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陆拾捌章 质问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当七拐八绕后来到今后将要居住的地方时,陈怡和母亲秦氏总算知道了什么才是有钱人的生活。眼前是一独门小院,院中有着两间厢房。这就是张公子口中说的普通房子?陈怡在心中狠狠感叹了一番。

    不过这里当然不能算是普通房子,至少也是身为一个管事才能和家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张浩轩肯定不能让陈怡母女真的去住下人的房子,但为了不让她们感到别扭,所以也没选择太好的住处,这里的一个小小独门院落对于整个帅府来说也可以算是普通房子了。

    “今日你们便先收拾一下,明日我再带秦大姐去后厨看看。”说话这人是帅府中的大管家。

    “夏管家称小人陈秦氏就好。”秦氏见夏管家如此客气,多少还是感到有些别扭,毕竟自己是来这边做下人的,不能因为张浩轩的缘故就要与众不同。

    “秦大姐多虑了,府中本就没有那么多规矩,我家元帅也是个豪爽之人,对待下人都很好,更何况您二位还是少爷带来的,必然不能同那些普通下人一样。”夏管家一脸陈恳的说道。

    秦氏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本来她就猜到来到帅府必然不会简单做个用人,但如今既然已经来了,又不好直接离开,只是希望不要因为这些事而徒增不必要的烦恼。秦氏心中暗叹一声便算是默认了此事。

    自此秦氏和陈怡母女正式开始了帅府中的生活。正像秦氏猜测的那样,府中为她安排的活极为轻松,只需每日早晚帮忙烧一锅热水,或是府中老爷夫人等需要沐浴时烧些热水即可,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安排,按夏管家的话来说就是你想做些什么自己可随意决定。近日母女二人还拿到了几件新衣服。帅府中人,出来进去代表的都是帅府脸面,因此衣着自然是要体面些的。秦氏本就明白这些,陈怡毕竟是个女孩子,这些年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添置一件新衣服,如今自己突然多了几件好看的衣服,自然是满心欢喜的一件件试了又试。

    自从母女二人住进帅府后,张浩轩却没来过一次,因此陈怡也只是在李伯的茶摊上和其见过几面。起初她面对张浩轩时还是显得拘谨紧张,经过一段时间发现张浩轩并没有因为身份的表露而有任何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同陈怡和李伯说笑。因此陈怡也渐渐放下了心中防备,面对张浩轩时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多了起来,比起往日彷佛还更多了一些。

    沐晓白后来也去茶摊看了次陈怡,劫后余生的喜悦竟是直接让两个年轻的女孩子相拥而泣。听过陈怡讲述事件如何被张浩轩解决,而她们母女如今也是搬到了元帅府中这些事,沐晓白又不免对陈怡调笑一番,弄的陈怡把她送走时脸上还挂着两抹红晕。

    生活变好了,可秦氏却不知为何添了咳嗽的毛病,有时半夜都会被咳醒。为此陈怡也求夏管家帮忙请了个大夫过来医治,大夫只说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开了个方子便离去了。这晚秦氏喝完汤药早早的便去睡了,陈怡则搬了把凳子坐在小院门口看着天上一轮弯月发呆。

    “姑娘何来如此雅兴,竟在此独坐赏月。”

    听闻不远处传来的声音,陈怡转头对着向她走来的张浩轩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说道:“公子又为何事,今夜竟会来此?”说完这句二人竟都笑了起来。

    “听闻伯母病了,所以想过来探望一下。”张浩轩就这么笑着对陈怡说道。

    “公子来的真不巧,家母刚刚喝完药躺下,公子的心意我便替家母收下了。”看似十分正经的回答,只有这二人才知道这几句都是他们平日里互相调笑的语气,因此说话间的气氛很是愉悦。

    “既如此不知姑娘可否赏脸陪小生到府中花园走上一走。”

    “头前带路。”陈怡总算坚持不住那种假正经的说话方式了,这一句便显出了女孩顽皮的一面。

    一路穿行,很快二人便来到了一片小湖边。夜晚湖水中特有的清香扑面而来,惹得陈怡贪婪的深吸了好几口。湖中有一凉亭,亭中石桌上不知何时已经备好了一壶香茶。

    来到石桌边坐下,张浩轩为陈怡和自己各斟满一杯。此时正值将入初夏时节,湖中吹起一阵微风,将陈怡额前青丝吹散了几缕。这一幕正好被张浩轩所见,一身淡粉衣裙,脸上略施粉黛,及腰秀发随风轻摆,如此动人的画面竟是让张浩轩看的有些痴了。

    见眼前人眼神之中有些异样,陈怡也是羞红了脸颊,微微颔首轻抿了口香茶,忽然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公子真是爱茶之人,平日里在茶摊喝还不够,如今已是入夜还要饮茶。”

    有些迷离的神色被陈怡的话一下子敲醒了。想着之前有些失态的举动,张浩轩脸色也是有些惭愧之意,“茶乃是养人心性的良物。”说罢张浩轩忽然换上一副温柔的神色接着说道:“姑娘今夜却是格外好看。”

    “呸!你这说的什么浑话,说是来赏月,如今坐于亭中却反而见不到月色了。”陈怡小脸更红了几分,但对于张浩轩如此轻薄的话语还是有些嗔怒之色。

    像是知道了自己说的有些不妥,张浩轩赶忙收敛了几分笑容,“其实观湖中月色,更是另有一番滋味。”说完他伸手指了指湖中倒影。

    “多了几分虚幻,少了更多的真实。”陈怡看着倒影反倒轻摇了摇头,神色也是忽然变得落寞了几分。

    张浩轩见陈怡神色变化,心中甚是疑惑,故而问道:“不知姑娘所看月色是否想到了什么?为何会有忧愁之情?”

