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不死神仙封面

第九十三章 一场没有定论的赌约    文 / 勤恳的小蜜蜂 更新时间: 2018-03-10 12:1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炼器门主席台上,凌霄身穿蓝色长袍,嘴挂淡淡笑意,气定神闲的站在一张宽大紫色檀木桌前,目光带着些许戏谑的望着身边的十大门派牛逼哄哄的掌教,心中并没有多少上了位的优越感。和自己伟大的神仙身份比起来,凌霄突然觉得自己丢人了。

    紫檀木桌上摆放着一张能决定个人名誉和生死的“生死契约书”。拿世俗界莽夫间战斗的规则约束,放在着高深莫测的修真界颇显得有些俗不可耐,可也架不住炼器门义正言辞的要求凌霄签下这狗屁的“生死契约书”。

    内容很简单,以三个时辰为期限,炼制一柄修真界尚未出世的上等二品灵器。惩罚也很简单,谁输了,关门大吉,退出修真界。

    俗,很俗!内容俗,惩罚俗,肖楚南显得更俗。

    “我签!”

    凌霄提笔,抖腕,落笔,淡墨香味的宣纸上歪歪扭扭的写出了“凌霄”两个丑到家的名字。肖楚南同样提笔,抖腕,落笔,潇洒的字迹比起凌霄两字耐看上万倍。

    凌霄十足是个骚包,瞥了一眼肖楚南三字,撇撇嘴道:“字好看有屁用!”

    暗夜君王这个妖孽性的女人瞥了一眼有点骚包的凌霄,心中突然想笑,她越发喜欢凌霄这个家伙了,在凌霄从她身边路过时给了一个暧昧的眼神,不对,是一种警示性的眼神,这个妖孽女人眼神太复杂,到底是什么含义凌霄也不清楚,耸了耸肩朝着比赛场地走去。

    正对主席台一里之外是比赛地方,炼器门比赛场地大的惊人,凌霄的那个号称“千人围”的大舞台和这个比起来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天地鸿沟。

    凌霄纵身一跃跃上高台,滑过一道流光,稳稳落地,朝着肖楚南做出了一个优雅的姿势:“肖掌教,请!”

    肖楚南鄙夷的冷哼一声,纵身一跃流线般落在高大的高台上,落地轻轻没有丝毫动静,凌霄咧嘴笑道:“肖掌教好修为,快大乘期了吧。”

    “凌掌教也快元婴期五层了,恭喜。”

    凌霄也是厚脸皮,笑道:“快了快了,你大乘期的时候估计我就要元婴期五层了。咱两修炼的速度一样快。”

    对于凌霄,肖楚南也懒得废话,道:“请吧,希望凌掌教的炼器水准像脸皮一样,无敌的深厚。”

    “唔…不会让你失望。”高台上一左一右放着两件炼器工具,凌霄踏着优雅的步子朝着右边的哪一个走去,之所以选择右边,是因为右边离炼器门的出口近的很,想跑的话估计也快那么一丁点。

    林虚确实是个聪明的家伙,一眼就明白了凌霄的意思,眼神示意了一下,众人心神领会,八岐,狂龙和姜海波全部站在靠近凌霄的台下。

    肖楚南看着凌霄选择了那一边,脸庞依旧古井不波的没有任何表情,大概是胸有成竹只是淡淡一笑,不予理会,踏着步子走向左边。

    “开始吧,上等二品灵器,比赛时间三个时辰。”昆仑仙境楚玄机语气依旧那么温柔道。

    肖楚南屈指一弹射出流光,紫金炉立刻引燃,这种娴熟的手法看得出肖楚南确实是一位不容忽视的炼器大师。

    凌霄微微一笑,指尖“噗嗤”窜出一缕火苗,凌空一点,那缕流光滑过一道弧形弧度落在紫金炉中“轰”的一声点燃,炉子上方火苗虚虚无无,炽热的火焰散发阵阵热浪,震动空间扭曲了视线。

    凌霄的方法比肖楚南高明了一分,肖楚南眼中闪过一缕幽怨,立刻全神贯注的炼制上等二品灵器。

    上等二品灵器,修真界完全没有这种品级的兵器,所以,能否炼制成功依旧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肖楚南最近炼器水准大增,兵器境界在自己父亲“匠神肖战天”的指导下忽然突飞猛进了不少,这也是肖楚南如此大言不惭的真正原因。

