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血意环(六)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作为一个优秀的主播,战姬总是能够听取嘉宾的高明意见,因为她大致能分辨出嘉宾话语的真伪:那个一直笑吟吟的龙七,陡然出言讥讽,正是心神动荡的结果。

    顾不得为刚才的失言而懊恼,战姬立刻做出一副虚心好学的模样,眨着眼睛向龙七询问:“中层带?是指精神世界的中层带吗?”

    龙七并没有回答,自从两个多月前,所在的深蓝行者小队行动惨败之后,他的心性便稳固许多,动荡也只是瞬间的事,现在已经恢复了冷静,但也不会耗费精力到无意义的领域——现在已经不是调侃把妹的时候了,他需要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罗南那里。

    演讲台上,“助手一号”刚刚定住,也使得它“体内”的复杂骨架神经网络,愈地清晰地呈现在与会人员眼前。

    期间龙七不但在看,还下意识以手比划计算,当然这些是有相应的计算模块支撑,所有计算结果,都直接呈现在他内置的资料库中,进行比对。

    这种情况下,他哪还有理睬旁人的闲情。

    “……”

    战姬讪讪无语。而见她碰了个钉子回来,直播间里有亲卫队安慰、愤慨,也有围观党在嘲笑。但战姬本人没心思看那些有的没的,她迅速转换视角,不只是观察龙七,还观察会场内那些比较知名的夏城能力者,看他们对罗南这一系列动作的反应。

    龙七可以骗她,但不可能所有人都骗她。

    然后战姬就看到,短短的十几秒钟时间里,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那些成名已久的精锐能力者,投向演讲台的视线都变得越来越专注。

    与此同时,她还发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细节:期间很多人闭上了眼睛,但并不像是昏昏欲睡,脸上倒是多半呈现出凝神专注的微表情,又或更加显眼的惊讶和感慨。

    直播镜头锁定了这些人的面孔,天知道在十几秒钟前,她还准备去锁定那些打哈欠流泪的家伙。

    同样是闭眼,感觉却完全不同。

    见到这种情况,战姬灵光一闪,骤然明白了应该如何去验证。她以极快的语速在直播间道:“原谅我的专业知识不太能支持这样的课程,不过我现在的好奇心快爆炸了,你们不想知道他们闭眼之后,感知到的情景吗?

    “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龙七先生所说的‘中层带’,就是经典的‘三层一区一域’划分标准里的那个。我姑且相信他诚意的嘲讽——那么,嵌入中层带的魔术是什么样的,只能由自身去体验。诸位,如果你们中间有谁在现场,就和我一起见证吧!”

    说罢,战姬便略微调整呼吸,也将肩上的浮空镜头对准自己的面孔,随即闭上眼睛。

    瞌闭眼帘阻隔了直播间的纷扰,却让另一道信息以更强劲的姿态冲击过来。几乎是在第一秒钟,战姬脸上就呈现出清晰的惊讶和震动,她的唇齿已经不自觉裂开缝隙,含糊的话音从中飘出来:

    “那光,我看到那光……”

    会场里才多少人?直播间里立刻就炸了:

    “光什么啊,光用嘴巴顶毛用!”

    “演技零分,诚意负分!”

    “严重的地域歧视!”

    “我怎么感觉像**术?”

    而此时寥寥两三个还有闲情的会场内人员则奋起反击:“会场外的渣渣别吵吵,影响我跪着打字。”

    “中层带不中层带我不知道,可我闭上眼睛还可以看到这个助手一号,而且好像更清晰了。这是在精神层面有刻印没错吧?”

    “那我闭眼睛,为什么看不到?”

    “蠢货,你在太平洋的那一头。”

    直播间里吵得激烈,而这时候,战姬总算整理清楚初步的体验,仍闭着眼睛,尝试将其复述清楚:“虽然闭着眼睛,但我确实看到了光芒构成的‘助手一号’,它确实呈现在精神层面,我相信,但凡有基础的能力,就能见到。其内部结构与目视的结果相比较,还要更加清晰……但结构真实度、稳定度以及相关的作用,我分辨不出来。

    “毕竟我不是精神侧能力者,目前探入精神层面的最高记录,也只是到浅层带中段,而‘助手一号’身上的光芒是从一个我触碰不到的位置‘照射’下来的。当然这只是形容,我只能说,它超过了我所能触及的深度。”

    战姬已经尽可能地将她感知所得描述出来,可精神层面的东西本身就非常迷离,任是直播间里三万名观众脑洞开得再大,也很难将他们的脑波与战姬的完全契合。

    所以,矛盾依旧,争论依旧。战火仍然在直播间和协会主论坛蔓延,没有消停的迹象:

    “能用笔划轨迹和投影光线干涉精神层面,这究竟是什么鬼?”

