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肆拾肆章 质疑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苍生怒!”

    随着陈风的怒吼,那道元气剑也以极快的速度向云逸头上斩去,转瞬间便到了其近前。

    见陈风悍然出手,云逸也是大吃一惊,因为他竟然没看清陈风的动作,也只能将将捕捉到元气剑的轨迹。但身为太上教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面对这样的状况并未让他慌了心神,而是凭借着极为丰富的对战经验将天地元气都集中在自己身前护住要害之处。

    不得不说他的应对十分及时正确,只是却低估了此时陈风突然爆发出的实力。就在运转元气之间,忽然心中泛起了一股躁动的情绪,一直极为冷静的心神竟瞬间被一股怒火所替代,而愤怒情绪的产生直接影响了他大脑的思索和天地元气的调动。

    云逸心中瞬间出现一抹震惊之情,他知道这是陈风破天剑诀的剑意所造成的,只是他没想到此时陈风释放的剑意竟能有如此影响心神之威。虽然想到了这些,但转瞬间心神便再次被那股愤怒的情绪所覆盖,而与此同时那道元气剑也斩了下来。可以说以云逸现在状态,必然不能挡住陈风这一剑,因此最后的结果就算他性命无忧,但至少也会受到重创。

    剑十二看着即将被元气剑斩中的云逸,神色显得十分高兴,可突然却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眼见元气剑在自己眼中不断放大,云逸的心神更加无法压制那股剑意,已经被怒火控制的身体就要强行去挡下这一招,但就在此时一道大手印突然从天而降,将那道元气剑在云逸眼前直接捏碎,但大手印也随即破碎,而二者相碰产生的余波则将云逸直接掀飞了出去,而在被余波击中的一瞬间那股剑意也在他体内瞬间消失,理智冷静的心神再次掌控身体,只是他却不能阻止自己急速下落的状况,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接连喷出几口逆血。不过云逸的身体只是急速下落了几个呼吸,便像是被一股大力所托,直接将其放到了清心真人身边。

    而就在那道元气剑被捏碎的同时,陈风也因为反噬身体受了一些轻伤,但此时他根本无暇顾及伤势和云逸的生死,因此在自己身前竟是莫名出现了摩柯寺的绝学六字真言。

    当初和渡厄尊者交过手,陈风自然知道这六字真言是何等威力,但此时所见比那渡厄尊者六字真言的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在这六字真言中陈风感觉到了一股宝相庄严之气,又有一种使人放弃抵抗立地成佛般的意念。这一异象让陈风心中大惊,因为此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失去行动能力,就连一丝防御都无法做出。眼见这六字真言在自己眼中急速放大,却没有一丝办法。陈风此时也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不过六字真言却突然在自己眼前像是被人抓住一般,不能再前行分毫,下一刻便同时破碎消散在了这片天地间。陈风的身体也瞬间恢复了行动,而他眼前也同时出现了两道身影。

    剑十二将陈风挡在身后,与对面现身的迦罗禅师对峙着,二人间的气息也瞬间便纠缠在了一起,只是剑十二明显实力更高一筹,将迦罗禅师的气息渐渐压了回去。可就在此时太清子出现在了迦罗禅师身旁,同时他的气息也加入了战局之中,此时二人对一人,剑十二虽然不能再继续压制对方,但这二人合力也并未占到什么便宜,场面一时间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之前陈风出手用了极短的时间,而就在他将体内这股新产生的元气放出与外界形成沟通之际,迦罗禅师和太清子同时身体一震,二人脸色也是瞬间剧变,身形一动便冲了出去,一人去救云逸一人直接对陈风悍然出手,不过他们的行动也被剑十二察觉,将陈风救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三大高手,陈风除了疑惑为何迦罗禅师对自己直接出手外,也十分担心剑十二同这二人的比拼会处于下风。不过他心中最大的疑惑在于迦罗禅师为何要对他出手,若说太清子出手救下云逸,于情于理都十分正常,陈风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只是如今自己好像成了这二人的必杀对象一般,这让他除了大感疑惑外也有了一丝深深的不安。

    此时场外所有人都被眼前一幕所震惊,这种情景让所有人都集中全部心神观看,没有一人发出什么声音。

    林超然此时也全神贯注的盯着半空中的三人对峙,不时的还将眼神投向陈风的方向。他也是对迦罗禅师莫名对陈风出手感到疑惑,不过他相信肯定是迦罗禅师和太清子发现了什么,而这也成为了他们不得不出手的原因。

    烈阳子三人也震惊的直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只是他们也并没有一人敢出声,毕竟迦罗禅师和太清子都是和东方向阳齐名的人物,论身份地位和自身实力这三人在他们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不过此时他们也对之前对陈风出手偷袭之事心生许多不满,此时这三人俨然已经将陈风当成了宗门之中最重要的弟子了。

