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三百零九章 天体图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上次就没选……罗南下意识想关掉这个面板,可意念甫动,又停顿下来。

    武皇陛下说,他必须充分利用自身资源,去做一篇大文章。如果连自身的底细都摸不透,还谈什么利用?

    况且,他真的非常需要力量,每增加一点,都是好的。

    一念触动,弹窗消失,罗南的意识点中了透明弹窗上默认选择的那一项。没给他任何后悔或缓冲的机会,他脑际微微眩沉,脑宫中的外接神经元,已放射出灿烂电光,并向四面八方扩散。

    呦,动静是不是闹大了?

    罗南下意识绷紧了心弦,不过还好,在电光扩散出脑宫的瞬间,从有形转入无形。其所因循的路径,也是从极域的精神层面扩张开去,散入了他的封闭体系,并没有继续外扩的意思。

    根据其波动变化,罗南大概能够体会到,这应该是一种扫描——至于扫描什么,一时半会儿他还真没搞清楚。琢磨了半天不得要领,又暂时没有明显的动静,罗南干脆由它去,就算是系统扫描杀毒也要消耗时间,遑论如此。

    他重新把精力放回到那处“互串”的ui界面上。此时战舰也好,外骨骼也罢,都是不可读取状态,罗南看得心累,自然而然就把注意力投注到中央位置的“虚脑”上。

    至少那边星光密织,比较起来好看多了。

    罗南将意识探入,此前在发现两边“串门儿”的时候,他还实验过,从中也可以进入乌沉锁链交织的“我心如狱”根本意象。

    他现在懒得再走一遍,只是挂念着那份似有若无的规律——有还是没有,该怎么体现呢?

    不想还好,在这片星域中,脑子就有些转不过来,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星辰,变无常则,未始有极,以至于头晕目眩,脑子都有些糊涂了。果然太深入了不好,岂不闻“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他当下将意识抽离出来,以一个较远的第三方视角观察。要说他也不是瞎看,而是略有一点儿线头:

    就是绘图软件内部那上千幅草图,它们的储存位置,并非随意摆放,而是储藏在星域中的特定区域,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

    罗南就觉得,如果这团攒簇星辰内部,真的有什么规律的话,或许是划分了一些功能区……和脑部功能区对照一下,如何呢?

    他将交互界面投射到工作区,拿起电子笔,试图大致勾勒一番。才下笔,感觉就比较微妙:

    好像在玩一个幼稚的描图游戏。

    记得虚脑内部最初的图形,就是有连线来着,如同生命草图,有个一气贯穿的轮廓。他略加回忆,几笔点划,便将那个图形复现出来,放在工作区一角。

    原图形确实极其简单,若强自形容,大概类肖人形,像是个三岁蒙童画出的火柴人,甩动四肢跳舞。

    目前为止,没什么参照意义,毕竟核心星域的轮廓,无论如何与火柴人没什么干系。

    人们总会在一些反反复复的单调工作中,莫名其妙沉迷下去。罗南大概就是这样跳进了坑里,不知不觉,就比照着点点星辰,抹划了半个多小时,直至把自己搞到头晕眼花。

    真邪性!

    罗南用力眨眼睛,还用笔尖挠头,一时好生纠结。要在以“万”计数的星辰中,挖掘出一个规律,是不是他想得太多?可那份莫名其妙的兴奋感和沉迷感……

    总不是他太闲了吧?

    也在这时候,星空界面微微亮起,罗南再次眨眼,有变化!

    虚脑app的ui界面,从常规意义上考虑,大约是指两部分的映射:一个是外骨骼,一个是外空间飞舰。它们都如卫星般,环绕虚脑飞行,却也都处在一个“不可读取”状态。

    可如今,原本只是一颗主星、两颗卫星环绕运行的单调界面上,莫名出现了新的元素。

    罗南挥了挥手,把之前点划的线条扫净,也就更清楚地看到,就在“外骨骼卫星”的外侧,出现了一块扭曲的轮廓,乍看去就像一团灰暗薄雾。

    这是没有扫描完成……不,看薄雾中的核心结构,仿佛某种抽象符号一样的东西,可是面熟得紧!

    十多根线条盘结扭曲,看似无意义,其实增一笔、减一笔都很困难。看得久了,仿佛连这个世界都要扭曲掉。

    这是魔符!

    确切地讲,是人面蛛核心特质的映射。

    罗南当初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扭曲的结构,据此给自家的人面蛛命名,这也就是“魔符”的由来。

    扫描了一圈儿,把我的‘信众’挂上来是什么意思?

