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血意环(十)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夏城的圆形会议室内进入了休息时间,但在深蓝基地内部,计划外的忙碌加班才刚刚开始。

    基地内刚刚转成大型直播间的远程会议室,又重新发挥了既定的联络功能。一小时前,思维还在火星、木卫二上徜徉的各大投资人,却因为地球上另一间会议室内的培训课程重聚在一起。

    也许其中有些人,在前面几分钟内还处在懵逼状态,可当他们了解了相关情况,特别是折算成资本和财富所代表的意义之后,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好的意见出来。

    王珏虽然是会议召集人,这时候也没有开口,只让杰夫介绍目前实验室的应对方案。

    杰夫宁愿去给自家光头抹一层洗发露,也不愿做这种无聊的事。眼下就臭着脸,扶着才摔他一跤的平衡车,给一帮外行人介绍情况:

    “现在项目四个组别已经分头展开评估。一方面测算罗南的‘囚笼理论’与实验室各组进度之间的重合和冲突情况;另一方面也在评估根据目前透露出来的思路,对星联委相关研究机构,特别是ab组有关进度的促进作用。”

    赫尔曼早将他的高尔夫球棍甩飞掉,此时脸色比杰夫还要难看,他烦躁地摆摆手:“除了实验室评估以外,我更想看到市场评估。实验室不是已经进行到第七代了吗,中间隔的两代,是不是已经定型?有没有形成生产线?如果因为这次事件夭折,前期投入的费用怎么算?如果损失不可避免,现在研究的第七代产品是不是能够抢在那个‘囚笼产品’之前上市?有没有竞争优势?能不能捞回前期的损失?会不会被那些家伙利用,形成无意义的竞争?如果要避免这一些,我们又要额外掏出多少成本?”

    连续七八个问题,几乎道尽了所有投资方的担忧,却没有一个是杰夫擅长且喜欢的。他翻了个白眼,冷笑道:“市场的判断也要以实验室的判断为依据,在真正的成果出来之前……”

    “杰夫,我必须要告诉你,这不是单纯烧钱的科研的竞赛,这是战略,战略!”

    赫尔曼一直很欣赏杰夫的直率性格,当然更多还是专业能力,但现在他真想把扔远了的高尔夫球棍拿回来,用力去敲杰夫的光头:“目前的核心问题,并不是‘格式论小子’的进度比我们快还是慢,而是他所提出的理论,会不会改变所有相关研究者的思路。你没听到那小子最后在讲什么吗?他已经探向普通人的领域了,甚至还可能有了一定的成果。而我们的平台还在军用品的领域里打转……”

    “成果?他空口白牙的能拿出屁的成果?”杰夫本来不想这么武断地下定论,却实在受不了赫尔德貌似专业的外行话,忍不住反怼回去。

    此时,王珏终于开口,脸上倒还是笑意微微:“赫尔曼,还有诸位,我们先不要介入别人的专业领域,只从各方的反应去推测:我想信,在我们进行评估的同时,星联委的各个研究机构、ab组,肯定也在进行评估。深蓝的产品是产品,ab组的产品也是产品,如果要考虑损失,那些依靠政府拨款的部门,也许比我们更不乐意看到一个突变的产生。而不论最终的结论如何,我们的反应一定会比他们更迅速,容错的空间也更大,我们依然保持着优势。”

    这时候,另一位投资人开了腔:“但那个小子正在破坏深蓝的产业潜力,他毁掉的是千亿级别的市场……每年!”

    开口就有人附和:“就算及时转身,烧掉的也是千亿级别的科研投入……也是每年。”

    赫尔德冷着脸补充:“而且这还是一个糟糕的‘排斥者’,从他爷爷那代算起,用东方的成语叫什么,不共戴天?”

    王珏摇头:“情绪在利益面前什么也不是……”

    一直垂着头不说话的严宏,听到这里头皮就是抽紧,下意识抬头。可就在这个时候,手腕上的通讯器震动,看到相关信息,严宏身子微颤,正想到一边去接收,却被杰夫叫住:

    “是你们组的评估结果?直接说吧,不,投影出来。”

    严宏的脸色发白,即使是杰夫命令,还是犹豫了几秒钟,却实在是抵不过各个方向投射过来的凌厉眼神,只能将传过来的资料影像投影到空气中。

    他本来还想顺势解说两句,给其他人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但杰夫那个耿直boy已经一声冷笑:“理论且不说,结构重合度这么高,你的评估值是不是偏低了点?”

