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叁拾陆章 乱世之说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陈风也听出了太清子话中的意思,这分明是在挑拨剑十二和烈阳子、风闲、云水瑶的关系,而他看到三位门主微变的神色,便知事情有些不妙,不过剑十二却依旧不动如山,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二人没资格和老夫相提并论。”

    安静,上一刻还喧闹的广场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众人都被剑十二的话所震惊,就连迦罗禅师和太清子都神色一变,整个广场的气氛也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凝重了。

    “太霸道了!面对两大当世高手竟能说出这样的话。”

    “剑十二一向如此,不过我看他相比于摩柯寺主和太上掌教来说还是差些。”

    “那不一定,破天剑诀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今日有好戏看了。”

    各个宗门无数散修都在议论着剑十二如此霸道的话语,就连不远处群山环绕中的各大宗门的弟子都连连看向浩日剑宗弟子所在,这让浩日剑宗众多弟子都流露出一股傲气,他们对于剑十二这番话十分信服,在他们看来剑十二此时代表的就是浩日剑宗,而这番话的意思自然就是浩日剑宗要比摩柯寺和太上教强上许多。

    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也因为这句话面色缓和了许多,只是他们心中还是有些不满,毕竟同时得罪两大巨擎门派,对浩日剑宗总归算不上什么好事。

    迦罗禅师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只是其神色比之前差了许多,而太清子则一脸怒容的对着剑十二喝问道:“剑十二!莫要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就算东方向阳亲来,也不敢如此嚣张,你不过身为一个小小门主,我和迦罗禅师是看的起你才邀请你出面,不要以为自己在修真界有几分威名就能够肆无忌惮!”太清子此言一出,清心真人那边众多弟子都向着浩日剑宗这边怒目而视。

    “我试不试肆无忌惮你可以来试试。”剑十二没有丝毫退让,一股强横的气息也从其身上散发而出,让得广场上周围中实力偏弱的一些人都感觉到了自己周身的天地元气彷佛都被压制了一般,而且还有一股杀意回荡其中。

    “好强!剑十二果然名不虚传!”一些实力强横的散修也因为这股气息而面色大变,此时他们才真正明白剑十二的霸道不是装出来的,是他真有这份实力。

    “嘿嘿,虽然霸道了些,不过能让太上教那个牛鼻子老道吃个瘪我还是很高兴的。”

    “就是,平日里迦罗禅师潜心修佛不问世事,就数这个太清子为人强横霸道,如今有人能站出来与其抗衡,也好灭一灭他们心中的傲气!”

    林超然身后的神峰门弟子却并未有人交头接耳,一直极有规矩的站着,而他脸上则是一副玩味的神色,目光不断在剑十二和太清子、迦罗禅师的方向来回游走。

    这些人的话语有些并未声张,但还有一些已经传入到了太清子耳中,这让他神色又变得难看了几分。这些年太上教可以说在他的领导下日渐强盛,与此同时门下众多弟子也自然而然变得心高气傲了许多,平日里行事也十分高调,鉴于整体实力强横,虽在外招惹了许多怨言,但基本对太上教没什么影响,可是今日被剑十二犹如当面扇了一个巴掌般的羞辱,太清子实在难以咽下胸中这口闷气,如今又听到了许多人对他太上教的不满,便想在此立威以儆效尤。只是之前剑十二的气息让他心中也生出了很深的忌惮,他知道单论实力来说,剑十二与其不相上下,如此一来想要找回场子就显得没那么容易了,因此太清子一时间也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他不想退缩而让太上教和自己颜面无光,但他也不想现在就和剑十二拼个你死我活。

    迦罗禅师像是察觉到了太清子心中想法,直接上前几步朗声说道:“阿弥陀佛!众位稍安勿躁!剑门主一番豪言其实乃是我修真界的幸事,能有如此实力的人带领我们,在日后可能的乱世中,定当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迦罗禅师这几句话直接让所有人的视线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就在谈笑间便化解了太清子和剑十二随时可能爆发的一场大战。

    太清子见此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了,而剑十二则紧紧盯着迦罗禅师,他知道此人比太清子实力更胜一筹。

    “你要记住,有些人在其表象下面可能会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剑十二的声音莫名的在陈风耳边再次响起。

    “老师的意思是迦罗禅师?”

