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壹佰贰拾捌章 风雨欲来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2: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你……你是王珏?”王景生有些愕然的脱口而出,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十分惊恐的对着大师兄恭敬说道:“老朽一时失言,还请先生恕罪。”

    “罢了,当年我偶有所想,传回来一封书信,想看看如今王家后辈中可有什么可造之材,我必倾力培养,也算了却我出身王家这一段因果,结果却太令我失望了。”大师兄对着王家众人淡然说道。

    “前辈息怒,我等知错了!”王安杰能坐到家主之位自然有些本事,今日他见大势已去,知道王家从此之后定然没落。但如今找到了真正的王家前辈,他还是想靠着血浓于水的感情挽回一些,毕竟若是能有这么一座大靠山,对于日后王家东山再起还是十分重要的。

    “如今世上已经没了王珏,只有药痴。”大师兄依旧平静如水,只是其眼中还是有异样的情绪一闪而逝。

    闻听此言王安杰大惊,急忙招呼王家所有人跪地齐声大喝:“请前辈恕罪!”

    “够了!还嫌丢人丢的不够么!”王景生突然对着王家众人喝骂一声,转而对着大师兄躬身行礼说道:“是老朽管教无方,还望前……还望先生放过王家小辈,一切罪责都由老朽一力承担。”

    “老祖不可啊!”王安杰急忙喊道。他知道眼前的王家前辈心意已决,已经没了任何挽回的余地,但如今老祖说要承担罪责,这让他心中万分惊恐,他知道若是王家再没了老祖,今日过后所面临的可能就是彻底没落沦陷下去了。

    “你能靠着有限的资源到得如此境界实属不易,修行一途本就艰辛,若想有大成就,还要将有限的生命和精力全心投入进去,莫要让这些世俗之事缠身。”

    “先生教训的是,老朽受教了。”

    “也罢,回头我修书一封,你可持此去往浩日剑宗山门,做个记名弟子继续修行吧,我也算还了身为王家人的恩德。”

    闻言王景生顿时面露惊喜之色,急忙跪地叩头行礼,口中大声说道:“多谢先生!多谢先生!”对于他如此年纪,若非有什么际遇,已经很难拜入什么宗门之中了,这也是王景生一直以来最大的遗憾之处,只能靠着家族那些微薄的修炼资源,在修行一途苦苦前行,如今有机会拜入浩日剑宗,虽然只是个记名弟子,但对于他的好处却是不可限量的。

    王安杰心中大惊,急忙哀求道:“老祖不可啊!你这一走王家该何去何从!”

    “哼!老夫本就不想管这些世俗之事了,如今得先生提点能有如此机会,以后王家就靠你们自生自灭吧。”王景生面露不悦之色沉声说道。

    王安杰只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险些昏死过去。

    “谭师弟。”

    谭小胖见大师兄叫自己,赶忙回应道:“大师兄有何指教?”

    “今日过后,想必王家也会日渐式微,这里我还请师弟和谭家众人不要为难他们,就让其安稳生存下去吧。”

    谭小胖闻言本想答应,但此事毕竟牵扯到了谭家,因此他向父亲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谭天雄知道此事过后北晋之中想必就是他们谭家一家独大了,因此也乐得做这个人情:“飞儿你做主就行了,日后谭家家主自然是你,这些事不用征询我的意见。”

    闻言谭小胖一愣,以前他也常听父亲提起过自己继承家主之事,但总会遭到几位长老等人的反对,理由自然就是他一向碌碌无为却四处惹祸。今日见父亲在谭家众人面前又提起此事,他不自觉的向着三位长老的方向看去,只见三人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并未出言阻拦,这让他反而有些不太习惯。

    “大师兄放心,日后谭家绝不会为难王家。”

    王珏闻言也点了点头,转而对着王安杰说道:“你身为王家家主,却任人唯亲,险些致使王家走上亡族之路,今日我便废去你一身修为,也算是对你的惩戒。”

    “谢前辈开恩,使得我王家香火还能得以延续下去。”王安杰知道此时已经无力回天,只得认命。

    “王虎!你身为浩日剑宗弟子不思潜心修炼,却妄图卷入世俗争端,已然触犯了门规,今日我身为大师兄定不能饶你!”

    王虎见此急忙跪倒在地上连连磕头哀求道:“求师兄开恩!求师兄开恩呐!”

    “我若放过你,对谭师弟和被你打伤的菁菁师妹如何交代?”

    哗!

