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血意环(五)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ree明确了指向性之后,潘多拉的“扒皮”其实已经没什么决定性意义,但作为导火线,那位还是默默上传截图,与ree一样,她也是截取了时间记录,只不过并非是发言时间,而是注册时间,连续三张:

    一个是9月30日19点22分;

    另两个则都是10月1日19点22分。

    三张截图,显示的页面格式都不相同。

    隔空叫骂固然很爽,但网上还是有一大批自诩为技术流的“扒皮党”,他们更喜欢用实锤砸到敌人脸上去。

    潘多拉只放图,没有说话,可架不出有好多“内行人”跳出来帮着解释。

    内行人一:“两个10月1号的,一个是总会资料库的页面,一个是协会论坛页面,二者数据打通,看时间基本能确认是同一个人。”

    紧接着是内行人二:“9月30日的应该是从夏城灵波网资料库扒出来,这界面我见过。”

    内行人三很快也出现了:“靠,事实已经很清楚了好吧?在夏城,通过灵波网注册的同时,也会在总会资料库注册,只是中间会有24小时验证期,正好到10月1日,这压根就是一个人!”

    “没错,以协会十天半月入不了一个新人的尿性,不同的人同时入会的概念几近于零……事实上是根本没有。”同样是“内行人”的ree,这时又杀出来,放出了总会资料库的实时记录,同时也在“匿名者”的发言记录上标注出所有的重点,其注册时间、发言时间完全吻合。

    实锤!实锤!实锤!

    “当当当当,我们已经见证了历史。”

    “里世界有史以来第一吹b天才、夏吹的代言人、喷壶男罗南先生!”

    “某夏吹练习滴水剑的第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有请他为我们解答——有没有在会场的弟兄帮着问一下?”

    协会主站论坛正在狂欢,里世界的网络风暴也刮了起来:

    “喷壶男惊现真身。”

    “夏吹新一代领军人物。”

    “呵呵,b+危险级强人笑抚喷子狗头。”

    “天才在云端看你,你在粪坑打滚。”

    网上的争论,从来都不是看事实,而是看立场、看屁股。特别是目前的rt8313任务帖,其性质已经变成了“具备较高热度的地域帖”,当帖子里的热点内容爆开的时候,就是各自站队的时间了。

    以协会总部所在的檀城为中心的“亲总会派”,与以风暴眼夏城为中心的“亲夏城派”,都在以最亲切到位的词汇,密集问候对方的亲属,顺便将“歧视狗”、“夏吹”之类的爆弹,往彼此脸上猛掷。

    但还原到现实层面,情况就要复杂一些。会场上很多人都参与了这场地图炮大战,由于大部分人员的夏城属性,以及夏城分会出色的凝聚力,在刚才的论战中,他们基本上还是站在罗南这边。

    可这终究只是在立场上,至于心里边怎么想,就不好说了。而他们现在更希望的,还是罗南能给出一些实质性的“炮火支援”,让他们可以回归网络并大杀四方。

    人们总想获得他们最想听到的答案,如果得不到……

    “罗先生,你到底是不是喷壶男!”

    终究不是所有人都乐意做鸵鸟的。就在演讲台上的罗南持续讲述他与凝水环的“姻缘”细节时,某位“义士”充当了捅破窗户纸的那个人,他起身直面罗南以及会场内上千道视线,声音宏亮,满场皆闻:“你对rt8313帖子里的扒皮怎么看?”

    “扒皮?”

    罗南一门心思讲课,哪来的闲功夫去关注网上的情况?不过“喷壶男”这个名头,他倒是听章莹莹讲过,当下不由一笑:“怎么了,那个ree又在搞事?”

    会场内由此轰然:“没否认啊!”

    “真的是他?”

    “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那个人形水痕怎么做出来的,当时真的是修炼第一天!”

    “是第一天没错,可那时候坦克的肉都臭了。需要再解释一下什么叫‘人形次声波阵列’吗?”

    “次声波和滴水剑有一毛钱关系吗?”

    现在没有人再去关注罗南的课程,而是就“喷壶男”的话题,开展了热烈的争论。而这一切,又都在战姬的直播镜头下,传到网上去,供人观看、评说。

    课堂显然是失控了。

    罗南有些无奈,他偏偏脑袋,干脆也打开主站论坛,去看网上的争议。找到关键节点后,他一个念头是:

    潘多拉是谁?

