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五十二章 深渊旁(下)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1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自从成为副主祭以后,殷乐已经不止一次地进入渊区,进入耸立在混沌湍流中的“血魂寺”。她每次都感觉,如同乘坐小舟出海,在狂风暴雨中登上一座海上平台。

    平台的稳定程度当然要比小舟强出太多,给她极大的安全感,但风暴和湍流的冲击影响,也时时刻刻都存在。

    殷乐觉得血魂寺是一座海上平台,可在他人眼中是什么模样,却不得而知。

    因为在教团体系中,血魂寺有无数个侧面,在每个信众眼里,都有微妙的同与不同,却永远都看不到全景。

    作为祭司,又何尝不是?

    身为副主祭,殷乐能够体会到血魂寺的基本框架,掌控一部分细节,利用秘法提纯信众之意念,以其为引子,调动渊区威能。使她以c+级的实力,也能与b级强人一较高下。

    副主祭的身份提升了殷乐的层次,可殷乐一直都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差使。尤其是任鸿反叛,她全面接手教团日常业务之后,这两个来月的时间,她每天都要梳理引导来自成千上万信众的意念力量。且由于这段时间,信众基础起伏动荡,各种麻烦纰漏层出不穷,就是有哈尔德夫人照应着,也牵扯了她绝大部分精力。

    有时殷乐甚至在想:“任鸿叛逆……难不成就是腻烦了此事?”

    哈尔德夫人真似有透彻人心的本领,意念沟通显化:“掌握祭法,调理血魂寺,从来都是最辛苦的差事。你有眼光决断,也有通权达变的本事,唯有下死功夫的韧劲儿不足,做这些事情并不是最适合的。”

    殷乐忙表态:“我一定会再沉潜心思……”

    哈尔德夫人却不以为然:“性格如此,不是轻易就能修正过来的。莫说是你,就是我在这些年,梳理起来也吃力了。时常浸泡在这些杂乱无章的信力之中,要维持住自家心思,只有更难。”

    殷乐再次想到了任鸿。

    哈尔德夫人的意念,便如冰水下渗,层层透入进来:“说到底,还是缺了祭器的缘故。祭器可以操作、可以镇压、可以调理;同时也是尺度规矩,你我种种操作,是否合乎根本法度,都可以加以参照——我便不知这几年,是否把教团带上了正路。”

    “老板!”

    哈尔德夫人意念不绝:“没有了祭器,只能等到每年大典,借祭法仪轨,聚力校正。但今年……”

    殷乐终于理解,为什么哈尔德夫人情绪低落且无遮掩。因为今天,12月21日,是血焰教团立教纪念大典的日子。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教团最忙碌也最重要的时节。可在今年、今日、今夜,无疑是最为混乱凄清的一次。

    由于正副主祭不在,蒂城那里只能由江元真代为主持;至于夏城这边,花费半年时间筹备的庆典,干脆完全抛开,

    殷乐曾经以为,哈尔德夫人在这个当口,回到夏城,多少要给夏城的信众一个交待,却万万没想到,就这样无疾而终。

    此时在渊区血魂寺中驻留,也能感受到信众意念的萎缩和动摇。殷乐甚至不愿意去进一步了解,只想着明天早上再收拾残局。

    哈尔德夫人显然与她的想法不同,一缕意念,直趋此时萎缩动摇最为剧烈的最下层。

    殷乐无奈,只能跟随,很快就到了血魂寺结构中,石林岩浆湖所在。

    原本这里是洗练提纯信众意念的结构区域,强大的血魂寺构形,内聚强压,形成岩浆之湖,使混浊的信众念力持续淬练,待到一定程度,才能往更上层而去。

    可如今内聚之力松散,不见热度,只有躁动和混乱,如同蚊蝇乱飞,甚至还有上层一些虔信徒的意念坠落下来,更受影响,渐有剥离之势。

    面对这种情形,殷乐觉得闲置发呆都是一种罪过,下意识便动手加以控制。幸好,血魂寺的基础结构依然稳定,立教的首位主祭大人,确实给教团留下了稳固的基石。

    哈尔德夫人没有动作,只是看殷乐施为,然后问她:“现在我们到了深渊边缘了吗?”

