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陆拾贰章 调戏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5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元都做为天元国都城更是繁荣昌盛,城中心各行各业都是人流涌动热闹非凡。泰安酒楼每日午时都会人满为患,因为此时这里有说书人会为众人带来一段段令人拍案叫绝的精彩故事,这也是元都百姓休闲娱乐的重要项目。

    啪!

    随着止语发出的响声,三五成群的客人就会从酒楼离开,或是约个三五好友再去戏苑品赏一番,或是去青楼与那花魁饮酒作乐,或是于酒楼对面的茶摊来上一壶好茶细细品味。而每日这个时候陈怡都最为忙碌,如今她也在李伯的茶摊上帮忙做事。多年前她便不再读书,为母亲秦氏分担养家的重担。李伯当年就很喜爱陈风,如今陈怡也来跟着他一起卖茶,李伯自然十分乐意。

    陈怡也渐渐褪去了少女的稚嫩和羞涩,虽然没有倾国之容,但也出落得亭亭玉立,温婉动人。如今常来茶摊的客人都是对这个小姑娘偏爱有加,不时还会调笑几句,陈怡也很精明能干,一些常见的客人她都很熟悉,有时客人高兴还会多付些银钱,这些额外收入李伯把大部分都是给了陈怡,他知道多半客人是冲着这个姑娘来的,正是这样如今茶摊的生意比陈风在时更要好上许多。

    “张公子,您的茶来了,小心慢饮。”陈怡将茶碗放在一男子面前。这人身穿绫罗长衫,长发及肩,面如温玉,正是个俊朗之人。

    “多谢姑娘。”张公子微微点头致谢,谈吐间透露出其修养极高,浑厚的嗓音又为其平添了几分成熟稳重之风。

    陈怡对着他嫣然一笑便转身去照顾其他客人了。这个张公子平日不光饮茶,有时还会和陈怡李伯谈笑几句。李伯曾言看此人衣着谈吐定非常人,但其言语间却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骄奢之气,平易近人的交谈让人接触起来感觉很舒服。而他也对李伯和陈怡照顾有加,每次的茶钱都会多给出许多。今日张公子也是多付了几钱后便离开了,待得其刚走,对面却是来了一女子,陈怡一看便是喜笑颜开。

    “晓白姐,今日怎么有时间来啊。”

    “还不是我那爹娘的缘故,好端端的让我去店里帮忙。这可倒好,他们可是做起了甩手掌柜,大大小小的事都需我来打理,今日好容易得着空闲这才想着来看看你。”沐晓白边说边被陈怡拉到靠边的一张小桌旁坐了下来,一碗茶便递到了她面前。

    李伯也认识沐晓白,知道这个姑娘偶尔会来找陈怡打探陈风的消息,因此他也不去打扰二人,独自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好妹妹,多日没见,可有了你哥的消息?”沐晓白刚一落座,连茶都没喝一口便开口问道。

    陈怡闻言也是泛起一股忧思之情,手上紧紧捏着一块抹布说道:“昨日杨叔叔又来过了,可还是没有我哥的消息。哥也是的,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给家里带个信。最近娘常常对着哥的几件旧衣服发呆,她说……”说到此处陈怡顿了一下,嗓音瞬间变得哽咽起来。“她说哥是个孝顺的孩子,不会一走这些年连个信都没有。可能、可能他遭遇了什么不测也说不好。”陈怡说完一双大眼睛已是噙满了泪水。

    “好妹妹,你们别瞎想,陈风那么机智,还会打猎,定然不会有事的,可能、可能是他不知道怎么给家里带信吧。”说完最后一句沐晓白都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她认识陈风也许多年了,他是个把母亲和妹妹的生命看得比自己还重的人,当日落难外逃,定会想办法带回消息让家人安心,如今这么多年都杳无音信,莫非真的……想到此处沐晓白也是红了眼圈,而一旁的陈怡则小声抽泣着。

    就这么沉默无言的坐着,二人更是被一股悲伤的气氛所笼罩。就在这时于泰安酒楼里走出几人,为首一人衣着华丽,头挽丝绦,手拿纸扇,外人看去绝对会认为来人是个文人公子,身后跟着几个仆从,一看就是酒足饭饱的样子,缓缓的从酒楼台阶上走了下来。

    当先那位公子忽然抬头向着对面茶摊一看,双眼一眯,嘴上立刻露出一个坏笑,大步流星的向着茶摊,确切的说是向着沐晓白和陈怡那桌走了过去。

    “呦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晓白么,怎么今日不在店中却有闲情跑来这边喝茶啊。”

    听闻此声沐晓白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陈怡也是收敛了悲伤之情,紧张的看着面前这几人。

    “王士林,你想干什么?”沐晓白也很紧张,但还是开口质问起来。

    “你这脾气还是这么冲啊,不过少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若不是与你爹娘订好了明年才让你过门,少爷我都等不急了。哈哈哈哈!”王士林身后的仆从也跟着起哄大笑起来。

