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猥琐仙帝封面

第四十三章 闯入    文 / 朱小果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砰!”

    一把剑和壮汉的巨斧撞击了起来。

    那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剑,却轻易的挡下了巨汉猛烈的一击,而手持锈剑的人正是莫途。

    莫途满脸微笑的看着壮汉,手中的锈剑依旧与巨斧悬在半空。

    而壮汉却是满脸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汗水不停的顺着鼻尖往下淌,此刻他心中大骇,因为任凭自己怎么用力,对方始终微笑着看着自己,丝毫不显吃力。

    他的那些小弟们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挡住自己老大一斧子,现在又互相对峙,都大吃一惊,不过他们并不担心,因为他们深知自己老大的实力已经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境界,眼前这个看似瘦弱的陌生男子怎么会是自己老大的对手。

    而此刻那壮汉却是有苦自知,因为自己已经到了极限,而眼前这个人依旧风度翩翩的保持着微笑,就连旁边那个小子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自己何尝不明白已经中了人家的套,人家根本就是在这等着自己,肯定是那个吧台里躲着的老小子请来的帮手。唉,枉费自己一世英明,今天就要断送在这了。

    如果莫途知道这壮汉所想,肯定会笑的捧腹撤剑.可莫途并不知道,只见莫途眼光一寒,壮汉只觉一股澎湃的力量从斧子上传来,“砰!”壮汉已连人带斧从那扇被劈毁的门中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滚,壮汉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起身,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不一会,拐了几个弯没影了。

    而客栈里那群壮汉的小弟却是楞在当场,刚才他们亲眼看见自己老大连人带斧的飞了出去,爬起来一溜烟跑没影了。一直在兄弟们心中所向无敌的老大都跑了,自己在这不是送死是干嘛,还没想完就集体转身向外逃串,可就在这时??

    “D法阵,启!”

    只见那群武士打扮的小弟们全都“砰!”“砰!”的撞到一面无形的墙壁上,等他们头晕眼花的站起来,惊恐的发现无论往哪走都被一面无形的墙给挡着,就好象一个看不见的玻璃罩一样,把他们困在了里面。顿时恐惧爬上了心头,一个个都开始大声的喊着放我们出去!

    而莫途和秦轩却看着从吧台里面慢慢站起来的客栈老板,只是此时他的手上多了一把黑色的道杖。

    “你是修士?”莫途惊讶的看着客栈老板手中那雕有图腾的黑色道杖。

    秦轩此刻也惊讶的望着客栈老板,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一点不起眼的瘦小老板,竟然是一个修士。

    “不是,这个道杖是我朋友留在这的,这个d法阵也是他无聊的时候教我的。”客栈老板随意把玩着道杖解释到。

    “那也不对,没有精神力根本就不可能使用道术。”莫途眉头微皱。

    客栈老板笑着说:“这把道杖是特制的,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拿着它都会感受到一点精神力,而就这一点,释放个最基本的D法阵足够了。”

    “你他妈的混蛋,赶快放我们出去,不然等老子们出去了一定将你碎尸万段!”那群被D法阵罩在里面的小弟们发现根本出不去,一个个都开始破口大骂。

    客栈老板眼里寒光一闪,“哼,我再让你们骂。”说完,只见那无形的玻璃罩突然淡出颜色,然后有一条条的电蛇开始流串,疯狂的电蛇很轻松的串到了那群小弟的身上,顿时整个客栈响起凄厉的惨叫。

    “他们也受到教训了,放了他们吧。”秦轩于心不忍的对着客栈老板说到。

    “可惜我只会施术不会解术。”客栈老板无奈的看向秦轩。

    此时,那些疯狂的电蛇已经消失,只剩下那群在不停抖动的小弟们。

    “那就让我来解吧,‘D法阵’散!”随着客栈外面飘进来的声音,那透明的玻璃罩陡然消失。

    只见残影一闪,外面那人已来到秦轩等人面前背对着。

    “好快!”莫途双眼微眯。

    “鬼翅,风起!”

    来人淡淡的念到。只见这人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对黑色的翅膀,翅膀猛的一扇,那些小弟们就被平地而起的黑色飓风卷了出去。

    翅膀消失,来人冷笑了一声,转过身。

    此人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长相英俊,一双冷酷的眼睛让人看了不寒而栗,碧绿色的长发肆意的披散在一件碧绿色长袍上,最特别的是左边脸颊上有一条褐色的刀疤,不过这条刀疤看起来并不丑陋,反而使他更有男人味。

    客栈老板见到来人,立马高兴的问到,“比利亚,你总算回来了,怎么样,抓到‘毋须’了吗?”

