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叁拾伍章 挑拨离间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受到自己的气息被挡回,烈阳子明显一惊,但很快他便平静了下来,只是其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身后的众多弟子见此也知晓烈阳子收手代表着认同了陈风的实力,因此他们对于陈风如今竟能正面和烈阳子对峙,感到深深的疑惑和震惊。

    “你如今竟有了如此实力?”风闲也是万分惊讶的看向陈风。

    “多谢风师伯,陈风今日定然会竭尽全力。”

    “你既然执意如此,那我们也不阻拦,但若是今日出了什么状况,一切后果都由你自己承担。”云水瑶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他们对于剑十二能有如此弟子心中都有些嫉妒之意,再加上昨日林超然的强势,而那人也是剑十二曾经的弟子,这让三位门主有些颜面扫地的意味,因为他们三门之中如今也只有秦焱一个人够资格参加这次的比试。

    “想不到陈师弟的实力真是突飞猛进与日俱增,就连我这个做师兄的都有危机感了。”

    “三师兄谬赞了,陈风毕竟修行时日尚短,想要赶上师兄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师弟谦虚了,若是今日咱们能有机会交手,还请不要手下留情。”秦焱又恭维了一句便退后到了烈阳子身旁,只是其神色中竟有种莫名的意味。这一切陈风自然看在眼中,但并未对他的心神产生什么影响,毕竟自己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能达到如此程度,对于许多人来说心中肯定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随着陈风和秦焱的一番交谈,浩日剑宗的弟子也慢慢恢复了平静,见此三位门主和秦焱当先破空而起,直奔摩柯寺而去。剑十二则和陈风则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后面还有十几名优秀弟子,其余人等则在三门中的师兄师姐的带领下向着临近摩柯寺的一处山峰而去,那里也将成为众多修真者观看此次宗门大会的地方。

    摩柯寺中所有僧人全都齐聚在了寺中广场,周边也划分好了接待各方宗派的席位,此时更有无数人影从天而降,被寺中僧人引领到各自的位置上。

    陈风随着浩日剑宗众人也来到广场外围,早有一僧人前来接待,引领众人直奔紧靠广场正中高台右侧的席位。四位门主落座,秦焱、陈风等十几名弟子则站于身后,其中秦焱和陈风并排站在最前,剩下的弟子都自觉的居于二人身后。

    就在陈风等人刚刚站定,忽然远处又走来十几个身穿道袍之人,陈风一眼就看见了身处其中的一元、一平二人,立刻便知晓了这是太上教的人,因此他脸色也沉下了几分。对于太上教他没有任何好感,更重要的是自己数次经历生死危机,都和太上教的人有直接关系,再加上之前听闻大师兄王珏猜测当年害死方清雪父亲的人应该是出自太上或者摩柯,心中更是将其当成了仇人来看待。

    太上教为首一名老道人并没有急于去席位上落座,而是面带笑容的向着浩日剑宗众人走了过来。见此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也都纷纷起身相迎,只有剑十二微闭双目好像不知道此事一般,面色平静一动不动的坐着。

    “老道见过三位门主,多年不见三位的实力真是精进不少。”

    “清心真人谬赞了,我等可不敢在真人面前造次。”烈阳子竟少有的语气温和了许多,见此陈风知道这个清心真人实力必定在三位门主之上,不然以烈阳子的性格必不会用出如此客气的口吻说话,只是他很好奇此人和自己的老师相比孰强孰弱。

    像是知道了陈风心中的猜测一般,下一刻便让他知晓了清心真人和老师谁能更胜一筹。

    “剑兄怎么不和老朋友说句话?”清心真人并未和烈阳子三人多说,很快便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剑十二。

    “我不记得太上教有我的朋友。”剑十二睁开双眼,随意的瞥了眼清心真人,话语也是说的不冷不热。

    清心真人面色微变,但很快便恢复如常,接着说道:“剑兄还是如此霸气,听闻你新收的弟子也继承了这份气质,只是不知他又学到了你多少本事?不过他毕竟修炼时日尚短,今次大会老道是无缘看到了。”

    闻言陈风眼神一闪,不等老师回话便上前了两步对着清心真人略行一礼恭敬说道:“陈风拜见真人,今日自然不会让真人留下什么遗憾,陈风必会出战。”

    看着眼前这面带温和笑容的年轻人,清心真人脸上露出一副略显惊讶的神色说道:“你就是剑兄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今日在此的都是惊才绝艳之辈,你莫要逞能丢了令师的一世英名。”

    “多谢真人关心,陈风还有些自知之明。”微笑回了一句,陈风便不再多说转身回到了剑十二身后。

    “我的弟子自有我这个做老师的提点,还轮不到什么阿猫阿狗之流来指教一番。”剑十二淡淡说了一句,虽然其语气并未有什么刻薄之意,但很明显他并不想给太上教什么面子。

    清心真人神色一沉,但很快便稳定下了情绪,又和烈阳子三人简单说了几句便带人坐到了广场另一侧,其席位正和浩日剑宗众人相对。

    陈风面色平静的站在剑十二身后,只是他感到太上教中大部分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所在,其中更以一元一平二人的目光最为锐利。

