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九十三章 内外魔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飞艇贴水而来,甲板上终于有人从惊怖中挣扎出来,啊啊大叫,提醒自家团长。只是情急之下,也叫不出个所以然来。

    金桐也不用提醒,就知道自家着了道。值此阴影乍现,仅隔霎那,他灵敏的灵觉,便遮蔽了一层水雾烟云,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他心神下沉,下意识在海面上走出一步,却见连天黑幕垂落,无限星空覆盖,又见烟云并起,更有啷啷金属抖颤之声,倏乎连成一片。

    至于身上的感觉,则变得更加糟糕。莫名像是被什么东西裹住,滞重压束,十分不得力。

    金桐沉着脸,正准备返观内照,查其脉络,烟云深处,一只毛茸茸的巨大手爪蓦然探出,扑面而来。其外血色焰光缭绕,未曾探实,周边虚空乃至精神层面,便已轰轰震荡,仿佛火山近前喷发,地动山摇,灼热逼人。

    如此紧凑距离、如此暴烈手段,还能周遍精神与物质层面,根本就不给人移转躲避的空间。

    甚至于思考的空隙都难得到。

    金桐瞳孔中电芒激闪,半金属化的手臂劈划,电光长刀轰然起雷,径直斩落。

    电刀血爪轰然对冲,烟云激荡,黑幕扭曲,又可闻海涛风啸之音。真实世界的声息,仿佛只隔了一层薄纸,却无论如何隔膜不透。

    去特么的!

    金桐心头戾气暴增,又一记电光雷刀劈下,滋拉拉电弧疾闪,矫然如龙。

    当海天两用飞艇真正撞入这片水域,上面的五金猎团成员们,便看到海面上的金桐,淹没在一团明灭不定的烟云中。其中有血似的火光在燃烧,更有电光长链,左冲右突。

    明明光芒灼目,偏偏云气迷浊,且不断扩张,转眼覆盖数平方公里范围,更是观之不透,最多是隐约看到一些模糊的轮廓,里面有自家团长,还有巨硕惊人的妖异影子,似乎在进行一场激烈搏斗。

    飞艇上的负责人,是一个光头汉子,名叫童灿,也是建筑师级别的强人,战力判定是b-。其凶残凌厉的近身格杀技,在里世界颇有名气,是个一流的格斗家,更是典型的面粗心细之人。

    他此时正在操舵室,看海面上的奇景,心中在想:难道是夏城不依不饶,派人追杀出来,两位超凡种张开了超凡领域在厮杀?

    若是如此,就绝不该靠得太近!

    他大声下令:“转舵,快转舵!”

    哪知那片烟云扩张速度极快不说,还不防漏,其边缘忽有电光长龙,撕裂云气,就近向飞艇扑来。

    操舵室也好,甲板上也罢,一帮人都是骇然失色:

    “团长,是我们啊!”

    这话屁用没有,电光闪动何其之速,眨眼间,失控的电光长龙便正面命中飞艇,电弧乱蹿。

    要说这艘金桐的座驾,考虑到他的能力范畴以及复杂的使用环境,所有重点区域都做了电磁隔离。可是,若超凡种的力量如此容易被挡下,未免也太小看这类世界巅峰强者。

    电磁场交互作用,更有超凡种的杀意灌注催化,舰艇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电子元器件瞬间烧毁,更有甲板上几个倒霉蛋,被电弧命中,全身起火,弹飞到海里,直接沉底。

    “团长!”

    “老大,老大!”

    甲板上的猎团成员在抱头鼠窜之余,也不忘呼喊警醒,然而烟云中给出的回应,是第二道飞起的电光长龙。

    操舵室里,一片惨嚎之声:“……我们被吸住了!”

    “滚开!”

    童灿扑过去亲自掌舵,然而舵机只能空转,旁边系统界面也是扭曲不清。

    相应的强电场强磁场同时施加作用,使飞艇的结构发生了可以目见的剧烈扭曲,同时被扭曲的还有飞艇上的人。

    这就是超凡种的杀伤力,可怎么落到他们的头上?

