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睥睨上古封面

第九百八五章 棋子    文 / 天鸠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夜风在黑夜中快速的潜行,来到巴洛族布下的那一处天堑边上。

    深深的一道壕沟深不见底,隔绝了两岸,在黑暗中,根本就看不到另一岸的尽头。

    但是夜风知道,这两岸的距离相差了至少有数十里。

    可以说,在这个不能使用能力、不能过度使用灵魂力量、又没有什么好用的工具的混沌战界,想要通过这样的天堑可以说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并且说实话,哪怕夜风来到了这里,可是实际上他对于自己是否真的能够跨越这道天堑感到有些犹疑。

    不过如果连他都无法做到的话,那么他们此次的行动就相当于是做了无用功,并且还耗费了十分巨大的人力物力。不仅如此,又没有得到应有的结果,可以说是得不偿失的。

    正是因为这样,夜风才会申请要亲自过来看看这处天堑,要尝试着跨越,去看看巴洛族的情况。

    虽然不知道巴洛族的那位巫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手段,怎么还能够弄出这么一个天堑来,而在这之后那名巴洛族的巫师又是否还会有剩余的力量能够对付他们,等等。

    夜风对这些都不知道,但是却不得不去试一试。

    从很早以前,就传出巴洛族的那位巫师因为使用了什么禁术窥觑天机,导致受到了反噬,身体不怎么好的情报。

    然而,在先前攻打那座赤鬼他们的小型部落的时候,夜风却还是亲眼看见那名白发苍苍的巫师仍然老当益壮,身手矫健,两次将他们巴洛族的族人解脱于危险之中,同样是用了神秘莫测,似乎超出了这个世界的极限的能力将陷入困境的那些巴洛族的族人带走。

    在那之后,夜风原本是想,怎么样,那位巴洛族的巫师也不会再能够做出什么大事了吧?

    后面的发展好像印证了他的猜想一般,在后面几年的部落战争中,那名巫师几乎都没有再露面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在这一次巴洛族再一次陷入危机之后,那名巫师居然再次强势出现,并且依旧使出了如此强横的手段,直接就将所有达巴族的人都困住,为巴洛族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安稳的空间。

    每次这名巫师一出现,都必然拯救巴洛族于危机之中,并且,也都打乱了夜风他们原本的计划。

    在黑夜中,夜风的脸色微微有些阴沉,眼眸中闪过若有似无的杀机。

    若不是那名巫师数次搅局的话,恐怕事情早就尘埃落定了,他也不用蹉跎这么多年……

    这么一想,夜风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微微眯起。

    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偶然……可是这一种超出限制的能量是怎么回事?

    夜风很快掐断了自己的想法,抿了抿唇没有再多想,只是伸出手来,一个缩小版的乾坤鼎半悬在他的手心上方,滴溜溜的旋转着,其光芒哪怕是在黑夜中都无法被遮挡分毫。

    这些年来,他没有丝毫忘记对乾坤鼎进行温养炼化,如今乾坤鼎的潜能已经几乎被自己开发到了最大,只要时机成熟,又有足够的能量作为支撑的话,就随时都可以恢复到巅峰时期的半步混沌器。

    夜风轻轻的敲了敲乾坤鼎的鼎壁,声音在黑暗中一字一句清晰入耳。

    “乾乾,我们这次的行动至关重要,等等我会自己先跳出去,你随后便是为我助力,飞越这片天堑。”

    乾乾没有传出什么声音来,但是夜风手心上方悬着的乾坤鼎却是轻微‘嗡嗡嗡’的嗡鸣了起来。

    夜风将手放开,任由乾坤鼎半悬浮在这个地方,而他自身却是渐渐的往后退去,来开了一段距离来。

    他突然开始奔跑,一直跑到那处天堑边的时候便是猛然跳出!

    夜风现在的身体素质已经可以说是十分的出色了,使出全力一跳的话,大概可以跳出十数米的距离。

    乾乾和夜风的默契已经十分的浓厚了,夜风刚刚起跳,原本还停留在原地,似乎看起来根本就不知所以然的乾坤鼎便是蓦然光芒一闪,在夜风的脚下撑开一道光芒,让夜风能够借力。

    夜风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利用乾乾横渡过去这个天堑,毕竟乾乾的本体可是昔日半步混沌器,如今巅峰神器的乾坤鼎,哪怕是能力受到了十分大的压制,但是如果是要飞越数十里的天堑的话,仅仅只是载夜风一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不过夜风曾经试过这一做法,乾坤鼎如果想要飞越过这一天堑的话,似乎根本就不可能。

    一旦飞到一半的位置的时候,乾坤鼎便会受到不可抗力,直接往下坠。

    因此夜风才会没有直接用乾坤鼎前行,只是让乾坤鼎释放出力量让自己借力,而他抱着乾坤鼎前行。

    ……

    …………

    夜风那边正在努力尝试着度过天堑的方法,巴洛族的大本营这边也不是一番太平的。

    巴洛族最大的军帐中,有一大堆巴洛族的高层领导人都带在这里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羲和!如今巫师大人昏迷不醒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失误!巫师大人何必要都已经垂垂老矣了还这么劳心劳力?!不就是为了给你善后吗!羲和,难道你就不会有点愧疚之心吗?!”

