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九十四章 白骨山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夏城时间十二月九日下午一点左右,驻夏城岸防部队接到近海探测警报,某处海域发生了区域磁爆现象,对正常的生产生活虽然没有直接影响,但可能对附近区域的畸变种生物种群造成干扰。

    虽然已经是年终岁尾,天文大潮消歇,“奔潮”不再,但因为夏城骚乱而提升为三级战备的岸防部队仍不敢掉以轻心。五分钟后,无人侦察机起飞,并在二十分钟后,抵达目标海域。

    几乎没有任何难度地,侦察机所携带的高清摄像机,便将这片区域最危险也醒目的因素摄入其中。

    当负责指挥、监视、操控的工作人员,看到那片惨白森冷的区域时,整个岸防部队指挥中心,竟然鸦雀无声。

    “呼呼”的机翼扰动声横过海面,几乎与侦察机前后脚,田邦和战姬乘坐的武装直升机,也抵达这一片海域,在上空盘旋。

    他们通过肉眼看到的情形,要比指挥中心通过摄像机看到的更真实、更寒冽、更具冲击力。

    就在波浪起伏的海面上,一座高逾十五米的“山丘”静静飘浮,其绝大部分结构,都森白惨然,浸透了死寂的色彩。那根本就是由无数的骨架碎片拼接而成的,碎骨尖茬,交错纵横,历历可辨。

    白骨如山,槎浮于海。

    直升机两侧舱门都是打开,战姬占了一边,海风与机翼搅动的气流扑面而至,而她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屏住了呼吸,只是下意识地操控浮空镜头,围绕这座白骨山丘,远景近景,不断拍摄。

    不计成本的卫星网络,将清晰的图像传回到直播间,也传回逾两万人的瞳孔之中。

    如此情景会造成什么样的反响,战姬暂时不予理会。在渡过了最初的震撼期后,她总算能够从这座白骨山丘上,解析出更多的东西。

    她注意到,“白骨山”上的骨架,依稀都是粗大的鱼骨,偶尔杂以飞鸟骨架,其组成部分应该就是周边海域的生物,而其中九成九,都是畸变种。

    问题是,瞧骨头颜色,森然如新,但血肉组织呢?剔干净了?还是被什么东西,短短时间全腐蚀掉了、吞下去了?

    思维的脱缰想象,要比眼前的白骨更让人心底发冷。

    而在“白骨山”下,还有一个与整体不怎么相衬的特殊构件。那是一艘半翘起来的海天两用飞艇,艇身扭曲变形,部分区域有过火的痕迹,但也被如丘白骨遮蔽。

    正是由于这艘舰艇的存在,使得森然骨丘获得了足够的浮力,在海面上飘浮。

    战姬移转镜头,在艇身上划过,最终锁定了其舷号,以及舰名:

    积金号。

    战姬脑中过了下资料,呼吸更有些发堵:“这是五金猎团的运载工具,看这样子,或许是全灭……”

    她没有得到田邦的回应。

    不只是直升机内外噪音阻隔的缘故,事实上,自从到了这片海域,一直爱开恶劣玩笑占便宜的田邦,出奇地沉默。此时也只是敲敲耳麦,示意驾驶员靠得更近一些。

    待直升机差不多来到“白骨山”的正上方,另一侧舱门处的田邦全无征兆地跳了下去,落在白骨山峰的顶部。

    那上面相对来说比较平整,而且整座“白骨山” 看似随意拼接,却意外地坚固,田邦跳下去,整个山丘几乎全无动荡。

    还有这种操作?

    战姬见状,也想跳下去,可身形甫动,却见田邦对她挥挥手,制止她的动作。

    上面还有什么危险吗?

    如果仅仅是危险,战姬不会在乎,可是白骨山上的田邦,此时面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和冷峻,直接遏阻了战姬挑战他耐心的念头。

    下一刻,战姬就看到,田邦身外格式之火闪耀,手臂探出,却是对白骨山下方的海水遥空相摄,起伏不定的海面,便如龙吸水,漩涡并起。

    一股水流径直拔起,直扑白骨山顶;还有一道水流自下而上,淹过了白骨山的底部舰艇“基座”。

    海水一上一下,顷刻间将白骨山“洗”了一遍。山丘之上,其骨缝裂隙,间隔孔洞等,都有水流盘绕,上下交激。

    田邦在做什么?

