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肆拾章 震慑全场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剑兄如此袒护弟子,看来我等所立的规矩浩日剑宗的人是不想遵守了。”说话的是太清子,之前一言不发的他此时忽然起身站在了迦罗禅师的身旁。之前迦罗禅师和剑十二的交手他是看的最清楚的,也知道那一佛手印的威力之强,但就算如此不但被剑十二轻松破掉,反而还反击了回来,这让太清子心中深感震惊,他更担心若是迦罗禅师和剑十二真的拼斗起来,一时不慎受伤,对于他们本来的计划将有极大的影响,因此他适时出面几句话便将矛头指向了浩日剑宗。

    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此时面色也十分难看,太清子的意思他们自然知晓,而且对于陈风之前的举动他们也很不认同,但如今对方已经指向了宗门,他们却只能硬着头皮顶上。烈阳子刚要起身说话,一旁的剑十二却先开口说道:“不要什么事都往宗门上牵扯,今日老夫看你二人已经不顺眼许久了,你们一起上吧!这样也让我战个痛快!”

    哗!

    此言一出整个广场彻底躁动了。他们已然不会去在意太清子想要联合所有宗门给浩日剑宗施压的想法,此时他们只对剑十二的豪言感到震惊和兴奋。毕竟这个比试大部分宗门都是一种陪太子读书的心态来参加的,对于最终的结果没什么兴趣,至于之前讨论的什么乱世危机毕竟还未发生,不是眼前之事更不会有人去多想什么。本就感到无趣的他们此时因为剑十二准备以一敌二而彻底兴奋了。他们许多人都对高手间的较量更感兴趣,尤其是这三人可以号称是修真界顶尖的存在了。

    浩日剑宗的众多弟子也一个个脸上带着狂热的神色,修真者都对实力强横的人都倍加推崇,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门派的长辈。

    此时陈风也落回到了老师身边,一旁的烈阳子三人则向他投来了一种异样的目光,是一种对他实力的惊讶夹杂着愤怒情绪的目光,显然他们对于陈风惹下如此是非之事感到十分不满。陈风并未理会这三人,而是默默看着身前的老师,心中涌起一股欣慰之情,眼底中的那抹红色也慢慢褪去了。

    此时剑十二紧紧盯着太清子和迦罗禅师,三个人的气息已经交织在一起,场中开始变得压抑的气氛表明,这三人随时都可能爆发出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太清子本也是脾气火爆之人,如今被剑十二如此无视,心中早已大怒,刚要准备动手,却被一旁的迦罗禅师拦了下来。

    “咱俩一起动手,我就不信他真的能以一敌二!”

    “不可冲动,小心坏了咱们的计划。”

    “可他实在太嚣张了,我不杀他难解我心头这口恶气!”

    “放心吧,此人是一定要杀的,只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闻言太清子深吸几口气渐渐平息了自己的情绪,而此时迦罗禅师也将自己之前散发出的气息收了回来,面色平静的说道:“之前是老衲鲁莽了,剑兄的破天剑诀果然依旧强横,不过你那徒儿之前的出手可是有些狠毒了。”

    没等剑十二答话,陈风却抢先说道:“禅师多虑了,在下一向很有分寸,又怎么会不顾规矩行事?”

    “呵呵,你莫要逞什么口舌之争,刚刚若不是老衲出手,那人岂还有命可活?”

    “我说禅师多虑就是多虑了,试问两人交手若是有一丝留情,都可能会给自己招致杀身之祸,之前腾彦兄本已将我压制,就是因为有那妇人之仁才致使现在的惨败。”

    腾彦听闻陈风的话整个人身体都是一震,心中顿时滋生出一股苦涩的味道。之前确实是他占尽优势的情况自己选择了停手,想到此处他反而十分佩服陈风的胆色和果断的出手。此时他已经被几个相识的散修给抬到了一旁,那几人听闻陈风此言都对他怒目而视,只是碍于迦罗禅师正在说话,才没向陈风发难。

    “想不到剑兄的弟子真是巧舌如簧,你所言不无道理,但事前我也说过了,既然是比试为何还要下杀手?”

    “那一剑我只是想让腾彦兄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至于最后的出手,我对自己的控制力十分有自信,那道元气剑最终肯定不会刺下去。”陈风淡然回道。

    “狂妄!太狂妄了!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大能高人?对天地元气的操控能有妙到颠毫的地步?”腾彦身旁的一人因为陈风这话顿时对他大声呵斥道。另外几人也都怒目而视,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场外的众多修真者也纷纷议论起来,不过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陈风是在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找借口。

    “什么剑十二的弟子,看他师傅乃是说一是一,做了就绝不会不承认的人,怎么到他这就敢如此大言不惭的找借口!”

