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睥睨上古封面

第九百八一章 单独召见    文 / 天鸠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可能是路上有人传了消息,等夜风他们到了皇宫中的时候,景德皇帝已经布置好了宴席等着他们了。

    这里没有什么其余人,都是景德皇朝的一些核心人员。

    夜风他们一到来,景德皇帝就是亲自将他们迎了进去,还让夜风和羲和分别坐在了他左右手边的第二个位置,至于第一个位置,一个坐着景德皇朝的太子,另一个则是坐着景德皇朝的巫师。

    总之,景德皇帝显示出了十足的恩宠的模样。

    不过是刚上座,宴会上的饮食便像是恰好准备好了一般,一队队宫人们鱼贯而入,那么多人,竟是没有发出什么脚步声,静默的将饭菜一一摆放好,便是规规矩矩的退到了后面垂手而立,头低下来盯着脚尖,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静静的守着自己的岗位,等待着需要的时候被传唤。

    景德皇帝绝口不提‘请’夜风和羲和两人来的原因是什么,只是笑吟吟的邀请他们进食。

    不说夜风本身就是一个炼药师,他不相信在混沌战界还会有能够比他的炼药水平还要**的存在,毕竟哪怕是在外界,也是没有几个能够和他相媲美的人的。单单是夜风那可以免疫大部分毒药的体质,都是难以让寻常毒药奈何的。

    再加上,她也不认为景德皇帝会那么傻,直接在邀请他们的宴会上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一旦他们事后出现了什么问题,景德皇朝都是逃脱不过这个罪名的。而他和羲和分别是达巴族和巴洛族的重要人物,到时候必然会引得两族愤怒,合力攻伐景德皇朝的,届时,景德皇朝的江山还稳不稳就犹未可知了。

    夜风在那些菜上来之后就扫过一眼,没闻出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之后,也没有左防右防,做尽了鼠目寸光、畏手畏脚之徒的模样,而是大大方方的请景德皇帝先动筷纸之后,也动手吃了起来。

    至于乾乾那家伙就更不操心了。

    它的本体是乾坤鼎,能够炼化天下万物,不管是毒药还是灵药,对他来说,最后不过就是殊途同归的能量罢了。

    所以他才是全场最毫无顾忌的人,如果不是夜风拦着,估计没等景德皇帝先动筷,他就吭哧吭哧的吃起来了。

    只不过乾乾到底还小,难以照料好自己,看着不耐烦的乾乾就想要直接动用自己的力量吧自己面前的那些菜全部都吸过来的时候,夜风连忙将站在身后的之前带他进来的近侍叫了过来,让他照料乾乾吃东西。

    乾乾看了看面前的情况,撇了撇嘴也没有任性,只是傲娇的哼了一下,扬起下巴任人伺候。

    而羲和能够差点被选为天命之子,自然也是有着他的魅力及能力所在的。

    加上巴洛族本身就不是一个小部落,羲和又是在巴洛族的巫师手下带大的,所以一身气度和风范也很好,对于一些权谋争斗也并不陌生,看了一眼夜风同样动筷之后,就也落落大方的让自己身后的那名近侍为自己布菜了。

    除了在夜风身上栽了一个大跟头之外,羲和其余时候基本上都是顺风顺水的,他也不认为景德皇帝会这么愚蠢的直接在宴席上动手,之所以先观望,也不过是习惯性的警惕罢了。

    将他们两人这么给面子,景德皇帝也是龙心大悦。

    ……

    …………

    饭后,景德皇帝让那些下人又把东西收走,便是和颜悦色的招来夜风和羲和两人坐在他身边,连太子都是退居一边。

    “你们二位都是大好男儿,能够为我们世界谋福做事的人才,孤此次传唤你们前来,其实也不过是听闻了你二人的名字,不由得心生好奇,所以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样传奇的人物罢了。若是那两个不懂事的近侍做了什么惹人误会的事情,也请二位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孤代他们向你们道歉。有所冒犯的话,还请多多海涵。”

