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分离性(下)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3-10 20: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是潘教授的邮箱号?”罗南大感意外。

    田思闻言偏头打量了一眼,便确认:“没错,是潘教授的私人邮箱。她自己架起的服务器,域名我还记得。”

    邮件内容只是一个链接,罗南毫不犹豫地点开,链接指向了一个云空间,这里还设置了加密措施,属于权限加密,只有云空间拥有者允许的访客,以身份id对照,才能进入。

    罗南没怎么理会加密方式,界面刚切入,他的目光就落在云空间的最上层文件夹上,眼神木愣楞的有些发直。

    这仅有的可显示文件夹命名为:现代建筑耦合式设计应用研究(草稿)。

    两秒钟后,罗南虚点文件夹,随即就有信息显示:目标文件夹资料大小约4pb,内有文件夹和文件若干。

    这个存储数字不算大,也不算小。有些人把一辈子的经历塞在里面也装不满;但在一些领域,似乎又算不了什么。

    罗南手指微颤,随即点了进去。

    铺开的是传统的视窗界面,密密麻麻的文件夹,乍看让人头痛。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每个文件夹都按照显而易见的规律进行命名,字母、数字、文字层次分明,认真看下去就能依稀体会到某个体系的结构和流程。

    罗南滚动界面,下拉到底,继面很自然地就捕捉到本界面唯一一个文档文件,命名与上一层文件夹完全相同,亦即:

    现代建筑耦合式设计应用研究(草稿)。

    罗南面皮抽动了一下,再点进去,果然这是一篇论文。由于是草稿,相对来说格式比较随意,他视线一掠而过,直接落在题名下方的作者署名上。

    那是一个他不可能忽略、也不可能遗忘的名字:

    卜清文。

    罗南的视线凝固了,在此期间,他下意识滚动界面,可里面的文字、表格、图形仿佛完全失去了意义,又或者他的脑沟回已经丧失了接受理解的能力。直到文章翻到最后,看到那明显未完成的零落断句,以及刻意留出的空白,他才恍惚着抓到一点儿脉络。

    “学姐,你过来。”罗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口发声的。

    对面的田思犹豫了一下,多半是被他的表情和音调吓到,但还是起身坐到他身边。刚才有意避嫌而偏移的视线,自然投向虚拟界面。

    这时候,罗南已经把界面调回到文章首页,显露标题和作者。田思看到这些,也是吓了一跳,险些脱口叫出声来。

    “是……”

    “学姐,我现在脑子比较乱,记不太清了。你是查过相关资料的,我母亲发表的论文里,有这一篇吗?”

    田思第一时间回应:“没有,肯定没有!”

    “是吗?”罗南咧开嘴角,“潘教授这份礼物可真是……”

    他的手指无意识滑动,界面也上下翻滚,旁边田思“呃”了一声:“学弟,看这个目录,它不太像是论文,倒像一本书,一本学术专著。”

    罗南微怔,顺着田思的指尖看过去,随即切出到文件夹界面,只是至少上百个平级文件夹,一时计算不得。他干脆打开后台看属性。一望之下,心里就有了回数:

    “果然,各级文件夹四千多个,文件破十万,如果都是论文的参考资料,也太夸张了。可如果是一本书的话,它好像才刚刚开始。”

    再看一下最后编辑时间,竟然是2080年5月,只比他出生早一月多点儿。估算一下,那时候母亲应该正在荒野上……不,也有可能是潘教授动笔。

    罗南脑子乱掉了,现在他真的不太适合做更复杂的解析,只能强行扭转视线。而这时候,他在后台界面的一侧,又看到了新的信息。

    那是云空间准入访客的名单。

    罗南当然在列,而此前这个云空间的准入访客只有三人。一个是潘文教授,此时也显示为登陆状态;至于另外两个灰色的名字……

    卜清文,罗中衡。

    界面倏然关闭,这是罗南做的。因为再有半秒钟,他可能就控制不住情绪。事实上,此时桌面上的茶水,已经荡漾起层层细波。

    “我们走。”罗南不敢再坐下去了,他有些匆忙地起身,仰头吸了口气。

    身边田思起身让路,问道:“我们去……”

    罗南没有说话,径直往外走,田思忙跟上。

    两人快步离开水吧,倒是让另一侧神秘学研究社一帮人松了口气。之前该走该留,已经让他们纠结坏了,还好那边“恋奸情热”、“耳鬓厮磨”一番之后,先走一步。

    有人嘟囔:“肯定是去泄……”

    “闭嘴!”喝斥声齐鸣共震,把这位犹不知死活的蠢货硬给镇压下去。

    费槿微笑看着,并无反应。只不过在两分钟后,她就随便找了个理由,先期告辞,与这帮人分开。

    她不管背后人们如何议论,也并不准备在海天云都浪费时间,径直回返。

    以罗南的情况,不可能在这种人流复杂区域逗留太久的,否则他身边的保全人员多半会发疯。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回家,二是回到北岸齿轮。二选一,以费槿的身份,也只能选择后者。