    “不找借口又如何?迦罗禅师和太清子的怒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就算有剑十二也不可能永远能庇护他,就看那腾彦身边的几个朋友,一个个也都不是那么好惹的。”

    “我看那个陈风也未必是找的借口,就像之前咱们所有人不太相信他能反败为胜一样。”

    就连山峰上的浩日剑宗弟子中,也对陈风的这番表态显得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确实有这份实力,有人则对此持怀疑态度。

    烈阳子三人也带着不屑的神色看着他,在他们心中也认为陈风之前的那番话有些强词夺理的意味。

    陈风见人人眼中都对自己产生了极大的质疑之色,他也无奈一笑,对着那名出言质疑自己的修真者说道:“既然诸位不相信陈风所言,那在下只好证明给你们看了。”

    “你要如何证明?”那人刚开口问道,忽然见陈风对着自己打出一道剑诀,他立刻心中一紧,双手急忙想要凝聚元气防御,可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他身前莫名突然出现一道元气剑,其速度极快,那人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因此眼中顿时浮现一抹恐惧之色。

    周围人群也是爆发一阵哗然之声,许多人都惊呼了一声,彷佛他们眼中已经看见这一剑刺中后的结果。

    可血溅当场的场景并未出现,众人只见那道元气剑竟然瞬间就停在了距离那人咽喉处半寸的位置上。

    全场因这一幕变得鸦雀无声了几个呼吸,紧接着就爆发出阵阵感叹之声。那名修真者感觉自己衣衫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就在陈风出手之际,他才体会到其实力是多么的强横,到了现在他更加认同了陈风对于天地元气的操控确实已经精妙到了毫厘之间。

    浩日剑宗弟子此时也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就连之前质疑陈风说辞的弟子也都忘记了自己之前的判断,全都为陈风如此表现而感到兴奋。

    陈风见此也微微一笑,挥手间那道元气剑便瞬间散去,而他也对着那名修真者说道:“事前多有得罪,还请道友不要介意。”

    “哪里哪里!陈兄实力实在强横,是在下方才鲁莽了。”说罢那人也抹了一把满头的汗水,急忙退到了一旁。

    这时太上教弟子所在之中传出一道声音:“那一剑是不是你操控的谁能证明?也许是剑……前辈在一旁暗中相助。”

    哗!

    广场其余小宗门之人和许多散修直接因为这句话而一片哗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今日之事就像安排好的情节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这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剑十二和陈风二人。

    “太上教的小辈!这里哪里有你们说话的资格!”剑十二怒叱一声,与此同时广场中和山峰上的浩日剑宗弟子都纷纷开口斥责太上教的言论,一时间两派关系瞬间降到了冰点。

    这时其余门派中也传来了一些声音,也有许多人无论是摄于太上教的威名还是有心想和浩日剑宗作对,也有许多人支持太上教的言论,整个广场也陷入到了一阵热烈的谈论声之中。

    “哼!一群废物!”云逸冷哼一声,他身旁缘灭则饶有兴致的看着陈风,忽然转头对秦焱说道:“想不到此人还真有些实力,看来你们浩日剑宗多年之内还能依旧强盛下去。”

    “我这师弟入门时日尚短,能有如今的成就自然也离不开剑门主的悉心栽培,不过若是碰上缘灭兄和云逸兄二位就没什么机会了。”秦焱这话说的不温不火,在他心中对于陈风如今的实力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因而他把这一切都归功给了剑十二。

    眼看场下的争论越来越强烈,而山峰处的浩日剑宗弟子也同别派激烈争辩了起来,而主要对象就是太上教的众多弟子,两方势力已经有了动手的迹象。

    就在如此关键时刻,忽然传来一道有如雷鸣般的声音。

    “够了!莫要再说这些丢人的话!”

    太清子不知为何突然怒吼了一声,而他发泄的对象竟然是高台下太上教弟子所在,这一下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而那清心真人也急忙起身恭敬说道:“是弟子有失管教。”说罢他转身对着身后的弟子厉声说道:“之前是谁多言我也知道,等回到宗门再做计较,从此刻起谁也不许未经允许私自开口,也不许在下面私自议论。”清心真人的语气还算平和,只是看其阴沉的神色太上教弟子都知道其心中已经十分愤怒了。

    一平真人因为清心真人的怒叱而颤抖了一下,之前那个疑问就是他提出来的,本以为自己这招用的恰到好处,可结果却是招来了掌教的怒火,此时他心中已经一片骇然,想着回到宗门后所要面对的怒火和惩罚,身体又是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这边迦罗禅师也开口说道:“老衲与太清子可以证明,之前剑兄并未出手相助,一切都是陈风自己所为。”