    更奇怪的是,这团象征魔符的薄雾符号,并没有直接绕着虚脑旋转,而是挂在了那个很酷,但体积比例不太符合现实的外骨骼外面,就像是卫星的卫星。

    罗南正觉得奇怪,很快在魔符外沿,又出现了一个图像,比魔符映射的雾气要小上一圈儿,隐约如山势投影,危壁巉岩,犬牙交错,颇为阴森。这玩意儿就更好分辨了:

    血魂寺。

    星空界面倒是越发地丰富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两个图像,出现在血魂寺的外围,这回更清晰了,而且也都非常熟悉。

    一个长臂烂嘴的凶猿,是袁二;另一个状如常人,阴影外覆,是摩伦。都是由血魂寺制造的傀儡。

    唔,又多出一个,与袁二、摩伦并列。这回是一团精光缭乱的电芒,又似在磁力的牵引下扭曲变化,并无常形。有前面的元素为先导,罗南很快就确认,这团电芒,应该就是金桐那颗灵光种子的映射。

    这下子,三个傀儡都齐活了。而且都比血魂寺的图像小一圈儿,就像是小卫星那样,围绕着血魂寺转动。

    更上一层,血魂寺围绕魔符转动;

    魔符又围绕着外骨骼转动;

    最终,外骨骼再围绕虚脑运行。

    如此,就形成一个层层递进的古怪“天体系统”。

    罗南于是就知道,这应该是以父子层次关系为根据的异形树状图。别的不说,倒是把魔符那边的体系,都给展现了出来。

    只不过,这是什么标准啊?

    扫描信众?外接神经元扫描的无形波动,似乎也切过了猫眼那几位,却没有丝毫反馈回来。而且,为什么会作为“外骨骼”的子层挂载上去?难道还要他装备不成?

    新出现的三层五个图像,悲剧的仍是不可读取状态,但又有不同。

    魔符完全是和飞舰、外骨骼一样的暗灰色,不见任何动静。但在它的子层,血魂寺已经隐约着了些色彩;至于更下一层的袁二、摩伦,包括金桐的灵光种子,甚至闪烁着熹微的光芒。

    他意识点触,果然,是开始解析的状态,有一些特殊的反馈。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明显。

    罗南像是变成了听诊医生,意识一次次从这几层图像上面掠过,感受那细微却又持续不断的变化。

    不知不觉,十分钟过去了,呈现在罗南眼前的图像,已经展现出了更清晰的新情况。罗南也终于读懂了一些信息,那是相对直观的量度感受,还原为他可以理解的数据比例。

    十分钟时间,这几个新元素的解析进度,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差异。

    金桐的灵光种子,解析进度大约是1.2%,

    摩伦的解析进度,则是0.7%,

    至于袁二,其进度值刚到0.1%。

    要说这种速度,如果一直持续还能接受,就怕像观想图形那样,憋了两个月的9.9%……

    可问题是,三者之间的进度差异,有点儿说不过去:速度最快的金桐的灵光种子,其次是是摩伦,再然后才是袁二。

    还有,再往上一层去看,不知不觉间,血魂寺的解析进度也来到了0.4%,位于摩伦之后,袁二之前。

    这个有点儿乱……需要理一理。

    罗南动笔,将四个元素解析进度重新排列了一下:金桐1.2%,哦,现在是1.3%了;其他三个,摩伦0.7%,血魂寺0.4%,袁二0.1%。

    这里面逻辑让人看不懂了。怎么说也应该是更高层级的解析起来更困难。可看金桐灵光种子的夸张速度,今天就差不多解决了?

    其次就是血焰教团系统的,解析起来也比较容易。是比较契合呢?还是比较浅薄?

    最后就是袁二,这头畸变种明明已身属血魂寺,沦为傀儡之流,偏偏解析起来最困难。

    难道说云端世界的原住民,论层次和复杂程度,其实要比血焰教团更高一截?可它怎么还能复杂得过金桐?

    一个混乱系的畸变种,层次还要高过超凡种?还是说,灵光种子本身太过虚弱,就更好处理?

    罗南掐了掐眉头,一时理解不能。

    六耳微微震动,是预制的闹铃响了,代表晨跑时间到。

    跑不跑无所谓,但他要借机和瑞雯见个面,避免冷落了这位可怜女孩儿。还有一些具体事项,需要和秦一坤等人讨论、安排。

    罗南只能将一堆问题押后处理。他匆匆将心中的疑惑略加梳理,形诸笔端,避免日后遗忘。草草梳洗之后,便下楼出门。

    此时正是一年当中,日头最短的时间,六点来钟,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冷风冻雨依然,也亏得这处高级住宅区,庭院中也有地热系统,没有结出冰层,可出了院门就大不一样了。

    对自己一手造成的境况,罗南才不会在意。跟随修馆主修行这几十日,别的不说,体力、爆发力、平衡力、协调力都已经远超常人,就算是可以充做溜冰场的冰层上,他的步伐依旧稳健且轻盈。

    罗南始终关注虚脑界面。解析仍在进行,不管是哪个先完成,应该都有助于他进一步认知这个奇特的app,奇特的系统。

    就是不知道解析完成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想来不至于变得更糟……但愿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