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叁拾章 经脉尽毁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二人全力出手相持之下,天地元气也变得异常狂暴。紧接着一声巨响过后,王珏和林超然都倒飞而出,显然之前两人之间的碰撞未分胜负。

    “不愧是大师兄,本以为你整日与丹药相伴必然荒废了修炼,没想到实力竟也到了如此地步,果然当得起天才二字。”

    “我不是你师兄,你也不配成为我的师弟。”

    “呵呵,既然如此下次相见我必取你性命。”

    “你以为今日还能走脱?”

    “我血剑要走还没有人能拦得住。”说罢林超然双手接连打出几道印诀,周身天地元气一震,紧接着身体突然虚幻了起来,几个呼吸间就不见了踪影。

    “单传阵法!他果然入了神峰门。”王珏面色凝重的说了一句,转而对着靳无常说道:“今日得见无常真君果然名不虚传。”

    “药痴过奖了,若你不痴迷于丹药之术,今日成就必非我等可比。”

    “修行到了无人能敌的境界又如何?有些东西也不会再回来了。在下告辞!”王珏身形一动便离去了。

    靳无常见此也不停留,向着之前陈风被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此地再次陷入到了一片寂静之中,只是很快寂静再次被打破,剑十二突然出现在半空中,感受着天地元气的波动,在他眼中彷佛看到了之前这里三大高手交战的场景。

    “林超然……”剑十二低声自语了一句,目光则投向林超然离去的方向。

    五岳国神峰门内,林超然缓步进入中央大殿之中,里面正有一人在等他。

    “见到那个陈风了?”

    “是。”

    “把他杀了?”

    “他应该活不了了。”

    闻言那人面露疑惑之色问道:“堂堂血剑什么时候说过这么不确定的话?出什么变动了?”

    “靳无常把那个小子救走了,看来他们应该有些特殊关系。”

    “你和他交手了?”

    “他实力不弱,至少我还没逼他用出全力。”

    “血剑杀人,一个无常真君恐怕还拦不住你吧?”

    “后来药痴也来了。”

    那人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原来是遇见了药痴,他难道没追杀你?”

    “这世上想杀我的人又何止他一个,不过我依然逍遥在世间。”

    “难道这两个人就把你拦住了?”

    “我感受到了剑十二的气息,现在还不是和其交手的时候。”

    “看来这次宗门大会会很有意思了。”

    陈风勉强的在空中飞着,心中那股呼唤的声音却弱了许多。他知道自己此时正身处于梦境之中,因为受伤而让身体感觉十分虚弱,甚至对于那道呼唤自己的声音都不够清晰了。

    陈风还是向着天上飞去,他穿过一重天、二重天,等到了第三重天时,忽然他感受到了什么,急忙去细细体会,几个呼吸间陈风有了一种莫名的喜悦感。以前每经过一重天,他都会感受到一股不同的意念或者说是情绪萦绕于心头,当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现在他发现这些意念很像林超然施展破天剑诀时出现的剑意,这个想法让陈风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了几分。他就在第三重天停了下来,并未再继续向上,而是细细感悟着这一重天中传来的那种意念,渐渐的他感觉自己进入到了一种空灵的状态,而身边围绕着一股股的意念将他围了起来。陈风缓缓闭上了双眼,让自己的身心都完全沉溺在这股意念之中。

    鼻间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陈风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朴素淡雅的房间中,之前闻到的那股幽香就是房间自然散发而出的。陈风判断这应该是女子的房间,想到此处他刚要起身,忽然感觉腹部传来一股极度疼痛的感觉,让他险些叫出声来,而且身体好像失去了力量,连手指一动体内都会传来撕裂般的疼痛。陈风急忙稳定心神内视体内,这一看让他心中大惊,此时体内经脉已经尽数破损,没有一丝元气留存于体内。陈风顿时感觉有些晕眩,他知道这种状况代表自己被废了。经脉破损是极难修复的,而且即使修复恐怕也再难以承受天地元气的冲击。想到此处陈风心中升起一股酸涩之意,他知道自己踏上修行一途后,最后面临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死亡或者被废掉全部修为,只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之时,他心中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就在这时忽然房门被打开,陈风转头看去,只见萧忆菡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

    “是你救了我?”陈风虽然心情有些沮丧,但却还没到能让自己颓废的地步。毕竟他从一名普通人到今天成为颇具实力的修真者,这期间都是靠着自己一步步努力走来的,而且他知道自己是因为碰到靳无常才偶然走上了这条道路,因此失去修真者的一切对他来说并不是世界末日。这也是自小的艰辛生活为其培养了能够勇敢面对生活的态度和一颗足够坚强的心。

    萧忆菡显然对于陈风这种表现很是惊讶,她知道若是自己变得和他一样,肯定已经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了。

    “你没检查过自己体内的伤势?”萧忆菡还是有些不相信陈风能够如此洒脱,因此忍不住的问了出来,说罢她便知道此话不妥,因此赶快躲开陈风的目光。

    闻听此言陈风也是一愣,紧跟着露出一副苦笑的模样说道:“你还真是直接啊。我当然查看过了……我真的废了?”人心中都会存有一种侥幸心理或者说是对于奇迹的期盼,陈风也不例外的想通过萧忆菡再次证实一下这个事实。

    萧忆菡并未说话,而是轻轻点了点头。见此陈风苦笑了几声,紧接着长叹一声问道:“我还能站起来么?”

