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九十八章 统筹术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对于翟工“从零变一”的龙门一跃,罗南所做的,也就只能是这些了。也许将翟工转化为他的封闭体系生产线上一员,会让这个进度大大的加快,可这种无意义的效率要来何用?

    罗南拍了拍翟工的肩膀,站起身来。稍稍犹豫,将手中的笔记本也塞到他手里。也许纯手工的随意性,会帮助翟工从过分追求精密的窠臼中早一些挣扎出来。

    翟工抬头对于罗南笑了笑,也不客气,拿起电子笔在绘图软件的工作区里上下描画。别的不说,肢体语言是放松了不少。

    罗南视线偏转:“剪纸哥,你别闲着呀,你也是练过凝水环的,过来和翟工交流一下。”

    剪纸之前还在看着穿透雨幕的透光水珠发呆,醒神之后就呸了一声:“鬼才练过,咳,就是练过也是闹着玩儿的。”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听话地过来,坐在罗南之前的位置上,看翟工画图。

    这时候,翟维武也从亲眼目睹“精神侧魔术”的兴奋中回神,眼睛闪亮,一脸“我完全没看明白但是好有意思某人快点教我啊”的表情。

    只是,他刚刚才对这种修行方式表示鄙视,短时间内终究没脸吐口,干脆就钻到他干爹和剪纸中间,盯紧了罗南的分页笔记本,想从中找出可能的机关。

    既然他们三个凑成一团,罗南也不再去打扰,向万塔院长笑了笑:“咱们去办手续好了。”

    罗南说的是瑞雯的关系移转手续,其实在行政大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现在这样说只是为了给翟工腾出空间,也和万塔院长聊聊天。

    “手续什么倒也罢了,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好好睡一觉。”万塔院长这话,和秦一坤在车上的劝告几乎一模一样,显然罗南的疲惫模样,已经到了人见人知的地步。

    此时,秦一坤便在旁边大点其头,表示万院长所言,深得吾心。

    罗南咧咧嘴,没有多说,领了瑞雯往里面去。万塔也不再劝,径直招呼福利院的嬷嬷,把手续的最后一点尾巴办妥,总共用了也不过五分钟。

    此时翟工他们当然还没有什么突破,罗南南也不好来去匆匆,就在会客室里呆着,和万塔说话聊天儿。

    瑞雯安静地坐在罗南身边,秦一坤则在屋子里信步徜徉,欣赏这里一流的设计效果。

    也就三五句话的功夫,罗南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眼前黑潮涌动,精神也愈发恍惚。刚才帮助翟工改换思路的时候,他是提振精神,小小地兴奋地一下,现在劲头过了,感受只会更加困顿。

    万塔院长正为罗南他们泡茶,见此悠悠道:“强行违背物性,本来就不会好受。你现在这么重的负担,一旦受到反噬,后果要更加严重。”

    罗南听得眼皮跳了跳,却终究没有全然睁开。这也怪万塔,他设计的会客室将宜居舒适的因素发挥到了最大,坐在半旧沙发上,身体就软绵绵的,不自觉就会感到放松。

    可现在绝不是他放松的时候

    他无论如何不能睡,现在全世界都在注视着夏城,不可计数的能力者向这边赶过来。由于金桐的生死不明,那些人抱有相当的侥幸心理,越是意图侥幸就越是危险。

    罗南知道自个儿是在走钢丝,不过他认为,极限还远未到来:再等等,再等等!等到足够量的人进来,进入到这片由冻雨织就的大网中……

    六耳微微震动,罗南意念扫过,恍惚了一下,才确认相关信息,那是章鱼发过来的ok手势。

    罗南回了一句:“谢谢了,一会去你那儿取。”

    “别忘了是在尚鼎!”短短一句话,尽显被强行抽调的研究人员之悲愤。

    罗南笑了一下,这时才又听到万塔的声音绵绵入耳:“……神经细胞在抑制状态下,对信息的敏感度也会降低。如果现在出一个乱子,你也很难做出反应,这并不以你的感应覆盖范围决定。”

    罗南激灵了一下,眼皮全然撑开,看向万塔。这一句话,要比前面的直白多了,这位造物教团的领袖,分明是对当前的事态有一定的了解,而且还察觉了更深层的信息。

    罗南看万塔,转到会客室角落的秦一坤,则将愕然的视线投到罗南那边去。万塔的言下之意,让这位贴身保镖,也听出了些端倪,但还是不敢轻易下判断。

    万塔注意到了秦一坤的表情变化,眉头略皱,才发现罗南所做的事情,竟然连自家的保镖都瞒着,这样一来,之前的言语就有些不谨慎了。

    这时候,罗南倒是笑着叹息:“这也是无奈之举。不过连万院长你都知道了,消息扩散的速度真是超乎想象。”

    万塔见罗南不在意,便也笑了一下,但接下来的言语就保守了些:“星空会所这种里世界外围圈子,相关的任务确实已经挂了出来。特别是今天上午,与‘一百六十亿’、‘千分之二’相关的信息,挂满了会所的高级任务区……不过,夏城分会应该已经施加了压力,现在都已经清理干净了。”

    提到“千分之二”等词的时候,罗南身边的瑞雯抬眼,视线从万塔的脸上划过,仿佛一次无形的斩击,撕裂室内的光线,旋又归于平淡。

    万塔微怔,罗南接上话题:“只是表面上,对吧。”

    “嗯,没错。内部‘暗网’应该还有,像我这种‘宗教人士’,都有人试探着发出雇佣邀约。”万塔胸怀坦荡,只将这些消息当成谈资,也算是个提醒。

    罗南其实已经有相关概念,何阅音一直都向他推送相关情报,让他对事态有直观的了解。相对于此,他还是更想和万塔讨论一下更现实的问题:“人心骚动,实属必然。不过万院长……有关覆盖范围的事情,真的很容易看穿吗?”

