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叁拾贰章 寒冰入体 烈焰焚身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老师一定会尽力的。”萧忆菡见陈风面露疑惑和兴奋的神色,急忙出声说道。

    闻言陈风点点头,陈恳的说道:“多谢萧仙子。”说罢陈风再次闭上双眼凝神静气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很快他便察觉到了之前那股有如无数只小虫子爬来爬去的麻痒感正是经脉被修复时多产生的,因此他对于骆掌门的话又相信了几分。

    “他还要多久才能痊愈?”

    “照常理应该差不多了,不过看样子还需要些时日,可能这小子真的天赋不错,不能照常理来推断。”

    “也不知他能不能赶上那个宗门大会。”

    “丫头你现在的话好像变多了。”骆掌门一副玩味的神情看着眼前的弟子。

    萧忆菡脸色一凝,低声说道:“师傅又瞎说,我还是以前那样。”

    “罢了罢了,以后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时代了,不过为师还是要提醒一句,毕竟他是浩日剑宗的弟子。”骆掌门在说到此事时语气明显冷淡了许多。

    萧忆菡也是因为这句话而面色重新恢复了以往冰冷之色,轻轻点了点头。

    陈风并不知道这二人在大殿外的对话,此时他已经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了疗伤这件事上。从知道自己被废失去所有修为到如今被告知还有恢复的希望,经历如此大起大落之事,一时间反而少了那些大喜和大悲的情绪,心境变得十分的平和稳定了。

    陈风每日就这么泡在药池之中,也不见骆掌门有什么其他方法,倒是萧忆菡常常来此和他说些话,因此陈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药池泡了多长时间,但他判断应该已经有月余了。

    这一日骆掌门突然出现,平静的看了陈风许久后缓缓开口说道:“你经脉修复的已经差不多了。”

    闻言陈风大喜急忙说道:“晚辈可以出来?”

    “这只是第一步,最关键的一步还没开始,能否彻底恢复还要看你的造化了。”

    “难道经脉修复了还不能修炼?”陈风感到十分诧异,在他的想法中既然经脉修复了那应该可以吸纳天地元气了。

    “你现在的状态还无法吸纳天地元气。”

    “不会的我一直感觉有元气在体内经脉中流动,虽然不算太多,但确确实实是天地元气。”

    “你尝试运转心法看看。”骆掌门依旧平静的对他说道。

    陈风紧了紧眉头,体内暗运心法,感觉这片天地间的元气都缓缓向自己缠绕而来,虽然吸纳量和速度无法和受伤之前相比,但已经够让陈风感到异常兴奋了,毕竟这代表着自己可以重新修炼了。

    很快元气入体,随着吸入的量越来越多,陈风突然面色一变,急忙停止心法并让天地元气从体内快速流失。

    “感觉到了?”骆掌门反问道。

    “这……还请骆掌门明示。”陈风之前正在吸纳天地元气间,忽然感觉经脉传来一阵剧痛,就像是承受不住要破损般,因此他急忙散去了周身元气,同时心中感到一阵苦涩,他总算知道了为何骆掌门说自己还未恢复,虽然经脉已经被修补好了,但毕竟没有了以往的坚韧,已经很难承受大量天地元气的存在了。

    “你不是愚笨之人应该也猜到了,如今经脉虽然修复,但若想恢复韧性却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其中可能要承受很大的痛苦,你真的愿意么?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的可能,若你不能够承受那种痛苦而放弃,轻则瘫痪一生,重则直接殒命。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不用了,晚辈愿意尝试,只是我需要见下萧仙子。”

    “找她何事?”

    “若晚辈不幸身亡想请她帮我完成一个遗愿。”

    萧忆菡看着走进大阵中心盘坐下来的陈风,不自觉的将手中那小瓶药攥紧了几分。

    “记住!无论多痛苦,一定要谨守心神,若神智崩溃最后的结果只会是失败。”

    陈风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而看了看萧忆菡,便闭上了双眼。萧忆菡则因为陈风的目光而身体微微一颤,因为在那道目光里她感受到了坚定,感激,还有信任。萧忆菡不知道他会承受怎样的痛苦,但却相信他一定可以扛过来。

    骆掌门见陈风很快便抛除杂念稳定了心神,也是露出一个赞许的神色,同时双手中蕴含的天地元气对着大阵打出,只感觉这片天地的气温忽然急速下降,就连萧忆菡这样的修真者都明显感觉到了寒意,可见此时大阵中的温度低到了什么程度。很快陈风全身就挂满了冰霜,而从他鼻孔中呼出的白雾也越来越浓重,但他身体一直保持着盘坐的姿势,连一丝颤抖都没有出现。

    陈风起初只感觉到气温在不断下降,很快便发现自己身体已经动不了了,并不是有什么东西压制着他,而是身体因为寒冷而彻底失去了知觉,渐渐的那股冻僵的感觉传遍全身,此时他发现想要挣开眼睛都不行了,只剩下了能够思考的意识。就在这种状态下持续了很长时间,陈风以为这就是骆掌门所谓的极大痛苦,刚要松懈几分,忽然感觉脑中传来一阵眩晕感,同时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了,就像寒气已经进入到了脑中连同他的意识都要给冰冻上一样。