    而接下来的那些,反倒没什么意义了。

    罗南大概翻了翻,越看越放松,末了甚至有些想笑。他抬起头,环顾会场,现在吸引他注意力,不是网上的评论和争议,而是由此形成的、在奇妙力场包围下绚烂而混乱的精神世界。

    虽然这场全球的大论战罗南只能看到夏城这一角,然而见微知著,只有极少数人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绝大多数人完全迷失在群体意识的漩涡里。

    在罗南看来,这种奇妙的现象,正是精神世界有关力量毫无秩序和意义的缘故。

    他感觉到放松,也许在此背后,是某种比较微妙的优越感。不在于他比其他人高明多少,而在于他能够看清问题的症结所在。只是面对这些,便有很多东西可以讲。

    事实上,他确实是产生了一系列的灵感,经过梳理,他渐渐就明白了,接下来他应该如何继续自己的课程。

    他扭头看了何阅音一眼,对她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我怕是要脱稿超纲了。

    下一刻,他用力拍了拍巴掌。响亮的掌击声吸引了会场里大部分人的视线,也让他直接面对上千人各异的目光。

    罗南吸了口气,露出笑容:“那个什么‘喷壶男’,与本次课程无关,下了课有时间的话,我再回答不迟。不过刚才我看了一下相关的网络言论,倒是想起来,有件事我没有做妥当。”

    这是想缩?很多人瞬间的念头便是如此。

    不过,罗南意思可不是这样:“我想请问一下,滴水剑也好、凝水环也好,在座的各位都有谁去真正的修炼了?我的意思是每天花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去练习,不断提升技巧和熟练度的。有没有?”

    见会场中面面相觑却没有几个人回应。对此罗南大有亲切之感,这和他多年以来上学上课时的情形何其相似,只不过以前他在台下,如今他在台上。

    目光在会场内游动,见还没有人响应,便模仿着那些老师,笑道:“我们做个简单的统计吧。目前这个会场内有,嗯,1477人,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认真去修炼滴水剑的有几位,请举手。”

    前排亲友团位置,章莹莹提起来心脏刚落一下点儿,又觉得很奇怪:“他怎么知道会场内人数的?”

    旁边剪纸左右环顾:“没人举手吗?”

    竹竿耸耸肩:“滴水剑这东西,练的人不少,不过真把它当成杀手锏来用的还是少数。我平常就是用来练注意力,哪能天天花时间呢?”

    正如竹竿所说,整个会场内举手的也就是寥寥三五个人。

    罗南叹了口气,放宽条件:“那么每周,好吧,每月练习超过十次的请举手。”

    这次倒是多了不少,有个七八十人,竹竿、剪纸也在其中。

    “懂得滴水剑,想起来就练练,想不起来就不练的,又有谁?”

    这次有一百来人,前后相加已经差不多把会场内所有的精神侧觉醒者都包括在内了。还有一部分肉身测觉醒者,以及占了会场人数六七成的非觉醒者,完全靠不上边儿。

    罗南将统计结果写在了工作区内,简单一对比,就能得出结论:“从这个结果来看,是不是可以说,这个会场内九成九的人,其实对滴水剑知之甚少,或者仅略通皮毛?这还是在夏城,在武皇陛下的大本营,如果将刚才的调查作为一个采样结果,是不是可以说,里世界中真正懂得滴水剑的也没几个……也就是说,大家都需要先补一下常识。”

    潜台词是:那你们瞎bb什么!

    太多人脑补了这句话。章莹莹就是其中之一,她向后一仰:“这地图炮……他故意的吧?”

    竹竿若有所思:“不是故意的才可怕。”

    剪纸再次扭脸看会场反应,末了一缩头,苦笑道:“我觉得何秘书应该抓紧时间控场了。”

    就算是主场,现在与会者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然而,位于等候席的何阅音,即使也有些皱眉头,却仍坐在那里,并没有出面的意思。

    “那我们就从常识开始讲起。”

    这时候的罗南,讲台上的表现越来越自然了,他删繁就简,点了点工作区里的三个字:“正如我写的这个词儿,咱们今晚课程的主题是‘凝水环’。为什么是它?因为在滴水剑的五个基础结构中,凝水环是最具价值的那个,也只有凝水环的结构,才是真正具备超凡意义的构形,在微观层面打通了物质与精神层面的障碍。对了,‘构形’这词儿一定要标重点。”

    说着,罗南在“凝水环”后面又加了“构形”二字:“就是这个,与物理化学上的‘构型’不是一码事。有学理的可能要笑了,但这词不是我生造的,而是从杰克那里听来的,这个人……你们知道吧?”

    一部分人点头,但还有六七成的与会人员,以及大多数在看直播、刷论坛的人表示:

    “我该知道吗?”

    “哪位理论大师?”

    “是摆十字架的世界之王?”

    “原谅我不懂楼上的梗。”

    “好吧,郑重问一下,谁知道这是哪根葱?”