    凌霄不需要指导,他有炼制上等二品灵器的水准,甚至连仙器都能炼得出来,但是,《魂诀》现在只是处于第三境界,自己的神识完全达不到那种匪夷所思的境界,要想炼制出一柄战败肖楚南的兵器,除非突破《魂诀》第四层,否则,别无他法。

    “拼了!”凌霄低声一喝,全身忽然“嗤”的冒出一股幽蓝的玄光,仙界凌家秘法《魂诀》再次启动,引动周边喷涌一股璀璨的灵力,一股股刀子般的阴风贴着地面四方扩散,所过之处,大理石上显现道道深达一寸的白色印记。

    暗夜君王目光游离的目光朝着炼器门四面扫去,身为妖孽的她立刻猜测出肖楚南的计划,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和凶狠残暴的手段,但是,聪明的女人往往事事都透着妖孽般的聪明劲,她要不留痕迹的帮助凌霄解决潜在的危机。

    剑仙门掌教玄玉瞥了一眼暗夜君王,“怎么了?”没有直接的称呼,连小名都省了,听起来好像确实很熟的样子。

    这个传言和暗夜君王又暧昧关系的家伙确实是个风度翩翩的儒雅绅士,长得也确实不错,面如冠玉似乎并不能直接反应此人不俗的样貌,“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倒是个不错的评价。

    暗夜君王摇摇头道:“没意思的比赛,胜负早已知晓。”

    剑仙门玄玉掌教儒雅的笑了笑,目光停在凌霄身上,声音带着磁性道:“那小子是个人才。你和他联盟是喜欢那小子?还是利用他?”

    “我喜欢他,如何?”暗夜君王语气轻柔的很,一双忧愁的眼睛轻轻掠过那全身蓝光的男子,又偏移了视线。

    玄玉掌教顺口接道:“那小子年轻风趣的很,比起我年老痴傻确实有趣多了。这些年委屈你了。”

    “呵呵。”暗夜君王笑得莫名其妙,剑仙门玄玉掌教沉声了半晌的功夫,小声道:“你就不怕我会吃醋?”

    “你想不起来,也不会!”暗夜君王道。

    “那我就杀了他吧,省得我想起来时还真吃醋。你说行吗?”这句话后,暗夜君王明显皱了皱眉头,语气冰冷了起来,问道,“肖楚南让你拦着我的?”

    剑仙门掌教玄玉点头,一副难为情的样子,道:“是啊,虽然炼器门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屁,但是架不住人家的重礼,做人都得讲究个情面,何况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家伙。”

    “那我要不听呢?”暗夜君王强势了不少。

    “我担心的就是怕你不听。你总不能当着面让我下不了台,这样吧…有什么事我们关起门来慢慢商讨也行。”

    暗夜君王心中怒火立刻开始飙升,道:“回去和你的小静月慢慢商讨吧,她可是欢喜的很,今日要么你一掌灭了我,要么就乖乖的站在一旁。”

    剑仙门这位儒雅绅士的掌教没有想世俗那庸俗的男人一样有发火的迹象,依旧儒雅的扮足了绅士的风度,目光转向凌霄的身上,剑仙门玄玉掌教同样是个妖孽般的人物,他看出了凌霄拥有着匪夷所思的天赋,拥有着炼器门肖楚南不曾拥有的杀气和凶猛。

    但是,凌霄还没有强大变态到让他有兴趣的地步。这种小人物,太多太多了,就像厕所一坨坨屎而已。自己的女人为了一坨屎而和自己翻脸,玄玉掌教有点不爽。

    “轰!”

    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惊醒了众人,炼器炸炉散发的恐怖的力道炸碎大理石,巨大的能量滚滚涌动,掀起地面沙石乱舞,粉碎的爆裂开来。凌霄二话不说,闪电般跃起凌空后飘,急速落在十丈之外。

    “掌教(主人)!”林虚众人齐声大呼。

    炸炉了。

    “竟然炸炉了!”凌霄低声道,生平第一次炼器炸炉。虽然对于炼器大师来说这是常有的事情,但身为仙界炼器大师凌洪的儿子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凌霄阴着脸,双眸死死盯着那滩碎裂的兵器。

    快要成功的兵器也完全毁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剩余不到一个时辰的光景,要想再重新炼制已然是痴人说梦,怎么办?