    缘灭和秦焱也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一时间也有些无所适从。不过秦焱心中对于陈风能够三番四次引起迦罗禅师和太清子的注意而加深了那份嫉妒之情。

    “哼!你们二人也算是一方宗师,先是不明不白破坏比试的规矩不说,还对一个晚辈出手偷袭,我看在修真界的名声你们怕是不想要了。”剑十二语气之中带着极为愤怒的情绪。

    “剑十二!莫要以为自己有几分实力就能如此嚣张!你这弟子乃是邪教中人,之前隐藏实力接连重伤我修真界的年轻弟子,必然是对那部功法有所企图!老衲身为摩柯寺主岂能坐视不理?”迦罗禅师一改之前的温和形象,开口间便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而从其周身间竟然散发出了极为恐怖的杀意。

    这一番话犹如投石入海,瞬间便在众多修真者中形成了巨大反响,广场周围的众人一时间直接陷入到了异常混乱的状态之中。除了对于迦罗禅师的这番话感到震惊和不解的同时,邪教这个名字还是让众人心中留下了一丝阴影,从这些人此时十分紧张的情绪中就能看出。

    此时远处山峰中的所有宗门弟子也都纷纷被这番话所震惊,一时间躁动声、喧哗声四起,许多人都在议论着陈风和邪教这个词。太上教的众多弟子本来还没有从云逸险些被击败的事实中恢复过来,此时又因迦罗禅师的一番话而再次迷乱了心神。而浩日剑宗的弟子也都议论纷纷,不过他们话语之中并没提及陈风和邪教会有什么关系,更多的是想知道陈风如今的实力极限究竟在哪里,而场中三大高手会不会一言不合直接开战。

    陈风因为迦罗禅师的话直接露出了极度震惊之色,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只是自己竟然和邪教扯上关系,陈风心中却是实在想不通。就算当初一平真人口中的萧忆菡真的是什么邪教中人,但陈风却十分相信她并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再加上老师剑十二明确的说过,在他看来世间并没有什么邪教,一切尽在人心。因此在陈风心中也从没不认为邪教是真正存在的,因此面对这种无理由的指责他感到十分的愤怒和不解。

    “笑话!我剑十二的弟子哪里是你们可以随意侮辱的!不要拿什么邪教做为理由,在老夫心中一切善恶尽在人心,并没有什么正邪之分!”剑十二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不但陈风因此稳定住了心神,就连外围的那些修真者竟也有种信服此话的感觉。

    面对剑十二的从容应对,迦罗禅师也是微微眯起了双眼,接着说道:“邪教之事事关重大!岂是你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这邪教之说到底从何而来?”

    “他的气息!这股气息就是修炼了邪教功法所特有的!”

    “混账!区区气息之说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剑十二怒骂一声。

    “众位宗门同仁散修道友!今日老衲以摩柯寺百年声誉担保,这个陈风所修就是邪教功法!乱世即将来临,今日决不能放过此人!”迦罗禅师并未继续和剑十二纠缠,而是准备群起而攻之,将这里大部分人都拉进这趟浑水里。

    “迦罗禅师所言句句属实,我太清子也愿以太上教百年声誉证明此人绝对修炼了邪教功法。”太清子的这一番话直接得到太上教所有弟子的回应,众人开始纷纷叫嚣指责陈风是邪教中人。而其余的那些修真者除了浩日剑宗的弟子外,剩余的人也大部分将矛头指向了陈风。

    “迦罗!莫要在此大放厥词!这么说老夫的破天剑诀岂不也是邪教功法了?”剑十二也感受到了周围那些人情绪上的转变,但他并未担心什么也没有什么举动,而是继续和迦罗禅师、太清子对峙着。

    “哼!任凭你唇枪舌剑也不能抹杀这个事实!今日之事就是老夫故意设局引那些邪教中人前来抢夺他们当年先祖遗留的功法,却不曾想竟是你这弟子!”迦罗禅师面色凝重的看着剑十二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片哗然,不过很快他们就露出疑惑之色,因为之前从陈风体内散发出的一股莫名气息确实和那本功法流露的气息有些相似,不过众人也不相信仅凭此一点就能确信其为邪教人士。

    “笑话!凭这个难道就能成为证据?尔等有些胡搅蛮缠了。”

    “剑十二!对于邪教的恐怖你们能有摩柯寺和太上教清楚?两百年前正是我两派先祖共同剿灭了邪教,才换来了如今的盛世太平。今日邪教重现,岂能当成儿戏?”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日你们若执意如此,那就是摆明了和浩日剑宗为敌。”剑十二也是直接将矛盾指向了宗门之间的关系上。

    烈阳子三人也齐齐起身,其流露出的情绪显然是认同剑十二所言,其实他们心中本来对于邪教之说也十分敏感,但毕竟此事事关浩日剑宗一名最优秀的弟子,因此他们并不会仅仅听迦罗禅师的一面之词就会相信。

    此时浩日剑宗的弟子也都一个个面露警惕之色,同时也各自将心法运转起来,他们知道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发展为宗门大战。宋晨曦也像众多的师兄师姐一样不能相信迦罗禅师所言,而且在她心中陈风和邪教绝对没有半分关系。

    迦罗禅师沉吟片刻,接着说道:“既然你们还要证据,那我想知道这个陈风所学心法到底从何而来?”

