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伍拾玖章 苍松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觉到一阵痛感传来,让老许轻呼一声,同时缓缓睁开双眼,但看到的却是一脸担忧神色的媳妇,这让他心中十分疑惑,他此时只能记得自己和陈风进山打猎,却碰上了一伙歹人,好像自己挨了一下,但后面的事却怎么也不记得了。再仔细一看发现自己竟躺在家中,老许忍着身体的疼痛坐起身来。

    “我怎么会在这?”

    “我这还想问你呢,不是好好的去打猎么?我在厨房烧完午饭回来就看见你正躺在这,要不是还有口气,我真以为你已经去了……呜呜……”说着老许媳妇直接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么……对了,陈风兄弟呢?”

    “呜……没看到他……估计又喝酒去了……”

    “胡说,今日是他跟我一起进的山。”

    “那……那为何你却受伤回来了……呜呜……”

    老许见自己媳妇哭的十分伤心,俨然已经无法回答什么问题,他也就不再询问,目光忽然看见屋中茶桌上放着一个小瓷瓶,下面还压着一张纸。

    “快……快把那个瓶子和纸拿过来……”老许急忙吩咐道,媳妇闻言急忙过去将瓷瓶和纸拿了过来。

    “这瓶药只需服用一粒就可治好伤势,切忌不可多服,否则会有生命之威。伤好之后带些路费就去往元都,拿着这封信直接去忠勇公府上,到时自会有人帮你们一家安置在元都生活的一切。这段时间多谢许大哥照顾,也让你为我担心了。今日一别日后定会有相见之期,还望勿念,陈风。”

    看完这封信,老许眼眶已经微微湿润了,一旁的媳妇反而停止了哭声,十分疑惑的问道:“这上面都写了什么?”

    闻言老许抹了把眼泪,低声说道:“尽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离开?去哪啊?”

    “元都。”

    陈风坐在北川城城墙的一处角落,看着老许一家雇来的马车载着他们缓缓驶向了管道尽头,陈风拿起身边的酒坛狠狠灌了一口酒。此时那名酒馆中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他身旁,也一样坐下拿起酒坛直接豪饮了起来。

    “你跟剑十二很像。”

    “前辈认识家师?”陈风诧异的问道。

    “他曾是世上最接近仙道之人,不过现在我很看好你达到剑十二都未曾到过的高度。”

    “我与老师还差的很远。”陈风此时脑中回忆起了摩柯寺剑十二大战迦罗禅师、太清子的那一幕,其强横实力展露无遗。

    “我并不是指你已经超越他了,而是他已经没有机会达到那个境界了。”

    闻听此言陈风身体一震,脸上也是一副不可思议之色说道:“前辈什么意思?晚辈有些不明白……”

    “他已经去了。”老者就像在谈论间很平常的事情,但这句话落到陈风耳中却像是炸雷之声。

    “你说什么?什么去了……”陈风有些激动的看着老者,可说到最后他的视线已经一片模糊了,见老者并未继续说些什么,而是依旧大口灌着酒,陈风心底的那股悲痛感再次爆发而出,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封印自己的修为,反而跪倒在城墙上面对南方大声痛哭着。虽然他不知道事情的具体始末,但不知为何对于老者的话他却深信不疑,因此心中更加悲痛。

    少年一个人背井离乡,独自在深山中修行,直到碰到剑十二,才让他重新感受到了亲情,还有一种家的温暖。在陈风心中剑十二是老师,也是父亲,正是他的关心和严厉教诲弥补了陈风缺少的那部分父爱。他一直想要回报剑十二的恩情,多么艰苦的修行他都坚持了过来,为的就是不让剑十二失望。

    痛哭声渐渐平息,陈风呆呆的跪坐在城墙上,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不断的灌着一坛又一坛烈酒。许久过后陈风长叹一声,此时他才真正接受这个事实,那个对自己倾囊相授,在危难之时总会挡在自己身前的老师已经回不来了。

    “老师的仇人是谁?摩柯寺还是太上教?还是林超然?”陈风的语气中充满的一股悲愤之情。

    “如今乱世已现,茫茫天地间你自会碰到那人,他正是这乱世的根源。”

    陈风缓缓站了起来,极目远眺之下淡然说道:“将这乱世平定,就能找到那人了吧。”

    “能有如此心境,你果然是能超越剑十二的人。”

    “还要多谢前辈,这些日子的经历让我明白了许多。”

    “哦?说来听听。”

    “一个人能力越大,就意味着他要承担其更多的责任,想必这也是父亲当年为何要义无反顾守卫边疆的原因。”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不但领悟了天地灵气,还将心境修炼到了这种程度。”

    “天地灵气?那是什么?”

