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盛世无邪封面

第肆章 出门遇见狼    文 / 夜观音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先生,您说了半天吐纳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们都能学会么。”听了柳先生说了半天,下面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提问了。

    “呵呵,吐纳就像是呼吸但又不单单是呼吸,它也是一种能量的获取,就好比你离火近了,你就会感到你呼吸的空气变得热了,吐纳就是这样的感觉,虽然先生我只能稍稍感受到那么一丝温暖的能量,但这确实就是吐纳。”柳先生一直都是那种骄傲的表情,就像是自己干了一件可以名垂青史的大事一样。

    “至于学会,每个人都有可能感悟,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这些事还是要看天赋和机缘的,就像先生我来说,读了大半辈子的圣贤书才将将摸到修炼一途的门槛边,吐纳只是一个开始,但后面的道路据书上说还有无穷远要走,以我这把年纪能做到如此怕是也到了极限喽。”嘴上说着自己最多也就如此了,可柳先生从表情来看还是那么的高兴,对于不能再精进毫不在意。

    “那这么说世上真的有神仙了……”

    “咱们天元国有没有隐藏的啊……”

    “有仙是不是也有鬼啊,我最怕鬼了……”

    随着少年少女们想象思维的不断拓展,讨论的问题也开始渐渐偏差了,偏偏又赶上柳先生心情大好,借势开始天南海北胡侃一通,甚至有些桥段都是陈风每日跟酒楼门口听说书的说过不知多少遍,自己已经能倒背如流的了。因此后面这样的大讨论和柳先生吐沫横飞的胡编乱造对陈风而言已经毫无吸引力了,但是之前有关吐纳的说法却被他牢牢记在了心里。

    今日的课结束的很早,其实也不应该叫课了,今天完全就是个故事会,从先生说到学生说再到先生说,说到最后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讲些什么了,所以柳先生就直接宣布放学了。

    听到这句陈风还是像之前一样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先生家,又跑过了条街才把速度放缓下来。他并不是多么着急去挖野菜,他着急的是千万不能让沐晓白给抓到,要不然他可真不知该怎么办了。由于今日时间尚早,陈风比较悠闲的走着,心中却是一直在回味今天听到的关于吐纳一事。一个转弯突然陈风有如雷击般瞬间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道熟悉的蓝衣身影。

    “哼,陈风,我就知道你会扔下我一人跑了。”

    “额,晓白,你、你是怎么追到我的,竟然还跑到我前面去了。我可是出门就狂奔了两条街啊……”

    噗,听着少年这有些惊讶之中带着点无辜,无辜之中又带着点淡淡忧伤的问话,少女还是把持不住这种严肃的表情笑了出来。

    “喂,某些人好像忘了我家就跟这边,我肯定比你熟啊,再说了上次都快跟你出城了才被我娘抓住的,所以你每天走哪里出城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哦。”

    看着少女渐渐浮现出来的一抹坏笑,陈风更觉尴尬了,他本以为靠着速度就能甩掉的少女却用智慧将他打败了,这难道就是父亲笔记上说的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典型案例?陈风心中想着这些暗下决心以后遇事一定要多思考多动脑。

    元都西面环山,这一片密林深山已经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山林深入一些便能经常碰到一些毒蛇猛兽,因此这一带也是城里靠打猎为生的猎人们经常出入的地方,但更深处却没有人进去,或者说进去过的人再也没有能出来的。有的说山林深处有着各种强大并且超出一般人认知的各种凶兽,也有人说这里面肯定住着些得道修仙之人,之前进去没能出来的人都是拜了师傅从此只能跟老林深处修行了。

    陈风挖野菜的地方就是这片山脉最边缘的地带,这一带树林繁茂,杂草、灌木丛生,但却是盛产一种不知名野菜的地方,每年春季都是最适合采挖的季节,因此在这一带总会是看到零零散散的人在不停的采挖着。

    陈风带着沐晓白找了一片四下无人的地带就开始动起手来。由于晓白是第一次,因此陈风手把手的教了她几遍,慢慢等她有些熟络了,陈风才开始自己采挖。

    半个时辰后,一阵微凉的小风吹过,满头大汗的两个人都感到有些疲惫燥热的身体一阵舒畅的感觉,忍不住的抬头相识一笑。陈风是背对着深山那面的,刚好与沐晓白相对,本应是笑容满面的沐晓白突然换成了一份极度恐惧的摸样,手颤抖的抬起指着陈风背后,“有……有……有狼……”随着一声大喊,沐晓白本能的想站起来转身就跑,可因为极度恐惧,身体已经僵在了那里,稍一用力,不但没站起来,反倒一屁股瘫坐到了地上。