    比利亚失望的摇了摇头,“看见了一头,只不过它的速度太快,我完全跟不上它的速度。”

    “什么,连你都跟不上?”客栈老板惊呆了,因为他知道比利亚的速度有多快,全速下,百米内完全相当于瞬移,就连比利亚这么惊世骇俗的速度都追不上毋须,那毋须的速度也太可怕了。

    “如果是在平原上,差距或许会小些。”比利亚无奈的叹气道。

    “毋须?”秦轩和莫途已经是第二次听见‘毋须’这个词了。

    “巴塔,他们是?”比利亚眉头微皱的看着秦轩二人。

    “这两位是我的客人,名字…对了,我叫巴塔,两位叫什么名字?”巴塔到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两人叫什么。

    “我叫提拉斯,他叫达拉。”莫途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和秦轩的真实身份,所以信口编了个。毕竟莫途和秦轩的大名,在狄思丽国差不多人尽皆知。

    秦轩却是心中暗笑,达拉这名字真难听,亏莫途想得出来。

    “我叫比利亚,是巴塔的朋友。”比利亚淡淡的自我介绍。

    “对了,几次听你们提到‘毋须’,难道和魂大陆上出现了‘毋须’?”莫途好奇的问到。

    巴塔看了看比利亚,而比利亚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吧,又不是就咱俩知道。”

    巴塔转向了秦轩二人,无奈的说:“我的消息从来都是收费的,今天就破例一次,虽然有点心疼。”

    还真是一个贪财的人。秦轩和莫途心中不禁升起同样的想法。

    “其实一个月前,有人在乌雪山脉发现了两头‘毋须’,只不过当时速度太快,那人只是看到了白光一闪,就没影了。但是并没有在意,只是走了一会,竟然无意中发现在铺满雪花的树枝上有着两个马蹄印。只不过这马蹄印相比于一般的要大的多。他突然想到了那闪过的白光,就以为是某种特殊变异的马,随即想要抓一头这样样的马给自己当灵兽,到时候便可以拥有这样的速度,想想就觉得兴奋。于是他就按照大体的方向和一路上依稀留下的线索一直跟到了‘死亡森林’,终于,他发现了两头‘毋须’。不过遗憾的是,他也被发现了,只一眨眼,‘毋须’就消失在他的眼前。他回来以后无意中和朋友提起,风声就这样慢慢的传开。当然,知道的人并不多,而我是无意中听到在我这喝酒的人说起。”

    巴塔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们想必也都知道,‘毋须’可是传说中才存在的神兽,相传‘毋须’的角可是做极品邪杖最好的材料,而且它的鬃毛不但可以在瞬间治愈特别严重的伤,而且还能增强邪力,任谁得到这两样东西都可以在一夜间暴富,这么强的诱惑,有几个人可以抵挡得了。”巴塔的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比利亚不屑的冷笑着,“哼,连追都追不上,想抓住,做梦!”

    “你还不是一样跑去抓‘毋须’了?可结果呢。”巴塔幸灾乐祸的讥讽着。

    “哼,要不是你哭爷爷告奶奶的,说抓不到‘毋须’就不还我道杖,你以为我会去?”比利亚眉头一掘,狠狠地瞪着巴塔。

    “哼,谁稀罕你的破道杖,放我这还占地,拿去。”说罢,把道杖丢给了比利亚。

    “看到‘毋须’的那个人是谁?居然可以根据毫不可查的线索追上还找到了‘毋须’,这个人真不简单。”秦轩突然开口询问,就连莫途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巴塔表情突然变的很凝重,“那个人很厉害,四国中,知道他真名的人不多,可几乎每个人都听说过他的代号??离!”

    “离!”秦轩和莫途同时一惊,的确,四国中很少有人不知道离。

    离,一个流浪者,也是一名非常强大的邪剑士。他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众人只知道,离曾一剑,杀死了巴鲁奇国实力最强的狂战士血暴。从此,离的大名在四国中迅速燃烧,甚至于离这个字,已经成了强大的代名词。

    莫途低下头,眉头紧锁的思考着,“既然是离发现的‘毋须’那就错不了,只不过为什么‘毋须’会出现在和魂大陆,难道它们忘记了当初的誓言?”

    而就在这时,比利亚打断了莫途的思绪,“提拉斯,别惦记了,你就算看见了也抓不到。”比利亚错以为莫途皱着眉头思考,是在惦记着‘毋须’。

    蓦地,莫途想起了什么,目光转向比利亚,眼睛里充满了好奇,“比利亚,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比利亚诧异的看着莫途,淡淡的回答,“可以。”

    莫途目不转睛的盯着比利亚,“你是‘邪修士’?”

    “邪修士!?”

