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睥睨上古封面

第九百**章 离开    文 / 天鸠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巫师泉出现之后,所有人便都是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十分恭敬的对着他福了福身,道,“见过巫师大人。”

    只有羲和没有,只是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红着眼圈有些冷冷的看着巫师泉。

    他知道,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巫师泉刚醒过来其实身体还是有些不适的,只不过一醒过来就听到外面的人对羲和步步相逼,心下着急,只是随便接过夜风拿过来的一根木棍,就拄着一步步走了出来。

    虽然巫师泉看起来很是虚弱,甚至还拄着拐杖,但是没有人敢小觑他。

    巫师泉身上的威严很是浓重,瞪着一双虎目扫过在场的众人,声如洪钟的开口道,“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当我已经死了吗?!居然敢在我的帐篷外就这么吵吵嚷嚷的,还逼迫羲和!”

    这个时候没有人去想,为什么羲和都已经布下了禁制了,按理来说巫师泉在里面是不会受到干扰的,然而他此时却依然那这件事来说事,并且似乎是因此而提前走了出来了。

    巫师泉的话语太严重,在场的人没人敢认下来,连忙摇头。

    “巫师大人您言重了!我们怎么干逼迫羲和大人呢?我们只是担忧您的安危!”

    “是啊巫师大人!您许久不曾醒来,我们心中很是担忧,听闻对您可能不利的消息,难免一时冲动。”

    “还请巫师大人原谅我们这些人的过失!还请羲和大人原谅我们的冒犯!先前是我们莽撞了,什么事情都没弄明白,就开始咋咋呼呼的自以为是,误会了羲和大人,我们在这给羲和大人道歉了!”

    ……

    一群守卫认错的态度倒是十分的诚恳,表情也很是到位,可以看出是真心实意的。

    羲和倒也不会跟这些忠心耿耿的人计较,但是看着一旁闭着嘴一句话都不说的人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难平。

    此人虽然是不知者无罪,但是先前却也被那个冒牌的‘巫师泉’利用着做了许多不好的事情,此时仍然不知悔改。

    不,或许该说,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错,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也没错就是了。

    但是羲和就是意难平。

    其实不止是羲和,看到那个倔强的一言不语男子的时候,巫师泉也是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马吉德……”

    巫师泉唤了那男子一声,便是看到他浑身一震,连忙望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巫师泉唤了一声。

    “巫师大人……”

    这一声当中,含着些许的委屈。

    巫师泉听着,不由得心下暗叹了一口气。

    ……

    …………

    作者有话要说:

    嗯……罪行严重,罪不可赦。

    所以作者就不给自己辩解了。

    吃着烤鸡看着小说,然后到时间快要过了才慌里慌张的过来。

    嗯……作者有罪,至于补更的事情……

    好吧,作者顶着锅盖逃跑……

    …………………………………………………………………………………………………………………………………………

    …………………………………………………………………………………………………………………………………………

    (ps:以下为替换内容。。。)

    …………………………………………………………………………………………………………………………………………

    …………………………………………………………………………………………………………………………………………

    “收起你可怜巴巴的表情,吴小姐。我们现在是以雇主和被雇佣者的身份在谈话,请不要把你对付男性的那一套用在这里。我们现在是在谈公事,我也不会对一个连自己的职业道德都不能保证的人有什么绅士风度的,谢谢。”

    沈君远的姿态十分的骄矜,微微颔首,面上含蓄的笑容一点都没有淡去。

    吴佩珠的眼泪险些就直接掉了下来。

    不过吴佩珠好歹也是能够拿到律师证,能够成功说服钱律师接下这桩案子坐在沈君远面前的人,她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神情,使自己看起来并不那么狼狈。

    “是的,沈先生,我明白的。”

