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二十六章 照片赌(下)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1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罗南没有与鬼眼继续纠缠,他的注意力转移,将意识切换到灵魂披风覆盖范围内的某个角落,具体位置是夏城临海区某地铁站。

    他的精神感应趋向物质层面,锁定了某个不记名储物箱。箱体内一片漆黑,但对精神感应毫无影响,罗南很清晰地看到了里面那个随意摆放的宽厚铁箍。

    他通过意识刻印留存,并通过灵波网转录,形成可读取的影像文件。现在打印、展示都没有问题了。

    做完这些事,罗南想了想,又勾连魔符,引动其体内的血魂寺,将一道血光刷落到地铁站的某个卫生间。

    很快,那边就现出一具人影,其形象正是摩伦。当然,现在是摩伦三世,属于血魂寺第三层的傀儡。

    这位血焰教团的元老,仍然是生前最后一次现身时的模样,包括衣物之类也给拟化得栩栩如生,可若是真下手触摸,便能感受到血一般的粘稠。

    摩伦三世从卫生间出来,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穿行在车站的人流中,熟门熟路地抵达不记名储物箱处,输入密码,将里面的金属头箍取出。

    这枚金属头箍是金桐生前佩戴的标志性物件,也是虚脑系统中所谓的“束神箍”,属于其打造的“应急战斗装备”中,最关键的组件。

    随着形势趋于复杂,近来罗南大概率要使用这玩意儿自保,束之高阁并无意义,多半是要现于人前。既然如此,还不如给它找一个好的亮相机会。

    眼下就是一个不错的窗口。

    罗南让摩伦三世将这个烫手玩意儿拿到知行学院的齿轮建筑里去,好好守着,得空便开始研究、使用。

    这一连串事项,都由罗南意识操控,其间他也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关注圆形会议室、关注他提议的赌局。

    鬼眼永远都不会有个正形,虽然被罗南充满暗示性的言语给晃了一记,有那么几秒钟的但很快就搓手、眯眼、嘻嘻哈哈:“佩戴的东西?你是指武皇的原味儿那啥吗?真要是那种,果断没问题!”

    对这种言论,罗南绝不会有任何正面回应。但场内场外,关注事态进展的人们,难免给闷上一记。

    “你这个,这个……”会议室里,章莹莹差点儿把战姬的摄像头给砸下来,她自个儿被调戏的时候,反应也没这么激烈。

    “我靠,我敬你是个渣渣!”

    “越来越没谱了,这还能忍?”

    “为什么不能忍?既然有‘宫蜜书长’,为啥不能有‘武皇原味儿’?”

    “公道公平,怨不得人家是超凡种呢……不是的话早死挺去球!”

    夏城和非夏城的能力者在一番争执之后,骤然间恍然大悟:鬼眼这老不修,压根儿就是个事精扫把星,或者是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杂毛老泰迪!

    人家根本就没有立场这一说,只要把事情搞得一塌糊涂,就遂他的意了!

    围观众的感触颇深,而览相观节目组一众人等,才叫一个痛彻心扉。后台,制片人、编导等人面面相觑,那感觉就像与泰迪进入了“相互深入充实阶段”。

    他们所在海域,目前离夏城海岸线只有五百公里左右,真当武皇陛下不会杀过来?到时两位超凡种怼上,一船的男女老少是不是就要去填海了?

    这时候,地铁站那边,“束神箍”已经转移。罗南得以将全副注意力都移回来,他冷眼看鬼眼的表演,不过他关注的是:与无下限的姿态相对,那位没有一刻停歇过在特殊领域的探测和评估。

    从这个角度来看,鬼眼的态度非常端正且谨慎。那些没品的言行,只不过是一种掩护,或者说,是他个人最喜欢的节奏罢了。

    别人的爱好,罗南本懒得去理会。可现在,课堂的正常状态,已经被鬼眼的“个人节奏”给破坏掉,罗南不想再让他折腾下去。

    调取文件,设成展示状态,使之呈现在工作区。意识转录的效果不错,至少罗南自个儿觉得挺清晰的。他敲了敲讲台,示意鬼眼看过来:

    “我手上就这一件东西,赌不赌一句话。”

    罗南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远在五百公里外的鬼眼,背脊就像是替换成了弹簧,瞬间从椅背上弹直,眼睛和鼻孔都是放大。而当这些肢体、表情变化没有伸展到极致的时候,那边已经果断开口:

    “赌了!”

