都是一排排密室。陈风虽然出于尊敬并未散发出感知力,但如今以他的实力很容易就察觉到了许多密室中都有一股元气波动传出,对此陈风心中暗暗惊讶一番,因为那些波动代表着里面都是一个个修真者,如此多的密室说明天元国至少拥有世间一个小宗门数量的修真者。

    虽然心中感到震惊,但陈风却依旧一副平静的摸样,与赫连纳达一起沿着这条通道前行着。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通道的尽头,一面巨大的石门出现在眼前。赫连纳达转动开关,石门缓缓打开,二人先后进入后,石门再次缓缓关闭。

    陈风看见眼前是一间十分宽阔的空旷石室,而石室三面的墙壁上也有如混乱深渊中的大殿一般刻满了文字和壁画,同时石室中间有一座石台,显然是用于盘坐参悟所用。

    “这里就是天元国最大的机密所在,当然也是属于九玄天的秘密。”赫连纳达说话语气都带着淡淡的自豪之意。

    陈风向他投去一个问询的眼神,见赫连纳达点了点头,他便径直奔向石壁而去。经历过相似的状况,陈风很容易就解读出了石壁上的文字,但可惜的是那些壁画却没有那种身临其境的感受,显然制作这些石壁雕刻之人的实力远不如混乱深渊大殿中的主人强悍。不过通过那些文字的解读,陈风也知道了这里便是九玄天当年一门分支神机门的功法详述。

    “前辈为何带我来看这些?”陈风用十分恭敬的语气问道。

    “此时想必你也知道了,咱们天元国的开国始皇其实就是神机门的传人。据祖籍史料记载,两百年前九玄天剧变,众多弟子全都死于那时的混乱之中,而先祖则因为九天玄算事先窥得会发生灾祸的预兆,因此才能逃得一劫,但他始终都将九玄天之仇记于心中,从那时起先祖隐姓埋名,隐匿修真者的身份,从世俗中入手,最终在百年前始皇终于等到时机发动兵变,推翻了当时的帝国,从而建立的天元国。其目的自然是为了日后光复九玄天从而打下一片根基。自立国之后,皇室每一代的成员都会选出一贤明君主治理国家,也为了躲避摩柯寺太上教的监视。其余皇室弟子全都会在此地发下重誓,时刻将先祖光复九玄天的遗愿为此生为之奋斗的最终目标而努力修炼,所习功法自然就是九天玄算。”

    听到此处陈风心中忽然一紧,他紧紧盯着赫连纳达说道:“既然你们想要光复九玄天,那一定十分想得到九刹玄天功了。”

    赫连纳达闻听此言忽然一笑,“呵呵,陈风小友误会了,我并未有夺你功法的想法。”

    “前辈不必如此,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传承,对于宗门光复和复仇一事自然责无旁贷,既然你们也是九玄天的传人后裔,这部功法我愿拿出共享。”陈风的神情十分认真诚恳,没有一丝虚假之意。

    “小友能有如此胸襟真乃九玄天的幸事,只是你确实误会了,这部功法我们无法修炼。”

    陈风对于赫连纳达的话大感意外,因此接着问道:“为何不能修炼?既然九玄天的功法那么身为弟子应该都可以修炼吧?”

    “小友应该已经知道了当年宗门中的一些情况,想必比我了解要更加详细,只是史料记载先祖曾说过,当年玄冥子仙人创造出九刹玄天功,乃是融合了四家宗门功法之长,因此这部功法若要修习完整则要学会四大宗门的功法,这也是你感觉功法还不完整的原因。摩柯寺和太上教直到现在他们的目标也是这部功法,但他们却不知道一个人若想同时修炼数家之长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元气运转的规律和波动都不尽相同,若同时修炼两个或多个功法,轻者经脉尽断,重者直接爆体而亡。”

    陈风神色微微凝重了起来,在混乱深渊的大殿中确实没有对于这些事的描述,同时他也有些担心,毕竟他学会了九刹玄天功,发现之前自己身怀的功法就像是被吸收同化了一般。想到此处忽然陈风眼神一亮,像是抓住了什么,于此同时赫连纳达的声音再次传来:“史料记载中写道,先祖曾提过天地灵气这个名字,就像是这世间另一种修炼之气,只是老夫在修行一途浸淫多年也没能领悟天地灵气到底所谓何物,因此小友即便拿出功法我们也无法修炼。”

    “既然如此前辈又为何带我来这里?”陈风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我知道你学会了九刹玄天功,却没跟你的浩然正气诀产生冲突,这让老夫深感疑惑不解,因此猜测你是不是……”

    听到此处陈风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领悟了天地灵气。”

    此言一出赫连纳达顿时惊讶感叹了一番,但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果然如此,看来九玄天之名很快便会因为小友而再次响彻世间。”

    “前辈谬赞了,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前路漫漫定会异常荆棘坎坷。晚辈还有一事不明,既然九刹玄天功融合了四门之长,除了神机门外另外三门都在何处?”