    一名看起来模样很是年轻的青年男子剑眉高挑,直飞入鬓,脸上充斥着十足的愤怒之色。

    “说什么你是天命之子,我看都不过是放屁!如果真的是天命之子,巫师大人这个一直以来都十分爱护你的老人,又何必因为你一再沦落到这个地步?!如果真的是天命之子,那我们巴洛族为什么至今还是如此这般?!如果真的是天命之子,又如何会被人压制成这个模样?!”

    那名青年男子一字一句十分的尖锐,如同一把刀直直的扎入了心中。

    而他说的羲和,正坐在床边,目光定定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巫师,有些发愣,看似十分专注认真,但是如果能够细看的话,便会发下,其实他的眼神中根本就没什么焦距。

    只有在听到这名青年男子的话语的时候,眼中似乎有光芒微微波动了一下。

    也不用羲和开口,另外一名看起来就是上了年纪的拄着光长的白发老人便是敲了敲手中的拐杖,沉声道,“够了!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巫师大人是为了我们部落!你们都不要说些什么别的!”

    “是啊!族长说得对!难道你们有谁敢说,羲和没有带着我们打赢了那么多场战斗的吗?!你们敢说,如果没有羲和,我们能够做到和达巴族的那位分庭抗争,坚持到今天的吗?!”

    另一名看起来似乎是羲和的支持者的青年疾言厉色。

    第一个开口的青年男子当然是不服的了,但是他不过是刚刚掀起一个冷笑,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是被那名族长给再次制止了。

    “你们谁都不要再说了,如今,我们最重要的还是巫师的情况。不过,除此之外,你们守卫的人都安排好了吗?哪怕如今达巴族的那些人没有办法飞越天堑过来,但难保他们会有什么手段,我们还是不能够掉以轻心。”

    其实如果族长不说的话,大概没有人会想到这个。

    一来是当初巫师大人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就突然昏迷了过去,引起了十分大的骚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巴洛族的所有人都十分信任他们的巫师大人,觉得既然巫师大人出了手,就必然是没有问题的了。

    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想过,可能会有人能够突破天堑,来到他们的领地。

    在场众人都是知道轻重缓急的,在族长的安排下,有条不紊的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他们部落的大门之前才刚刚被人敲开,虽然巫师大人重要,但是族人们的情绪也很重要。

    尤其是,如今他们惶惶如丧家之犬,随时要面临敌人可能进攻过来的危机,又要担心巫师这个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其实巴洛族的族人们的心理已经十分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军帐中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仅仅剩下那名族长和羲和以及床上躺着的巫师。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族长才是面色严肃的看向羲和。

    “巫师大人的情况如何?”

    这个时候,羲和仿佛才从如同无生命般的木偶状态脱离出来,转头看向族长,眼神有些迷茫,有些受伤,有些痛苦,有些挣扎,还有一些其他的情绪,十分的复杂。

    族长似乎猜到了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敲了敲手中的拐杖,道,“或许这都是命……”

    羲和却是深深的低下了头,语气低低的,“或许都是因为我……”、

    羲和的话语没有说完,就被族长一脸严肃的打断了。

    “你不要说这样的话!这种事情又怎么会是人力能改变的呢?连天地之力不可逆转。”

    羲和虽然依然感觉十分的难受,但是在握了握巫师大人的手又放开之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站起了身来。

    “我想好了,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为巫师大人报仇的!我永远不可能忘记,以前巫师大人多么的和蔼亲切,为部落、为大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如果不是巫师大人,就没有今天的我。至于什么天命之子的名号,不要也罢!”

    羲和的语气十分的坚决。

    族长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羲和一眼,又看了巫师大人一眼,叹了一口气。

    “我老了啊老了……我没有办法阻止你们年轻人想要做的事情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不要让自己后悔。”

    羲和的身子僵了僵,最后沉默的点了点头,才是毅然决然的放开巫师大人的手,离开了帐篷。

    只有族长,看着巫师大人,面色复杂的叹了口气,说道,“你终究是教出了一个好徒弟!至少,不是所有人最终都会忘记你的。这样,你也该感到自豪了吧?”

    说完后,族长才是也拄着拐杖,‘笃笃笃’的离开。

    而没有人知道,在帐篷中恢复寂静之后,躺在床上的巫师大人放在一边的手,食指微微跳了跳……

    ……

    …………

    夜风和乾坤鼎共同协作,度过了十分危险的中间地带,又是逼近了天堑的另一岸。

    他们距离岸边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原本对岸是没有什么声音和防备的样子。

    但是在他们已经十分靠近的时候,几乎快要能够看见对岸的情况的时候,却是一道光突然从斜刺里射了出来,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人声。

    “明明达巴族的人就不可能会过来了,族长他们的担心是完全不必要的。再说,我们都这个情况了……”

    “唉……我们又能怎么样呢?就是不知道,巫师大人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

    人声渐渐的逼近,是向着夜风的方向而来的。

    夜风的心中跳了跳,迅速的带着乾坤鼎攀在了一边的崖壁上。

    …………

    ……

    作者有话要说:

    qaq哭卿卿~~~

    快要元旦了,但是因为连续熬了两个礼拜多都是晚上十二点多睡,一天只睡了六七个小时,尤其是最近这两个礼拜,睡得更少,作者好难受啊!oo

    什么叫做自食恶果,大概就是这样了。

    刚过十一点就困得不行,作业没写完已经不想写了,然鹅还是要打字!

    困成狗又卡文的作者正在努力奋斗ing...233

    …………………………………………………………………………………………………………………………………………

    …………………………………………………………………………………………………………………………………………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