    此言一出谭家这边反而一片哗然,他们中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叶菁菁,但此时竟然成了这位仙师口中的师妹,使得众人异常震惊。谭天雄和三位长老虽然已经认同了叶菁菁拜入浩日剑宗一事,但他们心中还存在一丝疑虑,认为她也只是个不入流的记名弟子,如今被这位浩日剑宗大师兄称呼为师妹,却给了他们另一种冲击,一个个眼前彷佛都看到了日后谭家兴旺的美好场景。

    “菁菁受伤了?飞儿这到底怎么回事?”短暂的震惊过后,谭天雄恢复了他一家之主的风采,急忙询问叶菁菁的伤势,只是此时他心中确实是发自内心的真正关心,毕竟一个家族能培养出一名修真者是很不容易的,更何况是拜入浩日剑宗的弟子。

    “菁菁之前为了阻拦此人被打伤了,我们赶到时她险些丧命,幸亏大师兄出手为其疗伤,相信用不了很长时间就能恢复了。”说到此处谭小胖有些自言自语般的长叹一声说道:“我真没想到那个丫头为了咱们谭家这么拼命。”说完他也感觉自己眼眶有些湿润。

    谭天雄和三位长老也是感叹一番,尤其那二长老,此时一张老脸已是通红,之前他被叶菁菁震慑,颜面尽失,本来心中还有些怨毒,如今听闻此事,心中那份怨毒也彻底散去了。

    就在众人言谈间,王虎见大师兄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眼神也是闪过一抹厉色,趁着谭家众人交谈间,身形一动就要破空逃走。

    王珏见王虎跃上半空,一只手突然对着他一握,只见其身形顿时停在半空,紧接着从其体内传来筋脉断裂的声音,一道道血柱更是从其身体毛孔喷涌而出。王虎狂喷了几口鲜血,身体软绵绵的摔在了地上。虽然还留有一口气息,但看其样子显然一身修为已经尽数被废了。

    陈风谭小胖二人对大师兄如此手段也深感震惊,须臾间便废了一人修为,其实力之恐怖可见一斑。

    在王安杰也被王珏废掉一身修为后,王家众人便悉数离开了,王安杰临走前仍不甘心的问道:“前辈可回王家看看?”

    “我在这边还有事,日后我也不会回去了。”王珏对着王安杰摆了摆手,一甩长袖便和谭小胖陈风二人向着谭家府内走了进去。

    见此场景王安杰心中感到一阵苦涩,明明是他们王家最大的靠山,如今却留在了谭家中,这让他直到此时都不敢相信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

    “日后你们好自为之,我也不再过问家族之事了。”王景生也留下一句便离开了。王安杰感到自己眼前一黑,直接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谭天雄为王珏、陈风二人安排了谭府最好的宅院,并下严令禁止家族中人去打扰二人,唯有谭小胖和叶菁菁不受约束可以随意出入二人院落。

    自从那日王家离开后,不但谭家在朝中的势力重新恢复,之前被王家巧取豪夺的产业也悉数拿了回来。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如今轮到谭家门庭若市,前来恭贺攀关系的人络绎不绝。谭天雄和众位长老也一直忙于应付这些事情,但看几人神色明显很享受现在这种状态。

    谭小胖也在这些日子中很快便凑齐了炼制清心镇魂散所需材料,王珏也不迟疑,立刻开始潜心炼制,只用了十日便将一小瓶药交给了陈风。

    “大师兄之恩陈风无以为报。”手中拿着为母亲治病的药,陈风的心情也十分激动。

    “这些都是举手之劳,只是此药不可立刻服用,其中药力尚需时日均匀扩散,这样凡人服用才可不会对其身体出现副作用。”

    “此药需要多长时间才可服用?”

    “少则半载多则一年。”

    “师弟记住了,多谢师兄提点。”

    “师弟后面有何打算?”

    “本想立刻将药送回去,如今只能先在这边住下,等宗门大会过后再回去了。”

    闻言王珏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此间事情已了,我便离开了。”

    陈风知道大师兄习惯云游,因此也不做挽留,只是又问了一句:“宗门大会师兄可会前去?”

    “一切随缘。”说罢王珏便离去了。

    寒风西去,春风东来,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陈风也在谭家开始了一段极为平静的修炼生活。谭小胖自那次废掉王丰后,自身境界也是有所突破,之后又潜心修炼一番,终于稳定了下来。叶菁菁虽未提升什么境界,但其实力相比与王虎交手时也提升了不少,再加上陈风传授了其几招功法,使其攻击偏弱的问题得到了很大缓解。本以浩日剑宗门规来说,四门中的弟子不可互相学习,只允许学习本门功法,但陈风所传授的只是复剑门中剑十二为了那些记名弟子所创的功法,并不能算四门中的功法,因此陈风才会无所顾忌的传授予叶菁菁。虽说是让记名弟子修炼的功法,但毕竟剑十二所创,威力也不可小觑。谭小胖却没学些攻击招数,用他的话来说好好练好防御保命的手段才是最重要的,学得多了反而不如专精。对此陈风倒认为很有道理,只是叶菁菁却好好鄙视了他一番,但出乎陈风意料的是谭小胖对于叶菁菁的鄙视没有任何反抗,反而在她面前表现的没那么猥琐了。陈风知道那日叶菁菁受伤之后,二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不同了,但这毕竟是他二人之事,陈风也不好说些什么。

