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睥睨上古封面

第九百八七章    文 / 天鸠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夜风有些干涩的舔了舔唇瓣,哑声道,“你是说认真的?”

    羲和的脸色还是那般平静,却是平静得有些诡异了。

    “当然是认真的。”羲和微微歪了歪头看着夜风,“你应该会有办法的吧?毕竟你可是‘外来人’。”

    夜风的眼神变了变,半晌却是突然展开了一个笑容。

    “当然!只不过你介意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吗?”

    羲和平静的看着夜风,忽然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勾起了一个浅淡的笑容。

    “这不刚好是你想要看到的吗?那你还有什么疑问呢?”

    夜风连忙摆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语气半带试探半带认真的说道,“毕竟之前你们的关系还那么好,我总得担心一下啊!万一被坑了我可怎么办呀?外面可还有很多人等着我呢!”

    羲和目光明明灭灭的看着夜风,突然道,“其实我们的矛盾也不是不可调和的对吧?”

    “当、当然”夜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羲和会突然这么说,但是其实这也没有什么错误。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不过其实哪怕羲和不说,夜风也能够猜到几分。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先前他便是怀疑巴洛族的巫师有古怪,而如今能够促使一个被巴洛族的巫师养大的孩子想要杀死养大他的人,原因,似乎除了报仇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可以解释的了。

    而能让人萌生出报仇的念头,就说明,现在的巴洛族的巫师很有可能已经不是原装货了。

    夜风心中的念头转了几转,脸上倒是依然笑吟吟的。

    羲和听到他的话,目光闪了闪,终于还是说道,“泉……就是巫师大人,他好像有点奇怪……之前的时候没有感觉,但是自从和你们开始交战之后,便是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巫师大人,他似乎对你们有很强大的敌意……”

    如果仅仅是这样,不会构成羲和怀疑巫师已经被人掉包取代的理由吧?

    毕竟巫师泉已经和他们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了,哪怕是表现出对他们的强大敌意似乎也不算是什么,毕竟他们也可以说是敌人;再者,有时候也会可能出现人与人之间磁场不和的情况,

    夜风并不认为羲和会这么这么草率的就反戈,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刚开始的时候他就不会那么支持巫师泉的行动了。这之间,必定还发生了一些什么,促使羲和做下了这样的决定

    除去巫师泉!

    羲和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接着道,“以前泉不是这样的人的。泉的性格十分的与世无争,对于所有人事物都很宽容,他总是宁愿自己承受伤害也不愿意别人受伤,是一个很温柔很耐心的人。但是如今的泉却是总是执着于与你们的胜负之间,甚至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不是我认识的泉!这不是泉应该有的模样!”羲和说,“我虽然觉得有所不妥,但是既然是泉的话,那么我愿意支持他、信任他。可是有一回,我却是偶然发现泉在自己的屋子中十分痛苦的模样,仿佛在挣扎着什么。”

    “我当时很着急,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却是听到了泉的嘶吼声。我听到泉说,你休想掌控我!你是绝对不会成功的!我绝对不可能违背我的意志伤害那些无辜的人!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泉为什么会这样说?难道有什么操控了他的身体、做出了违背他的意志的事情吗?”

    “于是我就悄悄的站在门外偷窥着,却是听到泉的体内传出了另一个声音,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不要再挣扎了,哪怕如今的我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力量能够使用,但是对付你也足够了。你知道的,我也不想要赶尽杀绝,你只需要等到我做完所有的事情再醒来就好了。”

    羲和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似是愤怒,又似是有些后怕。

    “在那之后,泉就又重新恢复了正常,可是却仍然十分针对你们。那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藏在自己的心中,我一度以为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泉还是泉,现实还是这般模样。”

    “那位‘泉’虽然同样也很爱护我的模样,却也只是好像。泉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呢?并且,泉是不可能为了我而放弃部落的大家的。在泉看来,牺牲自我,成全大我,才是正确的。我不置喙泉的观点,但是我知道,这不是泉的风格,这不是泉会做的事情。”

    可能是难得有一个能够人倾听自己心中一直以来压抑着的烦恼,羲和将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倾吐而出。

    “我也曾想过,既然那个占据了泉的身躯的灵魂当初说过,等到事情结束后就把身体还给泉,那不如我等一等好了!可是,我却始终无法忘怀泉当初痛苦挣扎的模样,也无法将那个灵魂对泉的身体那么肆无忌惮的糟蹋置之不理……如今泉都这样了!那可是泉啊!怎么能够被人这样伤害呢?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解决这样的事情,结束这一切……”

    羲和的脸上的神色似乎隐含着悲哀,夜风一时竟不知道要找出什么样的语言来安慰他。

    其实没有什么人是能够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的,所以他也没有权利说些什么。

    “所以你想要我保住真正的泉的灵魂对吗?”夜风难得在这个‘敌人’面前放缓了嗓音,温柔的说道。

    羲和犹豫了一下,坚定的点了点头,“其实不只是我,我们的族长同样也发觉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之前便是商量好了,如果你能够来到这里的话,我们就愿意相信你,一起解决掉这个问题。”

    “。。”夜风居然完全不知道这样的事情。

    夜风无奈的抚了抚额,优雅的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们现在的决定是……”

    “我愿意相信你,相信族长也是这样的。”

    “不怕我趁人之危?”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夜风和羲和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皆是露出了一个意味不同的笑容。

    夜风撇了撇嘴,转过身,放心的把后背暴露在羲和的面前,走到泉的床边。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人,突然开口道,“装了这么久,你现在还要继续装下去吗?”

