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一十六章 错相纷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没必要挖掘姿势本身的所谓秘密。形态上的所有东西,在它摆出来的时候已经暴露无疑,就算它具备导引的价值,但任何导引姿势都要在完整的系统中才有意义。

    “如果这个姿势真有什么门道,那它可能是整部动作的一个瞬间,而且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应该会藏有无数的细节,比如对应的呼吸术、更深层腑腑窍穴的气血搬运、甚至是精神法门与之配合。”

    薛雷努力转达并翻译修馆主的初步意见,嘴巴舌头都像是抽了筋,十分辛苦。但没法,修馆主不喜欢用电子设备……或者说没法用,据说任何电子设备在修馆主身上,用不了几分钟就要完蛋,他体内仿佛有一个强劲的电磁辐射源,随时会对精密电路结构造成破坏。

    至于那些解释,自然是对照片上的“搞笑姿势”而来的。

    中午的“大发现”,让罗南一帮人都为之躁动,以为破解了什么绝大的秘密。可接下来多次试验,除了瑞雯又成功过几次之外,罗南也好、薛雷也好,还有猫眼、秦一坤、高德……没有一人能够重演瑞雯当时的效果。

    至于瑞雯本人,对如何呈现出那般奇景,也是懵懵懂懂,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罗南整个下午都是恍惚的,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烦躁。明明已经触及到核心秘密,偏偏还隔着一层无论如何也揭不开的薄纱,这种感觉太可恨了!

    最后还是薛雷建议,拿着这个问题去请教修馆主。毕竟看起来是体术的范畴,在这上面,修馆主可以说是极权威的。

    罗南很快答应了,心里还下定决心,如果修馆主还不能解读的话,他还要挨个去请教武皇陛下、欧阳会长——有瑞雯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前,这些最顶尖的人物,总该给个说法吧。

    下午课程结束,社团活动时间开始后,薛雷就匆匆回去了。罗南其实也想跟去,可是中途姑妈和他联系,今天下午请了半天假,要在晚上聚餐前,实地到福利院去看看,让罗南陪同。

    说到底,若没有实地勘察,姑妈还是不放心。罗南无奈,只好先把眼前的戏份做足,这一忙就直接忙到了晚餐时间。

    修馆主的意见,也有些难产。罗南是从聚会的餐桌上出来接电话的,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

    罗南现在的状态很一般,概因他心神多方用力,就算注射了刺激性药物,也有些入不敷出。他努力去理解修馆主的解释,努力到太阳穴都在“突突”跳动,却仍未从中找到可资利用的线索,难免心有不甘:

    “可瑞雯的情况……”

    话一出口,罗南自己就想到了最扎实的理由:瑞雯本就是个特例,因为她形神混化,内外如一,形神结构甚至不需要什么定数,只要找对了频率,自发调整,内部结构可能会自然生成。

    事实上,今天中午的几次试验,瑞雯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而成功的几次,其形神状态也有着一定的差异。

    罗南心里很乱,很茫然。特别是说到细节,细节,魔鬼般的细节!

    他怎么知道细节是什么?这里面根本没有头绪可言。要搞清楚……不,要绕过这一切,难道先拜瑞雯为师,学会形神混化?

    可瑞雯这种,九成九都是天赋啊!

    左思右想之下,罗南头皮又是刺痛,难受极了。

    如此情况,多半是刺激性药物的药效已经不足,算一算,距离药物注射也有五十个小时左右,看来明天必须要补充才行。

    薛雷仍在努力转译修馆主的看法:“目前单纯从体术的层面,已经挖掘不出什么东西。如果非要继续的话,不妨从两个角度考虑一下……”

    罗南心神一激,脑子更疼了,抽着凉气问:“咝,哪两个?”

