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叁拾叁章 意外突生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陈风已经渐渐适应了烈焰焚身之痛,同时对于不断冲击心神的那些意念也有了更深刻的感悟,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修复经脉,重新恢复修炼的能力,那么自己的破天剑诀也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剑意了。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能够扛过去。又是一连十几日,骆掌门和萧忆菡都一动不动的感知着大阵中的情况。

    陈风感觉意识慢慢变得清晰了,而烈焰焚身之痛也在渐渐减弱,终于全身感受到一阵清凉之意,眼前的火海莫名消散在了大阵之中。陈风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骆掌门和萧忆菡,脸上露出一副兴奋的神色。此时他已经感受到了体内经脉的坚韧程度竟是比受伤之前还要强,而且并没有一丝的不适,陈风知道自己又能够修炼了。

    可就在此时骆掌门却冷冷的说道:“不要以为现在就结束了,还差最后一步醍醐灌顶,这可是冰火炼体所不能比拟的艰难,也是最危险的一步,你准备好了么?”

    骆掌门这番话无疑让陈风瞬间冷静了下来,他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心中却充满着自信,毕竟之前那么痛苦的过程都挨了过来,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痛苦危险的方式。

    骆掌门显然不会在意陈风的想法,只见她双手猛然向大阵灌入一道元气,紧接着以其为阵眼,一股股天地元气疯狂般灌入大阵之中,确切的说是灌入陈风体内,只是几个呼吸就见陈风面色一变,一抹异样的潮红立刻浮现于脸上,斗大的汗珠密布额头,陈风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紧接着从毛孔之中喷出无数道血柱,一时间他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血人,而且最重要的是陈风已经疯狂的大叫了起来。

    啊!

    他身体一直保持盘坐的姿势,不是不想动而是他已经不能动了。之前天地元气疯狂涌入,致使他经脉之中立刻充盈起来,起初陈风还没什么感觉,但很快他便发现天地元气已经不管经脉是否饱和,还在不停的注入,而刚刚修复的经脉已经被撑到了极限,这一下让陈风感受到了一股无法言喻的痛苦,同时大量的元气也进入到了一些还未被贯通的经脉,这也是陈风从体内喷出血柱的原因,这些元气也在极力贯通着那些经脉。

    陈风一直疯狂吼叫着,可是身体的痛苦却没有减少分毫,反而他感觉自己的经脉又要再次破裂了。虽然不知道骆掌门为何如此用意,但他知道若是经脉再次破损,那就真的回天无术了,因此陈风也是拿出了一股狠劲,一边抵御着天地元气的疯狂注入,一边想要将体内的元气尽快释放形成一种循环。

    萧忆菡已经被陈风的惨状刺激的无法直视,甚至她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老师,却只是见到老师一副平静的神态,见此萧忆菡也明白了这一步是必须要经历的,只是心中也开始为陈风担忧起来了,她也知道若是这次一旦没有抗住,经脉再次破裂意味着什么。

    陈风双眼忽然变成了暗红色,使其目光显得十分妖异,虽然还在痛苦叫喊着,但明显多了几分冰冷的寒意。

    “心魔浮现!”萧忆菡惊呼一声,她有些担心心魔突然浮现会干扰到陈风抵抗天地元气的冲击。

    骆掌门面色凝重的再次向着大阵灌入几道元气,顿时陈风的红色双目变得暗淡了几分,但却并未消退。

    “已经想到了要循环元气,果然不是泛泛之辈!”骆掌门语气之中也有了几分激动之情,毕竟她对陈风能够走到这一步很是欣赏,也不想他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陈风因为心魔浮现,整个人的情绪都变得冰冷了许多,但不知为何这次并未让他的心智受到太多影响。感受着已经快要撑不住的经脉,陈风怒吼一声,双手同时打出一道印诀,紧接着体内的天地元气同时向着他四肢百骸亿万毛孔处奔涌而去,陈风彷佛听见了自己体内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但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再次用力,忽然感觉亿万毛孔像是一道道城门被强行撑开了一般,无数天地元气瞬间被逼出体外,与此同时无数道血柱也一起喷出,又将陈风的身体染红了一遍。

    骆掌门见此也是露出一副赞许之色,萧忆菡则松了口气,但很快二人就感觉到了不对,脸色立刻大变。

    陈风也发现了问题,之前毛孔瞬间被贯通,不但并没有阻挡部分元气从毛孔纳入,反而注入的天地元气量增大了许多许多,这一下让陈风瞬间又回到了经脉崩溃的边缘,此时他心神也有些慌乱了起来。

    “此子对于天地元气的契合度竟如此之高!”骆掌门沉声说了一句,双手立刻结印想要停止大阵运转,虽然突然停止不但会给她带来伤害,陈风也会受到影响,甚至让他体内经脉彻底崩溃,但此时骆掌门已经没了其它办法,时间也不允许她有片刻的犹豫,若是强行出手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但不出手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陈风爆体而亡。

