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九十七章 小魔术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越野车开动,先向南,绕环海高速,向西部林墙区而去。

    车上,罗南也是受到莫雅提醒,给姑妈去了个电话,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怎么也要报个平安。

    通话时间并不长,一两分钟的功夫,就结束了。电话里一切如常,然而罗南却忍不住要摸眉头,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了结了。

    要知道,现在整个夏城都在他灵魂披风的监控下,随着罗南意念倾注,家里的一切情况变化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此时,姑父姑妈就坐在家中的客厅里,两人都是默默无言。结束通话后,姑妈罗淑晴一直在摆弄腕上的手环,面色说沉静也好,说压抑也罢,可不像电话里表现得那么平和。

    至于姑父莫海航,就坐在一旁,抱着他那件傻大黑粗的加密移动工作站,进行操作。嘴里还叼着电子烟,水雾蒸腾,滋滋作响。

    这个场面,让罗南想起前段时间,“偷听”姑父姑母对话的那一刻。

    “他们,还有莫雅……思路靠到哪儿去了?”罗南下意识开口,不是要听到解答,只是想稍微纡缓一下情绪。

    旁边秦一坤却是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回答道:“从莫雅小姐的表现来看,也许她认为,罗先生您的研究成果卖出了个好价钱,或者有了一位很有能量投资人。”

    罗南愣了下,扭过头来。

    秦一坤轻声道:“超凡力量的研究近些年进步不小,而且也代表着某个趋势。所以,在里世界的外围圈子里,一直活跃着很多资本,它们总是会盯上一些潜力项目,通过各种方式投资扯关系,试图在里面分一杯羹……当然,一旦有资本注入,究竟是以能力者为主导,还是以资本为主导,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罗南“哦”了声。秦一坤这么一说,他倒是想起来了,章鱼、爆岩都给他说起过类似的事。特别是章鱼,他的最新论文还没有最终定稿,已经有制药公司找上门来,希望共同开发相关的靶向药物,据说对赌协议的金额相当可观。

    从这个意义讲,说罗南的研究成果卖出好价钱,也不是不可以……

    “这倒是个好理由。”罗南有些心动。

    如果在这上面多做些文章,循序渐进地将他在里世界的情况移植过去,好像也没问题。与其让家里人胡思乱想,不如引导向一个可控的方向,反正姑父姑妈对这事儿的接受度,应该比毫无概念的普通人强出一截。

    他征求秦一坤的意见:“秦哥,你说‘格式论基础容器构建的靶向药物研究’这个题目怎么样?要是拿它去吸收投资,有没有谱?”

    秦一坤摇头:“这我可是外行。”

    罗南倒是兴奋起来:“我觉得挺靠谱,项目其实也是有的,章鱼哥的进展已经很不错了,回头可以让阅音姐帮忙拟个方案之类……”

    随着罗南积蓄的力量层层释放且一路飙升,他已经拥有了在里世界的显著地位,还有相应的话语权。

    好吧,也许是夏城分会的同伴们抬举,但罗南觉得,推出正牌格式论、为爷爷正名这件事,在不远的将来,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虽然“格式论”本身,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何阅音也警告说,其与世界主流的研究方向有很大背离。可有罗南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前面,怎么也会吸引一部分人,加入到对格式论的研究中去,并形成新的成果——要知道,未来一段时间,罗南肯定是里世界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之一,除非他被人干脆利落地干掉。

    章鱼哥是一个成功例子,罗南希望有成百上千这样的例子出现!

    那样的话,爷爷……

    罗南骤然兴奋的心情微微一窒,不可避免地想起医院对爷爷病情的诊断。他下意识通过灵魂披风,大致观察了一下爷爷目前的情况。

    在那间病房里,已经枯瘦脱形的老人,正裹着厚厚的毯子,坐在床上,呆看外面淅沥洒落的冻雨。

    罗南不知道在爷爷眼中,这场雨、这个城市、这片天地是什么样子的。

    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状,使老人眼前的一切,都化为最苛刻也最真实的幻觉。在这种不可改易的扭曲世界中,最为严谨的理性,也要屈服于患者的本能感受,营造出荒诞的逻辑——纵然其对于病患而言,依旧严谨周备,无可挑剔。

    事实就是如此悲哀。

    罗南的灵魂披风给了他惊人的感知范围,也让他无法回避这份现实,连缓冲的机会都没有。可或许是连续精进的修为,以及辉煌的战绩影响,此刻的罗南有一种奇妙的信心和预感,也许仍是错觉——事实上,这也不是突然就有的东西,而是很早之前就形成过:

    如果,仅仅是如果。如果爷爷一直在坚持格式论的思维逻辑,那么唯一能够和他交流的,也许就是罗南自己。即使现在不能,随着他对格式论的理解、应用进一步深入,早晚也会发现一个对接的窗口。