    “第一个,仍是以体术为基点,但反其道而行之,与外界联系起来,走内外结合的路子。这也是传武的理想理论之一,最基本的办法,就是结合导引、瑜伽的原则,从现有的呼吸术入手,不断微调,与外部环境寻找一个相对合理的契合点。这样的话,就需要一个生机盎然的环境,现在大冬天的……也就是北岸丛林还好些。不过,咳,馆主说这是乱枪打鸟,死马权当活马医。”

    罗南伸手揉动太阳穴,缓缓点头,这确实是一个路子,最难得的是修馆主连具体的法子都给想到了,也颇有可行性。至于最后的评价,罗南是自动忽略了。

    薛雷那边沉默了片刻,似乎又听了修馆主的一段话,然后复述:“第二条路,馆主说你的思路也许可以更抽象些。”

    罗南这回真没听懂。

    薛雷也一样,所以复述起来超别扭:“馆主的意思是,如果一切尝试都不可为,不妨引入哲学思辨的元素,将姿势引入你习惯的理论体系,让它更抽象更简洁,就算是符号化也可以,不是仅局限于体术的范畴……他说你能懂。”

    罗南确实有些懂了,修馆主的意思,是要他把这个姿势与格式论体系相连,进一步拓展思路——其实在发现在姿势的特殊之处的时候,罗南已经这么去做了,但至今也没有头绪。

    薛雷又道:“馆主就说这么多。哦,至于瑞雯的那个情况,最好你回头带她过来,让馆主看看。”

    修馆主说的基本上就是这些了,罗南没有得到他最想听到的信息,但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可这样更加消耗他的心力,以至于挂断电话之后,太阳穴附近的血管跳动得更欢了。

    罗南靠着走廊墙壁,闭眼调匀呼吸,让他心中时刻往来的信息、念头和刺激稍加理顺。他终于明白,所谓的“心力交瘁”、“点灯熬油”之类的修辞,绝不是世人夸张之语。

    特别是当他所要顾及的领域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大,消耗的心力和精力,简直就像是被砸破的水缸,其水位以可以目见的速度,急速下降。这还亏得“祭坛框架”一直在反哺生机元气,不无小补。

    想想他要关注的东西吧:已经前出夏城外海近三千公里的灵魂披风、覆盖整座都市的蛛网祭坛、每位至亲周边的安全监控、各路敌人的情报收集、云端世界的变化、外接神经元的异动、统筹术的锻炼……等等等等!

    从8号开始算,他已经近90个小时没有睡眠,他暂停了日常修行,全副心力都集中在“千分之二”事件上。

    可就算这样,他仍然是时间不够、脑力不够、筹谋不够、实力也不够……只有思虑、疲惫和焦躁盈溢心头,滚沸不休。

    城里城外这帮渣滓,前前后后没个消停,要不然再杀一拨好了,图个清净!

    “这位同学,你没事儿吗?”多半是他的状况看上去比较扎眼,这处餐厅的服务员走过来,询问罗南的情况。

    你让我清静会儿就是最大的关怀了!

    这种欠扁的吐槽,他终究是压回肚子里去,还要睁眼给这位好心的服务员回一个笑容:“我没事……哦,翟工。”

    走廊那边房门打开,翟工走出来。罗南吃了一惊,难道里面出问题了?

    翟工看他的表情,便笑了笑:“没事,气氛很好。”

    其实不用他说,罗南也能通过精神感应确认。前面的无谓反应,只能说明他精神恍惚,状态糟糕。

    罗南也不愿在翟工面前表现出负面情绪,便做了一个深呼吸,直起身来。让他庆幸的是,家庭聚会的气氛确实不错。

    聪明人都有了心里准备,迷糊的继续迷糊……如此这般,只能是平静渡过。却不成想,姑妈一次“多虑”引来的翟维武,意外成为了调动气氛的关键。

    在那个小家伙看来,高冷的平胸姐姐和罗南是一起的,罗南很厉害,那位应该也很厉害——院长可是有过暗示的。自家的便宜干爹、还有那位会变魔术的剪纸大叔,交谈的时候,也触及一些身世来历之类。