    秦轩和巴塔有点疑惑,因为他们从没听过这个称呼。而比利亚却是微微吃惊的看着莫途。

    “什么是‘邪修士’”秦轩不解的询问莫途。

    “‘邪修士’是一种结合了邪法师与修士双重血液的特殊的变异个体,就象‘邪剑士’一样。而这一类人,都拥有着强大的力量。”

    “你怎么知道我是‘邪修士’?”比利亚好奇的问道。

    莫途微微一笑,“能把‘鬼翅’与‘风起’两种不同职业的术转化并结合,除了‘邪修士’,我还不知道有谁可以把邪法跟道术转化结合在一起。”

    “你也不简单,居然能看破我转化结合的术。”比利亚承认了自己是“邪修士”。

    “还不止这一点。”

    “哦?”比利亚饶有兴趣的看着莫途。

    “还有你的飞行术,即像邪法师的‘天使羽翼’,又像修士的‘飘灵’,我想,那也是你将二者转化结合的新的飞行术。”莫途说。

    “你真的不简单,没想到你不光看破我的术,而且还能记得有我这类人的存在。”比利亚冷笑道。

    莫途看着比利亚,沉默了片刻,然后叹了口气,“很久以前,‘邪修士’的横空出世与其强大的实力,几乎让和魂所有的大势力都感到了威胁。于是就打着为了维护和魂平衡的幌子,对‘邪修士’进行了无情的围杀。而在十年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历史上仅有的两个‘邪修士’就这样接连陨落。而那些参与围杀的各大首领,为了掩盖其罪行,便合力封锁了这个消息,所以很少有人知道‘邪修士’的存在。”

    “哼!维护和魂的平衡?放屁!他们是怕威胁到他们的地位!他们为什么不杀了‘离’?难道就我们‘邪修士’该死?你知道吗,十年前死在他们手里的那个‘邪修士’就是我的哥哥!”比利亚愤怒的吼道,每当想到对自己爱护备至的哥哥惨死在那群禽兽的手里,心里就会涌起强烈的仇恨与杀意。

    “冷静!‘邪修士’莫途连忙使用定心术来稳定比利亚此刻的情绪。

    “谢谢。”已慢慢恢复平静的比利亚无力看着莫途。

    “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件事。”莫途歉意的说道。

    “哈哈哈哈,原来你躲在这里了!”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刺进了众人的耳膜。

    “好强的气息!”同时朝那传来声音的方向延伸魂魄之灵观察的秦轩脱口道。

    比利亚面色一变,沉声的说道:“你们赶快离开这里…不好!”但是没等比利亚说完,一阵恐怖波动传来,伴随着一道透明的剑气猛的轰向巴塔客栈。

    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

    巴塔客栈霎那间便化为了废墟,那恐怖的能量波动更是朝四面八方弥漫开来,那澎湃的能量气息,就连远在城门上的守卫都感受到了。而那两个服务员也在此次攻击下丧生。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烟雾散去,只见一个绿色的光罩将秦轩等人罩在里面,面对如此强悍的轰击,绿色光罩丝毫无损。

    光罩散去,比利亚面色阴沉的盯着刚才发出攻击的那人,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愤怒,“春秀,我三番两次的放过你,没想到你却如此穷追不舍,难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哈哈,从小丽死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你,如果不是你,小丽就不会死!”那个叫春秀的红发男子目光狠厉的瞪着比利亚咬牙切齿道。

    一听到小丽,比利亚便浑身颤抖,心中的痛苦与深深的愧疚再一次疯狂的涌上心头。

    而春秀目光赤红的死盯着比利亚,在看见他低头的时候突然疾速的前冲,手中泛着血光的长剑抖的一直,夹杂着千钧之势刺向了比利亚的心脏。速度之快,眨眼间已经到了比利亚身前。

    “砰!”

    此时一把锈迹斑斑的剑猛地和血光长剑撞击到了一起。

    顿时一股能力波纹伴随着尘土四散弥漫,待烟消云散时,只见莫途正手持锈剑,皱着眉头看着春秀,“只会偷袭么?”

    “哼,你是谁?我的事你也配管?”春秀怒视着莫途,说罢灌注了气力一抖长剑,想甩开莫途的锈剑。

    “咦?”春秀惊讶的看着莫途,只见莫途微笑着丝毫未动,不过锈剑却紧紧贴着血光长剑。

    “有点意思。”春秀一声冷笑,长剑猛地向后一转,然后暴退至空中,长剑一抖,数朵剑花化作剑气射向了莫途,剑气过处,时空都微微颤动。

    莫途凝视着呼啸而来的剑气,轻轻的将剑向前一挺,只是轻轻的一刺,迎面而来的剑气顿时消失无踪。

    春秀面色一变,紧紧的盯着莫途,“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接下这招!”说罢,就要发动攻击。

    “够了!”比利亚愤怒的瞪着春秀,“你要杀的是我,跟他们没关系。如果不是小丽死前嘱咐过我不要杀你,你现在早就是个死人了。小丽虽是因我而死,但如果不是你,也不会发生那件事,其实你更该死。”

    “笑话!我该死?哼,可惜今天死的是你!”春秀咬牙切齿道。

    说罢,高举手中血光长剑指向天空,黑色的天空突然出现一团暗红色巨大漩涡,那漩涡最起码有方圆数百米,不断地旋转着,恐怖的能量让整个时空开始震荡,一股沉闷的气息压抑着周围的空气。

    “嗤嗤~~~~”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