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全职业米虫封面

卷二 火云洞 第二四五回 现在过去未来(下)    文 / 秋夜听雨 更新时间: 2018-02-08 21: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第二四五回 现在过去未来(下)

    魔界,天空永远密布着厚厚乌云,空气潮湿阴冷。

    “嗤”

    剑锋划过,虚空出现一道裂缝,带着强烈的吸力,卷起罡风,仿佛要吞噬一切。

    “唰”羊角魔人伸出大手,捂住裂缝,掌心紫光一闪,裂缝合拢,他面容带笑的看着持剑黑衣男子,赞道:“殿下的裂天剑已经小有所成了。”

    “多谢大人赐教。”月溪点了点头,毫无自满,收剑归鞘。

    侍女上前,奉上湿热的毛巾,他擦了擦手,拿起酒杯递给羊角魔人,提出练剑遇到的疑惑之处,一魔侍急急走来,恭声禀报。

    “殿下,东王在理政殿等您。”

    羊角魔人告辞离去,月溪皱眉走在回廊,询问魔侍:“义父呢?”

    “陛下说要为老友贺寿,外出三月,期间一切杂物,请殿下处理。”

    月溪握剑的手一紧,抿了抿唇,脸色比天气还阴沉。

    他在魔界已经一百年了,百年过去,当初带点婴儿肥的豆丁长成了高瘦的青年,气质越来越像琅轩,周身寒气冻人,虽然年纪小,但被魔尊数十年磨练,早已得到了魔皇宫上下的认可。

    回首当初,魔尊召开三界盛会,将月溪隆重介绍给外界,挑选文武十二大魔君做他的老师,俨然将他当成了继承人培养,引起满城流言蜚语,月溪是魔尊留在人界的私生子这条传得最盛,十年之后,魔尊乾刚独断,以朝堂空了三分之一魔宫血流成河为代价,强势的将月溪立为太子,关于私生子一说更是人人皆知了。

    让一个人类当魔族的太子,陛下真的是昏了头

    魔尊如此厚爱,月溪却恨得牙痒痒,面对无数羡慕、妒忌、鄙视等等的眼神,他真想说一句:这太子谁爱当谁当

    当太子的第一年,魔尊整天带着他处理政务,见臣子时也带着他参加,几年之后,更是将政务慢慢转交给他处理,到了第十年,干脆当起了甩手掌柜,将一切丢给他,自己去天界参加玉帝寿宴,一走就是大半年。

    强者为尊的魔界,一个连魔将都打不过凡人当了首领,没有魔尊镇着,下面的人当然会不服,西魔王趁机反叛,攻进了魔皇城,月溪拿着九幽宫的令符,招万妖相助,就在形势危在旦夕之时,魔尊突然冒出来,干净利落的灭杀了西魔王及从众,所以叛逆全部敢去挖矿,重新立了个西魔王,整个魔界顿时和平了。

    谋反顺利的被镇压,月溪却受了不轻的伤,苏琬冲上魔殿,砸了魔尊一筐臭鸡蛋,骂他不该把月溪当诱饵,得到消息的琅轩也赶来魔皇宫,想要带走月溪,不过魔尊打着感情牌,一口一个儿子,喂汤喂药,亲自替他疗伤,又给他换了更厉害新老师,还许诺只要他不像绝不强迫他入魔,硬是将月溪留了下来。

    如今百年过去,月溪的修为渐强,虽比不上那些万年老魔,但加上法宝武器的加成,在魔界也称得上高手,而人也越加趋向稳重,跟以喜好行事常常不靠谱的魔尊比起来,下面的人更愿意由月溪来处理政务,虽然这其中有月溪手段比较温和的原因,但这也是魔宫上下认可月溪的前提。

    理政殿,东魔王目光在垂手恭立的魔女身上打转,在他的隔壁,琅轩白衣似雪垂眸凝神,,剑放在膝上,仿佛一座冰雕,听到外间传来脚步声,睁开了眼。

    “师父,东王前辈。”

    月溪进来,先跟琅轩打了招呼,在朝东魔王行礼。

    “几日不见,太子的修为大进了,人已经送到,微臣告退,不必多送。”东魔王很识相的将空间留给几年才见一面的师徒俩。

    百多年来,琅轩跟着孤云帝君四处寻找异兽险境历练,在魔界也停留多年,孤云帝君性子比琅轩更冷,哪怕玉帝是他兄弟,也不愿相见,三十年前,孤云帝君确认琅轩已经学会青莲剑典,所差的只是火候,就留下书信,杳然无踪,让找来的玉帝再次扑了个空,而琅轩则留在了魔界,一是魔界环境最为险恶,对适合历练,二是为了月溪。

    两师徒都不是多话之人,到后院比试一番,探讨下练剑心得,魔尊给月溪请的老师虽然厉害,但跟曾经的三线之下天界第一人孤云帝君比起来还差得远,琅轩受孤云帝君点拨,在剑术一道可以说出神入化,除了少数几人,罕有谁能敌,得他指点一番,月溪大有进益。

    “琅琬说你最近在练流光剑?”琅轩收剑归鞘。

    月溪捧着湿热的布巾递给琅轩,口中回答:“上次浩宇成年,琅琬师叔替我向苏前辈索要见面礼,苏前辈便将流光剑传给了我,苏前辈说流光剑根据流光逝水剑改编而成,虽然不能逆转时空,但在速度上堪称绝妙,跟破天剑一起练,威力大了不少。”