    凌霄朝着左边看去,肖楚南那张古井不波的脸庞依旧沉静的很,像是在昭示,你炸炉了,与我无关。凌霄像狼一样沉默着,踏着步子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去,每走一步,脑子运转速度加快一分,漆黑的眸子中散发一股可怕的杀气,握紧拳头。

    事已至此,林虚几人眼中露出关切的神情,连主席台上的暗夜君王也皱了皱眉头,朝着剑仙门玄玉掌教瞥了几眼,眼神中夹杂着一股怨恨的神情,见此,玄玉掌教微微一笑继续儒雅着,并不想解释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

    “还有一个时辰…呵呵,来不及喽。”

    “凌霄有动作了。”

    话音刚落,凌霄全身蓝光爆涌,双手折花翻转,快速捏动着眼花缭乱的法决,《魂诀》运转到极致的境界,周边掀起一股强劲的旋风,吹得林虚几人连连后退,凌霄身上突然若隐若现的显出一丝漆黑的玄光,林虚大惊道:“坏了,掌教想再入魔。”

    八岐急忙上前,却被林虚直接抓了回来,摇头道:“不能打扰掌教,现在除了掌教自己撤出灵力,没人能够帮助他。”

    狂龙是个火爆性子,联想炸炉的事情,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赤焰拳窜出一丈火焰怒骂道:“狗杂碎的炼器门!掌教要是有三场两短,老子今天把命撂在这也要毁了你们。”

    忠心耿耿的八岐同样神情激动,姜海波更是出了名的讲义气,三人都是一群莽撞的家伙,好在的是林虚遇事冷静也颇有威严,制止了狂龙和八岐等人的找死举动。

    “希望掌教没事。”林虚期盼道。

    “你们看,凌霄没用炼器炉和旋风锤,空着手的。”

    “对哦。”

    这句话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高台上,只见凌霄手指飞速跳动,道道刺目的灵力像发疯了一样在指尖疯狂蠕动,凌霄手指凌空一指,赤练精矿“嗤”的一声化作一摊液体,左手为炉,右手做锤。

    《魂诀》第四层“虚空隔物”凌霄在经脉逆转之后提升全身实力,逼着自己的神识扩撒十倍不止,这样一来恰好可以炼制出一柄上等二品灵器。只不过,这代价将是凌霄可能被作为魔头一剑击杀。

    凌霄管不了这么多了,以肖楚南这个闷骚的家伙性格而言,一旦凌霄输了,逍遥门将会遭受灭顶之灾,再加上这是合理而正当的理由,那时,暗夜君王就是大罗金仙也不能阻止逍遥门被灭的可能。

    暗夜君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替凌霄担心过,真担心凌霄在必胜的情况下输给了肖楚南,同样也生气肖楚南用剑仙门玄玉掌教来牵制她,多种因素叠加一起,让暗夜君王这个恐怖的女人习惯性的微眯着眼睛沉默着。

    女人都是恐怖的,这在修真界表现的更加明显,尤其是在暗夜君王组织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

    暗夜君王朝着暗处轻轻瞥了一眼,屈指一弹射出几道流光,暗处一道人影带着任务“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还剩下半个时辰。

    肖楚南低声一喝:“凝!”一柄兵器带着刺耳的声音“咻”的一声刺破空气直入高空,拉出一道火红气浪,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嗤”的一声没入地板之中,“嗡嗡”颤动。

    “上等二品灵器!呼,终于炼成了。”

    肖楚南古井不波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偏头望着一旁的凌霄,顿时惊讶的眼珠子掉了出来:“虚空隔物!不可能,连父亲都不会这种技能。不可能…”

    时间一点点流光,所有人目光直直盯着凌霄的一举一动。

    一刻钟后,凌霄依旧继续着…

    十分钟,凌霄继续着…

    五分钟,凌霄依旧双手如风,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三分钟,林虚双眸死死盯着凌霄的一举一动,死死攥着拳头,手心全是汗水。

