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猥琐仙帝封面

第四十三章 变化    文 / 朱小果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又是一个清晨,辰府的仆人们照样出来打扫门前的街道。“这天气可真怪了,都近四月的天气了,怎么还刮西北风啊。”

    “谁说不是,昨夜的风可真不小,我被子没盖好都染上了点风寒。”两个仆人拿着扫把说笑着开了府门,准备清扫被昨夜西北风吹落的新叶。

    “泼点水。”一人回身端了盆水就要往外泼。

    “等等!”先前说话的那个仆人一摆手,“这有人。”他们二人出门一看,一个小乞丐蜷缩在门角。一身褴褛,染满了血迹,浑身大小伤口不计其数,血水和着泥巴糊在脸上,让人看不清模样。嘴唇没又一丝红色,青白青白的。

    “没气了吧。”一个仆人伸手到乞丐鼻子下面,却被同伴拨开了。“不要命了你啊,这阵子咱们这里闹瘟疫,这小乞丐说不定就是……”两人不禁打了个冷颤,退了几步。“怎么办?”

    “晦气!把他扔到街对面算了。”

    两人正商量着,一辆马车穿过清晨的薄雾,缓缓而来,最后稳当地停在了辰家堡门前。一位白发老人掀开门帘,清嗽了一声。马夫赶忙过来搀扶他下车。

    “呦,这不是刘大人么?”

    “可不是呢,赶紧报告老爷去!”一个仆人扔下扫把,转身飞奔回内宅送信去了。另一个也放下手中地家伙,整理了一下衣服,必恭必敬地站在了门旁,用身子挡住了墙角地乞丐。

    来的这位老人今年七十岁整,当朝宰相,姓刘,名晋元。陆安下车梳理了一下衣冠,抬头先望了下庄严的辰家堡,这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唉。”陆安也不明白为何他会发出一声长叹,迈步上了台阶。

    “刘,刘大人好,小的给大人请安了。”仆人说着,倒地便拜。

    陆安特意的没穿官府,没想到辰府的仆人仍然可以认出自己。他一点头,却看到了因仆人跪拜而露出的乞丐。

    “嗯……这是什么人?”

    仆人忘了这茬,才想起来身后还有个小乞丐,这算是露了馅了。

    “啊,这,这是,一个小乞丐,八成冻死了。”

    陆安一皱眉,示意下人去看看。车夫走过去,一试气息,感到丝丝的呼吸,极为微弱。

    “大人,他还活着。”

    陆安闻之顿生瞪圆了双目,冲辰家堡仆人喝道:“你们怎么能见死不救,这和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难道你们老爷教了你们怎样为富不仁了么!”这句训斥吓得仆人马上生出一身冷汗。

    “这个,哦,我方要把他抬到屋里仔细照顾,您就来了,所以…….”

    “谁这么大脾气,大清早就到我辰府来撒野!”声音如钟,一位鹤发童颜得老人笑着迎出了门。陆安见了,急忙躬身施礼。

    “姨丈,小侄有礼了,姨丈近来身体可好?”

    “好好,老夫身子骨结实着呢,贤侄刚才为何动怒?”

    陆安只得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哦。”老人转身打量了几眼那小乞丐,叹了口气。

    “辰七,把这位小朋友抬到你房间去,照看一下,需要的话就去请个大夫。”

    “是。”老人身后闪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跑过去抱起了小乞丐,一看他的脸,不禁吃了一惊。“这不是昨日和大黑抢饭的那个小乞丐么”?……

    老人拉着陆安的手进了正堂,分宾主落座,又让看了好茶,这才说话。“贤侄,这日怎么有空来看老夫啊。”

    陆安轻品了口茶,不住的笑赞了一声:“好茶,每次到姨丈这里来总能品到人间极品,不虚此行啊!”

    老人呵呵一笑,“别给你姨丈拍了,说是什么事吧。”

    陆安这才正容道:“十年前,钱塘一起血案惊动了圣上,到现在却还没有线索,前些日子圣上翻阅往日批卷,见到此案仍未破获,十分震怒,命我长子亲自督办,可如今离儿身在辽东边境,我这个当父亲的只好亲自来一趟了。”

    老人点了点头,“当今圣上可谓明主啊,那件案子我也有耳闻,惨啊。”

    陆安顿了顿,方又开口:“姨丈,表妹可在么,又是多年不见,我想和他说点话。”陆安说的极为小心。

    不料老人抚膺长嘘口气,摇摇头。“跑啦,也是块七十的人了,还和年轻时那么野,我也没办法,听说那臭小子的婶婶前些日子病故了,她去余杭料理后事了。”