    如此下流的话语竟是让沐晓白和陈怡都羞红了一张脸。“你无耻,告诉你,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的。”说罢沐晓白就要起身离开,却被一名仆从一手给按回到了凳子上。其余几人也围了上来,正好将沐晓白和陈怡给围在了桌边。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其他桌的客人,本还有人想破口大骂一番,怎奈见那公子定是有着不俗的背景,再加上其身后的众多恶仆,竟是将要出口的话给生生咽了回去,于是众人纷纷起身结账离开。李伯见客人都走了,他怕两个姑娘吃亏,便赶忙过来想要打个圆场。

    “这位公子息怒,还望看在老身的份上高抬贵手,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两个孩子生气了。”李伯边说边向桌边挤来,刚要伸手去拉陈怡,却不想被两个仆人左右一推,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李伯!”陈怡见状赶忙起身推开一人,来到李伯身边将他给扶了起来。沐晓白也赶忙过来看看李伯有没有受伤。毕竟今日之事是王士林冲她来的,若是伤到了无辜她心中自然愧疚万分。幸好只是跌了一下,看了下并无大碍,二女便将李伯给扶到了一旁的凳子上。

    “老家伙你算个什么东西,还看在你的份上,今日算你倒霉,偏偏少爷我心情不好,若再敢多言小心你的老胳膊老腿。”

    “你这家伙好不讲理,这么大岁数的老人家你都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陈怡没等沐晓白开口,自己却大声呵斥起来。

    闻言王士林眉头紧锁看向陈怡,由于之前目光都放在了沐晓白身上,再加上他站在陈怡侧面,并未仔细观看,此时细细看来,竟是发现此女也是个可人儿,略施粉黛的面容更衬托出一股清纯之气,好似出淤泥而未染的荷花般干净清透。

    “原来是个如此娇嫩的小丫头,看着温婉动人,说起话来却也够辣,不过少爷我就喜欢你们这样的烈女子。哈哈哈哈!”一番话说完,王士林和几个仆从再次调笑一番。

    “你……”陈怡哪里见过这等场面,被几句调戏便更加羞红了几分,一时间也不知该回些什么。

    一旁的沐晓白心中却是暗叫不好。她深知这个王士林生性好淫,平日里就经常流连于风月之地,年少之时便是要求家人去向自己的爹娘订亲。当年沐晓白和王士林的爹娘是同乡,怎奈家乡遭逢大灾,辗转间便都来到了元都。沐晓白家便跟城里开了个小粮铺,生意不算做了多大,但也够生活所需了。王士林他爹却不想平凡度日,便用所有积蓄花钱买了个城门管事来做,几年下来却是让得他在官场越发混的风生水起,竟从一个城门官摇身一变成了如今兵部要员。早些年间两家人还偶尔来往,沐晓白和王士林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便认识了,待得王士林的爹开始平步青云,自然也就断了和沐晓白家人的来往。为此沐晓白的娘那一阵子经常和她爹吵架,说什么看看人家买官飞黄腾达就不理他们这些个小民了,早知道这样也让他去买个做做了,何必今日还守着这么个小铺子度日。沐晓白慢慢长大,对王士林也就没了什么印象,却不想一日王士林偶然路过沐晓白家的店铺,想起了童年往事,便想着进去炫耀一番,谁知一见长大后的沐晓白,竟是起了色心,当日回到府中便向父亲央求去向沐晓白家提亲。王士林的父亲极其宠爱自己这个儿子,因此第二日便是来到沐晓白家提亲。晓白的父亲自然不答应,本来两家都断了走动,今日突然来访却是想要自己的闺女,如此品性之人,他又怎能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晓白母亲却是满心欢喜,为此当晚老两口还大吵了一架。最终还是沐晓白她娘占了上风,这才将这门亲事答应了下来。沐晓白心中自然不愿,她三番四次求自己的父亲将亲事推了又推,但明年她也到了出闺的年纪,这婚事也推不动了。因此她心中早有计量,待得明年出嫁日,便是她赴黄泉时。

    今日见王士林用言语调戏陈怡,沐晓白便知道那人定是起了歹意。陈怡是陈风的妹妹,若她因为自己而出事,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必是无颜相见。于是沐晓白一步站到陈怡面前,将其挡在身后,厉声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莫非你还要干出什么有悖天理伦常之事?你还是速速离去,莫要将事情闹大,对你想来也没什么好处。”

    “呵呵,少爷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没有好处,我今日还就……”一句话还未说完,王士林便被身后一名仆从后面拉到身旁,附耳上来说道:“少爷今日还是算了吧,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若要将事情闹到老爷知道了,您也免不了一顿责罚,若是被老爷的对头抓住了什么把柄,对老爷也不是件好事。”

    闻听此言王士林看看周围,这边之事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好奇目光,心中想来仆从说的也不无道理,因此他整理了一番衣衫,对着沐晓白说道:“今日本少爷还有要事,来日方长,少爷我可是会好好和你增进增进感情的。哈哈哈哈!”说罢便大笑几声转身大步离去了。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