    “另外三门的名号太过久远已经无从考证了,但根据先祖留下的史料记载,浩日剑宗和五霞仙宗就是两百年前宗门剧变后流传下来的。”

    陈风顿时一惊,他虽然心中对于五霞仙宗已经有所猜测,但浩日剑宗这个名字着实令他惊讶了一番。

    “五霞仙宗还能理解,毕竟摩柯寺太上教与其都是敌对关系,但浩日剑宗只是跟五霞仙宗有些过节,和摩柯太上却十分交好……”

    “浩日剑宗就是当年背叛九玄天的那一门传人,他们手中的苍海图与五霞仙宗中的众生相、神机门拥有的定天罗盘号称九玄天的三大镇门之宝。只有参悟这三样宝物才能完善九刹玄天功。”

    “那还有一门是……”

    “那一门十分特殊,每一代门下直传一个弟子,功法也十分平庸,但据传这一门的功法才是整合所有的关键,正是其拥有的那股中正平和之意才能让这么多功法完美的合而为一。那一门传人行踪十分飘渺,上一代的传人是莫邪老人,到了如今是近些年在修真界名声大震的无常真君靳无常。”

    “靳叔叔?”陈风惊呼一声。

    “小友认识靳无常?”赫连纳达对于陈风的反应自然十分疑惑。

    “靳叔叔是带我踏入修行一途的领路人,也算是我半个师傅。”

    “哦?既然这样你学习这门功法应该很容易了。本来我最担心的反而就是他这一门,毕竟行踪飘忽不定很难锁定他的位置。”

    此时陈风陷入了思索之中,他并未对赫连纳达说出靳无常其实已经传授过自己心法了,但这是属于他和靳无常的秘密,因此不想对外人多说什么。

    “今日老夫就替先祖完成遗愿,将神机门中九天玄算传于九玄天真正的传人。”赫连纳达此时脸上反而有着一股兴奋激动之情,完全没有因为将功法传于他人而产生什么不愿之情。

    “前辈的意思是让我参悟九天玄算功?”陈风有些惊讶的问道,此时他还有些难以相信赫连纳达能让他参悟此功。

    “当年先祖留下神机门一脉,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光复九玄天的光辉。如今陈风小友如此年纪就领悟到了天地灵气,九玄天的希望自然寄托在了你一人身上,虽然这个责任太过沉重,但老夫此时能做的就是倾尽全力帮助你。”说罢赫连纳达从怀中掏出一个圆盘状的东西递到了陈风面前。

    “这是……定天罗盘?”

    “正是此物,老夫有幸参悟多年,却并未得其精华,希望今日在小友手中能够发挥其应有的光辉。”

    陈风接过定天罗盘,对着赫连纳达流露出一个坚定的神色,直接盘坐在了中央的那座石台之上,整个人瞬间便沉入到了定天罗盘之中。

    此时陈风眼前是一幕极为辽阔的天际,空中繁星点点,像是组成了许许多多的图案。陈风凝神看着天际中的繁星,忽然发现这些繁星正沿着一种莫名的规律在不断移动着,而在每一次一动的过程中都会破坏掉原来的图案,但却会因为组合的变化而产生新的图案。整个星空就带着这个规律不断运转着。

    看着这一切,陈风感觉那些繁星的移动更像是在演化着未来的种种,他也因此陷入到了深思之中。

    赫连纳达见陈风很快便进入到了状态,心中也是赞叹一番,于此同时这间石室的地面上突然浮现出一幅有如罗盘般的图案,见此此图出现,赫连纳达也暗松了一口气,转身直接离去,而这间石室中只剩下了参悟定天罗盘的陈风。

    元文帝正在书房中批阅着奏章,同时他的眉头一直紧紧深锁着,同时一脸疲惫之色,这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元文帝见赫连纳达前来,急忙起身行礼后恭敬说道:“爷爷今日来此有何要事?”

    “如今局势如何了?”

    “西蛮部落那边还算稳定,只是东境那边已经有了溃败的危险,想必五岳国为了这一刻准备的十分充分。”

    “两边都没有发现修真者的参与?”

    “除了西蛮部落出现过少量的祭司,东境那边一直没有发现修真者的报告。”说到此处元文帝突然生出了一股怒火:“若不是董青平谋反,东境又怎会落入如此被动局面?此事还请爷爷降罪,是孙儿用人之错。”

    “好了,此事也不能怪你,只能说明五岳国处心积虑的规划十分详细精密。只是没有修真者出现,这边也无法应对,还需一众将士万众一心坚守住。还有南境也要做好防御准备,我猜想南岭五国的战乱马上就会见分晓了。”

    “这些已经安排妥当,只是孙儿昨日听闻韩星仁来报,说元都上空夜间突然出现了强大的元气波动,竟连他都未敢靠近,不知可是爷爷出手了?”

