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血意环(九)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罗南也回头,看了眼大屏幕,统计结果与他设计的画面并无差异。他点点头,对着台下的观众道:“你们可以交换一下意见,这个实验设计是我临时想的,有什么不严谨的地方,欢迎大家提出建议。我们随时可以做第四组、第五组……”

    罗南说到这儿,会场内反而噪音渐息,与会者们面面相觑,谁还想玩这个?他们现在就想知道,台上那位少年天才,接下来会如何进行他的课程。

    网上更不说多说。不提罗南的理论正确与否,只这份能够随意操纵人的精神感应的能力,就足以令数万名能力者倒抽一口凉气。

    而未亲临会场导致的虚无感、神秘感以及相应的脑补和置疑,更让直播间一应留言立地爆炸,瞬间的强度引发了热度特效,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到具体的字义,只有层叠的火焰光影熊熊燃烧。

    倒是在协会主论坛上,rt8313的任务贴里,或者急需发泄的临时新贴内,相关的信息满溢,层层刷新:

    “喵喵喵,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一定是来到了传销大会现场。”

    “这不科学!是夏城分会的集体秀吧?”

    “楼上智商感人。”

    “呵呵,你们都在扮天真对不对?这明明就是破格事件直播现场——喷壶男先生同时侵犯了一千四百七十七个人,随意摆弄他们的姿势,一会儿摆成大字、一会儿摆成人字、一会儿摆成一字,然后包括观众在内的三万人群集体爽飞……只有我一个人理智地记录了这一切。”

    “认真脸:如果现实真的是那位描述的那样,浅层带中层带深层带是怎么一回事儿?下面能听到这部分的讲解吗?现场的有没有人能帮着问一下?”

    战姬注视直播间的留言,也通过幕后团队,接收各个渠道的最新反馈,末了才对三万名网络观众道:“坦白说,我现在已经彻底把握不住方向了。罗先生的课程里,有太多颠覆性的理论以及现象……几位嘉宾是什么看法?ree神?”

    万里之外的ree本来是有些发愣,也没有想到战姬第一个就点到他,愣了两秒钟,才记得要做表情管理,露出个微笑,尽量用云淡风轻的语气道:

    “自己行动,自己解释,这样的实验有太多的陷阱可以利用,也很难取信于人。我觉得如果一个人真想去宣扬自身的理论,就不要用这种哗众取宠的方式,写一篇经得起推巧的严谨论文,会更容易获得他人的尊重。”

    如果这番言论发表在三组实验之前,网上应该会有相当份量的附和之声,然而此时说来,就着实有点儿过于虚飘了。

    别说直播间,论坛上就有人直接怼他:“什么陷阱,陷阱里是啥,说出个一、二、三来好不好?空口白牙的,究竟是谁禁不起推敲?”

    “话说想问一下,同射一千四百七十七人的份量,够填满一喷壶不?”

    “我擦,原来喷壶男的真实涵义是这个?”

    “捶地大笑,‘喷壶男’词义新解!”

    网上又炒起一轮小热度,这里战姬并没有发表评论,继续把控节目主题,又问一侧的龙七:“观察员先生?”

    龙七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了,但他肯定是全场最专注的几人之一,此刻也是一样,甚至都吝于给战姬个眼神。

    战姬碰了个钉子,也不着恼,扭头看向另一边。章莹莹面对镜头,扬扬眉毛:“我们所有人都被他像白痴一样耍。”

    美女,你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能不能别往上翘啊?

    众位“嘉宾”复杂的立场,最多就是给网上的观众一点儿谈资。此时的会场还是迅速地安静下来。

    罗南则更安静地站在演讲台后,目光环视台下,他所面对的能力者们,眼中都倒映着大屏幕上的红绿光点,而相应的精神层面的光芒,则比现实世界的色彩复杂一百倍。

    饶是如此,这片区域内的精神活动仍然有大幅趋同的走势。看不规则的“气泡”变得规则,混乱的色彩趋于规律——对于一位典型的“守序者”而言,连番的变化当真是赏心悦目。

    尤其是他并没有拿出什么强制性的手段,只是轻轻引导拨动了一下方向。指画间,江水奔流,浩浩荡荡,也算是颇具成就感。

    至于由空气中的电磁场所“收拢”的那部分更庞大也更遥远的“丝线”,虽然也有趋同的迹象,总不如会场内的变化明显。罗南本就是给会场内的夏城分会能力者上课的,想了想便将那些“外来户”撇到一边,只去关心自家份内之事。

    “如果没有人可以识破我的小把戏,那么这个假设暂时就继续下去。”

    他也不再多说,低头用电子笔在自家工作区绘画,只画了一个颇为眩彩的气泡。但受益于工作区的绘图工具,很快,一连串同样的气泡状结构就呈现出来。

    这些由虚无光线构成的气泡,分布在光人“助手一号”的周围,体积也并不小。罗南还有闲给“助手一号”也加了层类似的光罩。

    见到直观的画面,用不着罗南多做解释,那些已经被“任性分布”的投票布局狠狠教育一番的能力者们,立刻就明白了罗南的意图:

    “这是……囚笼吧?”