    吴佩珠看起来是冷静又平静了,沈君远却是罕见的有些刻薄的笑了。

    “如果你真的明白,你现在就不会是这幅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吴小姐。”沈君远上下打量了吴佩珠一眼,说道,“迟到的事情也就算了,抛出掉彼此的身份,身为男士,等待迟到的女生是理所当然的。”

    听到这话,吴佩珠就知道要遭。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位雇主会是这么难说话的一个人。先前听钱律师说起的时候,只说此人是公司高管,虽然说不上平易近人,但是平时也十分有绅士风度。所以她才会想着好好打扮一下,,能够让自己的雇主对自己多几分好印象。

    现在好了,恐怕印象是有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好印象了……

    吴佩珠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为自己辩解一下,沈君远就接着开口了。

    “……迟到也就罢了,吴小姐能像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穿着这么一身……”沈君远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穿着这么一身一副来见我?”

    沈君远似乎真的有些困惑的样子,“我想,我们是来谈关于案件的事情,而不是来让吴小姐招蜂引蝶,展示自己的女性魅力的,您说是吗?您这样,会让我十分的难堪。”

    吴佩珠险些就端不住脸上的微笑,心中已经默默的呕出了一口血。

    你这样,才会让我更难堪!

    吴佩珠想着,就让先前钱律师对此人的评价都见鬼去吧!反正她是没有在这人身上看到一丝一毫的绅士风度什么的了……

    但是再想到此人开出的价钱,吴佩珠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再忍一忍的……

    “很抱歉,沈先生,这实在是我的过错。”

    吴佩珠才刚开口说了这一句,就看到沈君远很是理所当然的样子,微笑着轻点了点头,仿佛在说“这的确是你的过错”一般。

    吴佩珠心里更不好受了,可是仍然是要坚强的把话说完。

    “关于迟到的问题,我想我是可以解释的。我原先是掐好了时间出门的,可是却没想到路上遇到了堵车,我想,这实在并非人力可控制的……”

    然后沈君远接了一句,“这当然不是吴小姐可以预知的,可是我想,吴小姐是可以提前避免的。否则,为什么我可以提前十分钟到达呢?”

    而吴小姐并不能。

    沈君远的未尽之语,两人都知道。

    吴佩珠感觉快要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了。

    “至于这一身打扮……”

    “等等,我想吴小姐没有必要再多说了。这些问题或许我们可以等到下一次再解决。现在,因为吴小姐的缘故,我还有十五分钟有一场会议就要开始了,请恕我先行一步。”

    劳什子的会议,就是沈君远看不惯吴佩珠故意胡扯的!

    吴佩珠有些目瞪口呆,连忙站起身来就想要拦住沈君远。

    “等等、等等沈先生,我很抱歉,但是我们难道不应该先讨论一下关于乔子言,乔先生的问题吗?这才多长时间……”

    其实,吴佩珠心里真正想的是,如果沈君远和自己的那个杀人嫌疑犯的朋友关系那么好,还愿意花大价钱自己请律师为他辩护的话,哪里会连这么一点时间都拿不出来?

    沈君远怎么说也是在商场上经历过的人,看过的人不知凡几,哪里会看不出吴佩珠心里在想些什么,脸上的笑容当即就有些维持不住的冷了下来。

    “收起你的小心思!先前你措辞不当,我是不愿意和你计较,但不代表这就可以让你的小心思随意猜测。如果吴小姐不能摆正自己的态度的话,我想我们也不需要你这么个律师!现在一审都还没下来,怎么?吴小姐都已经能够代替法官判罪了啊?子言他只是嫌疑犯,哪怕他真的是杀人凶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吴小姐就是这么做事的?”