    “威力是不错,但单独一人时不要随便用,毕竟是出脱于流光逝水剑,你在空间法则上掌握不够,万一卷进了时空乱流可不是小事。”

    “是,月溪明白。”

    两人叙过旧,主要是互相说说清云门最近的情况,琅琬一家的动向,对未来一段时间的安排,半月过后,琅轩留下自己的修炼笔记,飘然而去。

    月溪站在魔皇城的城头,眺望琅轩消失方向的天际,面沉如水,似乎很是寂寞。

    一只白鹤拍打着翅膀从城内飞出,浑身仙气盎然,跟魔界环境极不融洽,绕着月溪转了几圈,张嘴吐出人语。

    “小月溪今天是你的生辰哦,记得来竹林居吃长寿面”

    声音清亮欢快,正是苏琬。

    “我知道了,就来。”月溪忍不住弯眉一笑,朝身后的侍者吩咐了声,翻身坐到仙鹤背上,身影消失天际。

    竹林居,是苏琬跟妖王在魔界开的酒馆,所有的酒都由妖王亲手酿制,不是熟人,根本没资格喝,竹林居的后院,耗费大量仙晶神石还有数件上品仙器布了几个传送阵,通往人界的九幽宫分部,仙界的偷天阁。

    早上在人界吃稀饭油条,中午在魔界吃烤肉,晚上在仙界吃仙果大餐清胃,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极为奢侈。

    “小溪小溪祝你年年如今日岁岁似今朝”

    月溪踏进竹林居,门后就跳出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小胖子仍是孩童模样,不过瘦了很多,瞧着只有些婴儿肥,手上拿着鲜花扎的花环,冲到月溪跟前,高高举起。

    “这是我从玉帝舅公的花园里摘的,能一直香几百年,外婆说它们可以凝神静气驱散心魔,送给你戴”

    “本熊也有礼物,你上次说剑祭练很难,这是心珠,可以加快跟剑灵融合。”国宝不敢落后的挤上前,爪子上抓着根榜玉珠的络子,塞月溪手上,脑袋往他袖子里钻。“果子呢果子呢?你没带果子来吗?明明魔殿后院那树千鳞果已经熟了……”

    月溪道了谢,接过花环,在小胖子的坚持下,虽然不好意思戴在头上,但还是缩小了些当镯子套腕间,然后拿出果子给一人一熊吃。

    “笨熊你站住先把我的那份拿来”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有能耐你抢啊”

    小胖子追着国宝吼,国宝窜上窜下,两个满园子蹦跶,月溪摇了摇头,心说这一人一熊真是百年如一日的活泼,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一进厅里,就看见魔尊半躺在竹榻上,朝他举杯戏谑的笑。

    “呦儿子过来,给爹爹我倒酒。”

    月溪的脸顿时黑了,声音直冒寒气:“义父,我记得你说要去跟老友贺寿,三月后方归。”

    魔尊将美酒吸溜进嘴里,笑嘻嘻道:“这话没错啊,你我亦父亦友,你的生辰,可不正是跟老友贺寿,来来来,寿星公,笑一个,喝杯喜酒。”

    苏琬迈着鸭子步摔帘子大步走近,琅轩跟仆人一样捧着托盘跟在身后,目光盯着苏琬脚下,生怕她扭到脚摔了,没好气的道:“还喝喜酒,你怎么不说喝交杯酒?”

    最近苏琬又怀孕了,生小胖子的时候她还是狐狸,如今她是人妖王是狐,苏琬担心生出半妖,脾气格外暴躁,让妖王在妻奴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魔尊摸摸鼻子,连忙坐正让出位置,移到一边的竹椅上,讪讪道:“感情深一口闷,其实我也不介意当交杯酒喝,就是乖儿子不肯。”

    苏琬朝她翻了个白眼,招呼月溪吃长寿面。

    “小月溪,别理他,来来来,吃面,墨墨亲手擀的,一碗就是一根,汤料是我配的,要一口气吃光哦,千万别咬断。”

    月溪耳朵红彤彤接过筷子,哭笑不得的说:“师叔,我已经不小,有一百一十三岁了。”

    苏琬眉一竖,眼一瞪,掐腰跺脚怒道:“一百岁怎么呢?就算一千岁一万岁,在我这里也是小月溪,快吃”

    妖王扶着苏琬,连声劝:“你悠着的,日子快到了。”

    “你烦不烦,我好着……呢……”苏琬话没说完,脸色忽然变了,声音也变了。

    “怎么呢?”妖王急问。

    苏琬扁了扁嘴,脸皱成一团,捧着肚子道:“好像要生了。”

    魔尊摔了杯子,月溪掉了筷子,妖王直接将苏琬打横抱起来,就要往后院跑

    “慢点慢点都说了慢点死狐狸你给我停下生孩子又不是下蛋,憋一会就能出来,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苏琬咆哮,冲月溪吼道:“快吃我亲手做的汤头,等你吃完长寿面,再生也来得及。”

    孕妇的脾气真是古怪,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别的事,几人急得不行,小胖子跟国宝更是比大人还急,转来转去,又是叫外婆又是叫外公,月溪以最快的速度,大口吞咽完面条,连汤汁都喝光了,把碗倒过来给苏琬看,这才将孕妇哄着穿过传送阵到天界早已准备好的产房里代偿。

    【明天发新书,尽请期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