    “这小子越发目中无人了,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一平真人低声说一句,确让一元真人听见了。

    “他狂是狂了些,但还算有些本事,今日一见其实力彷佛又精进了不少。”一元真人并没有什么冷嘲热讽,只是其神色中有着一股怨毒之意,当初被陈风三人破坏好事,丢掉了四翼雷兽的踪迹,已经让他对陈风有了杀心。

    “师兄也见过此人?”一平真人有些惊讶的问道。

    “算是见过一次,当时并未有太多牵扯。”一元真人并未说出实情,毕竟自己和渡厄尊者二人竟然被三个小辈破坏掉了猎杀四翼雷兽的机会,此事若是说出来他在太上教中必然颜面扫地。

    “原来这样,当年这小子竟然和五霞仙宗的一个妖女勾勾搭搭,靠着邪教功法才勉强和我战了个平手,其身份定然可疑,他或许就是邪教派来的内应。”一平真人也并未讲出自己当年被陈风和萧忆菡联手击退的事实。

    “哦?他竟然还跟邪教有牵扯?看来那浩日剑宗也是个欺世盗名的门派,暗中定然行了许多不可见人之事。”

    二人言谈间看向陈风的目光更加不善了许多,对此陈风直接选择无视,此时他的目光一直锁死在清心真人身后的一名年轻道人身上,不但此人是唯一一个是距离清心真人最近的,而且从其周身能感受到一股雄厚的气息,对此陈风也是紧绷了几分心神,暗暗感叹这所谓的宗门大会果然不是随便说说的,各门各派必定精英尽出,自己决不可掉以轻心。想到此处陈风非但没有什么紧张之情,反而感觉内心深处有着一股极度兴奋的情绪正在慢慢滋生,自己的身体也变得燥热了许多。

    “那人叫云逸,是这一辈太上教最杰出的弟子。”突然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陈风神色一凝急忙认真听着,因为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剑十二,而他正靠着对天地元气极为精妙的操控,不让声音扩散,并让其传到自己需要的人那里。

    “此人与秦焱师兄相比如何?”陈风也用同样的方法悄然向剑十二发问道。

    听见陈风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剑十二眉毛微微一动,他有些惊讶陈风竟对天地元气的操控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心中顿时感到一阵欣慰之情。

    “秦焱天资不错,但可惜拜了个庸师,若他和云逸相比自然略处下风。”

    陈风神色一紧,他没想到此人竟然比秦焱还要强,虽然并未证实,但对于老师的话陈风还是十分信任的,因此心中也对自己和这两个人对比了一番,最后的结论自然是自己实力最差,主要原因还是修炼时日尚短,不过陈风却不知为何对于现在的自己有着十分强的信心。

    计较一番,陈风忽然有感而发,接着问道:“那此人和大师兄相比呢?”

    剑十二并未立刻回答,陈风见此心中一紧,他知道能让老师有所计较的事必然不会简单,果然许久才传来剑十二的声音:“王珏是当年我认为最有资格学习破天剑诀的人,只是可惜被掌门师兄捷足先登了。若不是他平日沉迷于丹药之术不思修炼,他早已能够成为这天下修真界中的一方巨擘了。”

    闻听此言陈风身体一震,脸上也是露出一副震惊之色,他知道大师兄天资卓越,实力也必定强横,就从他能一招制服王家老祖就可看出,只是如今剑十二的评价让陈风知道,自己还是看低了大师兄太多太多。

    “假以时日你也未必不能超越于他,那丹药之术必定不是什么正路,只是他当年下山几年回来后便失去了往日的锐气,就算天资再如何惊艳,最终还是会被荒废。”

    陈风也因为剑十二的话稳定了几分心神,只是在其心中对于大师兄已经有了很深的敬佩之情。他知道王珏沉迷于丹药之术,完全就是对那段往日生活和方清雪的思念,但他身负接任浩日剑宗重任,真正的是身不由己,因此只能将感情靠此事寄托,对此陈风自叹不如,毕竟当年方清雪一事过后,自己只是回去看望过她葬身的地方几次,根本无法和大师兄将自己完全沉入到丹药之术此举相提并论。

    “你看高台上一直站着的那个年轻僧人,此人法号缘灭,正是摩柯寺最出色的弟子,虽然我并未见过其实力如何,但此时看来他比那云逸还要强上许多。”

    陈风顺着老师的话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名相貌十分年轻的僧人,此人面色温和平静,眉宇间更有一股慈悲之色,其周身隐隐散发着让人倍感亲近的气息。不过对于和那渡厄尊者交过手,又深知害死方清雪父亲一事,陈风自然不会相信这个缘灭真的有一颗菩萨心肠。不过他对此人还是细细观察了一番,毕竟其实力比那云逸还强,