    陈风也知道自己到了极度危机的时刻,但此时却没了半点办法,已经有些听天由命的意味了,可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体内心法一动,好像运行的周天轨迹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陈风知道这是因为又有经脉被贯通的缘故,并没有在意,可下一刻他便发现了异样,此时心法运转一周体内的天地元气竟然立刻减少了许多,而疯狂涌入的天地元气也瞬间变得稀薄了。陈风立刻感觉到一股暖意流遍了自己的四肢百骸所有经脉,就像冰火炼体时那股保护自己意识的暖意十分相似。

    骆掌门刚要强行制止大阵运转,忽然感知到了陈风身体的变化,顿时停手凝神望去,只见陈风脸上的痛苦神色已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中正平和之意,而大阵中的天地元气也停止了疯狂的波动,变得十分平和,甚至自己体内的元气都彷佛受到了牵引一般,像是想要欢呼雀跃的向陈风而去。萧忆菡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她和老师心中都是充满了震惊和疑惑。

    陈风感觉自己体内的天地元气已经饱和,也不再有外界元气强行注入了,只是他发现体内元气的量变得十分稀少,而周身自己可操控的元气也变少了,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实力下降的迹象,反而感觉自己比受伤之前的状态更好了。

    此时大阵也慢慢结束了运转,陈风睁开双眼缓缓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顿时一股极度舒畅感传遍全身,险些让他呻吟出声。此刻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

    “之前发生了什么?”萧忆菡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感觉天地元气变少了。”陈风也面带疑惑的说道。

    闻听此言骆掌门突然来到陈风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顿时一股元气注入其体内想要查看一番。陈风知道骆掌门是何意,因此也并未反抗,就这么任其查看。

    骆掌门的一道元气进入陈风体内一圈,发现经脉中的元气量确实少的可怜,就像一个刚刚踏入修行一途的人,只能吸纳少量的元气,可骆掌门却是越看越感到惊奇,她能感受到陈风体内元气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就像他体内的元气都被凝练压缩过了一般。就在其想要更仔细的查看之时,忽然陈风体内的元气一动,便直接吞噬了骆掌门的那道元气,这让她顿时一惊,手也赶快离开了陈风身体。之前她只感觉自己的元气像是被同化了一般,瞬间便消失了。

    “敢问骆掌门可是发现了什么?”陈风见骆掌门神色有异,急忙追问道。

    “我也不知……不过对你应该不是坏事。既然已经痊愈,那便速速离开吧,宗门大会此时应该已经开始了。”骆掌门迅速恢复了神色,淡淡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了。

    陈风神色一惊,他已经不再去关心之前骆掌门的反应了,此时他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宗门大会上。

    “竟然过了这么长时间,宗门大会是哪天开始?”陈风有些焦急的说道。

    “我又不知道,反正那个大会我们是不去的,我估计也就在这一两天吧,你现在赶去应该还来得及。”

    “如此萧仙子后会有期,在下就先离去了。”说罢陈风大步流星的向着大殿之外走去。

    萧忆菡看着这道彷佛又变得宽厚了许多的背影,心中长叹一声,感知到陈风已经破空离去,她也出了大殿,不紧不慢的飞到半空,感知陈风的气息渐渐消失,她才向着同样的方向飞了出去。

    迦罗禅师正在大殿中诵经礼佛,忽然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此人身穿一身深灰道袍,头戴道冠,须发皆白,但从其身上自然散发出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与眼前迦罗禅师的内敛温和形成了鲜明对比。此人入内也并不说话,直接在迦罗禅师对面盘坐下来,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对面禅师诵经。

    “太清子大驾光临,老衲有失远迎了。”迦罗禅师诵经完毕,缓缓睁开双眼面露温和笑容说道。

    “一切可准备妥当?”

    “只要敢露面,必定有来无回。”

    “若不是当年让莫邪那个老鬼跑了,也许咱们早就得到了。”

    “阿弥陀佛,不知东方向阳对此是何态度。”

    “相对于他,我更在意那个剑十二。”

    “放心,只要不主动招惹,他不会在意此事,更何况此人会不会出现都不一定。”

    “禅师说的有理,只是今日神峰门突然现世,还是要小心有什么变数。”

    “神战老东西蛰伏这么多年,想必也在谋划着什么,不过他最关心的人应该还是天元国的那位。”

    “赫连纳达真的还活着?”