    沈君远的一番话说的咄咄逼人,让吴佩珠有些讷讷的住了口,略微拘束的站在了原地。

    沈君远把话说完,才算是吐出了心头的那一口恶气,脸上重新带上了官方的笑容。

    “我想吴小姐接下来应该还有一场约会,我就不奉陪了。”

    沈君远的话语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当吴佩珠看到沈君远的目光有些讥讽的落在了自己穿着的碎花连衣裙上的时候,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不知是羞是恼,吴佩珠一下子就红了脸。

    这回她再没好意思拦着沈君远了,只能够打着商量的语气说道,“此次是我的过失。不知道明日上午沈先生是否有空?届时或许我们再谈谈关于这个案件的事情比较合适。”

    沈君远原本已经迈开的步伐一顿,回头带着有些嘲讽的笑容开口。

    “明天上午九点,还是这个地方。希望到时候我不是见到吴小姐正准备约会,或者在去约会的路上。如果不行的话,我想我们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那不过是浪费彼此的时间。”

    吴佩珠哪里不明白沈君远的意思,连忙点头,连声应是。

    沈君远才是毫不停留的离开了咖啡厅,消失在了外面奔涌的人潮中。

    徒留吴佩珠叹了一口气,坐回到座位上,撑着下巴思考。

    明天,明天是最后的机会了!她一定不会放过的!

    可能是受到前一天的影响,第二天的时候,吴佩珠早早的就穿着一身正装到了‘左岸’咖啡厅。

    在她到达不久后,沈君远亦是按时到达。

    两人会面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在与吴佩珠握了握手后沈君远便是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我们在这边干坐着也没什么好说的,不如我先带你去拘留所看看子言?”

    吴佩珠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官方的笑了笑。

    “好的。”

    ※※※

    沈君远开了车过来,所以没有花多长时间便是到了拘留所。

    “乔子言!你的辩护律师要见你!”

    警务人员打开门,对着里面的人喊了一声。

    乔子言垂着头,长长的刘海遮掩了他的表情。身上的衣服已经皱巴巴的,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但是他的身形依旧挺拔,默不作声的跟在警务人员的身后出去,走到会客室。

    在那里,吴佩珠正满脸认真的坐着翻看资料,听到声音的时候,抬头望了过来,恰好对上乔子言平静的过分的眼眸,让她的手上的动作不由得顿了顿。

    而沈君远却是在吴佩珠的强烈要求下,并没有进入到会客室,只是为他们争取了单独会谈的时间。

    警务人员看了眼手表,皱了皱眉,警告道,“你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抓紧点!”

    “你好,乔子言乔先生,我是你的辩护律师,吴佩珠。”

    在乔子言坐下后,吴佩珠客气的笑了笑,说道。

    乔子言却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露出的隽秀脸庞有些疲惫,眼圈下还有两个重重的黑眼圈,看起来这几日应该没有休息好。

    吴佩珠也没有介意,直接道,“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你的案子。首先,你能跟我说一说你当日为何回到被害人的家中吗?”

    乔子言默了默,带着些沙哑的嗓音才是缓缓的响起。

    “被害人陈教授是我曾经的恩师,受恩师的邀请,我到他们家共进晚餐,应恩师的要求帮他的女儿补习。但是在我到房间中没有多久后,却是感觉到一阵困倦,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关于这一点,我怀疑我摄入了苯二氮卓类药物,在进入警局时已经要求体检。”乔子言顿了顿,补充道。

    “我在七点的时候到达被害人的家中,七点半左右的时候陷入沉睡,再次醒来时便已经发现自己握着水果刀在客厅中,然后警察就进来了。接下来想必你也知道了。”

    乔子言在说完的时候,便是察觉到吴佩珠存在感有些强烈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不由的皱了皱眉,望了回去,却是刚好将吴佩珠眼中还未收起的怀疑看了个正着,微微一顿,更是拧紧了眉。

    而接着,这位辩护律师的话语也证实了乔子言的猜想。

    “乔先生,其实吧,我觉得……我觉得人要勇于承担错误,既然犯了错,那么就不应该逃避。承担起法律责任,给死者一个交代……不如你再仔细想一想,看你是不是有什么……诶诶诶!等等!乔先生!你要去哪?!会客时间还没结束!”

    (ps:真心塞……换到没内容可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