    罗南曾想用“通灵者”式的图画去尝试,可是现在想想实在很不合实际,因为神经分裂病症的加重,在正常人看来完整的图画,天知道爷爷眼中,会是什么东西。

    也只有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对接,才能挖掘出那一点点的可能性。

    想到这里,罗南便扭头对瑞雯道:“过两天稍微清净点儿了,我带你去看我爷爷。家里进新人了,怎么也要给他说一声。”

    瑞雯安静地听着,并不多言,罗南知道她没有拒绝,便已足够。

    罗南轻出一口长气,往后靠在椅背上,微瞌眼皮,可是想再睁开的时候,却觉得出奇地沉重。瞬间便有深沉的黑潮扑上来,险些将他吞没。

    他努力睁了两下,竟然还没睁开,几乎想要就此睡去。但在恍惚中骤然一惊,猛地发力,出了层冷汗,才把睡意消去了些。

    “罗先生?”

    秦一坤注意到罗南的精神状态,有些担心:“你在车上睡一会儿吧,也有快四十个小时没合眼了。”

    “没事,刚刚是在想事情。”罗南说了一个全无说服力的谎言,又道,“把车窗打开吧,透透风。”

    这不怎么符合安保要求,但驾驶座上的高德,还是依言照做。随着车窗降下,高速行驶带起的气流,裹着冻雨寒气,一发地涌进来,让罗南精神一振,刚才的困倦之意,又消去了不少。

    不过,他很清楚,这都是暂时的现象。

    四十个小时不合眼,并不是构成他困倦的理由。以他现在的修为造诣,四天不睡也没什么大碍。

    可是,当前的情况终究还是不同的,一切根源,还是在他全力铺开的灵魂披风。

    对于罗南来说,只要它的封闭体系大生产线源源不断地运行,灵魂披风的覆盖区域就可以一直不断的向外拓展。此时不计算陆地上的区域,仅仅是夏城外海,就已经推出了近六百公里,而且并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也正因为如此,罗南才可以在茫茫大海之中,精准锁定金桐的方位,布伏设局,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位重伤的超凡种击杀。

    但拓展范围这种事儿,是他的封闭体系和特殊干涉方式自然作用的结果。正如同往硬盘里塞东西,架构摆在那里,就是理所应当,谁都会做。

    可是,要在塞满信息的硬盘中,梳理出一个贯穿始终的逻辑,并且及时做出高效运算,难度就提升了不止一个层级。

    在云端世界,罗南灵魂披风扩张的范围,要比这边广阔得多,只是那里相对单调的环境以及有限的目标,根本用不到什么运算。

    可在夏城,他要梳理并高速处置这个广阔区域内的各类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二十个交通层、二十四个行政区、几十家专业雇佣机构、上百个里世界危险目标、以及不可计数的危险节点和地段……毕竟谁也不知道,致命的危机会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样方式,降临到他或者他哪位至亲之人的头上。

    生成如此局面,罗南无疑是愧疚的。这已经不只是精力和能力的问题,还包括直白的压力与压抑。

    罗南脑子里,想了那么自家亲人的事情,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正是这份压力的变形体现。他现在压力山大,心力损耗也很严重,可是在他人、尤其是瑞雯面前,他必须保持一份从容,否则哪还能体现应有的担当?

    但是,这样的日子持续不了太久的……

    为了免遭困顿的再次侵袭,罗南有意转移一下注意力。转了下眼球,视线停在前排中控屏幕上,那里正播放视频节目,那是高德在上车之后就打开的。

    高德和秦一坤都是专业人员,职业水准极高。一般在开车执行任务的时候,不会分心关注其他事项。可如今他们关注这个节目,就是因为它比较敏感,而且与任务息息相关。

    此时节目上呈现出来的,正是夏城外海某区域,浮游于海面上的白骨山丘。

    罗南也是没话找话:“那个战姬还在直播吗”

    秦一坤答道:“现在只是提供直播画面,主要还是专家分析……”

    说话间,高德调高了节目声音,并把画面导入到后排座位的视听系统。

    没有了身临其境的刺激性画面,战姬直播的吸引力就要掉落一大半。如今面对这个极具话题性,但又没有直白答案的白骨山丘,就轮到各路专家粉墨登场,发挥胡侃乱扯的天赋了。

    按理说,是谁制造了白骨山,应是最核心的问题。不过当前各路专家的很大一部分精力,并不在这上面,反倒是围绕白骨山丘下面的“积金号”展开了热烈的争论。

    这艘海天两用舰艇,具有很强的标志意义。特别是在搜索工作持续进行,从周围海域搜索到越来越多五金猎团成员的尸体残骸以后,话题不可避免的指向了一个最关键的点:

    五金猎团近乎全灭,是已经可以确定的事情。可是其真正的灵魂人物金桐,是不是已经化入这座白骨之丘,尸骨无存了呢?还是以超凡种的不可思议能力,仅以身免?