    三人在谭家享受平静的时光,而在修真界中,各方势力都在为宗门大会做着最后的准备。

    浩日剑宗,四门弟子如今齐聚广场,在众人眼前的一处大殿前,掌门东方向阳和烈阳子、风闲、云水瑶都在此处,唯独没有剑十二的身影。

    “剑师弟为何还不来?”烈阳子有些不耐的向风闲云水瑶二人问道。

    “剑师弟行事就是如此,如今他门下也只有一名亲传弟子,不与我们同行自然有他的计较。”云水瑶淡然回道。

    “好了,等到了那边剑师弟自然会赶到。”东方向阳打断了两人的交谈,见此烈阳子和云水瑶也点了点头不再纠结此事。

    东方向阳看向下面广场上浩日剑宗的弟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在外界,你们代表的就是浩日剑宗,莫要让人低看了你们。”

    虽然只是几句简单的话,但在这群弟子心中,却翻起了一股激动之情,一个个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众弟子记住,在外不可胡乱行事,一切要以宗门为主,出发!”烈阳子最后大喝一声,当先破空而去,身后风闲和云水瑶也紧紧跟了上去。广场上的四门弟子要么直接腾空而起,要么祭出飞剑驭剑而行,极为整齐有序的紧随三位门主离去了。

    此间只剩下了东方向阳独自一人,他却并未离去,而是默默的看向之前众人离去的方向,就在这时从其身后大殿走出一人,正是剑十二。

    “你那弟子能否赶到?”东方向阳并未回身,依旧向着众多弟子离去的方向看去。

    “他答应过我,不出意外自然会现身。掌门师兄好像很看重他?”

    “我是担心,你也知道太上摩柯的人都视你为最强劲的对手,如今你有了弟子,他们自然不想再出现一个剑十二。”

    “我的弟子,自然不是那些家伙可以动的,若到时他们有什么阴谋,我自然会出手。”

    “你还是老样子,就是这样才让你树敌无数,我观那陈风将来也会走上与你相同的道路。”

    “我辈之人,要的就是顺心而为,又何必在意他人看法。”

    “如今乱世将启,恐怕谁也不能独善其身。”

    “乱世乱世,乱的无非是人心,心若抛却杂念,又何来乱之一说。”

    闻言东方向阳无奈一笑,并未再多说什么。二人就这么站在大殿前,默默的看向远方。

    太上教三清殿内,清心真人来到掌教太清子面前,手执拂尘行礼说道:“禀报掌教,一元传回消息,在天元国有重大发现。”

    “是何发现?”太清子并未睁眼,而是继续盘坐于蒲团之上。

    “他发现天元国元都内有一高手坐镇,其实力无法估量。”

    闻言太清子猛然睁开双眼,面露疑惑之色沉默了良久才缓缓说道:“传我教令,日后不许轻易踏足元都境内。”

    “到底是何人能让师尊如此重视?”

    “我也只是猜测,日后你们自然就会知晓,好了退下吧,宗门大会时你们可自行前去。”

    清心真人又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大殿。

    摩柯寺大雄宝殿内,迦罗禅师正默念佛经,就在此时空明尊者悄然走了进来。

    “拜见寺主。”

    “何事惊慌?”

    “渡厄带回来了一个重要消息。”

    “关于天元的?”

    “正是。”

    “我知道了,此事不得外传,下去吧。”

    空明尊者离去,迦罗禅师长叹一声。

    元都皇城中,元文帝正批阅国事,忽然感觉眼前出现一道身影,急忙看去,顿时起身对其行礼说道:“拜见爷爷!”

    “不必多礼。”赫连纳达轻声说了一句,便将目光投向大殿之外。元文帝则在其身旁默默的站着,不敢出言打扰。

    “乱世即将来临,虽然以修真界为主,但世俗间也会深受影响,你可要用心防备。”

    “爷爷放心。只是此事是否对我们有利?”

    “对我们有何影响现在还不好定论,但我们已经抓住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是什么?”

    “咱们的忠勇公。”

    “爷爷认为他是乱世中的关键所在?”

    “不只是他,还有许多人,他们共同组成了最关键的部分。就像五霞仙宗那个女娃也是关键。”

    “他们实力毕竟有限,若再过些年月,我可能才会对他们有所信赖。”

    “以后的世界毕竟是年轻人的天下,而且你也不要小看他们,尤其那个陈风,他身上有些东西连我都不曾看透。”

    “难道爷爷的九天神算也不行?”

    赫连纳达并未说话而是轻轻摇了摇头。

    五岳国,因其境内有五座高耸入云的山脉而得名,而在其中心地带正是五岳中的神峰山脉所在,神峰山中则存在着当世最为神秘的宗门神峰门。

    神峰门内最大的一座大殿中,一道身影傲然而立,从其身上散发出一种难以言明的气质。

    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他身后,低声说道:“禀报师尊,一切计划都在进行之中,只是那个宗门大会……”

    “此事定然要去。不过在此之前你还要去一个地方。”

    “请师尊明示。”

    “北晋,谭家。那里有个叫陈风的年轻人,说来他也算是你的师弟了。”

    “杀了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