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猥琐仙帝封面

第四十二章 白发老人    文 / 朱小果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一个白发苍茫的老人正独立在江畔,若有所思的望向望着远处波雾笼罩的江面,不住的感叹。此时,他的心中烦躁不安,他感到了这安谧背后的风暴。有些恐惧,又有些坦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他深埋在心底的忐忑毫不保留的挖了出来。他感到了面对这些忐忑的无措。“老爷。”老人背后传来了一位年轻少妇的轻唤,老人本来沉重的心情不觉一松。“哦,是琳儿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老人的思路已经被少妇完全打断了,自己的娇妻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的身边。“我还想问你呢.”少妇撒娇似的反问着。“我心里很乱,想一个人静下。”

    老人叹口气,接着又问道:“心儿睡了么?”少妇甜笑一声,把头靠在了老人的肩膀上。“早睡了,睡的还很香呢,就是睡前缠着我给他讲了五个江湖大侠的故事。”老人听了不禁哈哈笑了一阵,心中的烦恼一扫而空。“这孩子,才三岁就开始崇拜什么大侠,怎么能安稳的过一辈子。”少妇听了轻叹一声,“其实,他父亲不就是值得他崇拜一生的么?”老人身子一震,收住了笑声,深情的望了娇妻一眼,“琳儿,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无论多少年,无论我生死,无论我躲道哪里,我怕你跟心儿受牵连。”“我不怕!”少妇一脸严肃,“我嫁给你前就知道了你的过去,也为未来的种种做好了准备,感谢上苍又眼,让咱们平安度过了这么躲年,我有幸为老爷生了个儿子,也算是为剑家延续了香火。”的确,老人道了六十来岁才喜得贵子,这对他也是种莫大得安慰了。他抱紧了身边这个小他三十来岁得娇妻,不知再说什么好。“一切从天吧。”老人默默感叹了着。

    两人再江边又站了片刻,相扶着往家走去。老人是钱塘县有名得财主,却很少与外人来往,官府得面子也不买,独自生活再自己得三十多亩地上。他姓剑,剑府就再江边不远得地方,规模和其他财主比起来,实在相形见绌,家中佣人也就二十多个,除了他夫妻二人,就是三岁得儿子秦轩了。两人边走边小声说笑,不刻就到了府门口。府门紧闭着,两只灯笼内的灯烛即将燃尽,显得十分黯淡。老人上前扣了几下,没有人回应。“哼,这帮下人又偷懒,值夜的也不留一个就全睡觉了。”少妇掩嘴一笑,“行了,咱们还是走后门吧,琳儿就是从后门出来找老爷的。”老人摆除一副无奈的神情,被少妇轻拉着往后门走去。

    当两人迈入后院时,感到后院出奇的静,连老人最宠爱的一条猎犬也失去了踪迹,没又出来迎接他,似乎所有的所有都被时间封冻了。老人顿时皱起了眉头,心绪被一股异常完全打乱了。少妇惊恐的看着老人阴霾的脸,这时,天空中的浓浓黑云在不知不觉中遮蔽了那轮明月,世界逐渐阴淡下来。起风了,灯笼中的火烛不断摇曳,几欲熄灭。少妇不禁颤抖了一下,发觉到了一种令人窒息的冰寒。老人深叹口气,深望了妻子一眼,那眼神中时爱,是愧疚,是不舍。“他们来了,这天终于来了。”少妇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她在丈夫褶皱的脸上留下了最后一个吻,飘向了儿子的房间。

    “哼。”阴冷的风中传来一声冷哼。三条黑影从黑暗中显现出来,成品字形包围了老人。老人独自端坐在后院中央,闭目静心。他早就没了焦虑,如果是有,也就是他那三岁的儿子能否走脱。老人没有动,死亡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可言。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片刻过后,来人终于忍不住了,又是一声冷哼,三道劲气划破空气,奔向老人。老人轻蔑一笑,双袖挥动,连发了三掌,化去了奔来的气劲。不待来人再发招,老人随风而动,瞬间飘到了一人身后,举掌拍向那人后颈。“小心!”话音未落,老人掌下的人被一股柔力推开,接着一掌挡开了老人的一击。老人哈笑了一声,两臂一震,调起了周身的血气。来犯的三人经过一回合的试探,知道眼前这老东西不好惹,再不妄动出招,小心注视老人的一举一动。