    是生是死,是存是亡,决定了这件事的性质。除此以外,就算死亡的人数再乘以十,也不具备决定性的意义。

    而对夏城分会这边来说,关注的重点又有不同。秦一坤便低声道:“从各个航空公司、各个内部运输点的情报来看,未来几天恐怕还会有大批人员入境。这次直播活动,产生的吓阻力量低于预期。武皇陛下要是能……唉!”

    说到这儿,秦一坤也是觉得多说无益,摇摇头就住了嘴。

    不过罗南已经理解了他是什么意思,也摇摇头,但里面的意味就不太相同:“一百六十亿,千分之二,绝大部分人都会动心,可动心又有行动力的,永远都是小部分。”

    秦一坤奇怪罗南的说法:“问题是这部分人既然有行动力,就不会轻易的放手。如果遏制不住这股势头……”

    “那就只能证明,对这部分有行动力的家伙杀的还不够多。”

    秦一坤哑口无言。

    罗南眼皮微幅颤动,仍然是受制于困倦之意,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缥缈:“前几天,我参加查理和田莱的葬礼,想明白了一个问题:既然我们都处在一个社会关系的大网里,某个缺失就会造成不适,人们就会习惯性地在这张网上做文章。那些人对我就是如此,而我如果要反击的话,杀少少的人却可能影响多多的人,以后还是要疲于奔命。秦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

    秦一坤没法回应,高德也通过后视镜,往这边看:这个暴风眼里的少年天才,终于表露担忧了吗?

    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罗南的瞳孔,看不出他究竟是怎样的心思。

    节目上,“挺死派”和“挺活派”仍在争论,如果可以动手,两边一定能先把狗脑子打出来。

    在喧腾而热闹的氛围中,罗南只在想:幸好这世上还有一个现象,叫做“人以类聚,鸟以群分”。

    *******

    冻雨下得没完没了,基础设施良好的“高空层”对此无感。不过在回收层,看着滚落的泥水连成一线,从天而降,感觉想必不是那么美妙的。

    据统计,夏城24个行政区,有14个拥有回收层的配置,其中尤以西部城区和四个卫星城为最,因为这里是通向荒野的大门,也是倾泄城市垃圾(各种意义上)的排污口,同时也是一些灰色资本的流转地。

    在这里开办福利院,其实是很微妙的一件事,很容易给人造成误会——懂行的问一声“暗网”代码是多少?性急的直接询价都有可能。

    但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在秩序良好、并无回收层存在的南城区,圣玛利亚慈善堂里面,也藏了不知多少罪恶。

    从这方面看,万塔院长坐镇在兰镇福利院,至少开辟了一方净土。

    罗南到福利院外的路边下车,此时万院长和剪纸,以及翟维武那小子,就在入口等着。他们身边,就是端坐看雨的翟工。

    和之前通过灵魂披风观察的相比,翟工的情况基本无变化。他是在看雨,但不是要把雨看出花儿来的那份痴傻,只是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一次又一次地去试验自己的设想。

    没错,翟工就是在不停地勾勒凝水环。

    他应该隐约发现了这一场冻雨导致的微妙环境变化,希望借灵魂披风构建的干涉图景,抓紧机会去完成“凝水环”的工程。

    毕竟水分子受到充分干涉,格外活跃。和在水池边、大海面还不一样。这份脉动的节奏,是非常有利的指引。

    其实,翟工意念绘制成功率已经非常高了,雨幕之中,间或有横飞的水珠穿过,显示出这段时间他的努力成果。但是,这些作品和罗南所说的“半永固结构”,亦即承载精神与物质干涉之妙的稳固载体,总是差了一线。

    就是这一线之差,最是磨人。

    既然是罗南提出的修行方案,面对这种情况,他自然也有些想法,但剪纸和万塔院长都在,他没有鲁莽实施,而是征求他们两人的意见。

    “你说的那种模式,理论上靠谱,可就差一点儿。”剪纸也看出了门道,他怎么说也是精神侧觉醒者,常识结构要比罗南扎实得多,“今天是环境好、状态好,要是这都不成,可太伤了。”

    万塔则道:“物性虽不相违,但也不是最好的着力点。”

    “啥?”剪纸没听懂。

    罗南倒是明白了:“万院长的意思是,凝水环本身,并不是太契合翟工的能力性质。”

    “这也讲相生相克?”剪纸和高天师关系不错,处的久了也受了点儿影响,这个形容很有传统味道。

    万塔竟然表示认同:“不管是金木水火土,还是电磁、热能等表现形式,都只是通向物性究极的一条入门之阶。但各人心性不同、敏感度不同,方向也应该有所差别。”

    “老翟能力是电子亲和,难道要有个‘凝电环’才行?”剪纸开了个不是玩笑的玩笑,“武皇陛下那里,怕是没存货吧。”

    其实大家都明白,控制水分子也好,控制电子也罢,其实都不是翟工这个层次所能企及的。说到底,这个环、那个环,只是一个扶手,是要在物质世界有一个相对稳固的凭依,让虚无缥缈的灵魂力量得以作用、增殖。

    听他们在讨论,一直在“听天书”的翟维武突发感慨:“精神侧这么麻烦啊,我还是跟院长念经好了……喂,瑞雯,你的能力是什么啊?”

