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叁拾柒章 万众瞩目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就在剑十二疑惑间,陈风却在强行按耐着自己心中的震惊之情。就在功法开始散发气息吸引元气的同时,陈风竟发现这道气息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当日他和四翼雷兽相互牵引般的感觉,一种同宗同源的亲切感。由于之前和四翼雷兽的接触,陈风知道这种感觉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真实存在的。

    “老师可知道这部功法的来历?”

    剑十二心中对陈风的话有些疑惑,但他还是直接回道:“据传这是两百年的一个宗门所留,而那个宗门在当时就被称为邪教,并且实力在修真界也是顶尖的存在,不过最终却被咱们浩日剑宗的先祖联合摩柯寺太上教的人联手覆灭了。”

    “如此实力还能被覆灭?”

    “当年之事只是在一些史料中有些零星记载,真实情况已经没人知晓了,不过世间之事没有长盛不衰的道理,一个宗门也会有衰落的那一天,就像现在的摩柯寺、太上教,甚至咱们浩日剑宗都是如此,终有一天会由胜而衰,最终走向覆灭的道路。”

    陈风轻轻点了点头,但他心中对于自己和此功法散发的气息能够产生共鸣还是有着深深的疑惑,既然此功法是来自至少两百年前的那个宗门,也就是说那股气息也应该和那个宗门有关,可他却实在想不通自己和其能有什么联系。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部功法吸引,迦罗禅师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便将木盒扣上交回身旁的僧人手中,对着广场中的众多修真者说道:“既然大家已经看过功法了,那就请各门派出最优秀的年轻弟子,开始争夺这部功法的比试。”

    迦罗禅师言闭,众多宗门散修再次喧闹了起来,感受过那部功法的奇异之处,许多本来抱着观望心态的宗门和修真者也都生出了觊觎之心,想和这几个超级宗门争夺一番。

    此时迦罗禅师和太清子回到高台上的席位落座,而空明尊者则来到台前朗声说道:“请各门各派四方散修想要参加比试的人上前,我们安排了抽签来进行对决安排。”说罢空明尊者从身旁一名小僧手中接过一个签筒。

    闻听此言起初还没有人出来,迦罗禅师身后的缘灭见此便当先来到场中站定,顿时让众人又爆发出一阵议论之声。

    “果真是缘灭代表摩柯寺,这还是不想把这部功法让出来啊。”

    “也不一定,太上教应该就是云逸了,我感觉这二人的机会是均等的。”

    “暴君秦焱也不弱。”

    “比起这二人秦焱还是有些差距,看来今日此功法应该与浩日剑宗无缘了。”

    “之前剑十二那么强势,如今换到弟子时看来又要被摩柯太上压下去了。”

    就在众人议论间,太上教也走出一人,正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云逸。他来到缘灭不远处站定,目光在看向缘灭时也是闪过一丝凝重之色。而缘灭则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容,彷佛对于此次大比已经胸有成竹了一般。

    陈风则看着场中的二人,心中也有了一种强烈的期盼,毕竟这二人基本上代表了如今修真界中年轻一辈最顶尖的实力了,他十分想得到和这二人交手的机会。就在陈风思索间,忽然看到秦焱也来到场中,不过看其神色显然要比之前的二人凝重了许多。

    见公认最有实力获胜的三人先后出现,在一番挣扎后,经受不住那神秘功法的吸引,一些小宗门中的弟子也陆续出来的了几人,但他们并未距离那三人太近,一个个看着他们的神色也显得十分紧张,对此那三人反而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并未关注后面出来的人,只是陈风感知道了那三人的气息已经相互牵引到了一起,显然此时他们已经开始了一场暗斗,而陈风更能准确的感知到秦焱在这场成三角之势的相互牵制中完全处于了下风,那两人相比之下还是缘灭更胜一筹,不过陈风知道气息间的暗斗都不会倾尽全力,甚至还可能会故意示弱,让对手对自己的实力判断失误。因此这三人中实力看似最弱的秦焱并没有生出其他情绪,而缘灭也没有因为这次暗斗占了小小的优势而有什么高兴之情。

    陈风并未着急出去,而是观察三人的同时也看向了那些小宗门的弟子和几个年轻散修,在那些人中他也发现了不少实力强横之辈。虽然不能和那三人相比,但放在外界肯定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见此情景陈风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兴奋之情,此时可以算是整个修真界实力最强的年轻一辈齐聚,想想都会让人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其实陈风现在相比于当初那个行事谨慎的毛头小子,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至少放在以前对于这种比拼争斗之事他会十分谨慎小心。这其中有跟随剑十二修炼以来其对自己潜移默化的改变,也有自从心魔出现后对自身心智的影响。

    看着那一个个跃跃欲试的修真者,陈风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看向神峰门的方向,只见林超然依旧平静的安坐在那,而其门下并没有一名弟子出来,对此陈风大感不解。而就在此时林超然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他的目光也投向陈风,二人四目相对,林超然忽然露出一副玩味的笑容。这让陈风心中一紧,因为林超然的眼神让他忽然又生出了以前成有过的一种感觉,一种身为别人棋子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觉,一种天地万物都被一张无形大手所操控摆弄的感觉。这让陈风忽然陷入到了一种神游的状态,好像灵魂出窍一般,自己已经不是身处摩柯寺中,而是来到了一片被浓雾所笼罩,分不清方向的地方。

    “陈风!”