    罗南“嗯”了一声,将图像切掉:“那就说赌局要求吧。”

    “等等,我要求验货。”

    “你不是看到了?”

    “实物呢?”

    罗南很惊讶地看过去,就像看一个精神病患者:“你说的赌照片儿啊!”

    “……”

    这一刻鬼眼表情之精彩,前所未有。会场内有些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然而这段笑声,莫名变得好生突兀。

    发笑的那几位有点儿懵,下意识环顾左右,看到的却是一张张或呆滞、或茫然、或僵硬的面孔。总之,都是些非正常体验的表情,汇聚起来,足以与鬼眼分庭抗礼。

    也是在此刻,会场内的气氛出现了诡异的转变。一部分人伸长了脖子往台上看,即使看到的只是图像切换后的助手一号及血意环模型;还有一部分人下意识交换意见:

    “照片上是啥呀,我没看清。”

    “我、我应该也没看清。”

    相较于现场有限的反应时间和人数,网络上有太多可以回溯截屏的手段,更有高速扩散放大的基础和氛围。

    所以毫不意外的,事情在网上爆炸。

    在罗南切换掉照片的第五秒钟,总站论坛有人发出了相关截图。相较于清晰的图片,发言者的思路明显混乱了:

    “啊啊啊啊,难道我看到了凶案现场?”

    “这玩意儿……我勒个大草!”

    “头箍啊,这竟然是头箍!”

    “吓得我在地上找鱼orz!”

    连续几个跟贴者,竟然都没敢把自家的判断明摆出来,直到有一个愣头青撕碎了这层无意义的掩饰:

    “这就是‘铁箍’金桐的那个吧!”

    “你妹啊!”

    相较于论坛上举步维艰却也基本留存的讨论分辨,在更注重视觉效果的直播间里,理性早已经跪伏在沸腾的情绪脚下,瑟瑟发抖。

    “草草草草草草……”

    不知是谁带头,转眼的功夫,直播间里就被瀑布般的“草”字淹没掉了。中间也穿插了一些“无f可说”之类的杂音。爆发出来的冲击力已经再度开启了视觉特效,可细心的人却发现,这一瞬间,直播间的关注人数,骤然下降了快三个百分点,而且还在持续下跌中。

    对此有人感慨:“好日子到头,加班到死!”

    “错了,是去地狱加班!”

    不管怎样,会场内外,不论是与会者还是围观众,都陷入了一场不怎么真实的迷梦里。他们本能地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进入躁动的情绪场,又好像冥冥之中有人抡下了一集重锤,酿成了成吨的溅射伤害,还附带眩晕效果——其作用范围随着直播信号的扩散遍及全球,具体的影响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评估。

    当然,有些人始终保持理智和清醒,何阅音就第一时间通过六耳与罗南联系。问题是,罗南的思路习惯性地与她岔开,头也没回,只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此时,罗南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精神层面。不管是“大海”也好,“深空”也罢,这片深邃无尽的区域,要比几秒钟前躁动得太多!

    有些人已经忘了掩饰。

    便在精神层面的“深空”中,罗南锁定了了有限的几个与他相近的高度复杂且又稳定的“高级节点”——所谓“高级”,就是相对于血意环、凝水环这种应用构形来说的,大概率属于超凡种级别的生命体。

    近距离的尚鼎大厦区域,只有欧阳会长一位,至于更远的区域,武皇陛下也在夏城城区。除此以外,还有三个。

    其中两个,远远地在夏城边缘的荒野上游动,剩下那个在外海区域的,位置距离正好与览相观节目组重合,毫无疑问就是鬼眼车夷。

    此时此刻,也就是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的“节点”还算得上稳定,其他的三个,都变得超级活跃。它们就像是骤然加速的漩涡,带动构成自身节点的“幕布”,层层推移、影响,朝罗南所在的物质层面位置,投射各种细密的波动——这里面做得最直白的就是鬼眼。