    “世人只知天地有元气,却不知元气只是充满各种繁杂情绪之气。天地初开,诞有灵气,亦为修真之人吐纳之气。经乱世之灾,灵气渐淡,人心不粹,只能感悟混沌元气,而无法领悟天地之灵。但世人不知,若踏仙途,一修心,二悟灵,缺一则永生不能窥得仙基。”

    陈风好像明白了什么。缓缓闭上双眼仔细感受着体内和体外的那股天地灵气,渐渐的他感悟到了一丝生机,但下一刻却又发现生机的背后蕴含的是消亡,二者竟隐隐形成了一个极为平衡的循环。

    陈风缓缓睁开双眼,接着问道:“前辈刚说修心悟灵,如今晚辈已经感悟到了天地灵气,那修心又修的是什么?”

    “斩断大千世界一切情,莫要为其所困,为其执着。”

    闻言陈风思索了片刻才说道:“世间之情又岂能完全斩断?”

    “这就是最关键的一步,剑十二也因为这一步而迟迟不能踏上成仙路,一生都执着在了一个情字上。”

    陈风此刻反而陷入到了深深的疑惑之中,当年剑十二曾跟他谈论过情的问题,陈风还记得老师是这么说的:“情是人心之灵,若断情无情,与山林野兽又有何异?仙若无情,还不如做一凡人尔。”陈风对于老师的话十分信服,但此刻这样的观点却又与老者的观点相悖,这让陈风陷入到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发现陈风心中的迷茫,老者接着说道:“修心一途并无绝对,但也非易事,只可去慢慢体悟不能心急。”

    “多谢前辈。”听闻老者的话陈风也决定不再去想情的问题。

    “老头喝了你这么长时间的酒,今日说了这些也算是还了你的酒钱,此刻分别也互不相欠。最后老头再给你指条明路,此行先去往元都皇城,那里有人在等你。”

    陈风一愣,不知为何老者要让他去元都皇城,不过他对与老者不知为何总有一种十分信任的感觉,因此他刚要道谢,却发现老者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到极远处的城墙边缘。

    “敢问前辈尊号?如今乱世之中已前辈实力为何不为天下苍生平定祸事?”

    “老头年纪大了,不喜欢那些打打杀杀了,你只记住苍松便好了。”老者的身影已经走下了城墙,而陈风耳边则传来了这句话。

    “苍松……”陈风默念了一句,又看了眼老者消失的方向,身形一动便消失的身影,只剩下几个空酒坛散落一地。

    夜幕笼罩大地,元都也渐渐被一片寂静所笼罩,只是偶尔会听到叹息声或是祈祷的声音,这些人都在担忧着如今在前线浴血奋战的亲人。皇城中各处的灯火也逐渐熄灭,月光伴随着无数星光将这片宫殿顶上都铺满了一层淡淡的银辉。此时在中央一座大殿之上,一道人影负手傲然而立,平静的凝视着夜空。

    陈风还未抵达元都之时便已经发现了皇城中那道当年自己只能微微感受到的强横气息,只是如今他却能够十分清晰的捕捉到那人的位置。

    陈风很快便来到皇城上空,对着那人双手抱拳淡然说道:“前辈等的可是在下?”

    “呵呵,当日你悲伤离去,今日归来,想必已经解开心结了,短短数月不见气息又变强了不少。”

    “前辈到底是何人?”陈风依旧平淡的问道,只是心中却一直对此人防备着,毕竟是敌是友还未可知,不可掉以轻心。

    那人沉默了片刻,突然扶摇而上,直接飞到了比陈风更高的位置,朗声说道:“上来!让老夫看看你到了何种程度!”

    闻听此言陈风也不迟疑,立刻攀升到上空,与那人彼此相对。

    “敢问前辈尊号。”

    “老夫赫连纳达。”

    陈风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在下得罪了。”说罢他抬手便打出三道破天剑,无论出手速度还是破天剑诀的威力都堪比当年的剑十二之威。

    赫连纳达见此暗中赞叹一声,但并不敢怠慢,双手交叉形成一道印诀。

    “乾为天!”

    陈风只感到在赫连纳达周身有着一股刚猛的力量,直接将三道破天剑正面挡下,见此陈风眼神一凝,对于眼前这人的实力又有了更深的认识。

    “坤为地!”

    赫连纳达显然不想给陈风什么喘息机会,双手印诀一变,一股阴柔之力向着陈风缠绕而来。

    感受着周身元气的变化,陈风眼神一凝,他发现此人用的招数与神峰门的各种阵法极为相似,但又不尽相同,此时他感受到的还是元气的攻击。陈风刚刚打出一道破天剑,便发现被那股阴柔之力所缠绕,竟将攻击轨迹改变,陈风急忙调动体内元气与体外完美贯通,一道天地灵气注入破天剑中,顿时将那股阴柔之力吞噬,而他周身的阴柔之力再也无法近身。

    赫连纳达脸色一变,身形急速后退的同时,一股极强的气息猛然散发而出,显然此刻他准备用出全力了。

    “震为雷!巽为风!”