    投影区的光线比较迷乱,与会人员却似乎能看到,在那些半透明的气泡外膜上,都映现了“助手一号”的扭曲形影。

    罗南伸手拂过“气泡”,让它们游走穿梭:“很可惜,光线无法让它们呈现出应有的质感。不过大家明白我们假设的情境就好——可以把‘气泡’当成每个人的自我领域,也许它是某种力场、是某种空间、是身体机能和精神的混合干涉造物。

    “我们且不用去钻研它的本质,只需要理解。在我们目前的假设下,没有什么公共的精神空间,人与人之间只是分隔开来的孤岛,当一个人的光芒作用到另一个人那里,联系就产生了。

    “还记得我早前说过的那些吗,我们有生以来已经习惯一件事:将被动接收的信息以及相应的神经元的蠕动,转化为一个虚假的自我意识。这个习惯是如此地深刻,以至于就算是我们觉醒了、真正地获得了这种主动权,也往往会与以前糟糕的习惯混为一谈——究竟是你主动感应到了目标?还是目标找到了你?我们心里必须要有一个判断。

    “这个判断,就是‘我’与‘非我’。就算无法阻挡外界力量的侵犯,也要明白,什么是我们主动搜索的、什么是我们本能感应的、什么是遭到别人强加的。

    “我刚才说过,我们处在一个‘囚笼’之中,这个囚笼是在禁锢你,也是在保护你。而一个真正的觉醒者,应该知道能够明白自身囚笼的边界,有效地保护、洗炼自身的领域,并且主动地探出手去,以自身特有的方式,去触碰外界无限的天地。”

    说到这里,罗南中断,继而深吸口气,视线又一次扫过全场,再开口时,声音愈发地明朗铿锵:“这个就是‘格式论’的立意之一,里面有个名目叫做‘我心如狱’。”

    面对会场内上千对眼睛,罗南忽尔灿然一笑:“趁机贩卖私货,大家不要介意。”

    会场内掀起一波低低的笑浪,中间不知道谁打头,掌声渐起,从零零落落,到澎湃如潮。

    罗南知道,这一波掌声里或许有些礼貌因素、有些群体意识的影响,也有对他轻易影响上千人感知的敬畏,真正被理论折服的未必有多少。

    可当他站在台上,被阵阵掌声簇拥推动,心脏的跳动频率还是有了明显的加速,泵出的血液冲上了头脸,迫使他微微低下头,再次深呼吸,才维持住了看似从容的笑脸。

    罗南知道,他不能停,一旦停下来,情绪上的动荡可能会冲垮他好不容易贯穿起来的思路。所以,他主动伸出手,双掌下压,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

    以前,罗南总觉得这个动作很“装”,是超自恋的那种。可是随着他掌心下压,会场内真的在五秒钟内,恢复了平静,除了上千人的呼吸,几乎再没有别的杂音。

    罗南并没有在精神层面上做文章,但他现在确实已经用语言、理论以及铁样的事实,形成了一团无形的漩涡,摄拿住了上千人的心神,让这些人的情绪和思维,随他的一言一行而起伏波荡。

    “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没有联想比较丰富的。当我提出了‘囚笼’这个概念,将其与‘感知’相对应,称其为‘感知领域’,在座的各位,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

    前排,剪纸倒抽一口凉气:“好家伙,玩互动玩上瘾了!”

    他感叹的空当,身边的竹竿已经举手,大声道:“我想到了超凡领域!”

    “哦!”

    会场内传出一波气息的声浪,显然是被堪称“超凡种标配”的超高层次概念及其对应的落差给惊着了。

    周围的“亲友团”则纷纷向竹竿竖起大拇指,表示这个“托儿”很专业。然而竹竿并未给予回应,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神情专注而严肃。

    罗南倒是对竹竿笑了笑:“谢谢竹竿哥捧场。我和你的想法是一致的——当我的脑子里明确了一系列概念之后,首个想到的,也是超凡领域。而且我认为,超凡领域和我们的‘囚笼’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直播节目唯一的收费嘉宾ree,当即拍案怒喝:“哗众取宠!”