    “这小子还没结束。”暗夜君王心中暗道,双手不自主的有节奏的快速敲打着,剑仙门玄玉掌教噙着儒雅的笑容瞥了一眼暗夜君王,又将目光转向了凌霄的身上。无人知道这位儒雅的掌教优雅的笑容中隐藏着什么。

    一分钟,所有人的目光全数落在凌霄身上,期待着这最后的一分钟出现该有的奇迹。

    “主人快点!快点!”八岐紧张的握紧拳头,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还有十秒钟。”姜海波紧张的提醒道,“还有五秒钟…”

    “轰!”

    一声强大的爆鸣声,以凌霄周围突然涌出一股强大的灵力,滚滚能量波浪式的朝前翻涌,地面犹如犁田般掀起大量沙石,漫天烟尘遮天蔽日遮住了众人视线,把凌霄给遮住掩埋了。

    时间到!

    “掌教!”林虚,狂龙几人紧张盯着滚滚浓雾,“掌教怎么还不出来。”

    啪嗒啪嗒…

    一声声清晰的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烟雾中若隐若现的显现出一个身穿淡蓝长袍的男子模样,男子长得俊俏,嘴角一如既往的噙着一抹笑意,踏着有节奏的步伐优雅的朝着走了出来:“掌教(主人、师傅)出来了。”

    “呼!这个小子…真能折腾。”暗夜君王看着凌霄哪自信的笑容,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像骚包一样装模作样了起来。

    “这么大的烟尘…给老子散!”掌风一推,烟尘被抽空了一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高台中央,一柄火红的兵器笔挺的插在地面,像火一样散发着阵阵热浪,扭曲了视线。凌霄手腕一抖,凌空飞了起来,拉出一道火红的气浪,游龙出海般带着嚣张的霸气再次笔挺落地,“轰”的一声爆裂。

    “好剑!”人群之中不知谁发出了一声赞叹,却发现肖楚南脸色铁青的沉默不语,眼神中带着恶毒的望着凌霄那柄火红的利剑。

    凌霄大声道:“此剑名为赤龙,上等一品灵剑!”瞥见肖楚南又道:“肖掌教该你了。”

    人群中开始沸腾,狂龙和八岐哈哈大笑,姜海波甩了甩红发刘海,竖起大拇指道:“师傅果然牛逼!”就连林虚也是一脸重见天日的惊喜,十分佩服凌霄的炼器手段。

    但是,唯有暗夜君王紧蹙着眉头,妖孽般的她已经嗅出了一丝杀气,来自肖楚南身上的杀气。

    肖楚南没有自报自己炼制的兵器,他输了,输的很不服,脸色阴森的可怕,

    “炼器门弟子听令。立刻杀了这个魔头。”肖楚南一声令下,炼器门中立刻涌出上千弟子,手持炼器门成名“青鸾”利剑,将凌霄围得水泄不通,无一例外全数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狂龙忍不住纵身一跃,跃入高台指着肖楚南骂道:“狗杂碎的,谁敢伤我掌教,老子一拳杂碎他的鸟蛋,肖楚南你真他妈越活越回去了,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出尔反尔。”

    “混账东西,有你说话的份吗?”肖楚南声音冰冷道,“修真界有规定,凡入魔者杀无赦!凌霄明显就是筋脉逆转,入魔暴增实力,证据确凿容不得你狡辩,炼器门是名门大派,容不得魔道肆意猖狂。杀!”

    “肖掌教,你不觉得是不是太过分了。”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主席台上传来,暗夜君王绝美的容颜上布满杀气,冷冰冰道,“昆仑仙境的楚掌教亲自作证,谁输了,立刻退出修真界,关门大吉。难不成肖掌教已经厉害到逆天的地步了?”

    肖楚南目光朝着剑仙门玄玉掌教撇了撇,儒雅的玄玉掌教反驳了一句:“一码归一码,凌霄入魔确实违反修真界的规定,我玄玉认为,此子可除!”

    “你…”暗夜君王身子一纵,划出一道流线型弧度落在凌霄身旁,面对着炼器门数千位精英弟子,冰冷道:“都给我让开,我暗夜君王要走,谁拦得住!”

