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六十四章 激急疾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3-10 20:2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你真会给我找麻烦。”

    地下实验室,田思离开之后,罗南没好气地瞥了猫眼一记,“你应该能看出来吧,田学姐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为了安抚田思的心情,他特意将其送到五层分界区域,才又走回去。猫眼一直跟着,对她造成的麻烦局面浑不在意。

    “是啊,我知道。不过我以为你现在急缺实验素材。”

    “啊哈?”罗南停在楼梯间拐角平台处,觉得他和猫眼之间欠沟通。

    “你不是说,要重新修正感应模式,为此要在构形基础上做筛选什么的吗?虽然我听不太懂,但我能看清你的眼神哪。”

    猫眼两根指头比划,直戳过来。

    罗南向后仰了仰头,免得被猫眼尖利的指甲戳瞎双眼:“你一定喝醉了。”

    “呵呵,别说你没起意让我当实验品。”

    “你莫名其妙。”

    猫眼挑挑眉毛:“你现在看身边的所有东西,包括死物、活物,都想代入构形,解构优化对吧?”

    “哎呦,你这是……”罗南眨眨眼,后面“肚子里的蛔虫”之类的话,终究是咽了回去。可那副表情,把什么心思都给暴露了。

    “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啊?”猫眼冷笑一声,又对他勾了勾手指,“借用一下工作区。”

    “哪个?”

    “你的绘图软件工作区啊。”

    罗南不明白猫眼是啥意思,但还是照她所说,打开了工作区界面。由于不久前还在进行血意环外挂构形的模拟测算,界面也就停留在那一刻。

    猫眼可不是要看这个,她不客气地代替罗南进行操作,直接点了保存退出,翻回到上一层级的初始界面。

    此时呈现在两人眼前的,就是一个简单的logo——姑且算是吧,其实就是血意环结构的简笔画,但单独划出一块,突出了内部的楔形切面,下面还有一行字,内容很简单,由罗南手书:

    非构形,无以立。

    猫眼呵呵地笑:“名言警句了呦!瞧瞧这句,你是想用构形来解释万事万物……解构重组对吧?”

    罗南咳了一声,这是他从古代典籍中得到的灵感。其原话是“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是孔子教育儿子的话。他特地造出这个界面,也算是给自己一份激励。

    猫眼倒是有心了,不过脑洞大了点儿。

    “别拿那眼神看我,我心慌。”猫眼摆摆手,“你知不道,这两天我们给你清废料,清了多少?”

    “废料?”

    “就是那些你要来的桌椅板凳,碗碟橱柜之类的,就看你装了拆、拆了装,现在地下五层都快给占满了,你要不要再去欣赏一下实验品的现状?纯粹的败坏呢!”

    罗南试图解释:“我是想通过这些简单家具,理解构形的空间概念。毕竟构形是直感的,而我们身处的空间则太过虚无,要想做切换,需要从基础上来……”

    猫眼举手投降:“您饶了我吧。你一个人走火入魔就好,别扯上我一起。”

    你才走火入魔。

    罗南腹诽一句,但看起来猫眼比他的脾气还大。

    “我只是想说,你想当科学怪人,可以直说,让大伙儿都有个准备。别人家把你当救世主,结果坐上的方舟,其实是个吞人的魔窟。”

    罗南皱眉:“你在说什么?”

    猫眼盯着他看:“血意环,渊区堡垒,是你的实验场吧?把灵感都拿去验证,确实是个好主意,可那里面可是有夏城几乎所有的能力者精英,千万别玩过了火、翻了船。那时你就是千古罪人!”

    罗南倒没有生气,而是以非常肯定的态度表示:“我拿出来的,肯定是最成熟的方案。事实上,‘堡垒’的成熟度、坚固程度超乎你的想象。些许的外挂,成功与否,绝不会动摇基础。”

    “我并不是说这个。”

    “那是哪个?”

    “虽然这两天,你不和鬼眼那个老流氓一块儿玩了,可是你敢说,前段时间的练习,只是单纯希望改进和增益?”

    虽说楼梯间里再没有其他人,猫眼还是压低了嗓音:“别人我不知道,可像我这样被拘在你笼子里的猫咪,可是被杀意噎得反胃呢!”

    说到这里,她伸手按住罗南肩膀,凑在耳畔道:“你一定是想做什么危险的事吧,船长先生?”

    “你在玩话剧吗?”罗南没好气地怼回去,他知道有些事情,瞒不过同在“封闭体系”内的猫眼,他也没想费心去隐瞒,“我有自己的考虑。”

    “当然,当然,谁都一样。不过能不能别太急躁?”