    “只需修养一段时间,断掉的骨头就都会恢复了,你自然也能站起来了。”

    “多谢萧仙子了。”

    “你一点都不感到绝望?”

    “我为什么要绝望?”

    “你以后就是个普通人了,也不可能再修炼了。”

    “我知道,只是这不是应该绝望的理由。”

    “为什么?若换做是我肯定没有勇气活下去了。”萧忆菡用一种认真严肃的表情盯着陈风。

    “我有要好好活下去的理由。”陈风并未理会萧忆菡的目光,而是自己直勾勾的盯着房顶,眼神中充满了回忆之色。

    “什么理由?”

    “我还有亲人,若他们知道我死了,一定会伤心欲绝的。因此为了让他们能快乐的生活下去,我决不能轻易死掉。”说到最后陈风语气也变得十分认真严肃了。

    萧忆菡因为陈风的话身躯一震,她没有亲人,也不知道亲人的下落。从小就在宗门里长大,可以说修炼就是她唯一的生活状态,因此对于陈风这个理由她无法理解也无法证实,在她心中不能修炼就好比让她失去了原有的生活。

    “敢问萧仙子如今我身在何处?”

    “这是我们五霞仙宗的宗门。”

    “五霞仙宗?那是在什么地方?”

    “南夏海域中的一座岛屿。”

    陈风心中一紧,他此时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修炼了,因此心中唯一惦念的就是给母亲的药,他想恢复行动后就赶快返回元都为母亲治病,正好远离了腥风血雨过回普通人的生活。只是他听闻如今身处南夏之后,心中不免有些焦虑。若是以前急速飞行下不需多久就能回去了,可若是靠着双腿赶路,他有些担心自己要多久才能回到元都。

    “从此地到天元国需要多久?”

    “若不着急,大概三日左右。”

    “我是问走路、骑马或者坐马车等等。”

    萧忆菡有些无语,她每次离岛都是破空飞行,从来也没走过多少路,如今只当陈风是在消遣她,心中顿时生出几分不满,沉声说道:“我又没走过!”

    闻言陈风轻叹一声,接着说道:“若是陈某恢复了,还想请萧仙子帮我个忙。”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只能找你,在这我只认识你,不过请放心,这件事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什么事?”

    “等我恢复行动后就带我飞回元都。”

    “此事恕我无能为力。”说罢萧忆菡转身出去了。由于陈风并未说明缘由,以萧忆菡的脾气自然不会应允。

    屋中再次变得安静了下来。陈风默默的躺在床上,双眼已经有些湿润了,可他愣是强忍着没流下一滴眼泪。陈风不是圣人,因此这件事还是会让他感到痛苦,但就像是他说的,因为自己还有要坚强活下去的理由。此时他十分想念母亲和妹妹,想念一家三口无忧无虑的普通生活。

    萧忆菡低头行走在宗门中,并未理会往来向她打招呼的师姐师妹,此时她脑中一直在想着之前陈风给他的感觉,她不相信一个人发生了这么重大的变故却依旧能稳定住心神,可是陈风带给她的感觉又不像装出来的。萧忆菡走着走着忽然来到一座大殿门口,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殿内正中位置上正坐着一名华服美妇,见萧忆菡进来立刻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那个陈风醒了?”

    “醒了,只是有些奇怪。”

    “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萧忆菡摇了摇头说道:“这样是正常的表现,他却没表露出太多悲痛的情绪,反而十分淡定从容。”

    “哦?还有这种人?”

    “我感觉他不像是装出来的从容。”

    “此人必然经历过些什么,才能让他有如此心境。不愧是靳无常看中的人。”

    “靳先生走了?”

    美妇点点头,低声说道:“看来这么长时间他让你变了好多。”

    萧忆菡面露疑惑之色问道:“我怎么变了?”