    没错,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感慨的目的就是为了和瑞雯搭讪,刺探一下底细——福利院里好端端地又进了新人,年龄比他们这帮要高出一截,还是“关系户”,由不得他不好奇。

    可惜,瑞雯依旧敛默不语,只静静站在罗南一侧。

    罗南对小孩子的把戏不感兴趣,在交流过程中,他也近距离观察翟工的工作,并得出初步结论——在对待凝水环一事上,翟工的工作要比他细致得多。

    其灵魂力量勾勒的整体结构,体现出工程制图级别的严谨和精密。能够看到,其进行勾勒时,似乎分划出凝水环结构的多个支点和分界,分解成可以拼接的区块步骤,一丝不苟。

    罗南看久了都有所悟,对其中精神与物质干涉的微妙细节,隐约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无疑,这种方式是最省力的最优解,但精密背后,却是无以为继的窘迫,这种滋味,罗南恐怕永远也体会不到。

    罗南很佩服翟工的细致,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又未免太浪费了……浪费机会。

    他想了片刻,无声上前,突兀地撞了翟工一下,直接将翟工物我两忘的状态给打断了。

    翟工愣了一下,扭头看时,就看到罗南不顾潮湿,干脆地坐到地上,拿出那本很少离身的分页笔记本,又打开仿纸软屏及绘图软件。

    光芒射起,且弥散开来,至边界而有度。罗南选择了平常很少用到的立体绘图模式,也不犹豫,直接在工作区落笔。

    “凝水环”的结构,像是一个平滑的面包圈,中央空虚,整体上规则不复杂。但这种三维曲面结构,相较于意念一体成形,手绘难度极高,流畅平滑的线条,需要有相当的专业技能。

    这一点上,罗南和翟工都有。后者还能看出来,罗南的构图、线条等虽然漂亮,但并不是特别精确,更像是写意的简笔画。

    不可否认,这种方式格外流畅。很快,投影区域就画满了十多个类似结构,罗南还开启了动画效果,使这些“面包圈”来回翻转。

    接下来,罗南向翟维武勾勾手指:“来,维武,给你变个魔术。”

    “啊?”

    “你对着这些面包圈吹口气,有惊喜哦!”

    “哄小孩呢你!”

    “你不来,我让你瑞雯姐姐吹了。”

    “切……啊,姐姐?”翟维武惊了,这是他从未想过的情况,本能在第一时间去看瑞雯胸口。

    罗南屈指弹飞一滴雨珠,打在翟维武脑门上:“吹不吹啊。”

    “吹,看我吹破你牛皮!”

    话是如此,翟维武还是饶有兴味地凑上前,鼓起腮帮,对着绘画工作区猛吹一口气。

    便在此时,工作区十多个“面包圈”,好似真受了气流拂动,从束结的工作区光芒中飘出来,仿佛还沾特殊的光粉,成了一个个变了形的发光气泡,往外散去。

    “哇,这个帅!”翟维武大赞,浑不知要显现出类似的景象,有着怎样的难度。

    罗南这手,是从公正教团那里得到的灵感,当初那边就曾用投影仪搭建神圣空间结构;还有万塔,也曾用类似的方式来考验谢俊平和杜雍的神秘学造诣。

    相较于投影仪法阵,罗南的手段更多地体现出灵魂力量化虚为实的干涉效果,特别是以干涉力量摄引光芒的方法,更加惊艳。

    当然,什么“变魔术”都是噱头,这手段真正的价值在后面才体现出来——发光气泡以可以目见的幅度迅速缩小,有少部分的中途结构不稳而崩掉,但更多的还是一路缩小到肉眼难辨的程度,只因“挂载”了软屏工作区的微光能量,放出针眼似的毫芒

    两秒钟后,这些毫芒便化为了璀璨的珠光,那是因为这些凝水环结构成功聚拢水分子,以水珠折射光芒的效果。

    美景不长,魔术时间很快过去了,悬浮空中的“珠光”渐次熄灭,可罗南的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他对翟工笑道:“相信我吧,凝水环容错率很高的,毕竟精神介入物质层面,纯粹的结构不能代表一切。还有,从零到一很困难,为此我们不但要精密,还需要有一点儿灵感和运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