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伍拾陆章 斯人已逝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大阵启动,九刹玄天功终于有了传人,能够学到此功法触动大阵,说明你就是命中注定之人。虽然老夫此时已经不能知晓你是何年纪来自何处,但让你就这么背负上九玄天的一切却是太过沉重了。不过我希望你记住,不是你选择了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了你!身怀九玄天绝学,摩柯寺和太上教也不会放过你,即便日后无法光复宗门荣耀,但老夫恳求你能够让摩柯寺和太上教为当年之事付出惨痛代价!这是老夫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丝印记,祝你好运!九玄天传人!”

    那道声音渐渐散去,萧忆菡心神一阵摇曳,虽然她并未知晓最后一面石壁中传达的信息,但显然通过之前这道声音所说,九玄天这个宗门的覆灭和摩柯寺太上教有着极大关联,因此她对于整件事情更有了许多好奇。就在她刚要向陈风问出心中疑惑之时,却见他向前走了几步朗声说道:“前辈放心!既然晚辈得此机缘,必然会竭尽全力完成前辈遗愿!”说到此处陈风躬身向着空空的大殿深深拜了下去。

    “只不过当年自玄冥子前辈后,九玄天的弟子却是错了!”陈风说完这句直接转身向着萧忆菡走去。

    “此地到底是何人所建?九玄天和摩柯寺太上教又有什么关联?”

    “此地乃是当年九玄天一位名叫金玄子的前辈所建,至于和摩柯寺太上教有何关联……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说罢陈风面露凝重神色,显然这件事并没有听起来那么简单。

    萧忆菡也是通明事理之人,她知道此事陈风不愿说出因此她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如今咱们怎么办?”

    “离开这里。”

    “你有办法了?”

    陈风点了点头,见此萧忆菡心中甚是喜悦,不过她却用手指着大殿一个角落说道:“那它呢?”

    陈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竟然发现一团紫色光团,其中像是包裹着什么,不过陈风知道里面正是四翼雷兽。

    “它正在突破境界,不会有什么危险,咱们先离开吧。”

    闻言萧忆菡点点头,便跟着陈风再次穿过通道,回到了他们醒来时所在的位置。

    “咱们怎么办?”

    “上去。”

    说罢二人一起向上飞去,许久后才感觉到一股极为狂暴的元气波动,他们知道已经快要接近混乱深渊的入口了。

    “怎么办?再往前咱们可能会被卷进去。”萧忆菡焦急的提醒着,闻言陈风做了个手势,二人便停了下来。感受着前面那股狂暴元气,陈风散发出周身气息,同时双手向前一撕。

    轰!轰!轰!

    连续三声巨响传来,那股狂暴元气忽然凭空消散了。陈风带着萧忆菡继续向前,不多时二人便发现了入口,心中都十分兴奋的急速冲了出去。一排排黑木林出现在二人视线之中,预示着他们终于重新回到了世间。

    “等等,我需要这里的黑夜气息。”陈风忽然开口说道,萧忆菡却没明白他所说的意思,不过如今对于陈风她却是十分信服,因此随他一起落下身形,平静的看着他将要做些什么。

    陈风上前几步,周身气息再次散发而出,那股中正平和的感觉渐渐覆盖住了整片黑木林。在萧忆菡震惊的神色下,黑木林中存在了无数年月的那股属于黑夜的气息却犹如被陈风吸收了一般,渐渐依附在他周身,下一刻便像是进入身体般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这片密林也有如黎明降临般黑夜渐渐消散。

    “你把这些气息都吸收了?不会有什么问题么?”萧忆菡惊奇的问道。

    “放心,这些对于我修炼的功法有极大的益处,这算是那位前辈刻意遗留下来的。”陈风淡然说道,而此时这片密林已经变成了普通的树林,永远失去了那份神秘。

    “这片黑木林据我所知已经存在了至少两百年的岁月,如今竟然全被你吸收了,看来你果真得了天大机缘。”

    闻言陈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要回去了?”

    “恩,也不知咱们在下面过了多久,我也该回宗门了。”说罢萧忆菡心中不知为何却是出现了一股不舍之情。

    陈风点了点头说道:“那咱们就在此处分开吧,我也要赶回元都,等事情告一段落我会去五霞仙宗拜访。”

    萧忆菡显然被陈风的话一惊,急忙说道:“你进不去的……到时若是惹恼了老师……”

    “放心,我自有分寸,到时骆掌门必然不会为难我的。”

    看着陈风极为自信的神色,不知为何萧忆菡对此事再没有了半分疑虑。

    告别萧忆菡,其实陈风心中也十分不舍,两个人经历过数次出生入死之后,在陈风心中对萧忆菡的感情与日俱增,而且他感觉到了萧忆菡态度上的变化,不过对于心中惦念母亲病情的陈风来说,此时还不是谈论儿女私情的时候,此刻他正急速向着元都方向飞去。

    穿梭在层层云雾间,陈风却忽然感觉一阵心神不宁,他感知到天地元气中竟多了几分杀戮之意,这让他有了种不祥的预感,因此将飞行的速度又提高了几分,很快那座世间最为雄伟的城市——元都,渐渐在了视线之中。