    “说不出来,我也很奇怪,总之你和以前的感觉不太一样了。”

    “老师放心,我还是那个我,没有什么能改变。”

    陈风每日都在床上静养着,虽然被废去一身道行,但身体机能还保留着以前的那种状态,因此几日不吃不喝并不会对他产生影响。正好利用这段时间,陈风好好回忆了下自己这二十年的人生,他发现自己活的很精彩,经历过父亲冤屈,艰苦的少年生活,成为过修真者,也结交了几个朋友。父亲如今也大仇得报,如此想来自己这些年的生活已经比许多人一辈子都要活的精彩,经历的足够多了。

    萧忆菡隔一段时间便会为他送来一碗汤药,帮着陈风服下后便转身离去,二人自那日后就再也没交谈过。陈风心中一直以来对萧忆菡都有种莫名的好感,只是如今自己成了废人,这份感觉也让他深埋进了心底深处。

    约莫过了一个月左右,陈风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他本想就此离开,但还是被萧忆菡拦了下来,理由自然是他大伤初愈,还需时日调养。陈风也明白自己还不能着急离开,便继续留了下来。

    除了隔一段时间服用汤药外,每日陈风都会顺着五霞仙宗内的一条小路走到海边。在那里极目远眺一望无际的大海,他能整整待上一天的时间。萧忆菡也暗中留意着陈风的一举一动,对于他这种状态自然深感疑惑。

    五霞仙宗中都是女弟子,大部分都认识了陈风,毕竟宗门里面出现一个男人是很少见的,那些曾离开过宗门外出的弟子还好,从未外出过的女弟子自然对陈风十分感兴趣,因此她们都会时常来看看他。每次碰到这些人陈风都会微微一笑,但从来没开口说过什么。

    “你不说话,那些师妹都以为你是个哑巴。”海风将萧忆菡身上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几缕耳鬓的青丝也被吹的不停乱摆。她缓缓来到陈风身旁。

    “为何一定要说点什么?若我真开口了恐怕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此言一出萧忆菡心中一紧,她知道宗门内的规矩,如今陈风能在此住了两月有余已然破了先例,但有些规矩却不会被废,若是陈风真的和那些女弟子说说笑笑干扰了她们修炼,萧忆菡知道自己的老师绝对会一掌拍死他。因此当陈风说出这番话时,在萧忆菡心中对他又高看了几分。

    “你伤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这几日我就要离开了。”

    “这里四面环海,你要如何走?”

    “没有船?”

    “呵呵,你觉得我们需要船么?”

    陈风眉头一紧,再次沉默了下来。萧忆菡本想让他知难而退,却不料陈风又对她说道:“借我一把锋利点的短刀。”

    萧忆菡不知道陈风要短刀做什么,但第二天她还是给他送去了一把。结果陈风的行踪开始变得飘忽不定了,虽然不用看见只需感知就能掌握他所处的位置,但萧忆菡还是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因为陈风长时间的待在一片密林之中,带着心中的疑惑,萧忆菡还是忍不住偷偷跟了过去。

    密林中的一幕场景直接震撼了她的内心,此时陈风所处的地方周围已经被砍倒了许多棵大树,而一个木筏正踩在陈风脚下。

    “你要靠这个出海?”萧忆菡一时没忍住现出了身形。

    “不然还能如何?我也飞不出去了。”陈风苦涩一笑,继续修整着脚下的木筏。

    “你就算真的用它出海了,但又如何抵挡海中灵兽的攻击?”

    陈风身体一震,但很快便松弛了下来。

    “若顾虑这么多,那永远也别想回去了。”

    “你到底急着回去做什么?”

    “家里人每日都会满心期待着我能回去。”

    萧忆菡没有再说什么,而默默的看着陈风慢慢完成木筏,并将它费力的拖到了海边。中间几次萧忆菡都想出手帮忙了,可想到老师的命令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强壮的背影,看着他手上虎口处的伤口,看着他迈着沉重的步子艰难前行,萧忆菡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滋味。

    大殿之中,萧忆菡看着眼前的美妇人沉声说道:“他这些日子的表现还不行么?”

    美妇人见萧忆菡如此表情,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轻轻摇了摇头,见此萧忆菡也面色凝重的告辞退了出去。

    这一日艳阳高照,海面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陈风决定就在今日出海,踏上返回家乡的艰辛路程。

    “一直以来也没说什么,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当时救了我一命。”陈风笑着对萧忆菡说道。

    “你真的决定要靠着这个出海?”

    “放心吧,若这就是我的命,与其逃避还不如勇敢去面对。对了这把短刀就让我带走吧,若是遇上什么还能防身。”

    萧忆菡点了点头,目送着陈风划着木筏渐渐消失在了海平面的尽头。

    在海中平静的漂了三日,陈风并没有因为这孤独的漂泊而使心境产生变化,这也得益于他早年间只身在山林中打猎的经历,若是换做旁人,肯定会疯掉了。

    平静的日子十分短暂,很快陈风就感受到了大海是何种的凶险。伴随着狂风,一层层海浪汹涌而至,拍打着木筏在海中乱窜。陈风早就失去了控制木筏的能力,只能紧紧抓住桅杆稳住身形不至于被海浪卷走。就在这时天色忽然一暗,陈风抬头看去,只见头顶上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一场暴风雨到来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