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睥睨上古封面

第九百七五章    文 / 天鸠 更新时间: 2018-03-10 21: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巫师在那些战士们离开后,转过头,看向门外的一株榕树,沉声道,“你还不打算出来吗?”

    原本一片寂静,好似毫无一人的院落中,顿时从榕树后迈步走出了一人。

    而之前,那么多战士在这里,居然都没有发现此人的踪影!可见此人的隐匿能力之强悍。

    巫师定睛一看,便发现是先前在城墙上跟在夜风身边的那个原本这个小部落里的将领,当时还是因为见他对夜风十分关切,神色很是着急,扫过一眼才是记在了心上的。

    “你叫什么名字?”

    巫师将此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才是开口问道,却是没有让人进屋的打算。

    “我名赤鬼,原为这个城中的将领,然而如今也不过是一介无名之人,承蒙大人恩惠,如今在夜大人手下做事。”

    赤鬼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十分坦然的任由巫师打量,说话也很是老实。

    只不过他虽然说的委婉,巫师还是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

    “在夜大人手下做事”,和“为夜大人做事”意思是不一样的。

    前者,只是代表了夜风个体,表明了他只是听从臣服于夜风的心思;而后者,却代表着是效忠于达巴族的。

    因为,夜风先前就是代表着达巴族的存在。

    巫师不由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

    夜风看起来可是柔柔弱弱的没什么实力的样子,一开始的时候是不会有什么人愿意听从他的,因为他的外表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也是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他展露出了自己独特的能力,才收服了一大批达巴族的族人的。

    而如今来到外面,如果没有这一场战役,只怕也根本没什么人能够看到他的实力。

    在混沌战界,大家更服从的是绝对的力量。

    夜风虽然有着强大的炼药能力,但是在很多战士看来其实也不过是旁门左无罢了。

    所以会有很多人因为夜风的救命能力而信服他、追随他,但是却很少有人会因为他用药的能力而心悦诚服。

    当然,这一切都将会成为过去式。

    在今日之后,巫师相信,展露出了自己非凡的实力的夜风将会受到更多人的追捧,没有人会再觉得他身体柔弱就实力不强,更不会因此就觉得惋惜,对他怀有偏见,抱着一种高人一等的心态了。

    不过这个名叫‘赤鬼’的小伙子的意思听起来,似乎是在此之前就已经是跟随着夜风的了,这也正是巫师感觉到讶异的真正原因。

    况且,夜风本身虽然看似亲和友善,却也不是易于之辈,心思慎密,应该也是不会轻易信任他人的。

    当然,对于他们部落中的族人那么容易信任的蠢事他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

    反正,那家伙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总是十分坚定的认为他们部落中的这些‘原始人’都是十分的‘淳朴善良’的。

    原本巫师大人还对他谆谆善诱过几次,但是后来已经基本放弃挣扎了。

    有时候看到夜风被那些小鬼灵精耍的团团转还仍然觉得他们一片‘质朴的赤子之心’的时候,巫师总是会不自觉地感到心累,以及浓浓的恨铁不成钢。

    如果不是见过夜风对待外族人的模样,巫师真的是几乎以为夜风就是一个傻白甜了。

    总之,对此他总是十分的一言难尽就是了。

    而如今面前这人称自己是在夜风手下做事,必然也是在夜风那边过了明路的,就说明夜风判定了他是可以信任的。

    巫师是信任夜风的能力的,有时候哪怕是心甘情愿的被戏弄,但是也是因为没有察觉到什么危机或者恶意,否则的话,以夜风那么强大的灵魂力量,对于他人的好恶感觉是十分的敏锐的。

    既然夜风会觉得是可信的,那么也就相当于在巫师这里过了明路,他也不会再阻拦了。

    对于夜风这个徒弟,巫师还是十分的信任爱重的。

    但是即便如此,巫师也没有忘记询问关于赤鬼之前到底是怎么躲过他们的感知的。

    赤鬼倒是没有隐瞒,十分坦然的回答道,“我们部落虽然仅仅只是个小部落,但是我们的族长大人曾经流浪他地,学会了一门隐匿之术,便是交予我们,传承了下来。”