    “我急躁?我是从基础构形一点点地……”

    “如果一直这样当然很好。你看,我不是也在帮你找实验材料吗?可问题是,像14号晚上那种行事风格,别再出现了好吗?”

    一棍子戳回半个月前的授课之夜,罗南才真的听不懂猫眼的意思:“14号我怎么了?讲课碍着你了?”

    “呵呵,希望你只是单纯讲课。”

    罗南眉头锁死,与猫眼对视,片刻之后他眸光收敛,微垂面颊:“我明白了。”

    是了,授课的同时,他在太平洋那边的冒险,与两大超凡种的隔空“较量”,确实有不负责任的嫌疑。那次真的是差点儿翻船,连累到一千多名已经神游“太空堡垒”的夏城能力者。

    事隔半个月,猫眼再提起此事,是觉得这段时间,他太焦躁了是吧?

    罗南没再多说什么,有些事情心领神会就好。有宫启那档子事儿压在心口,自己行事难免操切。

    他原本是想着,在近期就解决掉那个麻烦,不想带瑞雯去一趟云端世界,就发现了更深层的奥秘。某种意义上那也是收获、大收获,但如果处理不好,无疑是给自己埋坑。

    罗南闷着头往回走,脚下层层阶梯单调无变化,但终究还有极致和尽头。可要想挖出云端世界深层的奥秘,却是无法估量、望不到边际的巨大工程。

    在庞大工作量面前,击杀宫启反而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就好比翻越十万大山,只是去采摘一枚果子——明明在不久之前,那果子还近在咫尺!

    强烈的反差,真把罗南折磨得不轻。

    现在,他每天早上都要默念几十遍“耐心”,然后才能集中精力投入到基础构形的研究工作里去。

    为什么会自造名言警句?

    这种文青的行为,正是在焦虑而挫败的心境废墟上,强行给自己鼓劲儿。

    猫眼的低语声持续传入:“有些事情,如果短时间内真的做不完的话,暂时放一放也没什么不好。”

    罗南“呵”了一声,并未回应。

    猫眼也继续说话:“虽然不想提,可目前你确实是在领袖的位置上。不管是被你吸引也好、禁锢也罢,许多人正按照你的思路和想法行事。你焦虑,许多人也免不了着急。难道你没看出来,这两天瑞雯的状态很不好!”

    “唔,我知道。” 罗南不开口也不成了。

    他不但知道瑞雯的状态糟糕,还知道造成这种情况的最根本原因。

    罗南现在正参照云端世界深层的构形碎片,全力学习、理解构形基础,借以修正自身感应模式。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用他这个最突出的能力,梳理云端世界的结构根基,穿透时空壁垒,把握云端世界更深层的奥秘。

    对罗南来说,云端世界深层的构形碎片固然是可以借鉴利用的宝藏,但在那里,他的感知受限、行动受限,甚至进出来回都需要瑞雯的支持。

    不说别的,只说他和瑞雯之前所在的那片黑雾区域,只不过是多层时空结构的一角。根据瑞雯的说法,再往深处去,空间的规矩法度变化幅度非常之大。那并不是从亚洲跳到非洲、也不是从地球跳到火星,而是真正的时空穿梭:从一个时空跳到另一个时空。

    最恰当的比喻就是从本地时空跳转到云端世界——很容易是吗?可如果排除掉齿轮这个因素,想想宫启现在的下场吧!

    瑞雯是通过与多层时空的混化共鸣,在灵动频繁的跳变中,达到与环境浑然一体的效果,最终穿透壁垒,实现跳越。

    问题是,云端世界深层的时空碎片是在不断变动的,有些时机并不凑巧,她只能是找到一个多方妥协的最优解,再以自身的强横爆发力,一鼓作气地穿透。

    这一手罗南无论如何是学不过来的,甚至在短时间内,也寻找不到能够凭借自身力量往返的机会。除非他能够以压倒性的力量强行干涉整个云端世界的结构,那几乎就是造物主级别的力量了,完全不合现实。

    从这个角度看,如此难度,即便瑞雯是走了捷径,又能轻松到哪里去?

    瑞雯每次进出,都是竭尽全力,有时还要应罗南的请求,到更深层的区域探索。故而有几回甚至累得几近虚脱。

    这些问题罗南当然知道,可他真的离不开瑞雯的支持……

    擦,又绕回来了!

    罗南闭上眼睛,按着已经开始发烫的额头,久久不语。

    折腾自己,折腾别人。

    见鬼,他究竟在搞什么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