    陈风知道这才是最大的考验,而且身体已经有了因为长时间冰冻而产生的疼痛感,一股股刺骨钻心的疼痛在全身各处传来,使得他的意识更模糊了许多。陈风知道这是在极大痛苦面前意识选择的自我封闭,这样的结果一般都是自己会昏死过去,但今日他知道绝对不能让自己彻底失去意识,不然就真的苏醒不了了。

    陈风抵御着全身各处越来越重的疼痛,想要嘶吼分散一些精力却连嘴都张不开。脑中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意识越来越模糊,但身体的痛苦却让他感觉越来越清晰。

    陈风想要坚持,可身体的信号告诉他可能真的抗不下去了,因为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昏死过去。就在意识已经模糊到想不起自己叫什么了的时候,陈风脑中忽然出现一幅十分模糊的场景,但这个场景却让他感觉很熟悉,与此同时一道极为模糊的声音在随着那副画面的出现而响起,陈风已经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这道声音了,可他却感觉有一团十分亲近温暖的东西正渐渐在脑中形成,很快他便恢复了一丝意识,这时他已经微微判断出那副模糊的画面正是自己每次昏迷后的那个梦境,而那道声音也正是梦境中从天上不断传来的那一声声呼唤。陈风还感觉自己的意识中有种温暖的感觉,彷佛周身那刺骨的寒冷都弱了几分,虽然并不能让他彻底抵御住寒气的侵蚀,但意识已经从即将崩溃的边缘恢复了一些。

    陈风就这么靠着自己意识中突然出现的异象抗衡着刺骨的严寒,同时他感觉彷佛从那副梦境中的画面里又感受到了许多情绪,有欢笑的,悲伤的,愤怒的,绝望的,这些情绪一遍遍的冲击着他的意识以及他谨守住的心神,每次都会让陈风面临心神失守意识崩溃的危机,但他却一直执着的坚持着。

    陈风的状况骆掌门和萧忆菡也很清楚,这十几日她们师徒二人一直没离开过这里,一次次感受着陈风面临就要崩溃的危机,但又一次次见证他奇迹般的挺了过来。萧忆菡心中被这个男子的那份坚韧和执着给深深震撼到了。

    “这么长时间都顶过来了,这一关他应该是过了。”骆掌门的语气中也充满着赞许之意。

    “老师的意思还有下一关?”萧忆菡一双美目带着疑惑的神情看着老师。

    “受寒气入体是为了提高经脉的坚固程度,下面的烈焰焚身则要让经脉变得更加具有韧性,这就是所谓的冰火炼体,若是他真的能走到最后一步醍醐灌顶,也许这次疗伤还会为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说罢骆掌门双手同时打出几道印诀,只见大阵中突然出现一道烈焰,紧接着便燃起熊熊大火,将陈风的身形彻底淹没在了火海之中。

    陈风的意识忽然感觉寒气越来越弱,而周身的温度不断提高着。他以为已经完成了疗伤,心神微微松懈了一些,便感觉到刚刚恢复了直觉的身体四肢突然传出一个灼热感,很快便有如烈火焚身般的痛苦传来,这一下变化让陈风有些猝不及防,松懈的心神险些直接失守,但幸好那股温暖舒适的感觉并未退去,而是继续谨守着他的意识和心神。陈风就像之前抵御严寒一样支撑着,身体的痛苦已经无法形容,但意识中的那副梦境中的场景却反而变得清晰了许多,同时那些意念比之前更加凶猛的冲击着他的心神,就这样陈风再次6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梵,摩柯寺,寺中的僧人这段时间一直在为即将开始的这次宗门大会做着准备,梵国的都城此时已经被清空了大半,这里也会作为许多修真宗门停歇的驻地,而摩柯寺方圆三十里外的各处大山也都进驻了许多僧人,这里也会成为修真宗派的驻地。

    空明尊者作为迦罗禅师的弟子,自然要负责此次大会的一切事物,这段时间一些散修和许多小宗小派已经陆续赶来了。若是放在外界这些散修或者小一些的宗门根本入不了空明尊者的法眼,只是此次做为东道主,他也不能太过抬高身份,虽然并未亲自迎接,但也派遣座下弟子安排一切,对于那些散修和小宗门来说,这已经是最高规格的待遇了。所幸摩柯寺威名远播,并没有什么不开眼的人闹事捣乱,一切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一日摩柯寺北面的天空突然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如此规模让得一些散修和小宗门之人看的暗暗咋舌。

    “不知道这是哪个巨擘之一?”

    “这些人有男有女服饰又都不尽相同,肯定不是太上教的人,应该是浩日剑宗了。”

    “谁说一定是浩日剑宗了,最近我听到些传闻,据说神峰门的弟子已经重新出现在了修真界中。”

    “此话当真?”

