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二十八章 风暴潮(下)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1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mmp,都看我干什么?

    战姬直播节目的唯一一位有偿嘉宾,身在檀城的ree,很想就此置身事外,然而之前连续的情况变化,已经使他很微妙地与其他同行割裂开来,也变得更加醒目。

    作为目前仅有的一个可以即时与围观众互动的直播嘉宾,他都没来得及庆幸逃过一场致命赌局,便不可避免地成为了被集火的对象。

    “ree神,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比较客气的。

    “喂,拿钱发呆不太好吧?”这是比较尖刻的。

    “蜜罐妈宝先生,除了黑人放嘴炮你还能干啥?有那钱养条小京巴,音量也够啊!”这就是来寻仇的了。

    ree在接下嘉宾一职之时,绝没有想过,他会落得被主播和其他嘉宾、乃至其他节目的嘉宾切割掉的下场。

    那种“缩在角落里汪汪叫的小透明”的即视感,骤然间变得好生强烈。

    他很想语出惊人,再次对着罗南大黑特黑,然而目前圆形会议室演讲台上的对话,在他的认知体系中,是只有那些能够通过渊区战斗的强者才有的切身体会。

    他解释当然可以,但这岂不是等于凑上去猛.舔罗南的臭脚?那样还真不出放出一只小京巴……啊呸!

    便在此时,他屋子里忽地咣啷啷发响。

    作为b级精神侧,ree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没关好的落地窗帘子,被过境的飓风吹卷起来,打翻了客厅陈设所致。

    檀城位于太平洋中部,四面皆海,降雨本就很多。三战后全球气候变化,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这种情况更加普遍,也更加剧烈。

    ree本来可以不理会的,但面对网上的尴尬局面,他正好需要个理由缓冲一下:“咳,外面下大雨,我去关下窗。”

    说着,他强迫自己不去看直播间和论坛的留言,起身离开了镜头范围。

    离开了那片区域,ree立刻觉得身上一松,刚才强行憋住的冷汗刷刷地冒出来。可问题是,关上窗子以后呢?下步该怎么办?停电吗?

    还没想出个解困的办法,他灵敏的精神感应已经知晓,直播镜头所呈现的圆形会议室内部,那个喷壶男,又闹出了妖蛾子。

    大概一直被渊区能量湍流近身压迫,有些不舒服,那厮玩出了新花样,将千余名被他催眠的与会者所结成的凝水环水烟细纱,渗透到会议室乃至尚鼎大厦之外。

    好吧,这不是什么“花样”,而是一次非常精妙的操作,类似于李代桃僵,又如同御敌于国门之外,将鬼眼隔空碾压过来的冲击力,转移到那片水烟细纱之上,多了一个缓冲区,也多了太多可以进行后续操作的空间。

    ree在客厅里,看着吹卷翻滚的窗帘发呆,对已经狼籍不堪的客厅,都没心情去打理。事实上,这种事情,自然有智能管家办妥,轮不到他来折腾。

    身子闲着,脑子却是好生混乱。ree也是b级强者,又有一个好老师,修为见识都是不俗。他当然知道,罗南的这一手,逻辑上看着简单明了,可在实际操作中,会是多么困难。

    他自个儿在状态好的时候,也在实现在渊区的驻留和修行,可真要落到实战上,能撑上60秒的爆发期已经很不错。而就是在这60秒时间里,也只能是直来直往的对冲,想和罗南这般,与鬼眼形成僵持,甚至在此间又生变化,无论如何也别想做到。

    罗南这一手,已经涉及到对渊区部分区域环境的有效利用,据宫启早年所言,非有领域通变之力而不可为之。

    领域?

    ree愈发不敢再回到直播间了,恍惚间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罗南究竟还能做到什么?

    我还能做到什么?

    罗南心里也有这样一个问题。与鬼眼在渊区的博弈,关乎赌局的输赢,却不在他关心的范畴之内。其实到现在为止,无论是60秒还是15秒的标准验证,早就已经通过了。

    之所以两边还在渊区对抗,不是鬼眼厚脸皮,而是罗南不要脸。

    如前所说,这么一位够水准、够能耐还能保持分寸的陪练,实在是太难得了。自从鬼眼跨空遥击以来,种种神通手段,就等于是将超凡种在渊区的攻伐基本模式,逐一呈现在罗南的眼前。

    实话实话,和罗南预想中的比较一致。

    罗南已经不是刚踏入里世界的菜鸟了,即使满打满算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在此期间,他所经历的高层次战斗已经超过了很多能力者一辈子的总和。

