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睥睨上古封面

第九百八六章 目标一致    文 / 天鸠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夜风原本还想着怎么巴洛族突然在这边增加了守卫,此时听了这两个巡逻的人的话语才是了然。

    先前他就是想着,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巴洛族的内部怕是不会太平,所以才想要趁机过来,因此便没有太多的耽误。

    他原本的想法是不错的,只不过巴洛族中的那位族长十分的有忧患意识,居然还能够记起要增加天堑这边的守卫。

    这样一来,自己如果想要成功混进去的话,怕是难度要增加许多了。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消息的。

    至少从这两人的口中听到了巫师昏迷的消息,这也让他终于能够松一口气好在这个巫师也不是能量无穷的!要不然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要从哪里来的胜算了。

    夜风手脚并用,刚想要趁机爬上崖壁,敲那两个还丝毫没有防范意识的家伙一闷棍,结果一动,就突然听到再次有新的脚步声传来。

    “你们两个这么懒懒散散的像什么样子?!难道巫师大人倒下了我们就能够这样不成体统了吗?!如今巫师大人倒下了,我们更应该打起精神来,守好巴洛族!不能够让巫师大人的牺牲白费!”

    一人声如洪钟,慷慨激昂的说道。

    夜风看不到上面的景象,但是却能够听到一句不约而同的、精神抖擞的:“是!”

    那人又是勉力了几句,便是又重新散了开来,两两成双,绕着天堑这边巡逻。

    听脚步声,他们的人大概有五十来个,而这一道天堑的长度大约是五公里,以正常的战士的速度,间隔不过几秒便是会有一队战士经过,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机会的。

    并且,只要一闹出了什么动静,这和战士的间隔不过百米,这些还没走远的战士马上就能够听到异常的动静,再以他们的眼力,又是点着灯的,怕是一下子转头就能看到自己了。

    夜风默默的计算了一下,发现居然没有任何可趁之机!

    而他到底是血肉之躯,不可能一动不动的在这崖壁上攀着呆好几天的。

    以他此时的臂力,只怕支撑一个晚上都已经是极限了。

    所以如果他今晚不能够趁机混进去的话,那么之后体力消耗过大的他就更难成功了。

    黑夜中,夜风的眼中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虽然心中着急,但是他也没有任何的轻举妄动,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姿势。

    夜风直接和乾乾运用心神联系,直接用灵魂力量传递信息。

    乾乾收到他的信息之后,小小的乾坤鼎便是晃晃荡荡的从夜风的怀中飞了出来,悄悄的向上潜去。

    可是就在快要到了崖上的时候,乾坤鼎却仿佛撞到了什么屏障一般,突然迸发出了微弱的光芒,闪烁着,终究是黯淡了下来,然后不受控制的向下掉了下去。

    夜风看到乾坤鼎被拦住的时候,心中便是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的心头跳了跳,看到进行自由落体的乾坤鼎,连忙一手抓紧崖壁上的一块凸起,一手伸出,迅速的将乾坤鼎捞了回来,身形晃了晃,倒是依然稳稳当当,夜风这才是重新将乾坤鼎藏敛在自己的怀中。

    夜风的手心有些冒汗。

    刚刚的动作有些大,他握着的这块地方好像有些松动了。

    只不过在这崖壁下十分的黑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

    天上的星光月光好像没有办法照射到这深邃幽暗、仿佛择人欲噬的深渊中,如果不是和乾乾的心神联系,还有之前乾坤鼎释放出来的光芒,只怕夜风都没办法捞回乾坤鼎了。

    他摸索着崖壁,小心翼翼的努力不弄出动静的转换着位置,心中也有些暗恨。

    这天堑的针对性太强了!

    不知道是不是专门针对乾坤鼎这样的神器的,之前想要横渡天堑的时候没办法直接使用神器,只要消耗一定量的能量到一定程度就会被深渊击落也就算了,如今居然连乾坤鼎想要自主回到崖上都不行!

    这天堑就似乎是专门针对乾坤鼎的!