    “没有,老板,没有。”

    殷乐也许缺乏一些下死力的憨劲儿,但她的眼光和判断向来都为人称道。她并不认为哈尔德夫人的意志出了问题,只将此时此刻的情境,视为一种考验。她一边处理信众信念的流失,一边郑重回答:

    “正如您所说,恐惧和绝望的深渊底部,伟大的血焰意志正注视我们。”

    血焰教团的教义,一向是极端暴烈。这一面让它变得小众,很难真正扩张规模;另一面也使它拥有较扎实的核心信徒,且越是在逆境之中,越能体现出决绝的教义本质。

    上一次,血焰教团濒临崩溃的时候,正是这份极端决绝的本质,催生出了哈尔德夫人,用她丈夫的头颅,为教团续命、重生。

    现在,也许就轮到……

    “崩,崩崩!”奇异的声响,突然从底层结构的某些位置传出。

    殷乐意念一跳,之前还算得心应手的掌控手法,冷不丁地变得滞涩起来。她都没来得及去搜检问题所在,接连不断的“崩崩”震音,便在这片石林岩浆湖区域弥散开来。

    与之相呼应的,是外界骤然激烈的湍流风暴。血魂寺这个“海上平台”,开始摇摆晃动,晃得人心烦意乱。

    这一刻,毁灭性的渊区风暴,似乎随时可以切入。在殷乐的感知里,血魂寺的基础框架分明也出现了扭曲,要崩不崩,要破不破。

    殷乐不知道该怎么做,哈尔德夫人也没有任何指示。她就这样意识僵直,在“崩崩崩”的震音里渡过了噩梦般的一段时间。

    等她回神的时候,意识已经回归到现实层面,多半是哈尔德夫人将她带回。

    房间的灯光温暖柔和,殷乐心底却是寒意浸染。在渊区的记忆有些恍惚,可她还记得,血魂寺的结构框架,在持续的扭曲变形后,已经出现了某种不可逆的变化!

    殷乐扭头,想问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转脸的时候,面颊却蹭到哈尔德夫人的身子。由于是跪坐,她蹭到的是一段裸露在浴袍外的小腿,修长紧致,然而却冰冷至失去了活人的温度。

    哈尔德夫似乎毫无所觉,只是面无表情地举杯,饮下红酒。可殷乐分明察觉到,混掺在酒香里的,还有一层淡淡的血腥气。

    “老板!”殷乐心中惶惑,想起身,头上却是微痛,被哈尔德夫用力按着头骨。

    哈尔德夫人居高临下,目光冷沉,投射到殷乐眼底,更如刮起一场冰雪风暴,一直肆虐到心间。

    “感觉到了吗?”

    “啊?”

    “祭器,血魂寺。”

    “老板?”

    “有人做出了祭器血魂寺,而且还在修改框架。”

    殷乐睁大眼睛。

    “砰。”

    空酒杯破碎,迸裂的破璃碴洒在哈尔德夫人的浴袍上、腿上,也有些划过殷乐的面颊。但这时候,殷乐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哈尔德夫人右脸颊上,狭长的血痕似乎真要殷出血来,除那之外,整张面孔则是苍白透明,偏有一份冷酷又疯狂的张力。

    她静静地注视只剩底座的杯子,仿佛那上面随时可以再长出新的杯体……又或者长成任何一个未知的模样。

    未知便是大恐惧。

    血焰教团的人,从不回避恐惧,他们认定血焰意志便深藏在恐惧之中,赋予他们力量。可是,当根基受制于人,血焰意志是否还会再保佑他们呢?

    半分钟后,哈尔德夫人用出奇平静的语调开口:“通知‘多面’,一小时后,我要14号当天,夏城中心车站及附近所有影像资料,范围可以延伸到三十平方公里。

    “还有,不管她用什么法子,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我需要一个直接与罗南接触的机会——单独的,无干扰的机会。”

    殷乐微愕:“罗南?”

    哈尔德夫人唇角下抿:“罗南。”

    当血焰教团的正副主祭,来回重复“罗南”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在几十公里开外,齿轮建筑地下六层,模拟仓里,罗南本人捏了捏拳头:

    “成了。”

    他的主意识仍然在两千公里外的火山区。就在一分钟前,在极域炮击灭杀蚁后之际,有扎实的“桩基”——也就是早先冒头的粗短石柱,一根根拔升,牢牢楔死在畸变巢穴的“心脏”要害之上。

    短短数十秒的时间,在火神蚁巢穴的“心脏”部位,粗短的石柱便成了规模,耸立如林。它们共同建构起一处原始粗犷的祭坛底基,使得虚无缥缈的血魂寺,突破了精神与物质的边界,也撕开了火神蚁社会的防御堡垒,强行殖入,正式来争抢这片巨大能量循环系统的控制权。

    火神蚁巢穴的“心脏”内部,已经被血魂寺的光影充斥、重塑,而在它的下部,石林环绕的区域内,一圈明显比周围更加浓稠的熔岩洼地也现出雏形。其中的滚沸的岩浆已经不是纯粹物质层面的东西,而是混入了更惊人的热能杂气,如同一锅烧开的沸油,不停地向外崩溅,又不会超过石林控制的范围。

    至此,火神蚁巢穴的“心脏”便成为了历史。一个与“心脏”、乃至其他蚁室完全不同的新结构,在石林岩浆湖的承载下,替代了巢穴核心的位置,并开始慢慢生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