    然而,这时候已经没几人关注他了,语出惊人也好,哗众取宠也罢,罗南的说法确实是赚足了眼球。

    罗南划动手指,让助手一号周围的“气泡”变得更加动荡,中间还信手“戳破”了两个:“对于区分‘我’与‘非我’,我想在座的、包括收看直播的朋友们,已经有很多人不自觉地做到了。比如说‘灵觉’。不管是肉身侧还是精神侧,能力者对外部刺激总是非常敏感。

    “这可以理解为,在习惯了‘我’之领域的范围和性质之后,对于‘非我’的干涉影响便有着本能的排斥。很多人也就差最后一步,没有将‘不自觉’改为‘自觉’,没有将被动的情绪上‘厌恶’改为主动的实质上‘防御’和‘反制’。

    “看啊,气泡总是脆弱的、不稳定的,一阵风就让它破灭;可如果推高它的层次和量级,让它变成气球、房屋甚至于堡垒,又会如何?如果将它从内收转为外放,从防御变成攻击,情况又会怎样?”

    会怎样?

    当然是超凡拔俗、牢不可破、无坚不催、大杀特杀……

    人们总是这样,很难静心去思考内在的逻辑,却很容易受到直观而绚烂的前景鼓动。作为能力者,谁不想成为超凡种?谁不想站在人类进化的巅峰?

    这一刻,谁还管这种“领域等同论”有没有扎实的论据支撑?会场内上千对眼睛都亮了起来,直播间后的三万观众,多半亦如是。

    偏偏说到这儿,罗南摇摇头:“很可惜,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包括能力者在内,其‘领域’都脆弱不堪,就像是大海上起伏的泡沫,随时生灭,少有坚韧稳固之选。这里包括绝大多数觉醒者,以及相当一部分b级。”

    会场内有小小的嘘声,网上的声讨则要强大百倍,可还有相有当一部分人表情认真,意态专注,只为那个缥缈又炫目的可能性。

    罗南已经彻底掌控了会场,他也不再说那些礼貌全面的“前提”语句,而是直接下定论:“为什么会这样?简单来说就一个原因:缺乏自觉,其主要原因我们已经讲过,不再多讲。那么当我们有了自觉,怎么化自觉为有效的行动……”

    他“啪”地拍了下巴掌,助手一号之外的所有“气泡”同时崩灭,眩目色彩消失,也使得其内部结构更加清晰明透。此时罗南也退后了两步,与助手一号“并肩”站在一起:

    “这就是构形发挥作用的地方。”

    直至此刻,绝大多数与会者才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之前所有的所有、偌大的圈子,原来全部都要归于这一点。

    “构形,是支撑和强化囚笼的骨架,也是提升能力极限的发动机。你们脆弱的‘气泡’,就需要它来进行脱胎换骨的改变。”

    罗南就像一位真正的教师,面对圆形会议室内上千名学生,传授真理要义。也许他对节奏的把控还有些问题,可是逐步累积的控场力度消除了绝大部分负面影响。

    他不给与会者喘息的时间,继续讲下去:“今天这堂课到现在,我们一共涉及了两个构形。一个是助手一号的机芯构型,我把它称为‘巴别塔’。另一个就是凝水环。

    “在我看来,巴别塔比较纯粹扎实,它完全遵循人体生理基础,结构与神经网络几乎是一一对应的关系,甚至有些没有必要的地方,也做了安排,十分周全完备,从中更能够看出基本的设计思路。

    “凝水环相对来说就比较讨巧,只联系了物质世界一个侧面,但结构本身精妙之处,又比巴别塔百倍千倍地胜过。如果用巴别塔的结构思维去对应,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痕迹,这里有太多的简化合并,排除了所有的冗余,又充分利用了灵魂力量的特殊性质,当灵魂力量在构形搭建的导轨中流动之时,做功的效率应该是巴别塔的十倍以上……咦,好不容易我们又回到了凝水环。”

    会议室响起了轻轻的笑声,罗南则摊开手:“但我能讲些什么呢?我早就已经说过,我不是武皇陛下,至今也想象不到她是怎么设计出来这样一个微小却又宏大的结构。

    “我相信,如果我对微观层面的理解更加深透一些,在巴别塔的基础上,我也可以造就一个凝水环。但这个仿制品的体积,大概就有助手一号这么大。”

