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叁拾壹章 险象环生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狂风卷着暴雨而至,陈风面色凝重的紧紧抓着桅杆,孤单的身影在这场暴风雨中显得摇摇欲坠。又是一个大浪打来,将他全身再次浇透了一遍,感受着狂风暴雨,陈风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体内再没有了元气保护,身躯也失去了修真者的强壮,此时陈风就是在用一具普通人的身体抵挡着这场暴风雨。

    寒意越来越重,让他的身体渐渐失去了控制。陈风狠狠咬了下舌尖,疼痛感的出现还伴随着淡淡暖意,陈风感觉恢复了几分知觉,急忙拉住桅杆挂帆的绳子,将自己的一只胳膊和桅杆绑了起来,这样他就不用担心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被卷入海浪中了。

    暴雨狂风卷起海浪一次次拍打着木筏,陈风一次次被海浪吞吐着,他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不能睡!绝对不能睡!”陈风在心中一遍遍呐喊着,他知道此时若是睡去可能就再也醒不了了。

    就这样一人乘着木筏盯着暴雨狂风在大海上飘荡,无数次的险象环生最终都侥幸抗过了。

    黑云渐渐散去,狂风也慢慢停了,一缕阳光从云层背后努力的穿透下来。陈风疲惫的躺倒在木筏上,感受着淡淡的海风,让他极度疲惫的身体有了浓重的倦意。陈风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此时海面一片风平浪静,木筏也载着他没有方向的飘荡。

    陈风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回到了元都,兴奋的要去给母亲治病,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忠勇公府的大门,他十分焦急的想去找沐晓白帮忙,可连她也找不到了。陈风就在元都的大街上四处游荡着,渐渐他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变得十分陌生,陌生的他心中升起一股恐惧感。陈风想要离开,却怎么也走不到城门,周围的景象有如幻境般在一点点的消失,最终陈风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头顶上的太阳让他感到十分燥热,口中发干嘴唇裂了几道口子,他想要喝水却找不到任何水源。就这样在荒原上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努力前行着,却彷佛永远也走不出这里一样。

    陈风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还在木筏上,周围依旧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此时海面风平浪静,他正有些不知方向的漂流着。感到口中有些发干,陈风摸出一个水壶微微喝了一小口。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机能正在慢慢恢复到普通人的状态。

    看着平静的海面,陈风微微有些出神,但很快他便感到头皮有些发麻,一股紧张的情绪油然而生。他有种感觉,此时海面平静的有些诡异。海风越来越弱了,而木筏就好像彻底停住了一样,不再飘荡。

    陈风心中一紧,他急忙抽出腰中短刀,紧张的凝视四周,忽然离他不远处的海面忽然掀起一道几十丈高的大浪,海浪翻滚间让木筏也开始剧烈震动着被推出了好远,陈风死死的抓住桅杆,身体半跪在木筏上让自己尽量稳定以免掉入海中。

    这时大浪拍下,而一道庞大的蓝色身影出现在了陈风的视线之中。他认出了这是海中霸主般的存在——吞海兽,心中大惊失色,同时感叹自己的运气实在很差。一般吞海兽喜欢在深海游荡,除非有危急它生命的危险出现,否则很难来到海面之上。这也是陈风此时疑惑不解的地方,要说自己现在能让这头凶兽感受到危机,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此时此兽的出现显然不会是它有感而发的行为。

    陈风紧紧的抓着手中短刀,面色凝重的盯着吞海兽,而它却并未在意不远处的木筏,目光一直在海面上游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见此陈风心中稍稍安稳了一些,但并没有放松心神。

    就在此时吞海兽忽然张开大口一吸,海水顿时被一股大力牵引般被它吞入口中。陈风生出一股恐惧的情绪,因为此时木筏也被海水牵引着快速向着吞海兽口中而去,因为剧烈的晃动,陈风整个身体都快趴到了木筏上,此时他心中知道只有两种选择,一个是立刻跳海,但没了木筏,自己跳海无异于自杀行为,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和吞海兽一搏,想办法不让木筏被它吞掉。陈风心中一片苦涩,这两个办法对此时的他来说其实都不叫办法。若是放在以前还拥有修真者的实力时,陈风碰见这头吞海兽可能都会选择避让三分,如今以凡人之躯与其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就在陈风犹豫间,木筏已经到了吞海兽的口边,若是再不行动,恐怕马上就要成为它腹中之食了。陈风面露一股决然之色,紧咬着牙强行从木筏上一跃而起,手中短刀照着吞海兽大口边缘的血肉就这么砍了过去。他决定要拼死一搏,可能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的,但就这么被吞掉实在让他很难甘心,因此出手时也用出了自己此时全部的力量,力求一击得手。