    “公子有所不知,我家中并不是只有我跟娘两个人,我还有个哥哥。”陈怡只是呆呆的看着湖中月色的倒影,像是进入了某种回忆当中。

    “说来我与陈风公子也有过一面之缘。”张浩轩也像是被触动了脑中的回忆。

    闻听此言陈怡忽然一愣,转头看着张浩轩疑惑问道:“公子何时见过我哥哥?”

    张浩轩喝了口茶,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说道:“我记得是天元十三年,那时父亲刚刚被陛下升为元帅之职,但那时只是个虚名,手中并无兵权,而当时的兵部侍郎也就是王士林的父亲,与我父有些官场上的交集,父亲便让我多与王士林亲近。当时由于年纪还小,很快我便和他整日厮混在一起。”

    听到此处陈怡眉头渐渐紧锁了起来,王士林这三个字在她心中还是留下了很深的伤痕。张浩轩没注意到陈怡的神情,只是自己继续回忆道:“那一日他说要去找一个跟他订过亲的女子。”

    “是晓白姐?”陈怡突然插话问道。

    “正是她,那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她,当时年纪小,也跟王士林一起言语中说了许多难听的话。”说到此处张浩轩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陈怡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了。想了一下,张浩轩决定继续说下去。

    “后来陈风兄弟突然出现,我便和他交手了一番,当时我便被陈风兄弟的实力深深震惊了。常年跟随父亲习武的我自认为同龄人中已经难有敌手了,可那日跟陈风兄弟的交手却是不分胜负,只是王士林竟然叫人出手偷袭,我等习武之人交手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因此当时我对王士林的做法很看不惯,因为不想再和他们成为一丘之貉,我便独自离去了。后来我才听说陈风兄弟他……”张浩轩忽然停下了话语,因为此时陈怡眼中已是噙满了泪水。

    “原来当日欺负晓白姐的人里还有你,你可知道就因为你们这些人,我哥、我哥才……”陈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哽咽,到得最后眼中的泪水也是流了下来。

    看着眼前已是泪眼婆娑的女孩,张浩轩一时竟不知该做些什么,只是紧咬了咬牙接着说道:“不管你信或不信,自那日之后我便渐渐不再见王士林了,待得这些年听到他的一些更加过分之事,我心中也很气愤难耐,只是他父于朝中也有些权势,不好直接动他。不过小怡你要相信我,我不是他那种人。”

    后面的这些话陈怡并没有听进去太多,此时她眼中泪水也慢慢变干了,只是脸上的神色却很沉重。

    “敢问张公子是如何知道陈风是我哥的?”因为陈风当日算是潜逃,虽然这些年来杨叔叔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但为了小心行事,在人前母女二人都尽量不去提及陈风,而那件事毕竟不算什么大事,因此知道陈风和秦氏母女关系的人也不知道陈风是为何突然消失的。每每被人问到秦氏便简单编个理由给搪塞过去。可是今日陈怡知道了张浩轩和王士林曾经的关系,他又知道自己母女跟陈风的关系,想到此处陈怡心中竟是有些担心害怕起来。

    知道陈怡心中所想,张浩轩在听到陈怡问出的这句时心中便知不好。沉默片刻,张浩轩咬牙说道:“那件事发生后,我担心陈风兄弟,便一面令人去打探他的下落,一面……一面去调查了他的身份……”张浩轩看着神色漠然的陈怡,心中暗叹一声接着说道:“当年你们那个杨叔叔将你们的身份都做了伪造,这也是为何王士林至今不知道你们和陈风关系的原因。不过我父亲毕竟出身军队,我利用那里面的关系知道了陈风兄弟家中还有一个母亲一个妹妹。”

    “那我请问张公子,那日王士林来我家,你又是如何找过来的?那个混蛋定然是跟踪过我才知道的,难道你也……”话未说完,陈怡凝重的神色间竟是隐隐有了一丝惊恐的神情。

    见此张浩轩长叹了一口气,“一年前我偶然在路上见到了沐晓白,可能当年她并没有记住我吧,反正那时她并没认出我来,那日我不知为何就一路跟着她,她便将我带到了你们之前的家……”

    “张公子果然好算计,不知如今让我们母女二人进到府中,又要作何计较?”陈怡忽然语气冰冷的冒出这么一句。

    张浩轩闻言一愣,紧跟着神色竟是有些焦急的说道:“小怡,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真心想帮助你们,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如此说来小女子多谢公子仗义相助了。”说罢陈怡起身向张浩轩施以一礼后便转身离开了。只剩张公子一脸苦涩的独坐于凉亭之中。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