    至于这门隐匿之法是什么,赤鬼是不会说的了,巫师当然也不可能不识趣的去追问。

    因为这毕竟是人家部落机密一般的存在,人家肯告诉你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如果还想要窥探人家的机密的话,就有些逾越了,是可以被当做敌人来看待的了。

    巫师重新回到屋子中,赤鬼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巫师头也不回,摸了一下夜风的脉搏之后,便是吩咐道,“你且去烧些热水,我自有用处。”

    夜风虽然伤势很重,但是因为他有一直在注意给自己保命,所以其实一时半会也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而如今巫师在这里,便是能够直接用自己的先给夜风粗略的治疗一下,让其脱离生命危险。

    至于其他的……

    巫师大人目光下移,落到了夜风的腰带上,直接伸手过去毫不客气的扯掉。

    因此,当赤鬼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巫师对着夜风‘上下其手’,惊得他差点丢掉了自己手中的热水。

    然后他才看见巫师慢条斯理的缓缓起身,手中已经是拿了几个小瓷瓶了。

    巫师大人转头漫不经心的瞥了赤鬼一眼,轻嗤了一声,“大惊小怪的!”

    赤鬼有些讪讪的,只能够说道,“巫师大人,热水已经烧好了。”

    巫师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屋中的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道,“去倒进去吧,烧好了一桶再和我说。”

    赤鬼来来去去几趟,终于烧满了一桶热乎乎的热水。

    于是,他就看见巫师拿着那几个小瓷瓶,然后又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些草药,一一放进了木桶中。

    他打开其中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的是一些液体,在打开的时候还有芳香逸散出来,给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之感。

    巫师瞥了赤鬼一眼,不知道是抱着什么心思和他说道,“夜风此人最是心思慎密,绝无可能让自己陷入绝境中。所以哪怕是他身受重伤,也会在身上备着各种药物,在看到可靠之人时,便能够放心的任由自己昏迷过去,我们只需要从他身上找到东西,然后就可以给他服用了。”

    “他也有想过如果来人不懂药理的问题,所以他放着的东西一般都是能够直接服用的,并且是能够刺激他醒过来的,这样的话,他就能够为自己进行搭配治疗,再继续放心的昏迷过去了。”

    赤鬼倒是听得颇为目瞪口呆。

    他倒是没想到,夜风此人居然还有这样慎密的心思。

    “可是,他就不担心来人包藏祸心吗?”赤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疑惑问道。

    巫师一边慢条斯理的继续着手中的动作,将那一小瓶液体倒进木桶中后,一桶的热水顿时就是晕匀开来一圈绿色,却并不浓稠,十分清透的模样,尤其上面还飘着几根绿油油的草药,看着颇有点像是一锅菜汤,那如果再把夜风放进去……

    赤鬼连忙挥散自己脑海中的想法,才没有让自己在想入非非中笑出来。

    “来人包藏祸心?”巫师嗤笑了一声,“那小子才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呢!他的灵魂力量强大,能够感应到来人的好恶。哪怕来人真的有谋害他的心,或者不知道怎么救治他,没有给他喂药,那也是没事的。”

    至于怎么没事,巫师却是没有提了,徒留赤鬼心痒痒的纳闷不已。

    一直到后来在部落战争中随着夜风南征北战,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赤鬼才知道,夜风虽然信任他们,但是他却也会给自己留有后路,哪怕真的陷入了昏迷之中,又没有人能够救治他,他有给自己的灵魂中下了咒,在昏迷一定的时间之后,如果身体状况濒临崩溃,他的意识就会被强制唤醒,然后为自己服下保命的药,再继续沉睡。