    严宏的面皮更白了,但他还要解释:“罗南的所谓‘囚笼理论’是在那个格式论的基础上进行的阐发,而实质的构形结构,则以深海iv型机芯和凝水环为根基,里面并没有新东西。除此以外,他并不具备相关实验条件,所以有理由相信,这只是一次推理性的演讲,而不是严谨的科学研究……”

    杰夫正想怼他,赫尔曼对这个说法倒是很感兴趣,抢先一步问道:“你说他不严谨?”

    严宏心头微喜,脸上也终于回了一点血色,当下便回应道:“当然不严谨,要知道构形下探到物质层面,不但是建立在神经系统基础上,也是建立在复杂而可控的基因变异基础上的。人体有2到3万种基因,37万亿个细胞,还有240万亿个神经元突触,这些才是构形发挥作用的基础。更不说彼此的作用模式、信息传递,这里面的学问太大了。

    “理论是那个理论,但是基因之间、细胞之间、神经元突触之间,包括这些类别彼此之间的组构细节,才是造就构形的关键因素。如果只凭推理出的理论去搞,会遇到不可计数的困难,每个困难都要用人力甚至人命去填,这里面的积累,他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我们的……”

    严宏一说起来,可谓是滔滔不绝,近几年都没有供他这般发挥的机会。

    接下来他还想继续去贬低罗南的理论,然而赫尔曼挑了挑眉毛:“可军方和政府的积累,未必比我们差到哪里去。如果有‘格式论小子’的理论为指导,合理运用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反超我们的进度。”

    严宏果断摇头:“不可能!就算以我们的积累,要探及应用到普通人身上的构形,要形成最终成熟的产品,保守估计也要十年到十二年时间,而这还是有李维导师这样的天才人物指导的结果。罗南有什么?他有掌控顶级实验室的能力吗?有运用几十万亿资金的经验吗?没有,什么都没有!”

    “但他的爷爷有。”杰夫咧嘴,露出满口白牙,“罗远道的荒野实验室是全球首个系统研究此类问题的顶级实验机构,包括深蓝在内,都是从罗远道的实验基础上开展的后续研究。”

    冷不防又听到那个名字,严宏脑子嗡的一声响,眼珠都要鼓出来,他以前所未有的情绪,怒瞪着杰夫,嘶哑低吼:“罗远道的理论方向根本就错了!而且所有的试验数据都由量子公司独家所有,现在已经共享到深蓝项目里面,这才是事实,事实!”

    杰夫嘿嘿发笑:“那么这个‘囚笼理论’以及因为它而出现在这里的我们,难道都是在围观一个笑话?还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是笑话?”

    严宏已经压不住嗓门了,他几乎是在尖叫:“这只是一个假设、推理,他用逻辑碰对了方向,可特么的科研不只是逻辑!”

    杰夫反倒压低了声音:“是的,科研还有事实。你觉得助手一号怎么样?”

    “……”

    严宏张嘴,再张嘴,舌头在打颤,可喉咙里的气息却无论如何也喷不出来。

    此时此刻,夏城圆形会议室的直播影像还在持续,演讲台上,罗南虽然已经不见,可是光人“助手一号”依旧清晰呈现,并接受在场上千能力者的指指点点,有些人已经凑到台前,若不是何阅音定了规矩,又安排工作人员维持秩序,说不定已经有人上台去碰了。

    饶是如此,在这样的近距离之下,“助手一号”仍然是真实存在着,从现场反馈来看,它仍然同时存在于物质与精神层面……咳,按照“囚笼”理论来说,烙刻在现场每个人的感知领域。

    这就是事实,无可争辩的事实。

    严宏有些恍惚,然后嘴巴不自觉就流出了一段话:“也许,也许当年确实遗漏了一部分数据拷贝,也许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没有在实验室里,那个罗中衡留了一部分当家底,后来被这个小子翻找出来。我当初就说过要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应该会有更多的人想供着他。”王钰笑着摇头,视线扫过在场所有投资人,“说吧,刚刚都有谁给那边打电话来着?我这里可是占线好长时间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