    “当年他可是个杀伐果断之徒。”

    陈风闻言一惊,虽然他心中因为大师兄的猜测而对摩柯寺和太上教没什么好感,但今日见到名震修真界的迦罗禅师,陈风也同样被此人散发的气质所影响,心中对于摩柯寺的看法本来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如今听闻老师的提醒,这才将心中刚刚生出的那一抹崇敬之情迅速抹杀,同时后背也冒出一身冷汗。想到之前自己的心神已经在悄无声息中被影响了,陈风对于迦罗禅师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但同样他忽然感觉有些奇怪,今日老师的话很多,和平日里的感觉很不同。思索一番并没有什么结果,陈风也便不再去想,只认为是今日自己将要面对强敌,老师想趁此机会多多指点一番。

    迦罗禅师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也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接着说道:“今日邀请诸位前来宗门大会,并不是要分出个高低上下你死我活,而是为了日后的合作先打下一些基础。我相信诸位应该都有所耳闻,这些年邪教重新出世,一时间流言四起,更有许多平民被大肆屠杀,这一切都预示着修真界和世俗之中都将掀起一股腥风血雨。正所谓盛世渐微,乱世将启,这其中可能会有许多同门在乱世中丧命,也会有许多宗门一夜之间被覆灭。”

    哗!

    此言一出广场顿时爆发出一片哗然之声,大部分人因为迦罗禅师的一席话而面面相觑,皆是一脸震惊之色。

    “邪教重现世间?不是有传言邪教已经被覆灭了么?”

    “你知道什么,邪教哪有这么容易被灭的道理?史料记载两百年前修真界中邪教是最大的势力,到如今虽然式微,但也不容小觑。”

    “乱世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如今还有强过这几大宗门的势力?”

    “以后事谁说的清楚,不过迦罗禅师的话不可不信。”

    陈风听闻迦罗禅师所说则心中一紧,当年一平真人曾将萧忆菡说成邪教之人,那么说明五霞仙宗应该就是迦罗禅师口中所说的邪教,这让他根本无法相信这个言论。先不说他与萧忆菡多次接触对她还算了解,他更是从五霞仙宗出来的,那里别说是邪教了,分明就是一处人间仙境,更何况自己的伤势乃是骆掌门亲自医治的,若是邪教之人岂能做出如此之事。想到此处陈风反而对迦罗禅师此话的用意产生了深深的疑惑和不解,他认为就算是宗门之间的仇怨但公道自在人心,是不是邪魔之人岂是随便说说就能决定的。

    “只要坚守住自己心中的那条路,不要管这世间如何评论。”像是感受到了陈风情绪的变化,剑十二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闻剑十二的话,陈风也平复了几分心绪,但看向迦罗禅师的目光中则充满着一股莫名的意味。

    “未免乱世之中生灵无辜涂炭,老衲与太清子掌教商议后决定,从今日起修真界以摩柯寺、太上教、浩日剑宗和神峰门为首,在乱世开始之际带领众位共度难关,到时还希望众位能够摒弃前嫌,通力合作,以求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迦罗禅师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使得众多修真者都纷纷热情回应着,更有人高声喊道:“我等愿誓死追随禅师!”

    见此迦罗禅师露出一副满意的神色,太清子则上前几步大声说道:“今日我太上教宣布,同意迦罗禅师的提议,在日后乱世开启之时成为带领众位渡过危机的重要力量。”

    太清子此言顿时得到了许多人的好评,之前对于太上教的负面情绪立刻一扫而空,彷佛之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代表掌门师兄也接受迦罗禅师的提议,一旦乱世出现,我浩日剑宗自然责无旁贷身先士卒!”烈阳子也借势直接答应了下来,离开宗门之前东方向阳曾赋予了他直接决定一些宗门事务的权利,面对能够树立威名的大好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因此就在太清子刚刚表态过后便跟着做出了决定。

    这下许多人的视线也都纷纷投向了浩日剑宗,其中更不乏些赞美的话语。

    “好!”迦罗禅师称赞一声,忽然笑意盈盈的看向林超然,说道:“不知神峰门对此事是什么看法?”此言一出广场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神峰门众人所在,大部分都紧紧盯着林超然,在他们许多人看来神峰门在迦罗禅师口中与摩柯寺、太上教、浩日剑宗齐名,实在有些名不副实。一些修炼时间很长的人还知晓神峰门的一些情况,但在年轻一辈之中几乎没有人对神峰门有所了解,甚至许多人在昨日之前还不知道修真界中有这么个宗门。因此他们对于神峰门也是日后共抗乱世的领头者之一深感不服。

    林超然对迦罗禅师也是一笑,淡然回道:“恕在下不能答应,此事事关重大,还需在下回宗门禀报门主得知。”

    “太狂妄了!”

    “没错!这样的人就不配参加今日的大会!迦罗禅师如此给他们面子竟然还不领情,真是狂妄至极!分明不把其他三大门派放在眼中。”

    “你们看着,此人如此推脱,那三大门派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神峰门的。”

    “哪里来的无名门派,若说真要让他们带领我,我还真就不服了!”