    对此,他难免心怀敬畏,还有:不是正好找武馆没成么,干脆就近拜师学格斗,也是好的。

    翟维武童言无忌,在餐桌上偷喝了一口酒精饮料,嘴上更难把门儿,却一下子破开了有关“地下格斗场”的话题封口。

    别人都担心,可瑞雯却毫不介意。

    说起来,今天晚上的瑞雯也是个“非正常”的状态。从下午与罗淑晴女士见面开始,她竟然开了金口,话不多,但也有问有答。而且决不是那种“是”、“不是”之类的敷衍应付,往往是寥寥数语,便能把事情说个通透,显出非常惊人的逻辑力、理解力,甚至是表达力。

    比如罗南离席之前,莫鹏实在是按不住好奇心,借着减肥锻炼的因由,问起她格斗训练的问题。

    瑞雯以“营养、专注、天赋”作答,六个字的答案,在说透要诀的同时,直接把莫鹏秒杀。

    如此种种,就算她惜字如金,大半天的发言,也比前面几天加起来都多。

    罗南忍不住就想:瑞雯的这种变化,是受环境的驱动呢,还是中午那次……别怪他多心,实在是事后瑞雯一直都若有所思,即使对外仍然冷漠疏离,但与惯常的空洞沉寂绝不是一码事。

    见鬼,又想到那姿势了!

    罗南此时脑子纷乱,各个方向的念头往来实在太过频繁,和翟工聊天,也是走神居多。

    翟工倒是误会了,笑道:“别担心,我看你家长辈,对瑞雯的感觉是不错的,很照顾她的感受。至于你那个姐姐,正义感很强;莫鹏嘛,心地也是很善良的。”

    罗南勉强笑了笑。

    翟工又道:“再说了,咱们也不是立刻收养,总有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像我们家维武,那是太不见外……得了,我还真怕他脑子发热,说些不靠谱的话,咱们回去?”

    “嗯,好的。”

    “不过你要先去洗把脸,用劲儿搓一搓。”

    “啊?”

    翟工指了指自家面颊:“今天是个高兴日子,总该有点儿血色吧。”

    原来人家都看在眼里了。

    罗南苦笑了一下,先请翟工回去,自己则跑到洗手间,用热水冲了把脸,也如翟工建议的那样,用力搓动,直至面皮发红发烫,这才折返。

    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倒是一大半人都吃罢离席了,坐在房里的沙发上,就着水果和甜点聊天。说话的主要是姑妈和莫雅,正如翟工所说,她们很照顾瑞雯的情况,并没有硬拉着瑞雯说话,至于什么盘根底、问来历,更是统统没有。

    瑞雯此时倒是和莫鹏、翟维武坐在了一起。两个男生勾肩搭背,大呼小叫,手游冲关。不过翟维武还是很豪爽地将半个身子都搁在瑞雯腿上,让平胸姐姐也能欣赏到精彩的游戏画面。

    好吧,这位小正太简直是世上最亲近“千分之二小姐”的第一人。

    瑞雯又恢复了安静状态,大概也是被翟维武缠得习惯了,肢体语言也很自然,也许她把叽叽喳喳不停嘴的翟维武,当成了一头大号的乌鸦?

    面对这个情形,罗南有些发呆。

    还是姑妈把他叫了过去,先问他吃没吃满饭,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就直接问起瑞雯的未来规划问题。

    “瑞雯年纪还小,以前又那么艰难,肯定需要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家庭是一方面,学校、社会也要接触。你觉得,她在哪个学校、从几年级开始比较好?”

    “呃……和我在一起?在知行学院,这样比较好照顾吧。”

    姑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又问:“要不要培养个爱好之类?”

    听她说起这个,罗南倒是灵机一动,想到修馆主的吩咐,便来个统筹兼顾:“瑞雯早就有基础,这两天我带她去见修馆主,他肯定愿意指点。”

    旁边的莫雅就冷笑:“你倒全代表了,也不看人家小姑娘乐不乐意?要我说,不如和我一起玩玩音乐什么的……喂,你不觉得瑞雯嗓子很有特点吗?”

    罗南呃了一声,竟然无法反驳。话说他依稀记得,在地下格斗场,第一次见瑞雯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

    正要再讨论,脑宫突然有份刺激杀出,将一段全新的信息,输送到已经错乱相纷的思维空间里去。

    罗南本能地心头一沉:又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