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六十九章 旅行者(下)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3-10 20: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孙嘉怡终于眨了眨眼:“提示?”

    车厢里,来自哈尔德夫人的意志化为少妇咽喉里低沉的振动,“你对所有人说:‘从人格面具角度下手吧’,而这就是发掘情报真正价值的基本思路。正是按照你的思路,我和殷乐两个人,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将线索补全,逻辑完善。

    “我们两个人就可以补全的问题,以你的能耐,领着几个心理学专家,难道做不得?一旦完善,情报价值必然飙升,获利比现在要多出十倍。这样的好事,你为何不去做?”

    孙嘉怡按住额头,无奈而笑:“听夫人你这么讲,我倒觉得心里疼得厉害!这生意怕是潜亏了一笔……咝!”

    “好好说话。你的心血管功能再健康,真被烧透了延髓,也没了意义。”

    在阴火的强势压迫下,孙嘉怡的自主呼吸紊乱,心脏狂跳,脑部供氧不足,也变得昏沉麻木。就算是这样,她仍勉力保持笑脸,直面内后视镜中跳跃的眸光火焰:

    “夫人,你太看得起我了。”

    颈后的烧灼感和压迫感缓了一层,孙嘉怡抓住机会,一口气将闷在胸口的言语全吐出来:“你和殷副主祭,都是里世界一等一的人物,你们能做到的事情,怎么能强求其他人也一样做到?再说,那命名只是我看到罗先生的年龄以及木讷性子,与偌大名声不太相衬,才有感而发……”

    这次轮到孙嘉怡的发言被打断。少妇的本来嗓音响起,传达哈尔德夫人的意志,与孙嘉怡的辩解全不相干:“我当然看得起你。我与你之间的合作,断断续续维持了十五年,也许那时候你也不过是你‘干女儿’那般年龄。”

    “我的干女儿很多,夫人说的是哪个?”孙嘉怡额头、背脊都已浸出冷汗,这是身体机理自然反应,无可控制。只有脸上笑容把持得近乎完美。

    明知孙嘉怡还在信口胡柴,哈尔德夫人也不再做无意义的威胁。前排的女性已经用事实证明,寻常的刑讯之术,对她没有显著作用。

    哈尔德夫人只道:“据我所知,‘多面’之名在夏城情报圈子里很有些地位,但知道你现实身份的人并不多。那么你可记得,我是怎么知道你身份的?”

    “这个……”

    “是因为一笔投资。”

    “唔。”孙嘉怡的视线扫过内后视镜,见镜片中眸光如火,又自寒冽,刺得她几乎要眯起眼睛。既然人家直接点明,再想绕过去,就太不礼貌了。

    “是,我记得。当时夫人您正在进行产业扩张,急需一大笔资金,而我正好有个客户,正寻求投资回报率较高的项目。然后我就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成为你们之间的中介,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后座少妇笑了起来:“真是心胸宽广啊。”

    “哦?”

    “在我的记忆里,我和那位投资人很快就直接联系,进行更深入的合作。倒把你扔在一边,省了不少的中介费用。可让人感慨的是,你很轻易就默认了,而且大家一直维持合作关系,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孙嘉怡微撩起额侧的短发,笑容加深:“夫人你竟然一直怀有愧疚之心吗?”

    “我只是记得,教团仓皇撤出夏城的时候,我曾经主动联系你。当然我很清楚,那时你帮不上任何忙,我只是希望通过你,尝试说服那位投资人继续加注。但当时,你断线了。”

    “哦,对不住,那晚上我玩得太high……”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和你的合作彻底断掉,这和那位投资人的态度完全同步。”

    “夫人,我的业务只有夏城这一块儿。”

    “可为什么当‘千分之二小姐事件’发生,确切地讲,是埋藏金桐的白骨山丘出现在夏城外海之后,我们的联系突然又密切起来了呢?”

    孙嘉怡唯有叹气:“在商言商,夫人何必这么计较呢?”

    跑车在山区的高速磁浮道路上穿梭,车厢里却忽然陷入了静默状态,后座的少妇寄魂者却似再度失了魂,没了反应。以至于孙嘉怡都忍不住动了念头,琢磨现在跳车的话,逃过这场要命麻烦的机率有多大。

    这份静默持续了五秒钟,或者是十秒钟以上,哈尔德夫人的意志才通过后座少妇的嗓音重新显化:“每次听到‘在商言商’几个字,我都是心头发冷;但从自己口中说出去,又是完全不同的滋味。”

    语调幽冷,与之前咄咄逼人的感觉大异,这让孙嘉怡的反应慢了一线,还没琢磨出怎么让这个危险话题偏转,便又让内后视镜映射的焰光视线刺中。

    这个寄魂者肯定废了。

    孙嘉怡脑中跳出一个莫名的念头,然后便又听到对方的嗓音:“你不必再解释、掩饰,短期内,我对你的身份判断不可能改变。我今晚来找你,说了一通话,里面没有任何试探的成份,只是告知……还有发泄。”

    “夫人!”