    忽然一声厉喝在耳边响起,陈风猛然一惊,神游的场景瞬间消失,心神也收敛了回来,只是背后却被冒出的冷汗打湿。陈风不知道之前到底怎么回事,他只感觉出现了一股不祥的感觉,紧接着自己的心神就完全不受控制般的散了出去,这让他心中生出一股恐惧之情。一般心神乃是精神之根本,若是无故散乱而无法重新凝聚,人也就会彻底失去性命,而之前自己显然进入到了那种危险的状态之中。

    “多谢老师!”陈风十分诚恳的感谢了一句。

    “你性格坚韧,不应会出现这种心神散乱的事情,你要切记日后遇事一定要谨守心神。”

    “弟子谨记老师教诲。”

    就在陈风和剑十二对话间,场中空明尊者开口说道:“还有无进场参加比试之人?”

    闻听此言陈风轻抚了几下衣衫,缓缓迈步向着场中走了过去,他的出现也瞬间成为了在场众人的焦点,并不是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出来的,而是因为他出来的地方正是浩日剑宗的方向。空明尊者也是一愣,毕竟这种比试即使有同门出来几人的,也是那些小宗门,越是顶尖的宗门越不可能一下出现多人,因为在实力差距面前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只是今日他没想到浩日剑宗竟然还有一人出现,而此人又不是那药痴,因此空明尊者一时也没想出除了暴君秦焱浩日剑宗还能有何实力出众的弟子。但很快他脸上神情便微微一动,因为他忽然发现了此人之前一直站在剑十二身后,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空明尊者心中也是微微一惊。他其实猜到了眼前这人应该就是修真界一直传言的剑十二的弟子,只是他惊讶的是此人明明拜师修炼时间不长,虽然会比那些小宗门的弟子或者一些散修要强,但和缘灭、云逸、秦焱三人相比还是有差距的,如此还出来参加这场比试,这让空明尊者十分疑惑不解。

    “此人是谁?”

    “没见过,不过看他出来的所在应该是浩日剑宗弟子。”

    “浩日剑宗?除了秦焱还能有谁够资格?”

    “难道是药痴?”

    “不像,传言中药痴沉迷丹药之术,对于这些事没有丝毫兴趣,而且丹药之术影响修炼,我想这秦焱可能实力已经超过药痴了。”

    “此人难道是传言中剑十二的弟子?”

    “如此说来还真有几分道理,除了秦焱在浩日剑宗之中应该就只有剑十二的那个弟子才有实力和资格参加比试了吧。”

    “我不这么认为,自从修真界开始传言剑十二收徒后到如今才过去几年?就算是再天资卓越之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有和那三人比拼的实力。”

    “也许他只是想和其他宗门的人交手或者替秦焱摸清那缘灭和云逸的底细也说不定。”

    “剑十二的弟子可不能以常理推断,破天剑诀的威力能弥补修为上的差距。”

    “破天剑诀真的有那么厉害?怕只是一些传言渐渐传成了神话吧?”

    “剑十二几十年前自创此功法,之后专精此功,再未学过任何旁门之术,就凭着此招才在修真界闯下了一番威名,你说破天剑诀有没有那么厉害?”

    周围众人众说纷纭,场中陈风则不知道他人对自己的议论,但他能想到一点,这些人一定不会看好自己,其实就连他心里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到什么程度。

    此时空明尊者也恢复了平静之情,转而对着场中参加比试的十几人说道:“此次以切磋交流为主,不可故意伤残或者杀人,违者直接取消资格,所在宗门也会受到牵连。但若是实力不济而非要逞强所造成的一切后果自行承担!”

    闻言众人都纷纷点了点头,他们知道这里没有什么迂腐之辈,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之这种事基本不会出现的。毕竟为了一部不知如何的功法而断送自己修炼的前途甚至丢掉性命,在场的人都知道孰轻孰重。

    见没有疑义,空明尊者也让所有人抽取了一枚签号,这决定了每人将要对阵的对手。

    “相同签号者相互交手,比试之中可以随意使用武器功法,但一切都要遵循前面提到的原则,下面第一场比试开始!”