    “幻术,绝对是幻术,你们还没看出来吗,那个龙七根本就是个托儿!这是夏吹的一贯伎俩,前段时间高天师还给喷壶男捧臭脚来着。”

    “呵呵,所以‘人形次声波阵形’是幻术,总会那个行动小组特么全是错觉对吧?政府和军方的危机评估小组全嗑药了是不是?”

    “如果能纯粹用光线做到这一点,就是幻术我也认了。”

    “听说夏城的灵波网可以将意念刻印成形,进行有效传输。有夏城的哥哥姐姐愿意行个方便咩?”

    “传送门在此。”

    “假的,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夏吹们为了捧臭脚也是拼了。”

    这种争执吵闹永远也没个头,还有惟恐天下不乱的,在协会主论坛上刷起了“传送门”,邀请同样位于风暴中心的ree和那位神秘的“潘多拉”,前往战姬直播间串门,表达立场和态度。

    潘多拉自从一记实锤,几乎敲定了罗南和“喷壶男”的对应关系之后,便深藏身与名,不再现身。

    至于ree,则保持了一贯的高调作风,当真在一帮论坛灌水众的“前呼后拥”下,来到战姬直播间,和这里近三万名观众打招呼。

    直播间所在的平台,绝不会放过这个再炒热度的机会,当下便与战姬的幕后团队联系,将ree作为直播节目的特邀嘉宾对待,为他紧急开通了权限,相隔万里,联合直播。

    当然了,ree如今身在檀城,并不在会议现场,所谓的直播,也就是多说几句恶意讥讽的话,持续拉夏城方面的仇恨。这种动作,就是站在风口上,来钱固然容易,可被吹得灰头土脸,也不是不可能。

    要说以ree的家业,不至于贪图这点儿小利。平台方面也只是聊做打算,哪想到ree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倒像是真与“喷壶男”或罗南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直播平台虽是把生意做成了,却觉得是自家撞了大运,稀里糊涂。而ree当真有着极其敬业的精神,以及更胜许多的执念,当他的面孔出现在所有直播间观众眼前的时候,立刻开喷:

    “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喷壶男’这种人,不过今天见证了实锤之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因为家庭缺陷而不顾一切去追求认同的可怜虫。

    “是的,我绝对不否认他的天赋,毕竟能够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惹出这么多事的家伙,还是很值得佩服的,但从他惹事的频率和强度上就能看出,他就是一个拼命去表现自己、搅动是非,希望所有人都赞叹他、吹捧他、仰视他、恐惧他的自我主义者——不信吗?看看他一直以来鼓吹的‘格式论’,那份纯粹自我的论调,看了就让人呕心!”

    ree的口才极好,说起来滔滔不绝,而且常年在论坛上厮混,辩论技巧更是出色,几句话的功夫,已经形成了立论,然后就开始堆积论据,不管真假,气势上倒是排山倒海,姿态极高。

    圆形会议室前排,章莹莹本来还为罗南的绝妙手笔高兴,眼下看直播间里的妖风阵阵,几乎想伸手穿屏,将ree的嘴巴抽烂:“这混账玩意儿,仗着宫启老头,隔空嘴炮放得不要太爽!”

    “我怎么觉得那家伙缩了?”竹竿正用刚申请的灵波网计算空间,推演罗南摆出来的“助手一号”结构,抽空回了句,“上来就人身攻击,只能说明他心虚。”

    剪纸也赞成:“对啊,什么滴水剑、凝水环统统不讲,现在恐怕他自己都不信,南子做不到‘一喷壶’的量。”

    章莹莹撇撇嘴:“我早就在帖子里留言了,直播间里也在刷屏,那家伙只当看不见……哎,对了!”