    陈风直接落入府中,以他此时的修为许多修真者都无法捕捉到气息,府中的普通人更无法发现他们的忠勇公已经回来了。为了不惊动韩星仁和元都皇城中那个强大修真者,陈风只是讲感知范围控制在了整个忠勇公府,但他并未发现母亲和妹妹,心中十分疑惑。陈怡不在府上他猜测应该是与张浩轩在一起,也许两个人已经成婚了,母亲不在他却不知为何,但转念一想可能被请去别的府上做客,因此陈风直接奔向了后院一间屋子,哪里供奉着父亲灵位。

    陈风轻轻推开房门,屋内立刻飘来一股香灰味,供桌十分精致,上面的供品几乎摆满了整个桌面,香炉中三根香正徐徐燃烧,香炉中积满了香灰,显然每天都有人来燃香。但就这是这么简单的屋子简单的布置,却让陈风如遭雷击般呆愣在当场,整个身体颤抖着,眼中的景象渐渐变得模糊。此时在供桌上摆有两个灵位,一个是父亲的,另一个,是母亲秦氏的。

    从陈风体内忽然散发出一股莫名气息,使得整个元都的元气都为之一震,紧接着他感觉喉咙中传来一股腥甜的味道,一口鲜血直接喷出,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

    娘!

    陈风悲痛的大喊一声,直接跪倒在了灵位前,看着母亲的牌位,眼中的泪水已经有如开闸洪水般倾泻而下。

    韩星仁正在一座府邸中闭目修炼,忽然他感觉周身元气猛然一震,顿时打乱了他吐纳的元气,险些让其体内出现伤势。韩星仁大惊,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府邸之中,下一刻便来到了忠勇公府中。感受着屋内传来的一股股剧烈波动的元气,韩星仁知道陈风回来了,此时他反而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让他尽情的发泄,同时府中的李伯和许多下人都因为之前陈风的那声吼叫而纷纷赶来,但都被韩星仁拦下,为让他们靠近灵堂一步,同时将自身气息散发而出,保护众人以免受到陈风那股气息的影响。李伯得知是陈风归来,早已是老泪纵横,并让下人急忙去找陈怡了。

    不多时陈怡急忙赶来,看其脸上也挂着清晰的泪痕,显然在来时的路上她的眼泪就没断过。

    “哥!”陈怡大叫一声,但屋中并未传来陈风的回应。

    “怎么办?韩大哥怎么办?我哥不会有事吧?”

    “陈风此时只是伤心过度,先让他发泄下情绪吧,你们莫要靠近,以免受到伤害。”

    经常听张浩轩讲述,陈怡也知道了哥哥陈风和韩星仁都是修真者,虽然她并不能理解为何不能靠近灵堂,但韩星仁的话她知道肯定是有道理的,因此她让李伯将无关的下人都尽数驱散了。

    “娘!孩儿不孝!”

    此时屋中再次传来陈风悲痛欲绝的嘶吼声,这一声让人听得是肝肠寸断,陈怡和李伯都纷纷跟着痛哭了一番。这一幕看的韩星仁长叹一声,同时他心中也想起了远在西境边军的父亲。

    许久过后灵堂中忽然传出一道微弱的声音:“小怡……李伯……”闻听此声陈怡和李伯都纷纷抹了把眼中的泪水,快步走进了灵堂之中。

    “哥!”

    陈怡看着跪倒在地上面色惨白的陈风,立刻惊呼一声便扑了过去,两兄妹就这么在父母的灵位前抱头痛哭了一番,看的李伯也连连抹泪。外面的韩星仁并未离去,而是继续在此地守着,他担心以陈风现在的状态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毕竟陈风的心魔让他十分忌惮。

    “娘是什么时候走的……”痛哭了良久,陈风和陈怡这才分开。

    “两年前的事……”

    “两年前?我离开了多久?”

    “四年了……”

    闻听此言陈风身体猛然一震,脸上也是一股震惊之情,但随后又露出了一股更为伤心悲痛的情绪,他此时才知道自己竟然在混乱深渊里过了三年,这也让他错过了为母亲送药治病,想到此处陈风顿时悔恨万分,对着母亲的灵位再次连连磕头,又痛哭了一场。看着身边彷佛带着自责情绪的陈风,陈怡心中一紧,连连劝慰道:“哥你别这样!九泉之下娘也不愿意看见你这个样子!”

    “是我害了娘!是我害了娘!”陈风只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不是你!不是你害的!娘也肯定也不愿意听见你这么说!”