    “他可没那么容易死,只是不知和天元是什么关系。”

    “此人当年在修真界闯荡时甚是神秘,我怀疑他的身份其实是……”

    “老衲也如此认为,不过他和神战互相牵制,倒是能给我们创造不少机会。”

    如今摩柯寺方圆三十里内已经被各个宗门之人占据,太上教的一众道人则在梵国都城内,这样也是为了浩日剑宗与其避免发生冲突。毕竟同样身为擎天巨柱般的宗门,麾下弟子自然而然的也会充满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样最容易产生摩擦。可以说摩柯寺的安排很有效果,至少从这些日子来看,并未出现什么争端,所有人都将全部心思放在即将要开始的宗门大会上了。

    就在大会开始的前一日,各路豪强也都纷纷而来,先是几路实力不错的散修到来,也是让空明尊者出面好好招待了一番,紧接着一个震惊所有人的势力突然驾临,正是五岳国神峰山中的神峰门。

    “原来是血剑,只是不知阁下为何入了神峰门中。”空明尊者面对神峰门一干人等也是笑脸相迎。

    “哼!我的事无需告知旁人。”林超然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浩日剑宗可曾到了?”

    闻言空明尊者先是一愣,紧接着目光闪过一道精光,依旧微笑说道:“他们已经到了。”说罢空明尊者用手指着一个方向,林超然的目光自然也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几眼。

    “我们就在他们附近安歇。”林超然说罢也不等空明尊者答话,直接带人向着离浩日剑宗所在最近的一片山脉飞去。

    见此空明尊者并未阻拦,而是露出一个有些玩味的笑容看着神峰门的人尽数向着那片山脉飞去。

    烈阳子正在大殿中闭目修炼,忽然察觉到一股强横感知横扫而来,十分霸道且并未有半点隐藏之意,烈阳子知道这是对方故意挑衅,因此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怒火,身形一动便来到半空中遥遥望去,只见天际出现一群人影,正向他的方向急速而来。

    咻!咻!

    风闲和云水瑶也来到烈阳子身旁,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些渐渐放大的人影。

    “是何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风闲沉声问道。

    “不知,不过此人竟敢如此嚣张,显然没把咱们放在眼中。”烈阳子语气中带着愤怒之意。

    “此人敢如此做,必定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咱们还需小心谨慎些。”云水瑶则显得的很沉稳老练。

    眼见那群人影渐渐靠近,三位门主也看到了那领头人的真容,顿时都露出了一副震惊之色。

    “呵呵,没想到是三位门主,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林超然脸上带着一抹阴冷的笑容。

    “林超然!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今日竟然敢露面,看我不废掉你一身修为!”烈阳子怒吼一声就要动手,风闲和云水瑶见状想要阻拦,只见烈阳子身形已经冲了出去,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因此只得各自暗运心法,准备随时出手。

    烈阳子冲出去的同时便打出了一道元气剑,林超然见状只是抬手轻轻一握,那道元气剑便直接溃散了。烈阳子瞬间顿住身形,凝神观望,之前虽是试探性出手,但从林超然举手投足间周身散发的气息波动来看,其实力已然到了必须让烈阳子正视的程度。

    “想不到你如今竟有如此实力,看来老夫还是有些小看你了。”

    “想不到时隔多年烈阳子师伯的性子还是这么火爆。”林超然脸上依旧一副玩味的表情。

    这边的短暂交手也惊动周边不少散修和小宗门的人远远观看。

    “是浩日剑宗的烈阳子!”

    “那些是什么人竟敢触浩日剑宗的霉头?”

    “不清楚,不过看其样子应该有几分实力,只是以烈阳子的脾气恐怕此事不能善了了。”

    烈阳子看着林超然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心中火气又大了几分,双手连连掐出几道剑诀,这片天地元气顿时疯狂向其奔涌而去,让远处围观的那些人也被烈阳子的实力震惊了一番。

    “不愧是烈阳子,实力果然够强!”

    “好像是烈剑诀,上来就用出如此强横功法,看来那人要倒霉了。”

    “不好说,那人看样子并没有什么惧怕之意。”

    就在众人议论间,烈阳子手中元气压缩到极致的同时,一招烈剑诀直接对着林超然打出。此剑一出天地都感觉为之一震,彷佛天际都要被这道元气剑划破一般,如此威势将其恐怖实力展露无遗。

    “好!一剑问苍天!二剑风云变!”林超然大喝一声,同时也将破天剑诀彻底施展开来。

    轰轰!

    天际传来两声巨响,紧接着一股狂风而起,吹得众人衣衫都猎猎作响。在风暴的中心,两道身影傲然而立,显然之前的交手并没有人落到下风。只是此时林超然还是那副表情,烈阳子的神色却渐渐凝重了起来。

    “那人好实力,只是他的功法为何没见过?”

    “是有些生疏,但好像又很熟悉。”

    “不管如何今日这事有意思了。”

    烈阳子并未继续出手,毕竟如今元气波动太过紊乱,不利于他调用,不过林超然却开口说道:“既然烈阳子有意较量,我血剑便奉陪到底!三剑灭尘缘!”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