    “虽然是传闻,但消息的可信度应该超过六成。”

    “看来这次的大会有意思了。”

    “能弄出什么事来?毕竟是在摩柯寺的地盘上,迦罗禅师的威名也不是吹出来的。”

    “就是,说白了此事就是他们大宗派商讨一些事情,对于我们这些散修和小宗派的人来说就是走个过场。”

    “据说这次大会有个年轻弟子的大比。”

    “那又如何难道你还想染指?”

    “我听说这次的奖励是一部失传已久的功法,若能得到那宗门振兴就有望了。”

    “什么功法这么厉害?”

    “据说是百年前的一个宗门覆灭后流传下来的。”

    “若真是如此当真可以试一试。”

    “哼!你们真是天真,我劝你们还是别想了,你以为摩柯、太上和浩日剑宗的人真的很好对付么?”

    “这位道友说的有理,你们以为摩柯的缘灭法师、太上的云逸真人、浩日剑宗的暴君秦焱都是空有一副名号么?”

    “这三人确实算是这次最有希望的了,只是浩日剑宗不是还有个药痴么?我看若是此人出手必定能够一举问鼎。”

    “这位道友有所不知,据传那个药痴只是痴迷丹药之术,对于这些宗门较量并无兴趣,而且即便他有心想要争夺,也只怕因为这些年沉迷于丹药之术而耽误了修炼,想必实力也不会多么强横。”

    “我看若是那个神峰门真的前来,那这几个人也说不好了。”

    “神峰门算个什么,我听闻剑十二前辈竟然收徒了,而且那人据说在宗门内的新人大比中一举问鼎,借着破天剑诀的威势此人也不可小觑。”

    “唉,这位道友的评判就有失公允了,我也知道那人,据说入门不过几年光景,怎么能够和这些已经修炼多年的人物相提并论,而且那个大比也只是新人之间的,代表不了什么。”

    就在众说纷纭间,那一片人影也在渐渐向着摩柯寺接近着,就在此时从寺中顿时飞起几道身影,直奔那一片人影而去。

    “阿弥陀佛!想不到三位门主亲至,贫僧有失远迎了。”空明尊者执手诵了声佛号,微笑说道。

    “空明大师多虑了,我们此次前来多有叨扰,敢问大师我们这些人是进寺中还是另有安排?”烈阳子也是恭敬的抱拳回道。

    “呵呵,浩日剑宗弟子众多,我们那个小寺哪里能容得下,贫僧早就为众位安排好了,请随我来。”空明尊者说罢带着浩日剑宗众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一片山脉飞了过去。

    山脉中已经临时搭建起了几座大殿,只是为了给重要人物居住,而那些门下弟子则只能在山中各自寻找落脚的地方,索性山脉幅员辽阔,这么些弟子进入其中也不显的拥挤,而且山林露宿对于修真者来说也不算什么。

    “禀报禅师,浩日剑宗的人到了。”

    “哦?四位门主都来了?”

    “只有烈剑门、灵剑门和御剑门三位门主到了。”

    闻言迦罗禅师点了点头,“看来那个陈风也不在这些人之中。”

    “寺主为何一直对那个小辈如此关注?”

    “剑十二的弟子若不是惊才绝艳之辈,那老夫也不会对他的破天剑诀忌惮了。”

    “那个陈风不过入门几年,就算天资过人,一时也达到不了太高的程度。”

    “不只是他,剑十二一生也不是就这么一个弟子。”

    空明尊者一惊,急忙问道:“寺主说的是那个血剑林超然?他不是至今下落不明么?”

    “若我猜测不错,这次的大会他们师徒可能会有重逢的机会,我只是好奇以剑十二的脾气当年怎么能够放过这个欺师灭祖之人。”

    这边浩日剑宗的三位门主也正在一座大殿之中商议着大会之事。

    “不知剑师弟三日后会不会出现。”

    “他来了又如何,难道指望那个陈风能够有什么表现?”

    “烈师兄说的是,这次咱们还是得指望秦焱。要是王珏师侄不沉迷于丹药之术,也能成为咱们很大的依仗,只是他如今行踪都飘忽不定。”云水瑶语气中带着一丝惋惜之意。

    “我看日后这个掌门之位也会传给秦焱的。”

    “唉,风师弟此话可不能乱说,掌门之位不传四门弟子,这是祖上一直定下的死规矩,万不可废辍。”

    “不就是掌门一脉单独修炼一门功法么?我看那个王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还人称药痴,我看是真的白痴,放着好好的宗门不去管理,偏要整日抱着一堆药材度日,若是日后将宗门交到此人手中我是不放心的。”云水瑶面露不悦之色说道。一旁的风闲也跟着点点头接着说道:“秦焱师侄如今将宗门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要我说这掌门最适合的人选就是他,若是掌门师兄不愿,我会第一个反对。”

    “说的对,到时我也去和掌门师兄说,若他不同意……”

    “好了!宗门之事不可在此多议,若是让旁人听去了,岂不是看我浩日剑宗的笑话么。”烈阳子制止了云水瑶和风闲,只是其眼神之中却有一道精光闪过。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