    陆安听的出,姨丈嘴里的臭小子正时秦轩。“哦,既然这样,改次再见吧。”陆安不禁有了丝失望。

    “那臭小子,跟他有什么好,害的月如都死过一次了,能捡回这条命也是老天有眼,可好日子没过多长时间,那小子就跑到蜀山做了掌门,断绝尘世间各种情缘,这像话么!”老人说着便气上心头,语气也加重了许多。“月如这么多年就这么等着,到现在都三十年了,却连一个名分也没等下来,唉,气死我了!”老人越说越激动,不住咳起来。

    “这魂魄之灵果然奇特,不但可以去辨别一个人的气息,居然还可以感受别人气息的强弱,可以在片刻就知道自己与对方灵魂上的差距。”秦轩感受着魂魄之灵的奇妙,心里很是高兴,突然,秦轩惊诧的看着莫途,因为就在刚才,莫途的气息竟然消失了。

    而莫途也正惊讶的看着秦轩,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殿下,难道你已经开了‘灵眼’,可以稍微控制魂魄之灵了?”

    “什么!你可以感受到我的魂魄之灵?魂魄之灵也可以被感受到?”秦轩大吃一惊。魂魄之灵居然可以被对方察觉,这不就是说,在用魂魄之灵观察一个人气息的时候会被别人知道?

    “殿下真的可以控制魂魄之灵了?怎么可能,短短的一瞬间就可以学会操控魂魄之灵!要知道一个人从开始尝试控制到能稍微控制一点魂魄之灵是需要极长的时间才有可能办到。”莫途此刻仍旧无法相信,毕竟灵魂修炼可比学习邪法还有修炼武技要难太多了。

    “有可能?难道说光靠长时间的修炼还不一定能控制魂魄之灵?”秦轩有点奇怪,但突然想起刚刚莫途的气息突然消失了,“莫途,你的气息,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莫途神秘一笑,边走边解释,“那就是我特殊的两样能力之一,我可以感受到别人的在我身上的气息,然后瞬间隐藏自己的气息,在别人不观察我的时候,我也可以隐藏气息或者是改变气息。”

    “这么神奇?那不就是说,莫途只要改变一下面貌,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知道那是你,更不要说是别人了?”秦轩跟上了莫途的脚步,不可思议的看着莫途。

    “嗯,没错,就算是完全可以自由控制灵魂的人来观察我,也找不到我一丝一毫的气息。”莫途笑着回答。

    “好厉害。”秦轩不禁心中暗自赞叹。

    “对了莫途,你说光靠长时间的修炼灵魂才有可能办到稍微操控,难道还需要什么条件?”秦轩想起莫途刚刚说的话。

    “还需要一个非常重要又非常危险的条件。”说完,莫途深吸了一口气。

    “非常重要又非常危险的条件?”秦轩眉头一皱。

    “嗯,说它重要是因为这个条件是开‘灵眼’的关键,开不了‘灵眼’,即使你能完全控制魂魄之灵也无法延伸到外界。说它危险,是因为在你对灵魂的修炼达到了一个标准时,便会自动的开启‘灵眼’,而‘灵眼’开启的同时,会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有些人的灵魂根本受不了这股吸力,而被吸进‘灵眼’到了外界,因为这不是人死后,灵魂自然离体,而是强行将灵魂脱离了**来到体外,所以**马上就会死亡,用不了多久灵魂就会魂归四散!”莫途突然变得特别郑重,沉声道。

    “魂归四散!”秦轩失声叫到。可一想自己开灵眼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吸力,只是在绿色气流吸收体内细胞的时候才疼的要死,再说自己的念力进到那个时空的时候只看到了男婴,哪有什么灵魂。

    念识!男婴!

    念力怎么可能会有细胞!而且还会感到疼痛,还有那男婴,不正是自己么?难道,自己的灵魂就是那个男婴,那念力呢?进去的到底是自己的身体还是念力?乱了,全乱了。

    这时,莫途的话打断了秦轩的思绪,“嗯,灵魂都死了那这个人怎么可能还活着,不过王子殿下就不用担心了,你的‘灵眼’已经开了,这就说明殿下已经可以稍微的控制魂魄之灵到外界了。只不过殿下你刚刚大叫的表情真特逗,呵呵。”原来莫途刚刚严肃的表情是故意装的,现在笑的眼都成条线了。

    “好你个莫途,你敢故意吓我,马上我就让你的看到自己的**死亡!”说完,阴笑着朝莫途掐去。

    “呵呵,不闹了,殿下既然已经可以控制魂魄之灵了,我就得告诉一些有关魂魄之灵的事。”莫途躲过了秦轩,笑着说。

    “有关魂魄之灵的事?”秦轩知道莫途对这方面了解肯定比自己多,所以停止了嬉闹,竖着耳朵听着。

    “第一点就是有关魂魄之灵离体的范围,灵魂越是强大,控制力越强,魂魄之灵延伸的范围就越大越广。”