    “今日你碰到这几人切不可掉以轻心。”

    “弟子谨遵老师教诲。”

    陈风面色凝重,心中也在计较着今日之事,他知道自己决不能有一丝大意,甚至要想战胜这几个对手,自己必定要拼尽全力才能有希望。

    就在师徒二人议论间,一些实力强横的散修和小宗门的人也陆续来到了广场四周,只是他们中并无一人敢到浩日剑宗和太上教的地方打招呼,对于这两大超级宗派,大部分人心中都有着深深的忌惮。

    突然一股凌厉强横的气息席卷整个广场上空,让得在场众人都凝神看去,只见大概五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广场周围。对此大部分人都心生不满之情,就连摩柯寺中的僧人也面露不悦之色。之前所有人都在摩柯寺门前便从天而降,以示对主人的一份尊重,如今这五个人竟然不给主人一丝尊重之意,这样的举动在很多人眼里就是**裸的挑衅行为。

    剑十二也缓缓将目光投去,紧紧的盯着为首那人——林超然。彷佛感受到了剑十二的目光,林超然也摆出一副不屑的神色,只是在其看见陈风的那一刻,脸上还是一僵,透露出了自己心中得震惊之情。

    此时他心中确实被陈风震惊了,当初重伤陈风,他知道其经脉尽毁,就算逃得性命日后也再无修炼的可能。但今日见到陈风依旧生龙活虎,甚至从其周身波动的气息能够知道其实力相比于之前又提升了许多,对于这样一个结果林超然也慢慢将面容沉了下来,思索一番便大步向着一处空位走了过去。

    感受到了林超然投来的目光,陈风也是紧紧攥起双手,后背也被一身汗水打湿,身体在轻微颤抖着,眼神中带着极度愤怒的情绪。对于林超然这个曾经险些废掉自己修炼前途的人,陈风心中满是愤怒之情。

    “此时的你还不是他的对手,若是碰上了还是要尽早逃命要紧,血剑这个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感受到了陈风情绪上的波动,剑十二适时的出言告诫一番,这也让陈风瞬间平复了一些情绪。他知道自己之前想要报仇的想法十分可笑,两人之间的差距不是短时间就能够拉平的,因此自己也强行压下了心中的那股怒火,神色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他当年真的是……老师的弟子?”

    “他和你一样,很适合修炼破天剑诀。”虽然剑十二并未正面回答,但其话中的意思已经十分明了了。

    “当年他为何叛出师门?”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执念,自然所走的路也不会相同。你只要记住一点,一切善恶只在人心,不要在意外界的干扰,自己认定的路就要坚定的走下去,这才是我辈之人的风采。”

    陈风将剑十二的话谨记在了心中,而就在此时,所有参加此次宗门大会的人都已陆续到齐,摩柯寺中响起了晨钟暮鼓的声音。伴随着悠扬的钟鼓之声,在一片晨光照耀的光彩之中,两道身影直接出现在了高台之上。这一刻整个广场瞬间变得热闹了起来,就连陈风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两人。

    迦罗禅师,摩柯寺寺主,在修真界威震八方,更因其一向慈悲为怀,常怀一颗普度众生之心,因此深受修真界中各方势力的推崇。

    太清子,太上教现任掌教,年轻时曾一怒之下只身仗剑覆灭一个小宗派,从此威名远播,继任掌教之位后反而潜心求道,不问世事多年。

    这二人都是修真界中顶尖的存在,如今一同出现,自然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看来掌门师兄不会来了。”风闲轻叹一声,一旁的云水瑶和烈阳子也纷纷点头,三人的神色中全都流露出了一丝无奈之情,他们知道虽然浩日剑宗与摩柯寺太上教是齐名的存在,但由于东方向阳并未现身,今日浩日剑宗在三大宗门之中已经落了下风。

    剑十二只是神情淡然的随意撇了撇高台上的二人便再次闭上了双眼,彷佛今日之事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一幕让身后的陈风看的暗暗咋舌,他知道如今修真界中敢当面如此不把迦罗禅师、太清子放在眼里的,就只有老师剑十二一人了。

    迦罗禅师面带温和笑容将全场扫视一番,最后目光却落在了剑十二身上。

    “今日东方掌门因故不能亲临,但浩日剑宗毕竟与摩柯、太上齐名,我想还需请出一人与我二人同坐。”

    闻听此言烈阳子三人神色一动,全都露出了几分喜悦之情,心中对于迦罗禅师如此行事大感欣慰。

    就在烈阳子刚要起身回复之时,太清子却抢先说道:“破天剑诀名震修真界,剑兄代表浩日剑宗出面是在合适不过了。”

    哗!

    此言一出整个广场顿时喧哗了起来,而烈阳子、风闲和云水瑶的面色则渐渐沉了下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