    战姬一时没搞明白。

    此时还有无数观看直播的能力者们,和战姬是一个想法。不过他们在直播间、在论坛、在聊天群等各个渠道的交流讨论和争辩,暂时来说,罗南已经不关心了。

    此时的罗南,正坐在夏城行政大厅的等候区内,由于是周日,大部分部门没有上班,这里根本没几个人,负责安保工作的秦一坤就很闲,拿着一块软屏看直播。

    上面显示的,正是外海的白骨山,以及激荡的水流轨迹。

    罗南只是扫了两下,便闭上眼睛,琢磨自己的事。作为整个事态的参与者、主导者和操盘者,也是今天真正赚得盘满盂满的大赢家,就算事情过去了有一段时间,他也需要平复自己的心情,理顺后续的思路。

    是的,他利用自身各种资源,成功斩杀了金桐,这是个了不起的成就。而让他实现这一成就的最核心的东西,就是他与魔符一起搭建起来的祭坛框架,或曰“斗兽场”。

    在那个由格式论秩序框架搭建起的神妙空间里,罗南作为控制者,一直在玩一种有进有出、有舍有得的平衡游戏。

    罗南曾经历过类似的事,当时是魔符与瑞雯在祭坛上“切磋”,同步攀升境界,最终促使了瑞雯的超凡力量觉醒;还有一次,则是魔符与公正教团的人面蛛跨空交锋。

    通过这两次经验,罗南大概明白了祭坛的运转规则:

    在这里,只要保有自我意志,就有借“祭祀”之力攀升、突破的可能——在此必然有所得。

    但与之同时,踏上祭坛者,也等于是将本人献祭,以服从最终的规则——赢者通吃,败者凋亡。

    而相对于规则,唯一……点五具备特权的,就是罗南和魔符。

    魔符是祭坛框架的提供者,有着最擅于利用规则的狡猾本能,就算失败,也能找到替死鬼,它是那“零点五个”。

    罗南则是祭坛框架的控制者和支持者,自然超乎于其上,也就是那“一个”。

    但就目前而言,罗南作为特权者,对自身的权利,仍在摸索之中。他从中获利,接受供奉,但并不能决定献祭者之间的胜败。

    目前他能够控制的,“仅仅”是决定献祭者们可以献出什么,不能献出什么;可以得到什么、不能得到什么。

    比如:虽然我知道你腰包丰厚,但我就是不要钱,只要你的手指头;而我也知道你很饿,但是我就不给你粮食,而是赠给你美裳华服……诸如此类。

    整个战斗过程中,罗南所做的就是在调节,他根据金桐的状态,不断地增加其血肉方面的消耗,却让其思绪愈发的清明,相应地也会损耗大量心力。

    他维持着祭坛规则的平衡,却将需求的不平衡施加在金桐身上,由此掌控全局。

    当然,祭坛的最根本规则还是赢者通吃,如果金桐真的熬过了这一关,罗南也无法阻挡他的一飞冲天。

    事实上,确实不能小觑任何一位超凡种的智慧和积累,金桐最后真的就要成功了。

    只不过瑞雯出现得恰到好处,在其灵光觉悟破障,而血肉精力消耗殆尽的刹那,一击绝杀。

    金桐所有的一切,也就完全被罗南支持的这一方所得。

    此时,来自于金桐处的那一线明光印记,正循血魂寺山体,次第攀升。

    过石林岩浆湖,即便消融异气,却于其无损。

    过院舍园林,虽留牧者印记,却不滞此物。

    然后是第三层的石窟,这里已经安放了烂嘴猿和摩伦的石像,也是罗南目前最方便调动的即战力所在。

    只是,明光印记丝毫不停,与这处石窟明显不般配。

    这点儿奇妙的明光,循着血魂寺山形体势,曲折萦回,随流动的熔岩节节拔高,一直到第四层,到这处类似宫观殿堂的建筑群落时,才脱离炎流,入主于此。

    真是层级迥异,高下不同啊。

    罗南多少把握到了血魂寺的一些层次变化:

    血魂寺的第一层,是石林岩浆湖,是消化外来异气的场所;

    第二层的石舍园林,存放有“牧者印记”,勉强算是客居之地,因为血焰教团的那几位,都还没能将血魂寺建造完成,控制不易。哪想到世上有罗南这货,有如狱之力,借控制人面蛛,强行拿下了血魂寺?

    至于第三层的石窟,看烂嘴猿与摩伦之石石像,应该是存放“建筑师”的印记,以为役使。

    然后第四层的宫观殿堂,确证是安放超凡种的印记之用,金桐就是这里的第一个住客。

    那第五层就给传说中的血焰意志?

    接下来第六个步骤,也就是血焰意志的内化,又做何解?

    更深层次的理论,罗南一时解析不得,他倒是发现,第四层的宫观殿堂,看上结构复杂,院落分列,其实内里都是空空荡荡。

    金桐的明光印记进入此间,到了偏左的一间殿堂,殿外还有厢舍之类的模糊构造——也仅此而已。

    想那第三层的石窟,还有无面石像若干,只等印记接入、血光充斥,便有灵异。可这第四层,殿堂之内,并无造像;厢舍之中,一切皆空。明光印记居于殿堂中央,孤零零的好不可怜。

    至于充能用的血光……报歉,真没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