    陈风并未理会陈怡,而是默默的看着母亲秦氏的灵位许久才开口说道:“我本为母亲找到了良药,却因自己而错过了……”

    “不是的……母亲说过,她为你感到骄傲自豪,她说晚年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她很满足,娘还说你能为爹平反是最让她欣慰的……娘从来都没怪过你!相反她不愿意你为了承担这些而受到什么伤害!”陈怡眼中的泪水再次涌出,“娘走之前说,她现在要去和爹团聚了,她很幸福……所以这一切不怪你……哥……”

    陈风沉默了片刻,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让我一个人待会……”

    “哥……”陈怡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李伯一把拉了出去。

    “让你哥一个人待会。”李伯也是长叹一声,带着悲伤的情绪说道。

    “可是我怕哥他……”

    “放心吧,小风已经这么大了,给他些时间就能走出来了。”说罢李伯便带着陈风离去了。而韩星仁也见陈风的气息渐渐收敛回复了平静,他又等了片刻便也离去了。

    元文帝正在书房批阅国事,忽然见韩星仁走了进来。

    “敢问陛下现在的局势如何了?”韩星仁面露凝重之色问道。

    “一直处在僵持的状态,今日国师前来有何要事?”

    “忠勇公回来了。”

    淡淡的一句,却让元文帝直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股震惊的神色问道:“忠勇公回来了?快快朕要亲自去拜访!”

    “陛下不可!”

    “为何不可?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忠勇公刚刚得知丧母,此时正在悲痛之时,还请陛下不要打扰。”

    闻言元文帝长叹一声,轻声说道:“只怪朕没能救得忠勇公母亲性命。”

    “陛下不必自责,在下先告退了。”说罢韩星仁直接离去了。

    而就在此时元文帝身后出现一道身影。

    “爷爷!”感觉到了那人出现,元文帝急忙转身恭敬说道。

    “果然是个有情有义之人。”赫连纳达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爷爷所说是那个陈风?”

    “此子若能过了这道坎,前途必然无量,只是世人只知金仙之劫,殊不知心劫却是最难度过的。”

    云文帝虽然听不懂赫连纳达话语中的意思,但他却接着说道:“我知道爷爷对这个陈风评价颇高,但他毕竟年纪尚轻……”

    “修真者不能以常人而论,此时他的气息就连我也有些看不透了,想必这些年定然有什么奇遇。”

    元文帝因为赫连纳达的话震惊万分,心中对于陈风最后的一点轻视疑虑也渐渐消失了。

    “最近局势如何?”

    “还在僵持之中。”

    赫连纳达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却十分凝重的看向东方,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忍了这么多年,你也该出手了……”

    夜幕降临,整个元都都陷入到一片寂静之中,往日里热闹的场面竟不复存在,整个城市彷佛都笼罩在一股凝重的氛围之中。

    忠勇公府内,陈风默默的跪在母亲和父亲的灵位前,口中竟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娘……孩儿回来了……不知娘和爹团聚了么。孩儿很像您,还想吃您亲手做的饭,还想听您的教诲……甚至在孩儿闯祸时狠狠的打我一顿。当年您为了我们吃尽万般辛苦,受尽无数流言蜚语,今日有了这般生活,可您却无福享受了……是孩儿不孝,连最后一面都没让娘见到……爹,虽然孩儿对您的印象很少,但你要照顾好娘……您不在的这些年里,娘真的吃了太多太多的苦……娘您肯定想念土房子的生活吧,那时虽然过得艰辛,但我们三口能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一阵寒风吹过,令供桌上的火烛有如起舞般晃动着,照耀着陈风的影子也跟着一阵摇曳,彷佛在真实与虚幻中不断交替着。此时外面竟飘起了片片雪花,很快地上就像被染成了白色,整个元都都在这个夜晚悄悄换成了银装素裹。感受着外面漫天大雪,陈风想起了最后离开家时的那场雪,和雪中母亲望向自己的目光,那是一种充满慈祥、恋爱和担心的目光。

    漫天大雪送走了黑夜迎来了清晨,陈怡和李伯二人都不约而同的来到灵堂,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像是刚刚点燃的三炷香正缓缓燃烧着,而在母亲灵位前,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瓷瓶。陈怡和李伯急忙找遍整个忠勇公府,也没有发现陈风的踪迹。他们又请来韩星仁,在他一番全力感知下,整个元都都没发现陈风的气息。

    这是一处完全被冰雪覆盖的管道,若不是上面的马蹄印,车辙印和人的脚印,真的无法辨认出这里是不是一条直通北川城的道路。此时在这条路上正有零零散散的几道身影来回过往,其中一名身体健壮的中年男子背负着弓箭,肩上扛着一头雪狼,一步一步踩在能没过脚踝的松软雪地上艰难前行着,眼看北川城就在眼前,想想在家中等他的老婆孩子,心中更多了几分急切的心情,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一些。可就在此时旁边的一道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仔细看去中年男子心中一惊,视线中的那人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衫,全身上下就再没有一件御寒的衣物了,而更让中年男子惊奇的是,那人彷佛感觉不到一丝寒意般,只是略显呆滞的向着北川城走着。

    中年男子虽然十分好奇,但心中善念还是让他走向了那人身边关心的问道:“这位小兄弟,你……你这样不冷么?”

    男人并未理会,而是继续向前走着,见此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又紧走几步来到那人身前,刚要说些什么,但瞬间整个人却露出了一副极度震惊的神色,同时口中惊呼一声:“你……你是陈风?”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