    羲和听到夜风的话语,脸上居然也没有露出什么意外惊奇的神色,两人皆是面色平静的看着床上的人。

    既然被戳穿了,那么泉索性也就不继续装下去了。

    床上原本看着奄奄一息的人突然坐了起来,看起来好像没有丝毫的毛病。

    可是羲和却是慢慢的握起了拳头,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这个灵魂占据了泉的身躯,做着违背泉的意志的事情,还这么糟蹋折腾泉的身体!如果真的听他的,真的等到泉回来的时候,恐怕这幅身躯已经不堪重负了!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只亲手养大的小兔崽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也还真是舍得啊!可是羲和,你真的觉得我不是泉吗?我就是你的泉啊!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因为一段话?因为你亲眼所见?因为这一场如梦一般的经历?”

    泉抑扬顿挫的说着,似乎感到十分的痛心疾首一般。

    可是羲和却是无悲无喜的说道,“你不是泉。”

    …………

    ……

    qaq!作者再次沉迷于游戏之中无法自拔!

    简直有毒!

    我的天啊!开游戏太卡了!如果不是作者十分有先见之明的提前十分钟准备,只怕又要迟发了!

    到时候估计作者要哭死!233.

    …………………………………………………………………………………………………………………………………………

    …………………………………………………………………………………………………………………………………………

    (ps:以下为填充内容。。。)

    …………………………………………………………………………………………………………………………………………

    …………………………………………………………………………………………………………………………………………

    虽然乔子言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但是还是叹息着拍了拍沈君远的肩膀,“是我连累你了才对,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沈君远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稍带凌厉的目光若有若无的从吴佩珠的身上扫过,同样是重重的拍了拍乔子言的肩膀,眼眶含了热泪,“都是兄弟,说这些话干什么!”

    两人是看着对方互相感叹,吴佩珠却只能不尴不尬的站着,在沈君远的眼神下诺诺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警务人员进来了。

    “时间到了,你们该走了!”

    沈君远只能够最后锤了锤乔子言的肩头,语气有些沉重,“好好休息,保重自己,等我保你出来!”

    说完后,沈君远便是率先走了出去,吴佩珠看了看乔子言和沈君远,又看了看警务人员,连忙带上自己的东西,跟着沈君远的步伐,跑了出去。

    乔子言看着两人出了门,才是转身跟着警务人员离开。

    ※※※

    等吴佩珠时候,便是看到沈君远靠在车门旁,双腿交叠随意地站着,嘴中叼着一根香烟,袅袅升起的烟雾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面容。

    吴佩珠有些忐忑的走了过去,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被沈君远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你……”

    “不用多说什么了。”沈君远从口袋中掏出钱包来打开,从中拿了一叠红色人民币,一边叼着香烟,一边用修长的手指捏着数了数,递到了吴佩珠的面前。

    “喏!这两天也算是麻烦你了,这点小钱就算是报酬,多的就不用再说了。至于挂在你们事务所的单子我回头就打电话让钱律师撤下来。”

    沈君远的眼角挑了挑,冷淡的面容少有的染上了一分风情,眼中却是有种隐约的说不出的讥诮。

    很显然,是先前乔子言的话被沈君远听进去了。

    吴佩珠却是有着说不出的难堪,咬住下唇,脸色有些发白。她死死的拽紧手中的文件袋,指关节都因为用力而泛白了。看起来,似乎在竭力忍耐着怒火。

    见她不接,沈君远也有些不耐烦,晃了晃手,声音微冷。

    “拿去。”

    “啪”

    吴佩珠将沈君远近在眼前的手拍开,红着眼瞪他,“我承认!先前说出那样的话是我不对!但是这不代表你就可以拿着钱侮辱人!你以为有一点臭钱有什么用?连你朋友打官司都不够!”

    沈君远有些乐了。

    他往后推了一步,靠在车上,两根手指头夹着,将口中的香烟拿了下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暗示我这么点钱不够吗?”话音一落,沈君远就变了个脸色,“侮辱你?我的确是想侮辱你!不过要是你这个人没什么的话,你以为我钱多了闲着没事干呢?也好,既然你不想要的话,左右我还省了几千块钱”

    沈君远说着,已经要把钱收起来了。

    然而,下一刻吴佩珠却是动作异常迅速的把他手中的一叠百元大钞抢了过来,死死的拽在手中,就连忙退了两步,拉开与沈君远的距离。

    “这是我这两天的辛苦费!”

    沈君远这下是真觉得一点都不冤枉吴佩珠了。

    这人前一刻还在叫着自己拿钱侮辱她,一副忠贞不屈的样子;结果现在看到自己要收回钱了,又是忙不迭的抢过去。

    这副嘴脸,实在难看。

    吴佩珠拿了钱,踌躇了一下,到底是没多呆,再次瞪了沈君远一眼后,转身就走。

    “他娘的!”

    即便是沈君远这一种平时形象良好的人,都不由得一懵,随后骂了一声脏话,将烟扔在了脚下,皮鞋用力的碾了碾。

    转过身,拉开车门时,他又是一顿,嗤笑了一声。

    “就跑了两趟咖啡厅,还免费做了次车到拘留所,几千块的辛苦费,比去卖还要好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