    霜河实境的逻辑界、科王通讯的位面弩,还有直面金桐的外海刺杀,只是超凡种直接参与的对抗,就有三次之多。

    特别是他本人还越陷越深,不管主动被动,都积累了丰富而珍贵的经验,有了明确的参照。

    再加上他能看到渊区极域的全貌,也能看到幕布扭缠作用的规则,不但看景儿,也看门道。

    几个理由叠加在一块儿,鬼眼一动手,他立刻就在记忆中找到了参照物,梳理了相应规则,验证了心中所想。

    果然,不管是欧阳会长的逻辑界也好、洛元的位面弩也罢,包括现在鬼眼的隔空冲击,本质上都是一致的,都是以特殊格式干涉特殊环境形成的特殊图景,区别只在完成度的不同。

    逻辑界完成度最高,法度谨严;

    位面弩干涉性超强,最重杀伐;

    至于鬼眼,相对来说最为随意,他差不多剥离掉了物质层面的能量运化环境,只在渊区搭起一个基本的架构,只不过是充分利用了渊区的特殊性,使攻击变得更加简略和直接。

    唔,渊区这个地方,终究是不能被忽略的。

    现在看来,“三层”地带不过是自身的囚笼;极域虽好,和现实层面还是太远了一些;唯有渊区这个奇妙的维度,能够做到很多事情,给罗南拓开了一个新的……或许应该是说弥补了他的体系中比较缺少的那部分。

    他的灵魂披风,他的深海图景,似乎也应该也合入渊区的特殊环境和特殊力量,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真想试试呀!”

    那就试试。

    作为一个研究人员,罗南很清楚灵感是多么重要,有鬼眼这么一位够份量而且够克制的试验品……啊不,是实验搭档配合又是多么的难得。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肯放鬼眼离开?

    鬼眼这老不修,也算是够意思了,还真陪他一起“玩”了下去。

    当然,罗南与鬼眼的对抗,大部分只是用来“吸收”,就算是移转水雾细纱,也只算是牛刀小试。

    真正去验证灵魂披风、深海图景,验证罗南最根本的自我格式,现在的夏城绝对不是个好地方。

    整整五位超凡种啊,就在这片夜幕下,关注罗南,关注“血意环”,关注这艘聚千人心力,徐徐启航,驶入更深层次的巍巍堡垒。其内外变化的每一点儿细节,都会被拿到放大镜下分析,半分瞒不过人。

    更不用说,与这座堡垒存在千丝万缕联系的,是罗南的蛛网祭坛。“堡垒”每在渊区存在一秒,都给蛛网带来奇妙的作用力。

    就算人面蛛深藏极域,能有效规避,可在这种环境下去验证,任是罗南的心再大,也要多抽抽两回的。

    夏城地区,无论如何不是试验的地方,罗南只能把心思往外移。反正他的灵魂披风覆盖范围,在过去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已经前出了数千公里,夏城做不得,在外围茫茫荒原、大海之上,还做不得?

    罗南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学习和验证的过程,他徐徐吐气,心神经过“统筹”之术的安排,巧妙地分划成两组交错推进的任务序列,一个在夏城如饥似渴地吸收养份,另一个则在遥远的太平洋上,现学现卖。

    初学者嘛,有成功也有失败,但资本雄厚,思路也对,罗南等得起、玩得起、练得起,连续几轮的验证,即使心神损耗颇大,还是渐渐拿出了规矩法度。

    他已经有几分钟没说话了,数万名围观众,包括身边的何阅音都以为他倾尽全力,与鬼眼在渊区对阵厮杀,浑不知他的精力已经分出一半,到了七千公里开外,在风暴频发、畸变种肆虐的太平洋上折腾去了。

    验证练习的同时,罗南也不可避免地要去适应这种奇妙的作用方式。

    与单调且虚实不分的云端世界不同,罗南的意识游走在地球上,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更加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象。别的不说,只是同时感受到的不同时区的光暗状态、阴晴变化,就呈现给他一个不可思议的宏观视角。

    这一刻,他真的像是摩挲着海洋大地软硬凹凸的表层,在厚薄不匀的云气中畅游,感受着星球在宇宙虚空中的高速转动。

    正是在如此的奇景感触之下,罗南的空间感有了奇妙的扭曲,对所在的现实世界的观察,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形。

    不知什么时候,罗南忽地有些恍惚,莫名其妙的念头滋生出来,并迅速放大:我是在何处、以怎样的一个视角,观测这片天地、星球、宇宙?

    当疑惑快要填满他整个思维之际,早已经深埋在心底的种子答案破土而出,三道长线共发,穿接莽莽、通彻幽明、贯通有无,共同架构起一个经典的直角坐标系,也将罗南自己锁定在原点,茫茫然、泠泠然、虽身处地,却旁无所依,几若遗世而独立。

    对罗南来说,答案没有什么意外,仅仅就是一个“我”。除此以外,一切思绪杂念,尽都抛却,弃如敝履。

    而正是再度明确了这一根本要旨之后,罗南眼中世界,骤然间多出了个奇妙的曲度。

    此时呈现出曲度的正面区域,正裹胁着太平洋上的飓风暴雨,也推挤着渊区的能量湍流,甚至还有混乱环境下躁动的海生畸变种群,碾向数百公里外那一串恍若海洋明珠的群岛长链。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