    她忽地想起个鲜招儿,呵呵一笑,径直起身,迈动大长腿往后排去,几步就到了正架设“直播席”的那一排。

    此时,战姬还在闭目感应“助手一号”对精神层面的干涉,一时也不去抢ree的风头;她左手边的龙七,看上去还要比她认真十倍。

    章莹莹暂时不打扰他们两个,而是对战姬右手边,夏城分会的一位老资格会员露出笑脸:“刘哥,咱们换个位呗儿,您请前排就坐,我趁着直播,混个网红当当。”

    那“刘哥”哈哈一笑,很爽快地起身让座。章莹莹笑眯眯地谢了,老实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战姬旁边,探过脸去,对准了直播镜头。

    因为距离太近,她的帽幨差点儿撞到镜头上。而当这么一位青春貌美,又极有叛逆之气的少女,近距离呈现在直播界面上的时候,毫不意外地激起了一波“狼嚎”。

    正滔滔不绝给自己堆积论据的ree,也愣了下,然后便看见那位少女,两根中指竖起,送来一句问候:“问你妈好,蜜罐里出来的输不起的妈宝先生。”

    “哦哦哦哦哦!”

    “太直接、太粗暴了,不过请允许我舔屏致敬!”

    “蜜罐妈宝,这个绰号真霸气!”

    “ree,你就从了吧。”

    说到底,不管是世俗世界还是里世界,但凡是在网络上,仍然是以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居多。

    这时候,战姬也无奈地睁开眼睛,而章莹莹则向她送上甜笑:“美女,不介意多个嘉宾吧?”

    不管新任嘉宾的“毛遂自荐”之后,有怎样的暗流涌动,两位都很养眼的美女还是很快地熟悉起来,并开始频繁互动,比如一块儿比划个剪刀手自拍什么的……

    至于ree,对不起,他最好等下一个开口的机会。

    不管会场内外的人有怎样的反应,对罗南来说,创造“助手一号”并不是要形成卖点,只是帮助与会人员集中注意力,尽快进入认真听课的节奏。

    看会场内精神世界,渐渐有了规律条理,罗南知道时机差不多了,便结束了演示时间,继续讲道:“你们看,我并没有注入别的力量,投影仪的些微能量,通过构型,已经足够在精神层面烙下印记。物质和精神的障碍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遥远,不是吗?”

    会场内有人轻笑,但更多的人还是面色凝重地注视“助手一号”,想从中挖掘出更深层的奥妙。

    “上个月,嗯,也许是上上个月。府东大道霜河实境旗舰店,某个连能力者也不是的富二代,就利用这种方式召唤了人面蛛……只是高仿版,而且掺合了一些特殊物质,但原理差不多。那是公正教团的一个试验,最后结果不太美妙。你们应该有所耳闻。”

    罗南顺口又讲了个轶闻,这回轮到公正教团背锅躺枪,但罗南并未喜新厌旧:“所以,我们应该相信,当我们掌握了相应的技巧,进入这个领域并不困难。在此我要感谢量子公司、公正教团,他们帮助我确认了一些东西。”

    台下有人在笑,还有人扭头往龙七这边看。至于龙七本人,面对直播镜头,只是微不可察地勾勾嘴角。

    “让我们以‘助手一号’为例,大家应该能看到,它是以神经系统为主轴,除此以外,我们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同时承载能量和信息,又可以较容易控制和改变的人体系统了。量子公司明显是在上面做文章,而公正教团的高仿生产线,其实也脱胎于此。”

    罗南拿着电子笔,在“助手一号”上面指指划划,按照神经网络的分布,以及“巴别塔”的构造,向大家介绍里面的一些基本分区。

    这是一段比较枯躁而专业的讲解,但也是最像真实课堂的部分,体现的是罗南的知识储备。

    龙七认真听讲,在心中做出评估,并形成相应的文字报告。这是观察员的职责,但他要做的,并非仅此而已。

    事实上,他眼中所见,配合身上安置的各类高端侦测器材,将圆形会议室的种种情形,包括台前幕后,重点是罗南以及“千分之二小姐”——正式的称呼应该是“c2834试验体”的观测数据,转化为一段段的信息流,由电磁波负载,定向传递出去。

    就算战姬未逢其会,某些人、某些势力也不会错过这么一个收集直接情报的大好时机。就这样,来自夏城的情报,通过卫星以及特殊的信号转接设备,跨过茫茫大洋,也跨过不可思议的空间障碍,传递到某个极其隐秘的渠道中。

    但它并未即刻显现,即使在这期间,龙七已经连续调了两次优先级别,强调这份情报的重要性,可相对于正在举行的远程会议,它还远远够不上格。

    然而,若以相对公正的标准去评判,目前正在进行的远程通讯,似乎也算不上什么极重要的正式会议,倒更像是聊天闲谈。

    此时的话题,正好也涉及到罗南。

    “本来只是一个玩笑,但很多人就想着弄假成真。你们确定要拿出千分之二?”