    “化!”老人喊的同时咬破了舌尖,血雾顿时化作三条血龙狂啸着扑向三人。三人早已被对方奇特得招数弄得不知所措,心神更被袭来得血龙散出得凛冽的杀气完全震慑住了。眼见三人就要毙命,突然一人从天而降,袖袍一挥,三条血龙霎时改变了方向,击向老人身后的柴房。“轰!”柴房应声坍塌。老人一愣的同时,一股阴劲已经扑到了他身前。他连忙起掌相接。“?!”,老人掌臂骤麻,身子吃不住势子,连向后退了七步,勉强站住了身子。定睛再看双掌,早被震破。“废物们,妄我对你们的厚望!”三人还没收回心智,每人脸上就被赏了一耳光,直打的三人金星乱窜。

    老人很快恢复了镇定,将掌中流出的鲜血聚到了身前,铺成了一堵薄墙。薄墙那边,起初来袭的三人恭敬的跪在地上,一人负手立在他们身前,气定神闲。“这些小事还要我出手,你们这帮饭桶!”那人又大声训斥了句,三人唯唯诺诺,不敢出一言。老人只能隐约看到来人的背影,只觉的那人身着一身漆黑夜行斗篷,枯瘦的身材,话音阴阳怪气,分不出人鬼却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老伙计,我这帮手下不定用,让你见笑了。”那人自嘲似的说着,旋过了身子。

    “啊。”老人吃惊叫了声,心中顿时一沉。“你,你是……”

    “对啊,我就是黑火啊,近五十年不见,老伙计还记得我,不错,不错。”黑火这话说的十分坦然,真如几十年没见的老朋友一般。

    老人深吸口气,稳住心神。“你还没死!”黑火听了大笑了好一阵才开口道:“瞧你说的,你不死,我怎么舍得一个人走呢。”黑火不禁加重了语气,话音也更加冰冷。“欧阳教士,真是让你失望了啊。”黑火再也没又笑意,那张一条青疤划过的脸上尽是阴霾。老人自然的笑了笑,死盯住黑火,不再说话。

    “秦轩!当年的你好威风,身为风水教的一等教士,竟然趁着教主先去,领着姓李的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围剿风水教,可惜我数千兄弟惨死在你们这帮人刀下,成了孤鬼,这分债,老兄你打算怎么还呢?”黑火说着,两眼已经崩出了邪恶的火光。

    秦轩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不住的摇头嗤笑,虽然隔着一堵血墙,他依然能感到来自黑火的令人窒息的杀气,可这反而让他更洒脱了。“赤大护法,你说的好不轻松,风水逆天道而行之,终遭果报,南方也结束了十年动乱,终于又了点生机,可怜你们这帮走狗居然要为那魔头招魂,让魔头重回这世上祸害人间,还是个人的我怎么能袖手不管。”

    “好,说的好,伶牙俐齿,我们当年就是上了你这张嘴的当,废话少说,领死吧。”黑火显然是怒不可遏了,抬手一挥,凝在秦轩身前的血墙便被一股莫大的气劲击溃。秦轩并不示弱,双掌合实,脚一点地,如阵疾风冲到黑火身前,猛击黑火天灵。“来的好!”黑火大喊一声,提起真气,举掌招架。“?”,闷响过后,秦轩知觉血气翻涌,逆冲丹田,胸口一阵压抑,鲜血顶到了喉嗓,身子被道气劲推了回去,生生倒退了三丈才稳住。黑火只是身子微微晃了两下,随后便是一阵冷笑。

    秦轩心中大骇,论功力,当时他与黑火在伯仲之间,即使他五十年没有苦练,也不可能被黑火高出这么多。

    “紫色的血……”秦轩突然看到几点紫色的血正从黑火虎口渗出,瞬间,他明白了一切。

    “哼,老东西还满难缠的。”黑火冷哼着,又是一道劲气打来,秦轩轻身躲了过去。心中暗道:“他果然修炼了那禁术,看来我今天必死无疑了,但是心儿他……好,老夫就陪他玩到底。”他随即咬紧牙关,表情显得有些扭曲。