    此言一出陈风心中大惊,此时他体内的心法已经是浩然正气诀和靳无常所授的未名心法相结合所成,这也成为了他不可告人的隐秘,如今却被迦罗禅师提到,心中自然十分紧张,虽然他不相信自己跟靳无常所学的真的是什么邪教功法,但就算是真的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凭着对靳无常的了解和信任,再加上剑十二所言对于邪教的态度,陈风心中没有半分后悔之意,有的只是对于靳无常和剑十二悉心教导栽培的感恩之情,因此他也重新抖擞精神,对着迦罗禅师说道:“在下确实不单单会浩然正气诀,而是将这门心法加以改良使其变得更适合自身修炼,若禅师非要用此事作为证据,陈风也无话可说。”陈风还是编了个理由,毕竟出于和靳无常的约定,他是不可能说实话的。

    但这看似平淡的话语却在场外众多修真者处产生了极大反响,他们纷纷用像看怪物一样的眼光看着半空中的陈风。修真者修炼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有更高的感悟,而这些很多都会运用在自己所修心**法之上。前人的修炼方式毕竟是别人的经验,在每个人身上并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功效,因此一些实力高强之人便会创出属于自己的一些修炼之路,而心**法也会随之产生极大变化,不过这些事情需要当事人极高的修为和对世间万物具有一定感悟才能做到这一步,如今陈风说出这番话无疑让众人不可思议他现在的实力竟能到了这种程度,就连烈阳子三人也流露出不信陈风所言的神色。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子,浩日剑宗的顶尖心法是你说改变就能改变的么?莫要再逞口舌之力,速速从实招来,也许还能留得一条性命!”太清子严词怒叱了陈风几句。

    “聒噪!我的弟子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废物来说三道四。”剑十二也不犹豫,直接回骂了回去,这让太清子和迦罗禅师的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了许多。

    “你以为谁都能随便创造功法不成?今日我等要对你查看一番方可证明你是否清白!”太清子狠狠的说道。

    陈风自然不可能让对方查看自己的身体,先不说自己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任凭哪个修真者也不会轻易让对方查看自己什么,若对方存有异心,像太清子这样的高手动些什么手段可就不是陈风能够承受的了。

    “我剑十二的弟子岂容尔等如此羞辱!今日你二人若再纠缠不休,那就休怪老夫无情了!”说罢剑十二周身立刻散发出一股恐怖气息,直接将整个广场都笼罩在内。一时间众多修真者都被这股气息所影响,感受着一股极度冰冷的杀意,心中都泛起了恐惧之情。

    风闲和云水瑶想要去帮剑十二,但却被烈阳子拦了下来,“师兄这是何意?”云水瑶有些不解的问道。

    “此事还未有定论,不可轻易武断。”

    “事实很明显,那个陈风怎么可能是邪教中人?”风闲疑惑的问道。

    “为何不可能?我说了一切皆有可能,当年的林超然你们都忘了?他也是何等的惊才绝艳,最后还是叛出了师门。”说到此处烈阳子直接看向了云水瑶,只见她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难看,身体竟也微微颤抖了一下,目光不自觉的向着林超然所在的方向看了看,这才回过神来,但也没再选择要去帮剑十二,而是选择了沉默。见此风闲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有些苦涩的继续看着半空中的局势。

    “剑十二!莫要猖狂!今日我就来领教领教你这破天剑诀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太清子也是怒喝一声,一股强猛的气息也随之散发而出。

    此时广场瞬间变得喧闹异常,众多修真者也是面露兴奋之色,对于此时的局势他们判断应该到了随时都会动手的边缘,也许一个外力就能打破这种对峙的局面,不过对于几大高手的对决,也是难得一见的机会,对于一些实力平庸的修真者日后的修炼也会有无穷的好处。

    而此时山峰中的浩日剑宗弟子也和太上教弟子形成了对峙之势,两方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宋晨曦除了运转心法调整自身状态之外,心中却是一直关注着摩柯寺中陈风的安危。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秦焱忽然来到山峰上空,对着下面浩日剑宗众多弟子说道:“此事乃复剑门剑门主与他派恩怨,浩日剑宗弟子不可与别派发生冲突,若违此令回到宗门必定严惩不贷!”

    哗!

    此言一出浩日剑宗弟子纷纷露出惊愕之情,而太上教弟子则一个个变得趾高气扬了起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