    “那要看我们的首席科学家、技术带头人的意思,至少需要他的签名。”

    “李维先生的意思很明确,只要c2834始终在监控范围内,还在我们触手可及的地方,就可以视为实验仍在进行。但他不希望有人抱着同样的目的,堂而皇之地剽窃他的成果。”

    “那么你要和欧阳、武曌通电话吗?”

    “那还不如直接和‘格式论小子’联系,他现在就是影响c2834的最直接因素。而且就在上周,金,那个荒野猎人莫名失踪在夏城外海,很可能已经死亡。上次这样结果的a级能力者是金……见鬼,我说的那个商人金,他至少还留下一片废墟;而这个猎手金,他只留给世界一个莫名其妙的白骨堆。”

    “你说的那个商人金,虽然他的绰号是‘金不换’,但本名是靳,四声,类似于‘jean’的音。”

    与会者中的两个人,彼此交谈的语气略为激烈,但这连口角也算不上,最多就是显摆一下各自的眼光,也许待会儿开个赌局是不错的选择。

    有关夏城一域的话题,并没有持续太久。难得的聊天,哦,是会议时间,所涉及的范围很广。

    政府、军方、里世界;月球、火星、木卫二——人类世界覆盖的所有领域,他们多少都有涉足。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会议持续时间并不长,虚拟会议室里很快就移走了大部分虚拟人像。最后只剩下一个人,模样还算年轻,黑发黑眼,穿着宽大的白袍,赤着脚,站在虚拟空间的边缘。

    他做了个手势,光影移换,虚拟会议室呈现出灰暗的世界地图,只隐约看到陆地和海洋的曲折地形轮廓,不过在灰暗背景下,近百颗“星辰”错落分布,呈现在地球的各个区域,那是八十八个大型都市圈,以及荒野、海洋上各处重点基地。

    此时,夏城位置正闪烁红光。

    这位目注地图,正要点开。侧方人形光影投射,一位白人青年的虚拟影像出现在他身边不远处:“王,刚才忘了问你,现在在哪儿?”

    “深蓝。”

    “哦,那真可惜,今天洛城的天气不错,如果你在,我们也许可去玩儿几局高尔夫,顺便谈谈股权的事。”

    “赫尔曼,省省吧。你再折腾,老赫尔曼先生会用枪打爆你的头。”

    王钰笑了起来。他是量子公司的大股东,他的家族早在三战前,就是全球市场的大鳄,又有当时大**方背景,战时军火玩到飞起。战后初期更是凭借庞大的资本,主持了多起成功的并购重组活动,由此奠定了家族在战后世界资本市场的地位。

    王钰在量子公司并无实职,本身只有某五十强金融公司的总裁职位,但他就是凭借蛛网式的股权结构和人际关系,和少数人一起分享世界的权柄。

    至于赫尔曼,他所在的家族属于更纯粹的金融鳄鱼,他并没有能力者的资质,一点儿也没有,所以他对所有的能力者都抱持糟糕的恶意态度,包括对由此延伸出来的一切东西:

    “老头子想延命想疯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但深蓝和血脉项目更蠢,还有lcrf,我们家的投资全填了太平洋!”

    “别这样,赫尔曼。你还年轻,会轻松地看到、得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而老赫尔曼先生则必须先与死神搏斗……”

    王钰信口安慰了一句,还是打了开已经排队好久的报送信息。光影在虚拟会议室排布开来,在不计成本的技术支持下,圆形会议室的画面,几乎毫无延迟地呈现在他和赫尔曼的眼前。

    而与此同时,由龙七标注的重点环节,也以分窗口的形式,进行重播。二者同步进行,由接收人进行选择。

    正好,重点环节上,罗南点到了量子公司。

    赫尔曼用夸张的语调表示:“啊哈,格式论小子!王,他对量子公司是真爱!”

    王钰没有回应,他目注罗南奇妙的授课进程,想了想,按了暂停键,然后对外间等候的侍从道:“请杰夫到我这里来,就算他在实验室也一样。还有严宏,我记得他也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