    “老东西,实在差劲。”黑火嘲笑着,准备再发气功了。秦轩停身站稳,死盯了黑火一会,点了点头。突然,秦轩右手双指闪电般戳进了自己左心又迅速抽出。鲜血如喷泉一般狂涌而出,秦轩还是稳站在那里,看着喷出的鲜血聚集在自己身前,直到流尽最后一滴,直到他人面如白纸。

    黑火看着对方自杀式的疯狂举动居然痴愣了片刻。“好,老东西要玩命了,我知道你是血灵咒高手,只是血灵咒‘害人害己’,我看你能撑多久。”说罢,黑火从腰间取出一柄骷髅手杖,冷笑一声,对面的秦轩冷眼相对,片言不发了……

    琳儿离开丈夫喉直奔儿子的卧室,她知道自己在丈夫身边反而会让他分心。她现在只想先将儿子转送到安全地方,然后回去与丈夫共赴死难。琳儿一路急跑进了屋,可眼前的景象使她差点失声尖叫,她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二十八个佣人,横尸屋中,死时的惨象使人看的魂飞胆裂。“心儿”儿子的名字在她脑中闪过。她疯狂般冲进内室,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只有摊血迹。四下寻找,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呆傻住了,那是剑家唯一的香火。“完了,全完了。”她丢魂似的走出内室,又看到了二十八具尸体,心里愧疚不已,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剑家对不起各位,连累了大家丧命,这是剑家欠你们的,来世再还吧。”琳儿说着向尸体恭敬的扣了一头。“夫人……”正当琳儿万念俱灰,准备出去找丈夫同生死时,她听到了一个微弱之极的呼声。琳儿连忙回身寻找,终于找到了声源——是老管家剑荣。“荣管家,你醒醒!”琳儿轻摇着剑荣。剑荣双眼睁开又闭上,闭上又睁开,终是说不出一句话。他前心被人震开了一个洞,血基本流干了。最后,他艰难的移动着右手,指了下内室,又蘸了点血,在地上写着什么,还没写完,便咽气了。但对于琳儿,已经够了。她认出那是个“安”字。琳儿明白了,这帮佣人在灾难来临的前一刻,将小主人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而面对仇人的询问,缄口不言的他们惨遭屠戮。“心儿,爹娘的仇你可以放下,但这些佣人的仇你一定要讨回来!”琳儿强含住泪,转身出了屋子。

    院子中,黑火晃着手中的骷髅手杖,阴笑着打量着对面的秦轩。他身后的三人跪的必恭必敬,看的出来没有出手。舍命一薄的秦轩依然油尽灯枯,散出的鲜血被黑火操纵的毒吸噬的不足三成,个人意识也模糊了,但他仍矗立在哪,毫无退缩之意,他在等,他在争取时间。“老东西,果然好手段,硬接了我七次万蛊蚀象,不过,你的血……哼哼,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黑火居然收起了手杖,打量了秦轩几眼,飘然消失在了黑夜中。

    “交给你们几个饭桶吧。”远处传来黑火那毫无生机的声音。跪在地上的三人顿时送了口气,站了起来。

    “老爷!”琳儿惊叫着奔了过来,弥留之际的秦轩终于等到了娇妻的呼声,他微笑着闭上双眼,如雕塑一般倒了下去。琳儿扑到丈夫身上,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但她再也得不到回答。这个和蔼的老人,她最爱的人已然永远离开了她。“这小妞不错啊,老头子还真艳福不浅。”“就是,小娘们,跟我们走吧,把爷哄开心了就放你条生路。”三条黑影移了过来,其中的两个人满**言秽语。琳儿没有动怒,她鄙夷地一笑,仿佛看到了三个人可悲地下场。她趴在了丈夫耳边,轻声道:“心儿平安,但他终究不会隐心在这尘世当中吧。”三个人面对着这样一个女子,反倒有点不知所措了,愣在了原地。“老爷,琳儿累了,要睡会。”琳儿安静地躺在了丈夫地胸口上,一把明亮地匕首**了她地胸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