    夜风有些咬牙切齿的想着。

    先前的横渡天堑便已经达到了乾坤鼎所能消耗的临界点的能量了,乾乾能够感觉到,这一处天堑对他的压力已经十分的深刻,稍有不慎,多用些能量,便很有可能被强制击落。

    方才之所以乾坤鼎连短短的飞行都姿态不稳就是因为这样。

    而天堑的屏障对于乾坤鼎的抵抗便是使乾坤鼎的能量耗尽,无法继续在这天堑中发挥作用。

    若不是夜风眼疾手快,一点能量都动用不得的乾乾便只能够无奈的掉落深渊了。

    最开始的试验便是这样,飞到一半的乾坤鼎被天堑击落,如果不是夜风有先见之明,给乾坤鼎系了龙筋,恐怕乾坤鼎也早就被击落到深渊底下了。

    然而哪怕是那么坚韧的龙筋,将乾坤鼎拉回来的过程也是十分艰辛,等乾坤鼎被夜风重新拉上去之后,龙筋已经只剩下丝了,皆是被天堑所侵蚀的。

    夜风边想着,边悄咪咪的给自己转换位置。

    等他横跨了几米的距离到了另一侧的时候,上面的声音也是逼近了。

    “大龙,你说你看到刚刚这里有光,可是看到了?!”

    “咦奇怪,我刚刚明明看到了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我找找!”

    “别找了!肯定是你看错了!我都没有看到有什么光。估计是其他的巡逻的兄弟晃神照过来的。”

    “可能吧……等等!我看看”

    夜风听着几乎就在自己头顶上传来的声音,手心捏一把汗。

    看到一束光照到自己先前的位置上的时候,夜风既是有些意料之中,同时也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那人一个不稳,把手一晃……

    到时候可就要照到自己这边来了!

    夜风倒是想要继续动,但是此时他们的距离这么近,一有什么异动,只怕马上就会被发现。

    所以夜风是真的一动也不敢动,直把自己当成雕像、当成石头了一般,连生命气息都被隐匿了起来。

    那边的巡逻的战士把头探出来看了看,深渊中黑的深不见底,除了那一束光照射到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是看不清楚的。

    那战士旁边的另一名战士也把头探出来看了看,见那人依然不甘心的模样,似乎想要把这天堑都探一探,看个究竟一般,便是也有了些不耐烦。

    “行了行了!”另一名战士推了那名战士一把,把人给拉了起来,“别看了!没有就是没有!对面达巴族哪里来的这本事呢?还能够跨越这天堑?听我的,是你今天情绪太过紧张了,看错了,等会换人的时候,你便是赶紧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我知道,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大家心里都是不平静的。”

    那名战士听着此人看似不耐烦,实则隐含关心的话语,有些感动的低下了头,也把先前自己看到的光芒当成了错觉,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谢谢!是我看错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很快就要换人了!我们都回去好好休息!”

    另一人似是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语气却很是坚定,“嗯!我们都要回去好好的!”

    这话听着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不知为何,细细琢磨下来却让人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都要回去好好的!”,难道还会发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夜风没有多想,只是开心于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换人。

    如果要换人的话,那么必然会有空档能够让自己钻空子的,自己的机会很快就要来了!

    而也是拜那人所赐,自己总算是不用担心暴露了!

    听着那两人的脚步声远去,夜风这回心情不似先前一般躁动焦急了,而是静下心来耐心等待。

    夜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可能是一刻钟,可能是半个时辰,也可能是一个时辰……

    反正在这深渊中,仿佛自成一个领域一般,没有办法看到天上的气象,没有办法感受到风的流动,只有无边的寂静与黑暗,恐怖的如同一只择人欲噬的怪兽,长着大大的嘴巴等着人自投罗网。