    就这样广场上的热议也因为迦罗禅师的出面解释而平息了下去,山峰上浩日剑宗的弟子也和太上教弟子平息了争端。

    剑十二总算面露一丝满意之色,整个人的气息也开始慢慢收敛了起来。反观烈阳子三人则面色有些阴晴不定,此时他们三人心中甚是纠结,一是震惊于陈风所表现的实力,二也为浩日剑宗能有如此出色的弟子而感到满意,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陈风是剑十二弟子这个事实感到十分嫉妒。烈阳子还好,毕竟他门下还有秦焱,虽然论天资可能无法和陈风相比,但烈阳子认为现在秦焱的实力还是能稳稳压住陈风的,而且如今宗门中一应大小事务都是秦焱在打理,无论人脉还是在宗门中的地位都不是陈风可以比拟的。风闲和云水瑶心中则更苦涩许多,毕竟他们两门论整体实力就不如烈剑门,而论自身实力也不是剑十二的对手,最主要的是自己二人门下也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弟子,剑十二弟子虽然只有陈风一人,但毕竟已经展露出了超于常人的实力,日后在宗门中也会是耀眼的存在,这些种种加在一起就更让风闲和云水瑶心中烦闷。

    短暂的停顿过后,比试继续进行,这时空明尊者又来到场中,让缘灭、云逸、秦焱和陈风四人依次抽签。这时浩日剑宗的弟子们在心中都默默祈祷着陈风和秦焱不要抽到一起,虽然有些不现实,但他们还是期盼着最后是两名浩日剑宗的弟子来争夺那部功法。

    就在众人猜测之时,四人也同时亮出了手中的签号。虽然对这四人谁与谁交手都十分期待,但当结果出来时还是让众人长叹一声。

    陈风面色凝重的看着云逸,此人却是一股莫名的神色,陈风心中除了谨慎之外更多的是一股兴奋之情,因为下一场他的对手就是此人。

    “这对阵岂不是让浩日剑宗有机会包揽前两位么。”

    “你这话说的,好像那个陈风还能赢过云逸?那个秦焱能够战胜缘灭?”

    “确实没有这种可能,不过也不能排除会有变数,就像之前那个陈风逆转腾彦一样。”

    “知道什么叫一力降十会么?在绝对实力面前什么变数都叫没有变数。”

    “这话倒是不假,我看那陈风也已经出了全力,如此实力对上云逸还是不够看的。”

    “还是期待一下最后缘灭和云逸的大战吧,不过看样子对缘灭有些不利,与那个秦焱对战一定会消耗更大。”

    场外讨论声四起,而山峰上浩日剑宗的弟子也因为这个对阵说不出到底该不该高兴。毕竟若是两人分别获胜,那浩日剑宗就真的在这次大会上好好扬威了一把,但事实却是面对的这二人是此次大会公认实力最强的,浩日剑宗的众多弟子都不太相信会有什么奇迹,在绝对实力面前他们知道一切期盼都是徒劳的。这时不远处的太上教弟子都一个个向着这边投来了幸灾乐祸般的笑容,在他们眼中云逸肯定能打的陈风毫无还手之力,一想到即将出现的画面,太上教的弟子心中就会感到极度的兴奋。浩日剑宗的弟子对于太上教的这种目光和表情心中自然十分气愤,但鉴于公认的事实,他们也都对这两场比试不报什么希望了。

    “真是倒霉,我还想着秦焱和陈风抽到一组,至少还能将咱们宗门的希望保留到最后,而且若是运气好了那个缘灭和云逸拼个两败俱伤,那咱们直接就坐收渔利了。”风闲在座位上不住的感慨,他这番话也在烈阳子和云水瑶心中反复着,此时这三人的神色都有些失落。

    剑十二依旧平静的看着陈风,同时一道声音也在其耳边响起。

    “对上此人可有把握?”

    “弟子只能说尽力而为。”

    “恩,不过要小心他们搞些小动作,别看之前这些人一个个都满嘴规矩,一副大义凛然的表现,但真有了机会他们一个个也都会变成杀伐果断之人。”

    “弟子记住了。”

    因为剑十二的话,陈风心中又绷紧了许多,他也知道自己之前对迦罗禅师和太清子的呛声肯定会惹得他们心中不满,而这个云逸肯定不是什么善类,想到此处陈风也是再次将目光投向云逸。

    彷佛是感受到了陈风的目光,云逸也是向他看去,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云逸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陈风,忽然嘴唇上下开合,一道声音也同时传入了陈风耳中。

    “小子!不要以为胜了些杂鱼就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若你现在认输退出,也算是给你自己和浩日剑宗多留下些颜面,若是等会交起手来,你只会输的极其惨烈不堪。”

    闻听此言陈风心中瞬间被点燃起一股怒火,他也对着云逸传音说道:“你还是先自求多福吧,别在自己的掌教面前彻底颜面扫地,将如今的英名直接毁于一旦。”

    “伶牙俐齿的小子,但愿你手上的功法也能和嘴上的一比。”

    “够不够强你试试就知道了。”

    说罢两人同时散发出自己的气息,一时间场中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压抑了许多。像是感受到了这剑拔弩张的两人,广场上也顿时安静不少,一个个都神情紧张的盯着二人。

    见此空明尊者忽然开口说道:“看样子你二人已经准备好了,那这第一场比试就从你俩开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