    景德皇帝看起来倒是十分的平易近人的模样,能够放下作为一个掌权了一个皇朝的帝皇的架子,来这么好声好气的和夜风他们二人说话,说实话,并没有让夜风他们感到放心,反而更加警惕。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但是这想法也不过是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夜风和羲和两人表面上也是顺水推舟的对着景德皇帝应了下来。

    景德皇帝看起来似乎愈发满意了,居然也没有说什么其他的,只是温言软语的好好劝勉了他们几句,便是安排了几个宫人要带他们下去休息,绝口不提先前‘威逼利诱’他们的筹码,也绝口不提要让他们出去的事情。

    夜风和羲和两人当然不会在这种小事上翻脸,拂了景德皇帝的面子。

    并且如今又是势单力薄的在人家的地盘上,当然还是要乖一些听话才是。

    哪怕两人都自诩有保命的底牌,哪怕是景德皇朝都无法留下他们的,可是万事皆有可能。

    他们二人都是灵魂力量十分强大之人,又是天选之人,看到景德皇朝的时候,他们便是隐隐感知到了景德皇朝的气运如长虹,国运昌隆,如果没有什么变故的话,只怕还能昌盛很长的一段时间。

    并且他们在来了之后,还对景德皇帝及其皇后、太子,还有巫师都用了观气之术。

    很显然,结果显而易见的。

    巫师的情况自然是不可能看见的,毕竟在这个世界,巫师是能够直接沟通与天地的存在,窥觑他们,便是几乎等同于窥觑天地了。而他们没有对抗一个世界的力量,自然就无法看到巫师的情况。

    但是奇怪的是,这位景德皇帝的气运和面相他们居然丝毫都看不透。

    想要做出这种事情自然不难,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或者有什么其他的器具遮掩的话,的确就让人难以看透了。

    不过夜风并不认为这个世界上会存在这种东西。

    那么能够在他们近乎作弊一般的存在的灵魂之力的探查下不露出丝毫的端倪,便可足见这位看起来十分和颜悦色、平易近人的景德皇帝有多么的深藏不露了。

    不管是因为一个皇朝的气运为景德皇帝做遮掩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探查不到就是探查不到,夜风他们也没有再勉强。

    只是除了景德皇帝,他们能够看到的王后和太子的气运都是十分的悠长,气运昌隆,面相也是大富大贵之人,可以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这两人也一定都是一生顺遂的。

    窥一斑而见全豹。

    夜风他们单单从这便可以看出来,景德皇朝的国祚还不会就此终结,只怕还可以延续很长的时间。

    这也就意味着,达巴族和巴洛族想要崛起简历皇朝的话,只能从其他地方抢地盘,是无法灭掉景德皇朝的。

    这样的结果更是让夜风和羲和两人的活动的心思淡了下来,老老实实的随着带路的宫人到了景德皇帝为他们安排的宫殿歇息了。

    而在先前的宫殿中,景德皇帝却是轻轻的捋着自己的一小撮胡须,时而露出思索的神色。

    王后和太子两人面面相觑,最终齐刷刷的看向了巫师。

    巫师心中暗叹一口气,还是上前带起了一个笑容。

    “陛下心中可是有了什么成算?这两人又想如何处置?”

    景德皇帝皱着眉,半晌才是叹了一口气。

    “我能有什么成算?这是大势所趋,不是我们想要做什么改变什么就可以轻松做到的。并且,他们两人都非常人也,我们不仅不能做什么,还要好生招待着他们。恐怕,最后我们还要自己去亲自扶持他们,这真是……”

    其实景德皇帝糟心的心情巫师几人完全能够理解。

    景德皇帝其实也不是想要他们说什么,只是需要能够请听他说话的人罢了。

    “我晓得这都是为了我们这个世界能够发展的更好,早在当年那位大人助我们建立起景德皇朝的时候,便是曾言明过这一点,让他们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其实我也不是接受不了什么的……”

    “况且,那位大人愿意信任我们,不仅留了乾坤鼎的分身坐镇在此处,又把自己浑身的能量留在了景德皇朝,保景德皇朝国运昌隆,经久不衰。我们盗取了人家的东西那么久,也是迟早要还回去的。这么多年来,我虽然偶有奢望,可是随着一次次都无法动用那股力量之后,我也就渐渐的认了。”

    既然这样,还要有什么烦恼呢?只需要将东西交出去,如果不想要看着糟心的话,也完全可以不用插手部落战争啊!