    “希望你能向那位转告我的态度,还有相应的判断。我是说,有关她当下投资项目的判断。”

    车厢里,只有寄魂者低低的嗓音回响:“你们没有给出完整的情报资料,而是表现得如同一个愚蠢而贪婪的商人,在挖出了金矿但还没有完全探明储量之前,就迫不及待将它打包出售,甚至一女多嫁。是觉得这个金矿的实效性较强,晚出手就卖不出价钱?还是不看好金矿的储量,不惜败坏名声也要先把钱捞足?又或者是为了刻意搅混水,在别人所不知道的层面获得更大的利益……出于对那位投资人的敬佩之情,我选第三条。”

    孙嘉怡也沉默了下来,不再试图“纠正”哈尔德夫人的思维轨道。

    “你给出的情报资料似乎只是个半成品。事实上,完整的情报价值虽高,却很难再以合适的理由多头出售;半成品情报就没这份敏感性,反而更容易掩饰你们的用心,让一些人误以为从沙子里挖出了金子,却忽略了背后的指向性。

    “毕竟,罗南还是简单,他的人格根本以及强点、弱点,但凡多用点儿心思,陆陆续续总能发觉。也正因为简单,能入手的地方,只有有限的那么一两处。一方用力,效果明显;两方用力,就有变数;而超过三方的势力一起作用,这就彻底成了混沌。多方干涉下,各家的设计和谋算也别想取得理想效果,围绕罗南的争夺只会变得更加复杂化。”

    说到这儿,哈尔德夫人主动停下缓一口气,还熄灭了孙嘉怡后颈上的无形阴火。她的态度似乎在缓和,原本笔直的腰脊也往后靠,更像一个搭顺风车的乘客。接下来她甚至在咨询意见:

    “臆测的成分是不是多了些?”

    孙嘉怡想了想,道:“总该有一个灵感源头、刺激点什么的。”

    “是啊,源头有两个。其一是殷乐,她说要将‘不确定性降到最低’,我的感觉很不好;其二么……你可知道,今晚罗南与田邦在街头偶遇,然后被田邦堵着聊天?”

    “暂时还没收到线报。但夫人都说是偶遇,想来确实是偶然吧。”

    “或许。可是以田邦的智慧,难道不知道仓促之下和罗南深入沟通,只会惹人烦厌,而不会取得任何效果?而以他的性格,恐怕宁愿去碰何阅音的冷钉子,也不会与罗南做无意义的纠缠。所以我认为,即便这个遭遇是偶然的,他心里也一定有所准备,也许他掌握了与罗南沟通的原则技巧;又或者还差些,要做番验证——你们的情报,肯定有他一份。”

    “……”

    “现在可以做最后的推论了。我曾以为,你们在罗南身上做文章,是把他当作诱饵,以引开他人注意,方便自己行事。可我又想起她曾经告诉过我的一句话——投资人偷偷摸摸只是为了控制成本,但最后他们总需要热烈的响应。”

    稍顿,后座少妇唇间吐出清晰的字音:“血焰教团在获得热烈的响应前,就已经被强行止损;可罗南那里,你们已经在收获了,对吧?如果是这样,我大概能猜到那位投资人的位置……”

    此时,跑车已经驶上了环城高速,夏城北方地界海拔较高,从车子前挡风玻璃看过去,夏城大半个城区的灯光汇聚成海,煞是美丽;而车子驶过的山区,又成为浓墨斧皴的幕景,与更远方星汉角落连缀。

    跑车打穿空气壁垒,在嗡嗡声里呼啸而过,仿佛瞬间跨越了荒野与文明的分界线,又好像从一个次元穿梭到另一个次元。

    一切好似并无变化,可事实上,跑车内不断膨胀的气压,却如同一个无形的炸弹,随时会“轰”声炸开。

    就在爆炸前的某个点,前方驾驶室,孙嘉怡的嗓音传出来,只是带着异样的调子:“我一直惊叹于你赌博式的决断力,同时也对你自毁式的内核持保留态度。这样的心灵不是个好去处。”

    后座,寄魂者霍然抬头,内后视镜里映照的眼眸,真的在燃烧。

    “给你一个忠告。不是以投资人,而是以一位旅行者的身份——梅莉,捂住你的面具,别掉下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