    总之,等到夜风再次听到‘换人’的字眼的时候,终于从那副仿佛石头一般的状态脱离了出来。

    动了动手脚,却是感觉几乎麻木僵硬了,长时间不动,让血液有些流动不通。

    听着上面那些巡逻的人集合的声音,又是被领导着统一向着一个方向而去,似乎是要换人。

    等到脚步声离开一定距离之后,夜风才是整个人真的活过来了一般,手脚麻利的攀着崖壁上去了。

    乾坤鼎跟在他身边,这次才是没有收到天堑的抵抗。

    夜风的身形匍匐着,不发出任何的动静,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他就仿佛壁虎一般贴在地上,选定了一个和那些巡逻的战士们离开的相反的方向,快速的起身,压低了身子安静而又迅速的撤离,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任何一点动静。

    前面巡逻的战士似乎有人如有所感的转过头来过,只不过夜风又速度极快的一滚一翻,躲在了崖壁下。

    就这样,夜风快速的撤离开了这些巡逻的战士们的眼线。

    过了这一关之后,后面的行动显得异常的顺利。

    因为刚刚遭受残酷的战争的摧残,失去了自己的领土,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又因为巫师大人舍己为人,如今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知,让巴洛族的族人们心情安定不下来。

    所以巴洛族的那些族人们都是被强制着很早就歇下了,因此夜风的前进居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他目标很明确,就是向着看起来最华丽、最舒适的帐篷去的。

    之前这个地方就是后战略地,所以没有建什么屋子,所有人都是直接居住在帐篷中,那么一旦遇到什么情况,战争爆发了还是什么其他的,都可以很快的就收拾好东西离开。

    哪怕是巫师这样尊贵的身份,都不例外。

    夜风来到那一处最大最显眼的帐篷之后,也没有贸贸然的进去。

    既然巴洛族的族长能够想到说不定有人能够潜入到巴洛族的这边来,说不定也会想到,来人必然是针对巫师,巫师定然会有危险,所以提前布下了陷阱什么的,请君入瓮。

    这样想着,夜风还是在自己的手中握紧了一包药粉,又是给自己塞了一个能够刺激清醒的药丸压在舌苔下,夜风便是毫不犹豫的掀开帐篷的一角潜了进去。

    出乎意料的是,里面居然没有什么埋伏,也没有其他人的踪影,只有巫师独自孤零零的躺在床上。

    夜风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没有经受住诱惑,小心翼翼的上了前。

    只不过在快要来到巫师的床边的时候,夜风便是忽然眼神一凝,厉声道,“出来!”

    明明自己才是入侵者,但是夜风这句话倒是喊得十分的自然而然。

    见无法隐藏了,羲和才是从另一侧的帘子那边走了出来。

    之前那个地方是他视线的死角,没有办法看见。

    如果不是感觉有些不对劲,看到这桌上的茶还有微微的袅袅热烟的话,夜风只怕是想不到人可能还在帐篷中。

    看到羲和的时候,夜风依然表现的十分镇定,只是一手已经摸出了匕首。

    然而,夜风却没有马上动手的打算。

    不是讲究什么君子风度,不趁人之危之类的,而是他没有和往常一样,从羲和的身上感觉到敌意。

    想想也是有些端倪。

    看到自己这个敌对阵营的人出现的时候,羲和本来就应该动手或者叫人,然而他没有,只是静静的观望。

    巫师是巴洛族的领袖,是羲和‘父亲’一般的角色的存在,然而,夜风这个一看就很可能危害到巫师危险的人在逼近巫师的时候,羲和却是没有动手阻止。

    而以他的位置,有很多机会都能够偷袭到夜风的。

    哪怕是弄不死他,也能够让夜风遭受重创。

    然而都没有,羲和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的观望。

    羲和十分的平静,平静到似乎他早就在等着夜风到来一般。

    如果要动手的话,不管羲和多弱,都必然会闹出不小的动静,只怕到时候夜风也是没有出逃的希望了。

    因为这两个原因,夜风到底还是没有动手,最终竟是重新收起了匕首。

    “羲和,你想要干什么?”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夜风索性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开门见山的问道。

    羲和如同一潭死水的眼神微微泛起波动,目光落到夜风的身上,突然开口。

    “你说……有什么办法能够杀死灵魂呢?”

    夜风心中悚然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转头看向床上的巫师,又是蓦地定定的看着羲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