    陈风看着沐晓白的举动听着她说的话,瞬间感到背后有如被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凉飕飕的,紧跟着就是一身冷汗冒了出来。此时多年来被人冷言冷语,每日忍饥挨饿所锻炼出来的坚韧性格发挥了重要作用,心中不断的呐喊让自己要冷静下来的同时,缓缓转过身来,因为他记得父亲的笔记上讲过,野外遇到危险,尤其是野兽时,首先是要冷静下来,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要稳定住,切忌过快而让对方产生不可预知的危险感从而更快的发动攻击。

    这是一头刚刚成年的普通灰狼,有些偏瘦的身体告诉人们这些生活在山林深处的凶兽的伙食也不是那么的好。一条受伤的后腿此时还是不断有血往外冒着,应该是中了猎人的陷阱刚刚受伤不久。

    观察到这些细节也是得益于父亲笔记里的那些生存之法,当面对感觉比你强大的敌人时,要尽可能的找到眼前敌人的一些弱点。因此眼前这头灰狼受伤的后腿势必会影响它一贯的敏捷动作,这也就是它目前来说最大的弱点,而且大幅度的动作也会让其伤势加重,加快流血的速度。正是观察到了这一点,陈风紧张的都快要跳出来的心,竟是变慢了一些,与此同时头脑中还在不停的思考该如何选择。自己逃跑?显然以他的性格不可能把沐晓白扔下,不说别的,沐晓白家人的怒火就肯定不是他们家可以承担的,而且心灵上这一生都会在谴责与煎熬中度过。带着晓白跑?这显然更不靠谱,虽然对面的那头恶狼已经受伤了,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还要带着一个害怕的已经都站不起来的女孩跑,肯定跑不过这头狼的。大声呼救?如果有刚好路过或者从山里出来的猎人经过或许他们会得救,但这只能说是如果。远处挖野菜的不是妇孺就是老人,谁能救下他俩?如果知道有狼他们应该跑的比谁都快吧,毕竟明知事不可为而非要为之,那肯定是非傻即疯。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大声呼救会不会刺激到这头狼凶性大发,也幸好沐晓白被吓得已经不太会说话了,如果这时她来这么一嗓子,陈风真的不敢保证现在他俩是不是已经进狼肚子里去了。

    思前想后几种可能几种假设,都说明了一点,他们俩人现在已经被逼到绝境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奋勇一搏,也许还能创造奇迹。如果换做以前,要说跟一头狼搏斗,别说是受伤的了,就算是重伤的,陈风连想也都不敢想,可是这两年每天不停的练武,他愈发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的变得强壮,起初是再打架时已经可以还手了,再后来就是同龄人已经没有几个能打的过他了,就算一次上几个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因此这不到两年来已经很少有人来欺负他或是他妹妹了。

    但打架只能是打架,今日这肯定是一次生死搏杀,而陈风手里只有一根挖菜用得短木棍,虽说他每日练剑也是用得木头,可如果手里真能有一把剑也还是能增长不少底气的。

    陈风举起木棍,就像是之前每日练习的一样摆了一个起手式,只是现在的手心中已经满是紧张的汗水,看似一个很稳定的微微下蹲的架势,实则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腿也在细微的颤抖着,毕竟这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啊。

    那头受伤的恶狼见到对面人类的这个架势,虽然没有像人类一样的智慧,但天生的野性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类具有危险性和主动攻击性。

    两边都极有默契的陷入了沉默,陈风身后不远处的沐晓白则是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像是要跟这头狼拼命的陈风,如果此时她能喊出一句,她绝对会让陈风带她跑,因为她可不相信一个普通的少年可以杀死一头狼,虽然这是一头受伤的狼。

    说起来复杂,其实这些想法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就在沉默的下一刻,受伤的狼像是有些不愿承受这种压抑的气氛一般,主动打破了寂静,两三下就冲到陈风不远处,突然一个奋力前扑,想着这一下就解决掉眼前这个少年。看着突然近身扑向自己的狼爪,陈风也不知为何自己此时突然变得冷静了许多,脑海中使劲回忆着每日练习的动作,脚下一个偏移,有些生涩的将将躲开了这一扑,不过由于动作过于僵硬,因此狼爪还是在他的左手小臂处留下了三道伤痕,而陈风仿若不知一般,躲避的同时慌乱中用手中木棍奋力向着狼驱一刺,用于挖野菜而被削的有些发尖的木棍也是在灰狼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一人一狼这么交错而过后都下意识的退后几步拉开了些距离,此时的陈风才感到左臂一阵火辣的疼痛,而看着对面灰狼此时表现出的极度愤怒的表情,陈风知道刚刚那一下只能算是个平分秋色吧。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