    凌霄甚是感动,对暗夜君王歉意道:“大姐仗义,小弟铭记于心!”

    暗夜君王低声道:“别那么多废话,这么多高手在场,我震得住一时镇不住一世,快想办法离开这里,还有,你实在太冲动了,为什么要入魔?”

    “没办法,肖楚南那**逼我!”凌霄无语道,

    林虚,狂龙,八岐和姜海波全数围在凌霄身边,皓月神剑,精钢铁壁,风雷锤和屠龙刀嚣张的亮了出来。逍遥门大战炼器门,这件事将注定成为修真界一个传奇。

    “掌教,让属下为你杀出一条血路!”狂龙刚刚鬼嚎完毕,凌霄立刻下令道,“都给我回来,没我的命令不准送死!”

    剑仙门玄玉掌教一直都是儒雅的面貌,连生气都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凌空跃下,走到暗夜君王身边,轻声道:“不值得!凡入魔者,杀无赦,这是修真界的铁律,不容更改。”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我做事自有我的分寸。”暗夜君王脸色不悦的瞪了剑仙门掌教玄玉一眼,偏头小声道,“想逃走,走右边,会有人接应你。”

    凌霄点了点头,一时间心中流过一丝暖流,感激道:“大姐之恩,小弟永志不忘!”

    自己的女人和一个小杂毛卿卿我我,剑仙门掌教玄玉儒雅的笑容瞬间变得狰狞,这就是男人的尊严,衣袖一挥,一道凶狠流光凶狠朝着凌霄爆射而来,暗夜君王急速挥掌,“轰”的一声灵力相撞,能量爆涌而出,掀起一股生猛的疾风劲道,暗夜君王抓住凌霄肩头瞬移十丈之外。

    “玄玉,希望你不要后悔!”暗夜君王极度的愤怒。

    剑仙门玄玉掌教冷酷道:“我必须阻止你做这种傻事,为了这个小魔头,不值得!”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既然如此,今日,你我缘分就此结束!”暗夜君王眼眸冰冷,全身杀气爆涌。剑仙门玄玉掌教听闻,眼皮抖了抖,嘴角一丝冷酷道:“你还是那么的固执,既然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你是我玄玉的女人,也只有我可以擒住你,而不被你凶狠报复的可能。”

    “我是你的女人?放屁!想擒住我,那你得费点大力气。”暗夜君王眼眸凶狠的盯着剑仙门玄玉掌教,能让那双忧郁的双眸变得如此凶狠犀利,看来一切的缘由都在这个剑仙门掌教身上。

    “大姐,你已经仁至义尽,快走吧,肖楚南想杀了我,恐怕还得出点血。”凌霄手腕一翻,那柄黑的像碳一样的方天画戟再次嚣张的现身,黑光流动,冰冷的杀气甚至能凝结空气。

    主席台上,项来沉稳如山的昆仑仙境掌教楚玄机站了起来,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道:“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大伙都坐下吧。”

    牛逼人物的开场白往往就是这么简单直白和温柔,可谁也不敢忽视其中深不可测的威力,剑仙门玄玉掌教虽不愿但还是罢手了,暗夜君王收回了气势,连肖楚南也退回了三步。一句话将复杂的局面破解的干干净净。除了用“牛”这个强有力的词语,没有什么字眼可以准确的表达。

    凌霄刚想放下心的吁了一口气,可接下来的话令凌霄差点暴跳如雷。

    楚玄机挂着笑容,温柔道:“炼器门败于逍遥门,这是事实,肖掌教这方面气度确实小了点。可是,凌掌教也确实入魔,修真界有规定,凡入魔者,杀无赦!凌掌教逃脱不了被追杀的危险。所以,我的提议是…闯关!玄玉老弟要罢手,暗夜君王罢手,肖掌教也要罢手,就让凌霄和他的属下以一炷香为限,逃脱炼器门的追杀,如果,侥幸逃脱,两派恩怨一笔勾销。当然,要是闯关失败…呵呵,那就不用说了。”

    “楚掌教分析有理,我肖楚南无异议!”

    “我凌霄同意!”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