    随着赫连纳达一连串晦涩难懂的印诀变化间,夜空中突然狂风大作,伴随而来的是层层乌云,道道天雷更在云中不断闪烁。陈风见此眉头一紧,同时也将自身气息尽数提升,手中也凝聚出一把天地灵气形成的破天剑,准备好了随时应对天雷。可就在这时那股狂风忽然席卷他周身,虽然有着天地灵气护体,但还是让他的元气突然变得紊乱了起来,一道天雷也在此刻应声而落,直奔陈风劈去。

    看着从天而降的天雷,感受着周身不断波动震荡的元气,陈风将体内灵气尽数放出,瞬间便将体外灵气稳定了下来,同时手中破天剑对着那道天雷直接斩出,这威势极强的一剑直接将天雷一斩为二,同时直接冲入夜空的黑云之中,下一刻便将翻滚的层层黑云尽数驱散。

    赫连纳达神色一凝,他没想到陈风竟能如此从容应对,但心中却隐隐有了一股兴奋之情,这是一种多年未遇敌手的寂寞演变成的一种情绪。

    “哈哈哈哈!果然实力强横,看看我这招你又能否接下!”赫连纳达大笑几声,强横的气息暴涌而出,同时手中再次变幻出了一道道印诀。

    “坎为水!离为火!”

    陈风突然感觉天地出现了两种元气,一种有如深处严寒之中十分冰冷,另一种则像是被地火焚身般灼烧燥热。

    这一招若是旁人面对,必然极为凶险,冰火不相容,两种气息相碰肯定会让元气层层爆炸。但这一切对于经历过冰火粹体的陈风来说却并不凶险。只见他任由冰火两种气息近身,同时利用天地灵气不断吞噬消融着。

    赫连纳达见此并不意外,他双手再次输出一股元气,冰火两道气息忽然凝聚成一道掌印,带着极强的威势直接打出。

    陈风神色一凝,九刹玄天功瞬间运转而出,六道光芒在他周身一闪即逝,但这一切都未能逃过赫连纳达的目光,但他却因为这六道光芒的出现身体竟微微一颤,同时脸上也换成一副震惊的神色。

    陈风此时并未在意赫连纳达的情绪变化,只见他抬手对着那道掌印一握,天地元气顿时产生一股剧烈波动,那道掌印也随即破碎,陈风并未迟疑,对着赫连纳达做出一个下压的动作。

    赫连纳达本还沉浸在心神震惊之中,但很快他便感觉到一股危机感袭来,同时一股恐怖的威压彷佛从天而降,即将压迫到他周身,对此赫连纳达急忙双手齐齐向上一顶同时将天地元气疯狂输出,但他明显感觉元气在一股股被吞噬消融,心中大惊,脑中也开始急速思考应对之策,但那股威压忽然消失,同时陈风的声音也随即传来。

    “前辈用出的可是九天玄算神功?”

    闻听此言赫连纳达身躯一震,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陈风,沉默许久才开口说道:“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陈风十分凝重的看着赫连纳达说道:“果然如此……我身怀九刹玄天功,也是世间九玄天总门的唯一传人。”

    “果然……”赫连纳达虽然因为陈风的话再次被震惊,但在他心中其实早就有了猜测,只是这种猜测太过不可思议,因此他也没敢多想,怎奈如今被陈风一语言明,此时心中反而生出了一些莫名的滋味。

    “之前多有得罪,实在是老夫一时手痒,还望小友莫怪。”赫连纳达很快平稳了情绪,顿时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无妨,前辈一番出手也让晚辈获益良多。”

    “其实老夫早就注意到你了,只是不知小友竟能有如此机缘,获得九玄天的传承,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还请小友随我下去详谈一番。”

    皇城中的一处无人大殿之中,陈风直接开口说道:“阁下可是九玄天神机门的传人?”

    闻言赫连纳达又是微微一惊,“连这些你都清楚,看来你真的得到了完整传承。”

    “也算不上完整,总感觉还缺了些什么。”

    “你是指九刹玄天功?”

    “前辈知晓其中原委?”陈风显然从赫连纳达的话中听出了些意思。

    “这部功法乃是九玄天镇宗宝典,想必你也清楚了,两百年前也正是因为它,才让九玄天走上了覆灭的道路。”

    陈风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了,以摩柯寺和太上教为首,串通一门弟子背叛宗门,一夜间便将九玄天覆灭。”

    “当年的九玄天也是因此被摩柯太上那些道貌岸然的无耻之徒扣上了邪教的称谓。”

    “他们会为这些事付出代价的。”

    赫连纳达露出一副苦笑之情说道:“若这么容易就能让他们付出代价,那老夫早就办到了。”

    陈风闻言沉默了片刻后才接着说道:“我很好奇这么多年为何前辈还要继承九玄天传人一事,其实你完全可以不去理会那些事,以一种新的身份存在于世间。”

    赫连纳达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的想法太过于简单了,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份也有权知道这些辛秘了。”说罢赫连纳达走到一处书架旁伸手搬动一个机关,只见一排书架突然向一侧动了起来,同时一道幽黑的通道入口缓缓现了出来。

    赫连纳达看了一眼陈风,便当先走了下去。见此陈风也不迟疑,紧紧跟了上去,此时他感觉两百年前九玄天之事已经越来越清晰的浮现于自己眼前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