    “是被罗老板连根拔起的老葱吧。”

    “没错,是前段时间夏城分会处置的一个黑帮头目,罗南深入参与了。”

    有人不解,有人介绍,但谁也比不上罗南直接,他的笔尖在工作区内快速划动,用专业级别的速写技巧,画出了杰克的半身像,特别是殖入的电子眼,其冷酷诡异的机械结构,被罗南描画得栩栩如生。

    “厉害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画的比讲得好’?”

    “还别说,我真见过这家伙!”

    受高超技巧的带动,会场里的反应,罕见的比较正面,罗南对此无所谓了。他只是希望让与会人员集中精力,进入他的节奏:

    “当时,这个人大量表述的是一种叫‘灵魂构形’的概念,与我一直以来信奉并践行的‘格式论’大有相通之处,所以印象很深刻。但我现在知道,这个概念的应用范围很广,包括人的精神和**,还有作为外物的机械装备等,都可以搭建起这种结构模式。

    “我认为,它与里世界‘超凡力量’的概念相对应,或许可以这么说:‘构形’就是超凡力量的结构基础。”

    会场内的反应有些僵,实在是罗南描述得过于空泛,但与之挂钩的概念,又真真切切地触及到了里世界的根本定义。

    罗南不等人们反应过来,便又进一步强调:“从广义上讲,我的‘格式’是一种构形;肉身侧、精神侧的形神结构是一种构形;一切可以导出超凡力量的结构,都是构形!”

    这时候,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也不举手,直接起身来怼:“我想请问罗先生,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是不是在用一个似是而非的、生造的概念去解释超凡力量?”

    会场内又起骚动,可在此之前,罗南便在“构形”两个字上圈了一笔:“这个词、这两个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我说过了,我只是借用,并不是发明者,那个杰克应该也不是。真正的发明者……也许是量子公司?”

    罗南往演讲台正前方某个座位上扫了眼,继续道:“毕竟那个杰克与他们关系匪浅。该公司研发项目的一批**实验品,都交由杰克来处理,绝大部分都死在了他开办的地下格斗场里,我家刚领养的瑞雯,是仅以身免的那个。”

    量子公司、**实验、千分之二小姐……这些语汇个个背景复杂、信息量大,将与会人员砸得晕头转向。就这样,罗南还继续充实细节:

    “哦,刚见面的时候,杰克还只是一个改造人,但从量子公司那里得到了一枚机芯,就转化成了燃烧者。坦白说,那是很奇妙的体验。”

    “哎呦,学会背后捅刀了。”章莹莹大感欣慰,也觉得这段时间罗南发挥得还可以,至少没有磕磕绊绊讲不出话,心情放松了些,也往后排看。

    可惜那个叫龙七的观察员,心机蛮深的,笑吟吟地靠在座位上,肢体语言非常松弛,似乎罗南所讲与他全无关系。

    这时候,会场侧方角落里有人举手站起来,这已经是罗南默认的课堂常态。而这位一看就是外围成员,年龄有三四十了,还一脸懵懂:

    “请问,什么是机芯?”

    “我接下来就讲到了。”罗南对那人笑了笑,“现在我知道,这个会场内,对凝水环有直观理解的人并没有太多,我刚才讲到的构形,也说的比较表面。那我们需要一个实例……机芯就不错。”

    说着,罗南就在构形后面加了一个括号,里面填的是“机芯”二字:“机芯这个东西,量子公司和军方应该是最大份额的使用者。因为它可以说是燃烧者、深蓝行者的运转中枢。”

    不等那些初闻此事的外围成员们消化,罗南便进一步解释:“机芯其实就是一种能够引导能力外延的复杂机械构形。说白了,它可以通过自身的独特结构,推动能量从‘a领域’向‘b领域’进行传递和转化。这个传递和转化是有‘超凡力量’意义的。

    “最基础的,它可以实现能量形式的高效转化。我曾经见过一种初级机芯,别的能耐没有,但它位于一个半人高的太极球内部,可以将外界直来直往的打击力量加以储存转化,最终形成类似于磁悬浮的效果。

    正说着,等待席那边,何阅音看过来一眼。

    罗南也没在意,又开始在工作区动笔,画出了这个最简易机芯的大致结构。他和翟工研究了这玩意儿很长时间,如今又不是工程制图,动笔画个简图毫无压力。

    十几秒钟出效果,让与会人员过过眼,便随后划到了一边。

    罗南停也不停,继续道:“稍微复杂点儿,机芯也可以实现意念控制的效果。将人的意识活动转换为机械可以理解的指令,实现绝对精准的操控,这个大家比较熟,就像深蓝行者系统中部分功能。”

    会议室里嗡嗡的议论声不绝,倒是很想到看到罗南将其复现出来。

    只是罗南耸耸肩:“可惜,这个我没研究过实物,姑且说说,大家听听就好……再高级一些,就可以推动物质力量进入精神层面,从而实现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充分干涉,那个杰克,就做到了这一点。对了,那个机芯型号叫什么来着?”