    一刀砍中其口中血肉,吞海兽竟然真的不再吸水,而是突然向外喷吐出了部分海水。见此陈风心中大喜,急忙一用力向着被反推出去的木筏跳去。从新回到木筏上,陈风拼命划水,想要尽快远离此兽。忽然他感觉身后一个大浪打来,竟是将他连带木筏一起推了出去。迅速稳定住身形,陈风急忙回头看去,这一眼让他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滋味,此时海面半空中正有一道身影手持长剑和吞海兽对峙着,虽然距离很远而且陈风的五感也恢复到了普通人的水平,不过他还是认出了那人正是萧忆菡。陈风知道她肯定是在暗中跟随着自己,因此心中十分感动,但同时他也生出一股苦涩的意味,心中的某些想法又深埋了几分。

    萧忆菡并不知道陈风心中所想,此时她正神色严峻的和吞海兽对峙着。之前她确实一直暗中跟随着陈风,并不是真的为了保护他,而是很好奇此人到底能做到何种程度。昨夜的暴风雨中,她几次三番都险些出手了,但每到最危急的时刻他都生生扛了过来,这也让萧忆菡心中十分震撼,她没想到一个普通人竟能做到这种程度。之前见吞海兽突然出现,她本以为陈风肯定会放弃抵抗,但没想到面对如此逆境他竟然还能拼死一搏。萧忆菡这次选择了出手相救,她知道即使陈风如何悍不畏死,但面对一只自己面对都要极其小心的灵兽,如今已是凡人之躯的陈风必然不可能再创造奇迹了。

    吞海兽怒吼一声,口中立刻喷吐出无数水箭,直奔萧忆菡攻去。她见此神色一凝,手中长剑翻飞间将数道水箭悉数抵挡了下来。吞海兽忽然张口一吸,萧忆菡身形立刻被拉拽了下来,同时吞海兽巨大的尾部不断拍打着海水,顿时一道道海浪有如利剑般直奔半空而去。

    萧忆菡心中大惊,手中长剑接连斩出几道剑气,总算挡下了海浪攻击,但身体却已经到了吞海兽近前,见此萧忆菡对其直接一剑斩落。吞海兽并没有闪躲的意思,而是放弃吸力,这一下变化让萧忆菡措手不及,由于之前一直在和那股吸力对抗,因此当吸力消失的同时,她的身形反而瞬间回到半空之中,之前的那道剑气也斩向了空处。就在萧忆菡从新调整身形的一瞬间,吞海兽突然跃出海面,直奔其冲去。见此萧忆菡大惊,急忙想要后退拉开距离,但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吞海兽大尾一扫,直接命中萧忆菡,将她拍飞了出去。

    萧忆菡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感觉有一股酸麻感,无法控制住身形,从半空直奔海中扎去。

    陈风见此大惊,因为萧忆菡不偏不倚正对着自己木筏的方向而来。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就在萧忆菡近身的一瞬间双手死死抱住了她,但冲力没有任何减弱,带着二人身体一下就撞上了木筏中间的桅杆上。

    咔嚓!

    桅杆断裂,陈风感觉自己体内的五脏六腑都错位了一般,一股剧痛传来,让他瞬间便昏死了过去,只是双手却死死的抱住萧忆菡没有放松一丝。

    噗通!

    二人一头扎入海中,由于海水的压力,陈风的双手这才放松了下来。萧忆菡知道陈风替自己挡住了冲击,急忙回身去看,见他已经昏迷不醒,双手立刻反抱住他冲出了海面。

    吞海兽此时已经落回到了海中,而萧忆菡则抱着陈风在半空之中,眼看吞海兽并没有离去的意思,而此时她又无法发挥全力,短暂的权衡过后,萧忆菡决定立刻离开。

    就在她刚想带着陈风离去之时,忽然感觉四周天地元气一阵波动,紧接着几道海浪冲天而起,直接封死了她离开的退路。见此萧忆菡心中一紧,刚要有所防备,忽然见吞海兽一头扎入海中,这下她心中大急,想要冲天而起,却低估了吞海兽在海中的速度,上一刻刚刚没入海中的凶兽此时再次跃出海面,已经到了萧忆菡二人身下不远处。萧忆菡单手持剑拼尽全力斩出一道剑气,直接劈中吞海兽庞大的身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但这一剑并未阻拦其跃出之势,只见吞海兽周身凝聚出了狂暴的天地元气,大尾一甩直奔萧忆菡陈风而去。

    啪!

    萧忆菡抱着陈风被抽飞了出去,此时她只感觉自己体内元气一阵翻滚,经脉有了隐隐作痛的感觉,知道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但见吞海兽再次没入海中,显然不想放过她二人。萧忆菡心中大急,想要加速离去,却不想刚一转身,就看见吞海兽在眼前跃出海面,这一下萧忆菡心中一片死灰,她知道自己已经避无可避了,而且这一次这只凶兽的攻势肯定更加凶猛。

    就在她心生出一丝绝望之情时,忽然从天而降一道掌印,直接拍在了吞海兽的庞大身躯之上。

    吼!

    这是一声哀鸣般的吼叫,吞海兽直接被拍回了海水之中,顿时溅起几道巨浪。萧忆菡身旁突然出现一道身影,她急忙恭敬说道:“拜见老师!”

