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伍拾柒章 神秘老人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是一处普通的小院,此时一名妇人正在厨房进进出出烧水做饭,两个孩子在院中打着雪仗,而一间屋中,两道身影正坐在一张小圆桌边。

    “你真是陈风?”说话这人正是当年从西境边军提前离开的老许。

    “这些年你过的如何?怎么到来这座城市了?”陈风轻轻点了点头反而向着老许问道。

    听到此言老许眼眶微微一红,目露感激之情说道:“当年多亏了你们帮忙,我能顺利脱离军营,靠着你和谭兄弟给的钱,我带着家人搬离了西凉城,一路北上便来到了这里。”

    “你们为何不去往元都,而要来到着苦寒之地?”

    “实不相瞒,我总要给一家老小找个住的地方,若在元都定居也不是不行,但想要做些小买卖却有些不够了,再者元都如此繁华,又是住在皇城脚下,规矩自然颇多,像我们这种山野村夫很容易招惹一些权贵,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在此地就不错,北面虽冷但人心都十分热情,这里还不会有战事发生,很适合生活。”

    “那你在此地以何为生?”

    “我开了个打铁铺子,这边民风十分彪悍,大部分人都可靠进雪山打猎为生,因此对于弓弩武器都十分在意,平日里都靠着几个伙计帮忙照看,虽然生意不多但还算能小有盈余,没事的时候我也会进山狩猎,日子过得比以前要强上许多。”说到此处老许面露一股激动之情接着说道:“你和谭兄弟的钱我也快攒够了,正想着以后找机会给你们,既然今日碰见了,便一并都交给你吧。”说着老许就要起身拿钱,却被陈风拦了下来。

    “许大哥不必了,那些钱我们拿着也没用,你也不用惦记还了。”

    “这怎么行!银子怎么会没用呢?该还一定要还的!”

    “许大哥要执意如此,那在下马上就走。”说罢陈风起身就要离去,老许见此急忙把他拦了下来。

    “好吧好吧,你们这么做真是让我不知该如何回报了。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闻言陈风并未回话,但一股悲伤的感觉直接散发而出,让老许心中一紧,便不再继续询问。以前在西境边军他就能看出来陈风和谭小胖二人秘密颇多,因此他知道有些事不要多问的好。

    陈风虽然和老许说话而平静了几分思绪,但那股悲伤之情却一直被他压在心中。此时他来到小院中,此时天空又开始零星飘落着雪花,他看着老许那一儿一女在院中嬉戏玩闹,思绪一时间竟想起了小时候在土房子里,母亲也是在做饭,而他和妹妹就在房子门前玩耍,而随着年纪的增长,为了帮母亲分担生活的重担,两个人玩闹的时间基本都变成了给母亲帮忙的时间,那时候的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现在想来却是那么的温馨幸福。想到此处陈风心中顿时又是一阵惆怅,同时周身气息慢慢收敛消失,而他整个人都像是瞬间老了许多岁,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陈风紧了紧老许给他的一件毛皮大衣,此刻他竟感觉到了寒冷。

    陈风就这么住在了老许家中,每日清晨他都会离开,直到傍晚才会回来。虽然不用还钱了,但老许还是给了陈风一些银子,让他带着以便不时之需。每日陈风一遍遍的走在这北川城中,看着零零散散的过往路人,还有一些做着小买卖的生意人。有时他会坐在一间小酒铺中,点上几坛最便宜的酒喝上一天,有时他却坐在路边,看着人生百态,他身上修真者的特征在一点点的消失,也越来越像一个普通人了。每天他都要吃饭睡觉,却感觉心境越来越平和,再也没有了修真者烦恼而随时可能出现的纷争,没有了无时无刻为了安全都要释放的感知,如今拥有的只是十分平淡自然的生活,虽然心中对于母亲的去世依旧悲痛。

    这是一间门面很小的酒馆,而且只要花很少的钱就能买够喝上一天的酒,这里也是陈风经常光顾的地方,但不只是因为可以喝酒,更多的是因为一名老者,确切的说是一名从不花钱买酒喝的老者。陈风第一次来此独饮,那名老者就直接坐到了他的对面,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一坛酒灌了起来,陈风并未理会此人,依旧独饮,只是在他心中总感觉此人十分面熟,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陈风并未多想,他只想每天让自己喝醉,这样才能忘记心中的伤痛。自那日过后每当陈风来此喝酒时,那名老者都自觉的坐到对面喝着陈风买来的酒,这让店中的活计和许多熟客都议论纷纷,但他们见陈风总是一副默许的态度,也就没人多说什么,只是许多人担心老者会不会找机会也去喝他们的酒。

    这一日陈风坐到自己熟悉的那个位置上,依旧多点了一份酒便独自喝了起来。不多时那名老者果然像以往那样坐到了他面前。两人畅饮了半晌,忽然老者开口说道:“老头我每日喝你买的酒,为何你一点都不会介意?”