    巫师几人有些不解,王后也就走到了景德皇帝身边,轻轻的握住他的手,声音轻柔的问道,“那陛下还在烦什么?陛下知道的,我们多年来蒙受那位大人的荫庇,哪怕是把东西叫出去了,国运也不会衰退。”

    “而真正属于他们的,才是最好的,又何必留恋那些外物呢?陛下可千万别再皱眉了!”

    王后和景德皇帝素来伉俪情深,所以王后也就直接伸手抚平了景德皇帝眉间的褶皱。

    景德皇帝不过是依着王后,眉头舒缓了一瞬间,随后却依然是忧心忡忡的模样,看的王后无奈不已。

    “要是孤说孤没什么野心别说你们信不信,就是孤自己都肯定是不信的。毕竟也执掌了这么多年的皇朝。哪里能没有什么贪恋呢?孤心中也是担忧有另外的皇朝崛起,届时我景德皇朝何去何从?”

    景德皇帝叹了一口气。

    “土皇帝的日子做得久了,说实话,如今突然冒出另外的要和你夺权的人,也是很不习惯的。可是孤也知道,那两人都是气运昌隆之徒,是能够决定日后这个世界发展的人,所以如果要和他们做对的话,哪怕我景德皇朝气运未尽,也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最后受苦的也不过是百姓。”

    “加之我景德皇朝安逸多年,若是要对抗两个有望成为皇朝的大部落,只怕也是比不上的。故而孤也不想和他们作对。但若说是扶持,孤的心中亦是不愿的,然他们迟早也是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若是能够提前做个顺水人情,于我景德皇朝而言,也是有好处的。可是不论如何,孤的心理还是不好过。”

    巫师几人听得唏嘘不已,最后还是太子不知想到了什么,扬声道,“父皇!您何必想那么多呢?既然他迟早会自己拿到的,那我们藏着掖着、留来留去也不过是留成仇。再者,父皇您想,那夜风不是此界众人,日后必然会带着乾坤鼎离去,而他们两虎共斗,势必不能共存,只怕是要分出胜负高低的。”

    “而那夜风是当年那位大人的传人,我想是绝对不会输的。而夜风最后又是要离开回到他应该回到的位置的,到时候此界中不也是同样只剩我们这些人了吗?那时候还有什么不舒心的?”

    太子朗声道,说的景德皇帝眼睛一亮,拂手赞叹。

    “我儿说在理。这样吧,明日我便是派人将他们分别传唤过来看看,和他们好好的谈一谈,然后送出东西,再将人送走,想必他们定然会念的景德皇朝的恩情,日后也不好意思针对景德皇朝了。而他们想要建立皇朝,必然要争夺地盘,竞争也会更加的激烈的。把矛盾引向他们之间,总比合起伙来针对我景德皇朝的好!”

    景德皇帝说干就干,很快就是把命令发布了出去。

    所以隔日,夜风便是受到了景德皇帝从传唤,因为初来乍到情况不明,夜风也没能问出什么来,直到来到景德皇帝的寝宫,发现没有羲和的踪影,才是蓦地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在起点看到一篇文叫《女装大佬》,感觉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一时好奇点进去看了一下,本来是没觉得怎么样的,后来看到有人提到了第一女装大佬轩墨宝宝……

    然后……然后……控制不住自己好奇心的作者就搜索了一下,的确是长得很好看啊,并且原声……嗯,很好听。

    不是……现在好像感觉自己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属性……qaq

    对于这些女装比女孩子还要好看的男孩子,我是服气的,但是真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啊~233

    因为这个,耽误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全部都用来看关于女装大佬的评论,还看了几个轩墨宝宝的食品……(*/w\*)

    好吧,还是感觉自己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属性……

    所以以后坐着要何去何从呢?( p′。)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