    果然,秦轩试着延伸自己的魂魄之灵,最远只能延伸到百米以外,再远了魂魄之灵就无法再延伸丝毫。

    “还有就是稍微操控的魂魄之灵不光能只能观察别人的气息,还能随着气息来判断别人在干什么,这对收集情报来讲,会很有用。”

    “判断别人在干什么,的确,当间谍的人特别需要这个,还有吗?”秦轩对这个能力并没有太在意。

    “还有就是可以分辨一个人灵魂的强弱,当你发现这个人灵魂比你强大的时候,就必须得想好对战策略,这个比较重要。”莫途说到。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家客栈面前,名叫巴塔客栈。这家店并不大,但在罗普镇这样的小城里算是比较气派的客栈了。

    这时,已经傍晚了。

    “莫途,赶了一天路了,今晚在这休息吧,我们明天再出发。”秦轩说。

    莫途看了看这家巴塔客栈,“在这样的小城镇里,这家店算是不错的了,好,今晚就住这。”

    二人推开客栈发出吱哑声的木门,走了进来,客栈的一楼是个酒馆,可此刻却空荡荡的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两个昏昏欲睡的服务生,本来在吧台无聊发呆的老板见来了客人,马上打起了精神,高兴得问道:“两位客人是要住店么?”同时还向两个服务员大声叫到,“你们两个快点起来,来客人了!”说完又满脸微笑的看着秦轩和莫途。

    秦轩二人来到吧台前,莫途微笑着问老板,“请问还有客房吗?”

    老板媚笑着回答,“有,本店有全城最好的客房,还有一流的服务,保证您二位满意。”

    “那我们要两间客房,对了,有吃的吗,走了一天路,肚子都快饿扁了。”秦轩的肚子已经在做无声的抗议。

    “本店虽然不是专业的饭馆,但也有味道十分好的牛排。”老板笑着说。

    “给我们来两份牛排,有莎丽么?”秦轩问老板。

    老板看着秦轩,微皱着眉头,“莎丽…龙血酒?非常抱歉,像我们这样的小店可没有这种酒,不过有我亲自调制的阔塞恩,味道很不错,很受欢迎。”

    秦轩和莫途看了看空荡的店,一个客人都没有,这也叫很受欢迎?

    老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无奈得说:“今天例外,因为城里大部分的人都到‘死亡森林’去了。”

    “‘死亡森林!’?”秦轩和莫途一惊,‘死亡森林’本来就很神秘,就连‘邪兽联盟’都不敢盘踞在‘死亡森林’深处,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去那里。

    “对,就是‘死亡森林’,这些人为了钱都不要命了,连那么可怕的地方都敢去。”老板边熟练的调酒边嗤笑着说。

    “为了钱?”秦轩和莫途都有点迷惑。

    “您二位是外地来的吧?”老板突然问到。

    秦轩点头。

    “难怪你们不知道,不过我可不是免费透漏消息的,给,您的酒。”说完,把酒推给了秦轩二人,然后神秘一笑。

    莫途笑了笑,“我们又不是一定要知道这个消息。”

    “那您二位千万别后悔。”老板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店外传了进来。

    “C他奶奶的,狗屁毋须没看见,倒是差点让几个巨人战将给挂了!”

    “‘毋须’!”秦轩和莫途不禁大吃一惊。

    “大哥,消消气,让小弟我放把火把那破店给烧了,再把那老小子扒了皮,扔到河里喂鱼!”一个尖细的声音说到。

    “对,一把火烧了他那破店!”有人随声附和着。

    声音越来越近,莫途看着客栈老板脸上惊恐的样子,“你的麻烦来了。”

    说完,只听“砰”的一声,客栈那破旧的木门被劈成了两段。一群武士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高八尺,体魄魁梧的汉子,狰狞可怖的脸上,那寒光外泄的眼睛正盯着吧台,一对宽厚的斧子正紧紧的握在手里,有力的一步一步走来。

    此时,客栈老板早已躲到了吧台下面,哆嗦着一动不动。就连服务员也不知躲到了哪里.

    那群武士已经走到吧台前,为首的那壮汉睥睨地看着莫途和秦轩,沉声道:“不管两位的事,两位请快点离开这。”

    秦轩和莫途仿佛没听见一般,依旧靠着吧台喝着酒,“这酒不错,,少了酒的辛烈火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甘甜爽.滑,不错,不错。”莫途自顾自的品着酒,还不时发出一句感概。

    那为首壮汉见二人竟然不搭理自己,还如此悠闲,不禁勃然大怒,“妈的,老子好话说着,你们两个却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用力挥舞着右手的斧子朝秦轩二人猛劈下去。

    巨大的斧子伴随着风声,快速的朝秦轩二人呼啸而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