    “你这丫头竟然偷偷跟随,熟不知这只吞海兽就是被你的气息吸引来的。”

    萧忆菡闻言大惊,急忙说道:“是因为我?”说罢她看向怀中昏迷的陈风,眼神中流露出歉意的神色。

    “好了,咱们回去吧。”

    “回去?那他怎么办?留下任其自生自灭?”

    “当然是一起回去了,难道不想给他疗伤了么?”

    “老师你同意了?这么说你不用再观察他了?”

    “不用了,试问能做到他这种程度的世间能有几人?如此坚韧的心性就连我都生出了几分敬佩之情。”

    “他有那么好么?”萧忆菡对于老师的评价心中有些不满,就连她都很少受到如此夸奖,对于一个心中喜欢争强好胜的人来说,实在有些嫉妒。

    “好不好你心里自然清楚,不过为师还是要劝你,修真者还是以自身修炼为己任,最好不要有过多的牵扯。”

    “老师此话什么意思?”

    “以后你会明白的。”

    言谈间二人已经回到了五霞仙宗的宗门内,在一处大殿外落下身形,萧忆菡抱着陈风随她老师一起走了进去。

    “老师认为他有几成恢复的机会?”

    “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之前他到底实力如何此刻我也判断不出,若是对于天地元气的契合度够强还好,恢复的机会在五成左右,若是契合度一般,我只能说尽力而为了。”

    “他应该可以的。”

    “论心性确实足够强大,只不过想要恢复光有坚韧的心性远远不够,还要看自身资质。”

    萧忆菡不再说话,而是面色凝重的看着如今**上身盘坐于药池中的陈风,就像是有股力量拖着他一般,即使昏死了过去,但他依旧保持着盘坐的姿势,只是看其脸色明显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陈风这次昏迷并没有进入那个奇怪的梦境之中,他感觉自己正在一片漆黑的的环境中,忽然感觉全身传来一股冰凉之意,紧接着就变成了有如烈火焚烧般的灼热感,他想要大吼却无论怎样都发不出声音。有如被烈火灼烧的同时,体内传来一阵刺骨般的疼痛,彷佛骨骼被一根根的折断,有一根根的再被接上,如此反复的过程让陈风有种想要寻死的冲动,他实在有些不能忍受了。感觉就在自己即将到达极限之时,体内刺骨般的疼痛和体外火烧般的感觉突然消失,紧跟而来的是一种压迫式的感觉,像是身处大海之中即将窒息的感觉,陈风拼命大口的喘息着,同时体内有如钻入了无数只小虫子般,一阵阵奇痒难忍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这一下让陈风本就艰难的呼吸瞬间被打乱了节奏。很快这两种感觉褪去,之前的灼烧感和刺骨的疼痛感再次袭来,四种感觉就这么相互交替着,陈风也在不停着抵抗着。渐渐的他已经适应了四种痛苦的感觉,身体反而舒服了不少,就在此刻一股莫名的暖流出现,并缓缓传遍了他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

    “都一个月了,他怎么还没醒来?”萧忆菡有些焦急的向美妇人询问着。

    “没想到这小子竟能扛到这种程度,看来他有希望将药力完全发挥,这对后面是否能够彻底恢复如初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老师的意思是他恢复的几率变大了?”

    “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的,你看他痛苦的神色明显少了许多。”

    萧忆菡点点头,依旧面色凝重的盯着药池中的陈风,双手竟不自觉的攥紧了起来。

    陈风已经彻底适应了四种难耐的痛苦,与此同时体内的那股暖流也在渐渐充盈着,让他感觉十分舒服。

    随着这股暖意渐渐充盈,那四种痛苦的感觉也在一点一滴的慢慢减弱,最终彻底消失了。也就在此刻,陈风蓦然睁开双眼,正好和萧忆菡的目光相对,二人都先是一愣,便赶忙错开了目光。陈风也即刻发现了自己如今正**着上身,顿时生出一股尴尬的感觉。陈风急忙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钳制住了一般失去了行动能力。

    “不要动!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美妇人厉声说道。

    “请问前辈是?”

    “这位是我的师尊,也是我们五霞仙宗现任掌门。”萧忆菡连忙说道。

    “你既然算是靳无常半个弟子,称呼我为骆掌门即可。”

    “陈风拜见骆掌门,只是在下不知现在这样到底是为何……”

    “这是在为你疗伤。”

    “多谢前辈厚爱,只是晚辈一介凡人,不过是断了几根骨头罢了,怎么敢劳动前辈如此。”

    “看你的意思,是不想修复经脉了?”

    闻听此言陈风眼神一凝,半天才缓缓的说道:“前辈的意思是……我的经脉还能修复?”

    “世上没有绝对的事,不过还是有希望的。”

    “呵呵,晚辈多谢前辈厚爱,只是修复了经脉又能如何,陈某不过还是一个被废之人。”

    “修复经脉自然可以修炼,难道是你心中已经厌倦了修真界的打打杀杀想回复普通人的生活了?”

    “前辈!这……我真的可以重新修炼?”

    “我说了,是有机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