    如此几次,他虽然脆弱然而治愈能力却十分强悍的体质也会自我修复的。

    而这期间若是遇到了什么有不轨之心的人,他身上还有各种各样的装置,能够让不轨之心的人自食恶果。

    尤其是他的灵魂中,他虽然没有办法将灵魂力量应用太多,可是却可以对自身尽心改造,也就为自己下了许多的咒。

    在有人想要谋害他的时候,他的灵魂力量甚至会自主离体爆发出来,将来人击上。

    然后体内的一部分灵魂力量就会自动转化成灵力帮助他快速修复身体,虽然只能够存在短时间,但是却也足够夜风苏醒过来并且解决掉危险了。

    只不过就是灵魂力量不好补回,消耗掉后想要恢复需要的时间比较漫长罢了。

    总之,夜风的确是心思慎密,心思慎密到不会让自己陷入绝对的无所依的状态。

    后来知道此事的赤鬼的确是颇为感到心惊和折服,不过此时赤鬼对此一无所知就是了。

    赤鬼此时只能够心痒痒的在心中各种猜测,却是被巫师一下子从思绪中唤醒了。

    “你,去!把夜风那小子的衣服扒了抬过来放到这桶中来!”

    巫师理所当然的指使着。

    赤鬼确实有些目瞪口呆,“啊?!我、我?!”

    “当然!不是你还能是谁?”巫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好吧……好吧……”赤鬼讪讪然的走到夜风的床边,想了想,伸出魔爪,手脚利落的把人扒了个干净。

    等他把人抬过去的时候,却见巫师十分惊讶的模样迅速的看了他一眼,其中似乎还潜藏着一丝不可置信的意味。

    赤鬼还郁闷疑惑呢,就听到巫师喃喃般的说了一句。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啊……看来我是不用担心这小子以后的终身大事了……”

    赤鬼耳尖的听见,差点就没炸了。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指着自己看向巫师,“巫师大人你说清楚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了我?不是你让我把夜风的衣服给扒了的吗?”

    巫师只是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嘀咕着说道,“是让你把人家的衣服给扒了,可是也没让你扒光啊……”

    “……”赤鬼沉默了,他索性不再说话。

    巫师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只是仔细的观察着夜风的情况,时不时指示赤鬼烧水来加热。

    他一共从夜风身上拿出了五个瓷瓶,一个装液体的的被他倒进了水中,另一个是装着一颗比较大的拇指大小的丹药,被他塞进了夜风的口中,入口即化。

    那是保命和促进身体恢复的丹药,能够让夜风更好更快的吸收药效。

    后面巫师仔细的看了看几个小瓷瓶,又拿出了一瓶装着银白色半粘稠的液体的小瓷瓶来。

    这个银白色的液体虽然是半粘稠的,但是有点像是牛乳一般,味道倒是极好的。

    看起来这夜大人给自己准备的药也是很享受的啊……

    赤鬼一边看着,嘀咕了一句。

    木桶中的水差不多变成透明,药效被吸收了之后,巫师让赤鬼把人再次放到了创伤,然后打开了第四个瓷瓶,里面是一些白色粉末,被仔细地洒在了夜风的伤口上,然后拿了丝绸的被子给他盖上。

    最后一个小瓶子没有用上,巫师对赤鬼交代到,“这个瓶子就是比较特殊的那个。若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他的伤口的话,可以喂他吃下其中的药丸,能够刺激他苏醒过来。”

    赤鬼大概能够想到为什么巫师要对自己这么仔细的说明,也就郑重的点了点头。

    达巴族中的那些战士虽然看起来对夜风也很是听从效忠爱戴,但是就冲他们让夜风陷入了如此危险的境地这一点,巫师也是不可能让他们再次陪在夜风身边的,所以就必须要提拔新的人才在夜风身边为他做事。

    赤鬼也是夜风看中的人,巫师相信夜风的眼光,所以才会将此委托给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