    这不属于精神感应,但像更高级的技巧。

    罗南由此确认,这帮超凡种确实具备某种大幅跨越、扭曲时空分布的能力。只不过受的限制大一些,没有直接精神感应来得爽快。

    两相对比,罗南觉得,还是自家的感应模式更像是一位耳目灵敏、五感六识齐备的正常人。

    将爷爷一手打造的格式论版本的“绝对观察”还有在此基础上持续发现的种种观照模式,与里世界最顶尖的一批强者的感应方法对比,感觉就就像是“虚脑系统”与主流地球科技一起摆上了展台——“天差地别”不敢说,甩掉几条街什么的,还是很贴切的。

    这不是实力的距离,而是层次的差别。

    更不用说,罗南现在还有现成的“工具”可以利用。

    罗南的意识嵌入深空中已经对接成功的构形节点,随即他就盯住正前方战姬的直播镜头,与贼心不死的鬼眼对话:

    “我刚才看了一下有关标准,常态下探入时间是60秒,战斗状态15秒,可以申请验证。那现在就邀请你来验证好了,500公里没问题吧?”

    罗南的话没头没尾,跟猜谜似的,不过该懂的人都懂了。

    不懂的人也在琢磨。比如战姬,脑子就转得飞快:“60、15,听着耳熟。既然有具体数值,模糊搜索一下就行……找协会内部资料库。”

    鬼眼还想耍贱:“照片什么的太搞笑,如果是实物的话……”

    罗南却不再理他,转而面向会场内仍然处在茫然和疑惧状态下的与会者。

    现在这些人都是他的学员,他有必要让他们从课程中获得真实的收益。这是他对武皇陛下的承诺——当然这份承诺早已经超额完成,他现在要做的只是一个隐形强迫症患者所需要的有始有终。

    所以,赌博不是目的,只是教学工具。

    罗南也不管现在的“学员”们听不听得下去,强行拐入了此前的授课轨道:“一个成功的‘血意环’构形,应该长时间保持稳定,而且并不怎么占用你的灵魂力量份额。你们中间绝大部分人做得不错,至少在一番折腾之后,都还维持成形……如果没有人有异议,我们就做今天最后一个作业,再次回到我们的主题:凝水环。”

    坦白说,在场近一千五百号人,能听进去罗南讲课的,已经不太多了。就算是前排的亲友团,也个个表情凝重,还有给罗南打手势发信号的,心思早从“血意环”、“凝水环”上飞走了。

    罗南说了一段之后,也确认了这个问题。在他看来这还好,圆形会议室的焦点还在他身上,群体意识的整体结构基本未变,变化的只是推动力。

    内生的上进力量,被外部的压力所打破,变成了无方向的迷惑、疑惧,以及无意义的躁动、亢奋。

    罗南所要做的,只是将其收束,重新给一个启动力。内生内化的不行,外部压力也可以。

    所以他手按着讲台,身子微向前倾,表情严肃:“诸位,也许我要再提醒你们一句。我刚刚与鬼眼前辈打了个赌,而这个赌局将由我和你们共同完成。

    “如果赌输了,我不过是损失一张照片。但请你们相信,你们损失掉的,将远远超乎想象。

    “与之相对,如果赢了,你们所得到的,也将是你们当前想象力范围之外的份量。”

    在罗南平静而冷澈的目光下,会场静寂若死。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明白罗南在说什么,可他成功地让在场所有人,都体会到他的意志,以及与之相符的压迫感。

    当然,那幅瞬间闪现的照片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也在此时,关键词模糊搜索结果已经出来了。在协会严谨的数据库中,答案只有寥寥几条,排在第一位是:

    渊区实效作用验证标准。

    战姬的视线落在这个条目上,冷不丁地竟打了个寒颤,然后才是热流电流穿插交错的战栗感。

    想来通过她的视觉同步镜头看到这几个字的人们,感觉亦如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