    “那也不是。”

    万塔本就是一位研究者和传教者,对世俗事务兴趣不大。见罗南不以为意,主动提起相关事项,便也转入这个领域:“单纯干涉微观层面,其实影响不大,别人未必能察觉。只是恶念和杀意充斥太多,这种负面情绪就好像是粉尘污染……哦,抱歉,也就是个大概的意思。”

    “理解。”罗南向万塔点点头,他们聊的是以凝水环为核心灵魂披风,亦即“干涉图景”,也就是夏城冻雨的实质性背景。

    罗南对灵魂披风的隐蔽性异常关注,因为这不但涉及到他在夏城的计划,也包括在云端世界的目标。可从昨晚到现在,这玩意儿一切都好,唯有在隐蔽性上不尽如人意。这让罗南有些担心,毕竟在云端世界,他已经用灵魂披风监控宫启很长时间了,若隐蔽性不可靠,他这几日接收到的信息,也将有相当一部分出现差池。

    罗南已经顾不得秦一坤的想法,他按照万塔所说,略加调节,又问道:“现在呢?”

    万塔摇头:“既已查知,就没有再漏过的道理,你我虽都是守序阵营,但凭依的秩序终究不同,难免冲突感应。倒是源头上,若不是你亲自过来,我也难以锁定……这不像是你真正的核心秩序,给人的束缚力并不是太强。”

    “嗯,我更多是用它来感知收集信息。”罗南对灵魂披风的隐蔽性有些失望,但也别无它法,只能以后留心,随后又感慨了一句,“用起来方便,就是压力大了些。”

    记得当初在市政广场事件中,牡丹就对他说过,同时摄取几十万人的信息,对于任何一位精神侧能力者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弄不好还会受到反噬。当时罗南是通过他独有的生命草图观照模式,将相关信息大幅减化,取其概略精要,才解决了这一问题。

    而现在罗南的精神感应范围,在灵魂披风的支撑下,已经不是覆盖一个市政广场,而是广阔的夏城及周边区域。这是近十万平方公里、超过两亿人口庞大信息盘子。就算有生命草图的简化和过滤作用,其庞大的信息量,也远远超过了罗南所能够处理的极限。

    灵魂力量源源不断的供应,并不代表心力没有极限。事实上,心力更多地根植于形骸根基,大脑每时每刻都在消耗能量,同时也发散废热,这个低配版本的生物计算机,运转速度是有上限的,根源就在大脑组织的物质结构。

    即使罗南的身体素质今非昔比,远超常人,面对如此庞大的信息洪流,想要面面俱到,也不可能。

    现在,他只能放弃里面的绝大部分信息流,只将危机刺激范围放在能力者这一层级,同时在自家几位至亲之人周边,再设一道警戒岗。

    这样的防御措施,警戒金桐和五金猎团之类习惯于应用超凡力量的敌人,暂时是没问题了。可是何阅音也向他提出警告,随着信息的扩散,各大资本力量会拿出更多的花样,也许他们远没有金桐这样的直接杀伤力,但从实际层面来说,资本的手段要更加多样、更加隐秘,也更加防不胜防。

    罗南对此深以为然,可越是如此,他越不可能放弃灵魂披风的架构。他也想了很多主意,目前已经向欧阳会长申请提高“计算空间”权限,将部分压力转移给分会的超算资源。

    但这种方式终究需要一层转化,只适合做分析预判,真正出现严重意外情况的时候,根本无法及时反应。

    从昨夜到现在,罗南所承载的压力,唯有他自己才真正懂得。其他人要么就像秦一坤这样全无察觉,要么就是看得太过理所当然——武皇陛下就有点儿这个意思。

    难得万塔既能看到他的本事,又能体会他的难处,罗南也不免多唠叨两句,就当是排解压力了。效果也还不错,如今上一波的困意已经算是过去了,大概是与万塔聊天导致的分心旁顾,让受抑制的大脑皮层得到了一些休息。

    这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我是不是用力过猛了?

    罗南也在自省,问题是,就算他知道这个法子的缺陷,为确保万无一失,也别无选择。

    心底叹了口气,罗南对万塔笑道:“院长你说过,要教我‘造物法’的。”

    他当然不是现在要学,只是新开一个话题罢了。然而万塔的回答出乎意料:“现在你需要的不是造物法……”

    说到这儿,万塔沉默了足有五秒种,才又轻声吐口:

    “对统筹感兴趣吗?”