    林超然的一席话让广场众多修真者再次陷入到了议论之中,其中大部分的矛头都直指林超然和他背后的神峰门,对此林超然就有如不知一般,依旧淡定从容的坐着,其身后的神峰门弟子也并无一人变色,还是保持着之前的态势。

    迦罗禅师好像对林超然的回答并不意外,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此事也该如此,毕竟事关重大非儿戏可言。”

    广场上的喧闹也因为迦罗禅师最后的这番话平息了几分,众人心中对于迦罗禅师的敬佩之意更重了,而对林超然和神峰门则还在心中不停咒骂着。

    陈风也对林超然如此决定深感意外,毕竟此事对于神峰门没有半分坏处,甚至还能让其在修真界中重新树立一些威名和地位,而自身所要付出的甚至微乎其微,在陈风看来这个乱世只是迦罗禅师的一个借口,但他为何要如此说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所谓的邪教之说在他看来更有些无稽之谈的意味。

    “既然众位对此事基本达成了共识,那在乱世开启之时还望诸位能信守今日的约定,共同度过危机。”

    “禅师放心!我等到时定会以禅师为首!”

    “事关生死存亡,我等必然不会还有什么藏拙。”

    “到时迦罗禅师只需登高一呼,我等必然前来投靠。”

    下面回应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大多数都是在恭维迦罗禅师,对此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三人神色略显尴尬,虽然对于这些人不来恭维浩日剑宗感到一丝不快,但他们知道在迦罗禅师面前自己更没有争名夺利的资格。此时就连太清子眼中都莫名的一闪,不知其心中在想些什么。

    “多谢诸位和各个宗门的支持,今日还有一项重要的事情,乱世不知会持续多久,我们这些老骨头也不知还能存活多少个岁月,因此未来必然是年轻人的天下。”看着下面的目光渐渐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迦罗禅师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接着说道:“本寺近日无意间探寻到了两百年前的一处宗门遗迹,从其中得到一本功法,由于其与本寺功法相悖,若想修炼必然需要舍弃根本。我等皆是出家之人自然不能如此,因此决定今日将其拿出,希望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们靠实力争夺此功法,为日后乱世中宗门能多一份保障。老衲再此用自己的名声保证,此功法绝属上乘,只要勤修苦练必能横扫八方,宗门也会受益良多。”

    此言一出广场爆发出了到现在为止最为激烈的讨论之声,其实众人都知道这次宗门大会最重要的事就是为了这部功法而来,之前什么乱世之危的讨论彷佛从未发生一般,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今日的比试上了。

    看着周围众人皆是一脸兴奋期盼之色和眼中流露出的神采,陈风知道今日就算有人得到了这部功法,也免不了遭到他人的觊觎,若有宗门庇护还好,倘若宗门实力不强,又或者是个散修得此功法,能否真正修炼都是未知之数,但此时这些人显然不会去想后面可能会面对的种种。陈风此时更加疑惑的是如此功法迦罗禅师又怎么舍得将其作为奖励拿出来,莫非他坚信那个缘灭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不过看起来此人确实是目前最有希望获得胜利的。

    陈风决定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快和此间的高手对决一番,好检验自己如今的实力真正到了什么程度。至于那部功法,对身负破天剑诀的他来说还真没有什么吸引力,况且陈风也不认为自己有实力能获得这次比试最终的胜利。

    “我知道有些人还心存疑虑,对这部功法的疑虑,因此我将功法取出以供诸位感知。”说罢迦罗禅师从身旁一名僧人手中接过一个木盒,上前几步将其打开,里面只有一本薄薄的册子,再无他物。可就在此时,一股莫名的气息从这本册子上散发而出,让此处天地的元气流动彷佛都受到了牵引一般,缓缓向着木盒里的功法而去。这一幕让在场众人看的是暗暗咋舌,因为他们还从未见过一本功法其本身能和天地元气产生如此共鸣,但这种异象虽然不能解释,却恰恰可以证明这部功法的确非同寻常。

    剑十二也缓缓睁开双眼,但他并没有去看木盒中的功法,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迦罗禅师和太清子身上。就在之前他感觉到这二人周身元气忽然波动了起来,就像是在防备着什么,而其神色也比之前显得凝重了几分。这一切常人自然无法发现,但剑十二却全都捕捉到了。目光游移间,剑十二又看向林超然,只见其好像对这部功法没有任何兴趣,依旧面色平静。见此剑十二知道此事绝对有异,毕竟他身边的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也不算碌碌之辈,连他们都明显对这部功法有了些兴趣,相信在此处的人除了自己和迦罗禅师、太清子三人,应该没有谁能够抵挡如此奇妙功法的诱惑,除非这个人知道些什么或者他的目的根本不是这部功法。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