    陈风发现自己手中是二号,也就是下一场比试,此时他十分好奇自己的对手是谁,但似乎这里的人都有意隐瞒着自己的签号,巡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而就在此时场中第一场比试也迅速开始了,最终一名散修战胜了一个小宗门的弟子,可以看得出来相比于在宗派庇佑下成长的弟子,与这些整日在外磨练的散修相比还是少了许多实战经验,更缺少了一种气势。这场比试也让后面的许多散修看到了一丝希望。

    陈风缓缓步入场中,只见对面也走来一人,虽然身形矮小,但其身后却是背负着一柄足有两人多高一人多宽的斩马刀,与其黝黑瘦小的身形形成了鲜明对比。面对此人陈风瞬间想起了在西境边军时的赵安,同样显得黝黑不健康的皮肤,同样瘦小的身形,但陈风知道此人实力绝对不弱,在其瘦弱的外表下一定隐藏着巨大的力量。

    事实证明陈风的判断是正确的,当那人将手中那柄巨型斩马刀轻松握在手中时,场外顿时爆发出一片惊叹之声。并不是因为此人能有如此力量,修真者的四肢力量根本不能用常理来判断。众人惊叹是因为这柄斩马刀很容易就能遮住那人的身形,因此这一人一刀显得是那么的极不协调。

    “报上姓名,我这刀不斩无名之辈。”

    “浩日剑宗,陈风!”

    “巨鲸派,孔昱!”

    相互报上姓名,陈风也收敛心神,体内心法一动,阵阵天地元气被他吸引而来,只是元气量少的可怜,就连波动都十分细微,不轻易感知都不会发现。

    孔昱见陈风如此作态,自然知晓他意欲何为,但感受到天地元气那股极其细微的波动,他嘴角竟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心中顿时生出一副不可思议之情,他显然没料到身为浩日剑宗的弟子,陈风所能调用的天地元气量会如此之少,就像一个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新人,还在培养和天地元气的契合度。

    场中的这一幕也让场外众人都察觉到了,一时间非议之声四起,其中更夹杂着几声嘲笑。

    “这是浩日剑宗的弟子?”

    “简直是笑话,难道浩日剑宗是来娱乐咱们的还是真的看不起咱们?”

    “我宁可相信他是看不起咱们。”

    “这人肯定不是剑十二的弟子!”

    “不应该啊,此人若是如此弱,浩日剑宗的四位门主也不会让他出场的。”

    此时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三人脸色沉的可怕,他们自然能察觉到陈风的异样,但三人还是不能相信陈风如今只有这点实力,尤其是烈阳子,之前他亲自试探过,应该不会有错,可感受着陈风周身那可怜的天地元气,三位门主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彷佛浩日剑宗的一世英名很快便将毁于一旦。风闲看向身旁的剑十二,却发现其神色凝重,但并不是担心之色,而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这下让风闲心中一紧,他很少能见到剑十二流露出如此神色。但他反而不太担心陈风了,毕竟剑十二对自己的弟子自然十分了解,如今在其神色中并没有任何担心的意味,这就表示对于陈风的状态剑十二了如指掌。

    此时剑十二心中则是一片震惊,就在陈风运转心法调动天地元气的那一刻,他心中顿时被陈风所震惊,因为只有他才知道陈风为何只能调动这么少的元气量。

    距离摩柯寺周围的群山山峰上,此时已经被无法进入寺中的各门弟子所占据,而他们凭借着修真者的感知加上异于常人的五感,还是能比较清晰的看到寺中的一切,甚至实力强些的人还能感知到如今广场上元气波动的变化。

    此时陈风的状态自然也被大部分弟子所知晓,山中一时间也议论纷纷,甚至许多人都向浩日剑宗投去了不屑和嘲笑的目光,更有人将一些冷嘲热讽的话语大声说出,目的就是借机羞辱一番。

    浩日剑宗的众多弟子则都是面沉如水,面对旁人的嘲讽却无法还嘴,毕竟事实摆在眼前,这让他们心中对于陈风生出了许多不满之意,甚至有些人还不断暗中咒骂着。不过还是有些冷静的弟子心中充满着疑惑,宋晨曦就是其中之一。当见到陈风出战时她是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多年之后她又能看到陈风出手了,而紧张则是担心面对修真界最顶尖的年轻一辈的比试会出现什么闪失。但当感受到陈风此时的状态时,除了更加担心他的安危外,宋晨曦对此事更是疑惑不解,毕竟陈风此时所展现的实力比多年前的新人大比之时还要不如,可看其神色并没有什么惊慌之意,因此宋晨曦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并且她相信陈风绝不会做出什么没有把握的事。

    短暂的失神过后,孔昱也是心中涌起一股怒火,此时他认为这绝对是浩日剑宗对他们这些小宗派的羞辱,竟然派个实力如此弱的弟子出战,摆明了不屑派出实力高强之辈。想到此处孔昱也是准备将满腔怒火发泄到陈风身上,因此他手举斩马刀对着陈风怒吼一声:“小子!速速退下,我给你在师门长辈面前多留一分颜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