    “统筹?”

    罗南不自觉坐直身体。它虽不是一个专有名词,但放到万塔这边的语境中,意义还是非常明确的,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

    见罗南的反应,万塔倒有点意外了:“你知道?哦,是俊平对你讲过?”

    “还有维武。”

    不管是谢俊平也好,翟维武也罢,两人都把这个能力吹得神乎其神。什么一心多用,览察无余……好像学了这个,智商就能轻松破表似的。

    话说在压力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如果有一剂能增加智商、哦不,是提升信息处理能力的药品摆在罗南眼前,不管有什么副作用,他保准一口就给吞掉。

    所以,就算万塔只是姑且一说,罗南也怦然心动。

    不过很快,他就摆正了心态。毕竟谢俊平说过,要想达到“统筹”的地步,要经过五六个阶段、耗费三到五年的时光——就算法门给力,时间的门槛摆在那里,跨不过去也没用。

    罗南就笑:“我数学成绩也只算是一般。”

    他还是抱着聊天闲谈的心态,可万塔表现得却很认真:“虽然‘统筹’本质上是一种算法,但我们并不需要用数学逻辑去阐释它。如果说,一定会有一种语言或者编码,那也应该是大脑本身的信号。”

    “是吗?”罗南眨眨眼睛。

    万塔确实认真了起来,他注视罗南:“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要学习这类编码,就像发一场不真实的梦。因为我们的意识没有办法感觉到大脑活动,所以只能用逻辑,包括在自己身上的试验,去挨个验证。而你是不同的,至少我认为是这样。”

    “是指返照内视?这是前提条件?”罗南猜测。

    万塔摇头:“需要有触及神经系统的精度。”

    “这个要求就比较高了……”

    但罗南完全可以做到。

    作为一位精神侧能力者,又精通内炼法,返照内视,对他来说并不困难。而多年的药物改造经历,让他对自身神经系统具有极高的敏感度,也具备相应的认知。

    也在这时,罗南终于发现,万塔确凿无疑是在与他交流、或曰“传授”一些东西。

    一侧矮几上的茶水已经凉了,也没有谁记得去换一下。别说罗南,就是秦一坤都忍不住要竖起耳朵,想看看所谓的“统筹”理论,是怎样的一番面目。

    唯有瑞雯,静静坐在沙发上,似乎听着,又似乎神游在外,气息微缈,让人不自觉就忽略掉她的存在。

    万塔轻声道:“现在我们不妨来验证一下。你也是研究神经系统的专业人士,我提出的这套算法,基于几个基本事实,请注意是否悖逆了你的常识……

    “第一,大脑拥有极其复杂的并行结构,但在绝大多数时候,当人们觉察到一个有意义的完整信息的时候,其都是建立在时间序列之上,一定会表现出先后秩序。”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大脑在同一时间内,只能处理一个有意义的任务;也可以说,同一个任务,往往需要大脑动用多个功能区协同完成。

    这是相关研究已经证明多年的事情,也是人类大脑这个“低配生物计算机”很为人诟病的一点,罗南从生物课本上就能看到,当下毫不犹豫地表示认可。

    不过他转眼又想到,既然如此,分心数用是嘛意思?摆明了矛盾啊!

    万塔没有进一步验证,继续道:“第二条,神经细胞激活的时候会产生去极化,在此期间不会再接受新的信息,亦即有一个激活、抑制的间隔。”

    “是的,这也是常识。”

    万塔院长加快了语速:“第三条,对各个层面的输入信息,大脑反应的时间是不同的,但最终一定会有一个总括一切的算法,将其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和思维习惯;第四条,外来信息的整合计算过程,绝大多数是发生在人们无法察觉的‘深水区’,而这是人类大脑进化的方向和结果。”

    罗南只是稍一思考,便承认这些没错,都是相关领域的基础知识,就算有些争议,但聊备一说,仍然可行。

    万塔微笑:“你看,有分工、有间隔、有差异,还有方向和结果。这样,只要拥有改造手段,针对自身感知和思维,按照一定的节奏、一定的秩序进行调度,使之更加高效,就是可能的。”

    罗南缓缓点头,认同这个逻辑。

    万塔再加以总结:“在这个基础上,统筹的意义,就是在人类可以形成有效反应的时间里,调整各个信息层级的接收反应速率,尽量减少彼此干扰,但又要高效整合,最终统一在最高级的思维层面。”

    罗南认真思考了片刻,挠头道:“我大概明白了。院长你的意思是,把握好神经细胞的激活、抑制节奏,增加信息层级,在同样的时间里,接收更多的信息。唔,加快整合频率的话,一些可感的思维过程,就可能演化成为本能……可这样就是对大脑心智机能的全盘改造,就算大的结构不变,增删的突触连接何止百亿计?就算神经系统的可塑性超强,这个方向和尺度,怎么把握?”

    万塔轻轻吐出口气,直视罗南的眼睛:“在接受‘启示’之前,我也无法想象。所以,我一直想知道,我所获得的‘蓝本’,究竟是只适合我一个人,还是可以推而广之——它究竟是神迹,还是文明?罗先生或许可以帮我验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