    陈风不明白喝了那么久为何今日老者偏偏问出了这个问题,不过他并未想太多,直接回复道:“只是几坛酒,本来就是用来喝的,又何必在意谁喝了去。”说罢陈风狠狠的灌了一大口,辛辣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让他感觉十分舒畅,在外面沾染的寒气也被驱散了不少。

    “是啊,这酒就如人生,既然早晚会被喝掉,又何必纠结于此。”老者也学着陈风狠狠灌了一口,长出一口气,显然对这酒十分满意。

    “老头我就喜欢这最便宜,烈性最大的酒,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陈风默然的摇了摇头,眼神竟不似往常一样游离,而是隐隐收敛了几分心神,将注意力放在了老者身上。

    “越是平凡的酒喝起来却越让人感觉真实,而越名贵的酒喝起来却更像是做梦,没有一点真实的味道。”

    “人生在世,也不过是黄粱一梦,真实反而让人无所适从。”

    “梦境也罢,现实也罢,该来的总会来,过去的永远不会回来。难道放着眼前的美梦不做,非要强制不然自己睡觉,只存在于现实中么。”老者没说一句便灌下一大口酒,很快一桌酒就被二人喝光了,不过陈风却来了兴致,他没想到老者今日会如此多话,但他感觉应该还只如此,因此他又让伙计重新上了几坛酒,看的老者面露喜悦之色。

    “今日看你小子顺眼,老头就给你讲个故事,你说世上有没有神仙?”

    “若说两百年前可能还有,但今时今日却难得一见。”

    “想不到你小子还知道两百年前的事,不过老头我就见过神仙。”

    “哦?神仙长得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还不是你我这样一般人样。”

    “神仙可有情?”

    “看似无情却有情。”

    “神仙可有烦恼?”

    “神仙只烦恼自己为何成了神仙。”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选择做神仙?”

    “有些事情注定会发生。”

    “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可这个才是最好的选择。”

    “神仙可懂人生?”

    “你就这么想知道人生?”

    陈风默然的点点头,老者见此一拍脑门大声说道:“既然这样你就跟老头我来。伙计!把酒看好了,老头我过会回来接着喝!”说罢他当先一步走出了门外,陈风见此也紧紧跟了上去。

    “真是两个疯子,一连一个多月可以一句话不说,今日好容易开口了,却满嘴神仙,就像他们真的见过一样,两个疯子。”伙计嘟哝了几句,但他却没动桌上的酒,毕竟陈风也算是老主顾,平日里买起酒来也十分敞亮,对待这样的客人伙计还是有分寸的。

    陈风跟着老者一路前行,不多时便看见城门,就在他有些迟疑之际,老者直接出了城门,见此陈风急忙跟了上去。

    不多时二人踏着松软的积雪,穿行进了城外一片松木林中。正在行进间,陈风忽然发现远处一颗树下正坐着一道身影,他紧走几步来到那人面前,顿时呆愣在当场。

    “你……你是陈风?”那人惊呼了一句,而陈风则转头去看身后的老者,却发现他已经走到了松木林的尽头,就这么独自回城了。见此陈风无奈摇了摇头,转而对着那人说道:“武田……你受伤了?”

    老许家中,陈风为武田检查了一番伤势,又为他开了几副方子,老许赶忙出去抓药,屋中就只剩下了陈风和武田二人。

    “想不到陈兄还懂医术。”

    “当年跟个朋友学了些皮毛。”陈风眼中浮现一抹回忆的神色,但很快便又消失了。

    武田忽然神色凝重,双手抱拳对着陈风正色道:“多谢忠勇公相救,只是在下身受重伤,不能起身行礼,还望恕罪。”

    闻言陈风依旧平静的说道:“你们都知道了?”

    “起先兄弟们都不相信,后来还是通过韩帅才证实了此事,大家高兴了好一阵。只是不知陈……忠勇公为何会在此地?”

    “那只是个虚名,今后莫要再提……你为何会来此处?”

    “现在战事吃紧,我本带着十几名兄弟要到各个城市调集物资,却不想半路碰上了五岳国的人马,一番厮杀下最终寡不敌众,只剩下我侥幸逃脱了出来,然后就遇到你了。”

    “战事?什么五岳国人马?”

    闻听此言武田还以为陈风在跟他开玩笑,但看他那十分认真的样子,武田马上明白了刚刚并不是什么玩笑话,而是陈风对这些事真的一无所知,这反而让武田十分疑惑,毕竟忠勇公虽无实权,但也算要职,想要知道这些情况并不难,但如今陈风却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着实让武田惊讶了一番。

    “三年前蛮人部落和五岳国同时出兵,如今我们天元国两线作战,局势十分危急,这么重要的事你不知道?”