    “你告诉韩星仁不必担心,也不要再过问此事,老夫自有分寸。”

    “孙儿遵命!”

    韩星仁面色凝重的来到元文帝面前,眼神中明显有着担忧之情。

    “禀报陛下,据密报,大罗、元昊和梵的联军已经逼迫到了北晋都城,破城只是迟早的事了。”

    “一旦北晋被灭,咱们天元的南境也将陷入战事之中。”元文帝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

    “在下认为此时应该发兵驰援,虽然北晋沦陷已无法挽回,但在此时若能救回一些盟友,对咱们天元却是十分重要的。

    “这些朕都明白,只是如今董青平叛国,张帅父子在东境拼死抵抗,你父亲的西境随局势相对稳定,但却无法轻易抽身,此时国中没有一人适合统兵。”

    “陛下若相信在下,可让星仁一试。”

    “你?不可……不可……此事不能轻易牵扯出修真者,否则可能会演变成一场灾难。”

    “我可以只调动兵马,只要不出手就行了。”

    元文帝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许久才开口说道:“此事容朕再想想。”

    赫连纳达这段时间一直守在石室之外,而里面的陈风依旧保持着盘坐的姿势,定天罗盘在他面前漂浮着,从其上散发出道道光芒,将陈风也尽数包裹,而且蕴含的能量越来越强。终于连接定天罗盘和陈风只见的光芒大作,但转瞬间便消失了,而定天罗盘也掉落在了地上。此时突然从陈风体内闪烁出七道光芒,但也只是一瞬便重新收回了他体内,而就在此时陈风也缓缓睁开了紧闭多时的双眼。

    就在陈风从修炼状态退出的同时,石室的大门缓缓打开,赫连纳达一脸赞许之色走了进来。

    “不愧是身怀九刹玄天功,竟用了这么短的时间便将定天罗盘参悟。”

    “前辈过奖了,只是在下运气好了一些。”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陈风点点头,忽然将目光看向石室外,就像是穿过整个地下密室,看到了外面元都的情况一般。

    元文帝此时还在思索中,韩星仁默默在一旁耐心等待,突然他目光投向大殿之外,同时对着元文帝说道:“星仁有要事先离开一下。”说罢他便直接冲出大殿来到元都上空,同时不远处一道身影正缓缓向着这边飞来。

    韩星仁对着那人迎了过去,待到近前便急忙问道:“菁菁?你怎么……”在韩星仁面前的正是叶菁菁,只是此刻她的衣衫被鲜血染红,嘴角还挂着血迹,脸色苍白的吓人。

    “韩……星仁……”说着叶菁菁忽然一头栽了下去,见此韩星仁急忙将她抱住,却发现她竟昏了过去。

    胸口处传来一阵火烧般的痛感,气血一阵翻涌,经脉也传来了刺痛的感觉。叶菁菁猛然睁开双眼,呼吸明显快了许多,不过她此时十分疑惑的看着身处的这间陌生房间,她此刻只记得自己模模糊糊的看到了韩星仁便失去了意识。

    此时她无法起身,但心中想到自己此行前来的目的却万分焦急,刚想大声呼喊,突然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让她顿时震惊万分。

    “陈……风?”

    陈风对她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叶菁菁依旧一脸震惊之色说道:“不……不可能……你……你没死?”

    闻言陈风略显尴尬的一笑,“好端端的我为什么会死?”

    确定在自己面前确实是活生生的人后,叶菁菁这才缓和了几分情绪,“三年前宗门大会后我跟小胖就听到了你叛出宗门的消息,当时我们都不敢相信,一起回到了宗门中,结果……”

    “结果他们说我不但是个叛徒,还死了?”

    叶菁菁轻轻点了点头,眼中有着泪光闪动,“我们都不相信,想要知道你叛出宗门的缘由,他们却说你是邪教中人……”

    陈风轻叹一声,正色道:“他们说的没错,以你们的认知来说,我此时确实是邪教中人。”

    “邪教中人又如何?我叶菁菁知道你的为人,又怎么会和他人有同样的想法!”

    陈风露出一个笑容看着她,“那小胖呢?”

    “他自然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俩三年前就退出了宗门。”说到此处叶菁菁然而露出一抹得意之色,不过陈风却是一愣,这才接着说道:“你们……退出宗门?”

    “怎么了?反正你也回不去了,再者小胖日后也是要继承谭家的,他又没有什么成为世间高手的意愿,早晚都是要退出的。”

    陈风点点头,忽然收起笑容用一种凝重的口吻说道:“你这是从何而来?又是被何人所伤?”

    闻听此言叶菁菁神色也是一般,沉默片刻才幽幽的说道:“北晋国此时正处于危难之际,我……我是来求救的。”

    陈风神色一变,急忙说道:“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