    说话间,罗南扭头看何阅音。后者简单回应:“深海iv型。”

    “是的,深海iv。这个我是见过的,它构成了一个从物质层面通向精神层面的巴别塔,哦,在我们这里,说成‘不周山’也很好。”

    罗南说了个不好笑的笑话,随即电子笔落下,勾勒线条。但笔下先成形的,是一具与机芯结构没关联的人体轮廓,他多以虚线表示,别的不说,三维结构倒十分清晰,比软件形成的一点儿不差。

    人体呈盘坐状,手足俱显,如塔如钟。

    罗南用了四五十秒,将这个简易轮廓绘制完成:“这就相当于我们。有着超凡力量的资质,但并未形成有效的结构。”

    罗南随后就开始在轮廓上画实线。这次才是机芯构形,但落笔比较谨慎,不再是简图模式,而像是画电路图什么的,非常工整。

    这样一来,时间消耗就会很多。而速写技巧带来的新奇感过去之后,人们不可避免会有一些腻烦,特别是节奏感糟糕的时候。

    会场内的议论声更大了,不说别人,就连一直以来都兢兢业业搞直播的战姬,也觉得有聊:

    “他在搞什么啊!”

    她自言自语了一句,当即就在直播里惹来一轮赞同的风暴,且言语更激烈。这些全都是被罗南刚才的大信息授课给憋住的家伙:

    “刚才口出狂言的时候我还以为要爆。”

    “我也以为这哥们儿要打脸来着,结果一言不合就画画?”

    “夏吹的风采——自说自画的精神病。”

    “差评!再这么画下去我就要换台了!”

    见到直播间里不好的兆头,战姬也有些头痛,只能将镜头切换,环顾会场,给直播间里的观众看现场气氛。

    必须要说,罗南的授课节奏是有问题的,这与他教案遭否,必须现场发挥的境况有关。现在与会者的注意力也很少放在那难以理解的线条上,他们交头接耳,或者以各种形式上网,了解最新情况。

    战姬甚至看到了几个打呵欠的人,正准备来个特写,眼角却瞥到旁边人影的微幅变化。她心中微动,把镜头移转到了龙七那边。

    却看见这位量子公司的观察员,横跨燃烧者与能力者两个领域的深蓝行者,已经不复轻松随意的坐姿,直起腰板,锁着眉头,盯着演讲台,眼睛一眨不眨。

    此时罗南的笔尖正不断形成新的线条,在人体轮廓中层层构造连接。龙七的眼珠,随着线条的呈现微微移动,除此以外,全身上下凝固,有如石像雕塑。

    龙七的模样,让直播间里近三万名观众有些意外,但那些讥讽、调侃或醒觉的言语刚刚上屏,罗南的声音就重新响起来,漫长的制图过程终于完结:

    “这样就差不多了。这个‘巴别塔’实在是很有介绍的价值,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怎样将物质层面的人体内能、散乱的思维念头纠合在一起,向精神层面转化……当然还需给它一个力,再加大些功率可以吗?我是说,亮度调高一些。”

    随着罗南的指挥,投影工作区的亮度明显提升,也变得有些刺眼。人们下意识眯起眼睛,却见工作区里,由线条构成的虚线人影晃了几晃,然后站了起来。

    “哦!”

    会议室里传出低沉的惊叹声,便见那虚线人影伸展手脚,比划了几个拳架,而其“体内”所谓的‘巴别塔’线条结构中,光如流水,分划导引,转接盘绕,仿佛是人体的骨架和神经,由此支撑起一个由莹光线条构成的奇妙生命。

    看到自己最近创作的作品,罗南满意一笑。这手段还是他从公正教团那边学来的,以前是用来做高仿人面蛛,现在稍微改动一下,突出了些视觉效果:

    “这是我们今晚的助教,你们可以叫它一号。”

    在会场内的整体氛围下,战姬也下意识地“哇哦”了一声,但内心感觉算不上太惊艳。会场里外围成员还是太多了,整体见识不足。要知道对于觉醒者来说,营造这种视觉效果,还真算不了什么。

    她想了想,对着直播间三万观众,给出自己的评价:“很漂亮的魔术。”

    话音方落,龙七冷冰冰一句话砸过来:“刻印在中层带的魔术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