    闻言陈风身体微微一震,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其神色也并未有什么震惊之色。

    “你碰到五岳国人马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已经彻底深入到境内了?”

    “虽然东线战场在开始的那段时间接连沦陷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城市,但我天元国毕竟实力强大,很快便稳定住了局势,那些境内的五岳国人马都是早就被安插进来的,之前一直很好的隐瞒了身份,战争刚一爆发他们也跟着一起现身,进行一些破坏暗杀等行动。”

    陈风不再说话,而是沉默的站在门口,此刻他总算知道了为何自己离开混乱深渊之时会在天地元气感受到那么重的杀戮气息。

    “我听说后来你离开了西境边军,但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你。后面有什么打算?”

    陈风还是没有说话,依旧平静的站着,武田看着他的背影眉头一紧,接着说道:“跟我一起去前线吧!我知道你实力高强,此时战争爆发更是展示你的时候!”

    “你的伤不算严重,静养几日按时服药就可痊愈。”说罢陈风直接离开了,只剩下一脸疑惑之情的武田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五日之后武田带着一些物资人马离开了,临走前他让老许转告给陈风一些消息,主要内容就是东境战事压力很大,他们许多人都从西境边军被调往了东境,还留下了现在东境边军所驻守的城市位置。武田的离去让老许心中难受了很久,做为一个天元国的男子,上阵打仗都会令他们感到热血沸腾,但老许无法抛家弃子去往前线,因为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若有个三长两短,家里的媳妇和幼子便会失去依靠,以后的生活肯定十分艰难。这一切让陈风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有时他也会想若果当年父亲不去从军,他们一家人的生活也就不会陷入困境,母亲也就不会落下病根,自己也不会被逼无奈进山打猎,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除了修真者的事,这些话他也跟那个一起喝酒的老者说过,这段时间他们整日都在小酒馆,两个人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轮番豪饮着,却很难看到他们烂醉的样子。

    “这就是你认为的人生?一步错步步错?”现在老者和陈风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难道不是这样么?为何会有战争为何会有杀戮?当人们失去了所有之后才会发现什么战争杀戮跟本带不来自己想要的东西,反而会让自己失去更多。”

    “谁人都想要太平盛世,但太平盛世也要付出代价才能换来。”

    “全都放下心中那份执念,世间岂会没有太平?”

    “只要人拥有一天的感情,那么就会演变成**。”

    现在他们二人这些谈话已经让酒馆里的其他人都习以为常了,在他们心中这就是两个疯子,整日疯言疯语,看似都是喝醉后的胡话,可二人从来没表现出过醉态。

    陈风和老者从来没在意过旁人眼光,他们每日依旧我行我素,高兴了就多聊几句,喝到酒馆打烊就各自离开。这样的状态本来让老许好一阵担心,他到不是担心这样会花掉多少钱,以目前他的状况这点酒钱还不在话下,但陈风的身体却让他很担忧,担心他这么喝迟早会喝出问题,但幸亏每日见到陈风时发现他除了情绪稍显沉闷外,身体并未出现什么病态。

    “你总是想知道人生到底是什么,那老头我再给你指条明路。”

    “又要带我出城救人?”

    “这次我不带你……自会有人跟你一起。”

    陈风又很晚的回到老许家,但他并未回到房间,而是伴着零星飘落的雪花在院中自己继续独饮,这时忽然从旁边房间传来老许一声长叹,接着他媳妇的声音跟着响起。

    “怎么了?最近打铁铺的生意不好?”

    “据说前线战事紧迫,哪还有什么人来。”老许的声音也跟着传了出来。

    “那怎么办?我也听说许多人家都准备搬走。”

    “搬走?还能搬到哪去?”

    “元都啊……那里总归是安全的吧?”

    屋内因为这句话而陷入到了一片沉默当中,半晌老许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说的对,像这种边陲小城肯定是不安全的,那就去元都,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多做些准备。”

    “还要准备什么?”

    “明日开始我去山里打些猎物,多换些银子总归是好的,元都什么情况咱们也不了解,去了那边还要生活呢。”

    “这日子兵荒马乱的你要一个人进山?你忘了前两天武田兄弟是怎么受伤的了?”

    “那怎么办?还能找谁跟我一起?”

    “你不是老吹嘘那个陈风兄弟打猎厉害么?让他跟你一起。”

    “不行!他现在心事很重,怎么能去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你放心吧,我自己会小心的。”

    “心事心事,整天去喝大酒又能解决什么?那些钱能买多少……”

    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老许的呵斥声所打破:“够了!我告诉你咱们现在能有这样的日子多亏了陈风兄弟,这件事你以后莫要再说!”

    老许的话刚说完,屋内就传来了一阵低声抽泣的声音:“呜……我这么说还不是怕你出事么……多个人还能多个照应……呜……你要有什么事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要怎么生活……”

    “好了好了,你放心吧,我有能力保护你们母子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