    她乘电梯到地下三层,准备乘坐短程电车回校。可才随着人流挤出电梯门,心神骤然一动,抬头看时,便见到前方拐角处,罗南的身形支立着,似乎与某个人说话。

    田思站在一旁,距离拉得比较远,还有点儿不自然地撇开脸,显然没有融进那个对话,角色还挺尴尬。

    至于和罗南对话的那位,半倚在墙角那头,从费槿的角度,只露出半截色彩鲜艳的运动服,很年轻的样子。

    费槿身后的两位控制者都没想到有这一出。这确实算是“巧遇”,然而如果处理不好,在罗南这位感知大师眼中,指不定就和跟踪似的,平白闹得不愉快。

    还好,费槿的主要控制者经验丰富,她没有改变步伐频率,继续往前走,近前之后,还打了声招呼。

    不出所料,罗南回头瞥了一眼,面无表情,倒是身边的田思随之扭头,有点儿惊讶。

    田思的动作,则让拐角另一边的那位好奇地探过半边身子,吹了声口哨:“又是美女啊,你这方面天赋不错。”

    活泼甚至轻佻的反应,确实是个年轻人没错,然而这一刻,受惊的却换成了几十公里开外的两位主祭。

    “田邦!”

    殷乐失声低叫,与惊讶并起的,还包括憎恶和仇恨。没错,在拐角位置的,就是前段时间名声大振的田邦,这位号称“超凡种之下第一人”的燃烧者,一身过于花俏的休闲运动打扮,像是踩不到潮流的中二青年。

    可就是这位,踩着摩伦和血焰教团一跃而上,站在了世界舞台中央。

    他是血焰教团的生死大敌,确凿无疑!

    这么一个死敌,突然出现在眼前,且又和另一位重要目标“亲切交谈”,这究竟是怎么个路数?

    两位控制者脑中,都不避免地激起类似的思绪。而在现场,费槿的脚步停了一停,视线从田邦脸上划过,眉眼中掺着好奇、惊讶且又有些恍然的系列微表情,最后焦点重归于罗南:

    “学弟的朋友啊……不打扰了,你们聊。”

    说着,费槿一笑,向这边欠欠身,几步走上一边的自走传送带,很自然地扭头,又打量了田邦两眼,这才扭头离去。

    作为“大副”,殷乐对哈尔德夫人的情绪和细节控制,佩服得五体投地。刚刚,在哈尔德夫人操控下的费槿,完美展现出一个“外围圈子人员”乍遇田邦这样的里世界重量级人物,成功辨识且又暗自克制的微妙心理。

    强抠的话全是细节,但最妙的还在于“自然”二字。

    自走传送带把费槿带得远了,殷乐还在回味照面间的精妙之处,哈尔德夫人话音响起:“感觉到了没有?”

    目前田邦的位置已经超出了费槿的自然感知范围,殷乐也不会犯低级错误,强行以能力者手段去侦测,所以一时间还真的搞不明白。她皱眉道:“田邦出现在这里……”

    “我没有说田邦,我们当前处理的事情,与田邦有什么相干?”

    “罗南?他……”

    殷乐好不容易才把注意力从田邦那边挣扎出来,认真回想罗南此前的表现,“好像,他和田邦的关系比较冷淡……”

    “有没有更确切的描述?”

    哈尔德夫人的语气好像已经有些不满了,殷乐只觉得压力山大,绞尽脑汁去琢磨,几乎把出电梯前后,对罗南的一系列观察都逐帧回放。思虑再三,方道:

    “他是……是心不在焉,而且还有些不耐烦。他眼皮下沉,对田邦的言论毫无兴趣,同时前脚尖外撇,身子偏侧,一直都想离开。”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唔,很可能是之前接收了重要信息需要处理,在水吧的时候,、他和田思表情动作都比较明显。”

    哈尔德夫人继续询问,不给殷乐喘息之机:“这是罗南不耐烦的主因。可是面对田邦这样的人物,即便不像我们这样苦大仇深,也不算是什么挚友,可怎么也是利益相关方,难道他连一点儿应酬的心思也没有吗?”

    殷乐沉吟:“他一惯内向,不善交际……”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记得吗,我们之前的总结?罗南有一个弱势面具,还有一个强势面具。如果是弱势面具起作用,刚才他应该表现出礼貌、尊敬或羞涩的模样,以争取田邦的好感;而如果是强势面具主导,两个人之间早该迸出火星了。而无论是哪种面具,都不会形成这种效果。”

    殷乐本能反应:“他还有第三个人格面具。”

    哈尔德夫人冷冷地道:“一个人有第三个、甚至是第三十个面具都很正常。我们要确认的,是各个人格面具的特性、它们之间的关系,以及哪个占据了最核心的位置。”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