    罗南随手画出了凝水环的结构,当然是放大版的,足以给个大胖子当呼拉圈。在这个尺度下,相应结构不会发生任何作用,只是莫名之喜感。

    会议室里的人笑得更多了,气氛也非常之好。罗南则越讲越是得心应手,他毫不伪饰:“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去找武皇陛下,请她将凝水环的结构原理以及合并简化规则一点点地掰碎了,讲给我听。是的,会后我就要去做这件事,如果有所得,我会再讲给大家。”

    此言方落,会议室便又响起了掌声。而罗南才有一个张口说话的模样,掌声又自动停止。

    “让我们回到现实中来。翟工的材料上讲,他学习凝水环的直接目的,是增强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力,尝试进入更深的精神层面,满足四维量度的考评标准,结果喜人。那么,让我们在‘囚笼假设’的基础上,分析一下,翟工为什么能成功……”

    罗南扭头看了眼等候席上的翟工,对他笑了笑。也就是这个空当里,台下已经有人脱口道:“凝水环构形支撑、强化了他的‘气泡’。”

    罗南又送去个笑脸:“很好,这正是我要说的。不过我也要承认,凝水环这构形太高级了,一时半会儿我还分析不来,只能先做个置换,用更简单的模型去分析。

    “现在请我们的‘助手一号’再次登场:如果排除掉燃烧内能的那部分,剩下的半截巴别塔,功能上也算与凝水环等同,都是对灵魂力量的运化。所不同的在于,凝水环给予了翟工一个最为高效的运转方式。如果说巴别塔是一台老式蒸气机,凝水环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核反应堆的级别。

    “只不过,巴别塔煮水就可以了,凝水环还需要特别处理的燃烧棒,也就是我们的灵魂力量。唔,这样说来,巴别塔也有比较优越的地方,它的基础已经下探到正常人类的范畴。如果按照凝水环的结构思路,继续加以调整优化……”

    罗南突然有些愣神,陡然迸发的灵光,将他从正常的授课轨道上弹出来,又送入了更强玄妙的思绪洪流中。

    他下意识摆弄起“助手一号”,将它截成两截,先不管通向纯粹精神领域的上半部分,电子笔划动,就在下半截结构上弄影儿。

    这一刻,使用说明书上那些原则要求,与神妙的“我”字结构,以及眼前具体而微的基础构形活泼泼地勾连在一起,从死硬抽象,变得舒展灵动,且见出了更细致的规矩法度。

    现在罗南就想把眼前的巴别塔结构,整个地拆开重组,去对照乃至复现心头越发明透的轮廓。

    便在这个时候,何阅音那边信息接入:“先休息一下吧。”

    “啊?”

    罗南下意识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武皇陛下为他设定的讲课任务是两个小时,其中还包括半个小时左右的问答时间。照这个势头下去,完成任务完全没有问题。

    这是罗南被动应承之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结果。

    感谢“我”字的洗礼,感谢使用说明书!现在完成分差不多要拿到了,绩效分怎么样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反正罗南本人的目标已经实现,给格式论狠狠刷了一波声望。接下来,他只需做一个说得过去的收尾。

    对于何阅音的节奏把控,罗南肯定是无条件信任的。况且他现在确实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去消化之前迸发的灵感。

    他当即按照何阅音的稿子念道:“讲这么长时间了,里面太多理论和假想,比较枯燥,大家休息一下吧。期间有什么需要我解答的问题,可以通过会议交流系统传过来,我会选择性的解答。当然接下来在问答时间,也可以直接交流……”

    会场内当即掀起不满的声浪,怎么刚到要紧的地方就刹车了?

    罗南只是对台下笑笑,便在何阅音的引导下,进入后台休息。

    会议室前排,亲友团那里,剪纸伸了个懒腰,感叹道:“罗老板在这上面肯定是有天赋的。”

    保持大半场沉默的红狐冷笑了声:“废话。”

    剪纸对他眨眨眼:“我是说讲课。”

    红狐抽动嘴角:“也是废话。”

    章鱼则在揉脑袋:“真像他假设的那样,包容所有人的精神空间并不存在?用这个思路去回想以前的一些经历,好像还真说得通……话说为什么要停下来?接着讲多好!”

    “这个……”竹竿扭头,看了眼“转播位”附近的那几位,特别是面色沉凝的观察员先生,耸耸肩,“大概是又惹祸了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