    操舵室里,童灿摔得昏天黑地,身下压坏了不知多少设备,挣扎着起身的时候,忽地身形一僵,耳畔分明听到了剧烈的喘息声。

    那声息是何等熟悉,分明就是自家团长!

    他愕然抬头,没看到人,却见飞艇不知何时驶入了一片幽暗混沌的区域,迷途不知所向。而下一刻,电光磅礴如海,瞬间将飞艇淹没掉了。

    “呼呼,呼呼!”

    金桐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粗重,脑子里嗡嗡作响,所幸还有意念流动:

    死了吗?还会活吗?

    他倒没有悲观到给自己定性,只是想知道,被他连续七次斩杀的那头血猿巨兽,是不是还会再次复生!

    在坠入暗幕烟云之后,他便想着,自己应该坠入到一个超凡领域中来,像逻辑界那样,构建空间断层的领域,还是一个很热门的方向。

    罗南……是罗南吧,其所搭建的领域还很低级,稳定性很糟糕,甚至都暴露出一些规则根据,隐约可以查其框架,根本就是一个未能完成的雏形。

    金桐没有什么看不起的心思,特么的看不起这个,莫名其妙栽进陷阱里的自己,又算哪路货色?

    他觉得自己已经非常高看那个精神侧天才了,然而现实却更加残酷。不知罗南从哪里弄来一头怪物,攻伐之力强绝不说,在这片烟云中,分明还有某种复生之能。

    金桐一次又一次地将其斩杀、撕碎,可对方总在一团血光之中重新显现,且实力几无衰减。

    好吧,坦白讲,相较于血猿复生,这烟云、这星空、这黑幕、这阴影、这强敌,如何而来,向谁而变,才是逼迫人心的大问题!

    金桐急切地想要弄明白,这片领域是如何作用的,映入自家心湖的魔影,又是什么来路!

    相较于最高不过b+级杀伤的血猿,那头附身的无形魔影,才是他的心腹大患。在与血猿的战斗过程中,无形魔影始终在暗中操控作用,趁他重伤以至根基浮动之机,将他的一身精血源源不断的抽取出来,散入无边无际的烟云深处。

    如此施为,使金桐如负重物,如大失血。考虑到领域的作用效果,也许那头血猿巨兽的复活,就有他的贡献在里面。

    那魔影如此缥缈,似实而虚,屡次后望检视而不可得,金桐甚至想一刀斩去后背血肉,以求个爽快。

    还好,最基本的理智还在,阻止了他病呓般的狂想。他只是不明白:“罗南这小辈,才起来多久,怎么就搞出这些资源来了?”

    此念尚未分明,前方威胁又来。

    第八次复生?

    金桐正咬牙的时候,却愕然发现,出来的已经不是血猿,而是换了个中年男子,而且好生面熟。

    他一时并未动作,看前面中年人不言不语,两步走来,便身化黑烟,看似缥缈,却有一份真实不虚的凝重之意,且气息炙热如岩浆,火毒喷薄,倾压而来。

    这是,黑烟魂躯?

    金桐想到了不久之前,发生在夏城,却震动里世界的一件大事。故事的两位主角,一个是有了“血狱”之名的田邦,另一位就是……

    血焰教团的元老,摩伦!

    没错,虽然细节上有些许差异,可那个味道是一模一样的。早年他也曾与这位老牌强者打过几回交道,算是有点头之交。

    “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难道是你?”金桐措辞有些乱,一方面是事态变化越发诡奇,另一方面也是在对战目标转换的时候,一直在涨缩聚形的领域雏形,放出了更多的信息,需要他认真检视,难以分心。

    摩伦并未回应,一言不发扑击而上,与金桐战在一处。

    以超凡种与建筑师的境界差异,就算金桐目前重伤在身,也不惧他什么。更何况眼前这家伙的战法应对,明显有些僵硬死板,不类活人。

    傀儡吗?

    金桐其实在第五个回合,就能将摩伦斩杀,但他没下杀手,因为摩伦的存在,打开了他一些思路:但凡是教团,总有一些规矩法度的定数。血焰教团的话……

    再观烟云空间所暴露的一些法则根本,金桐忽然有些明白过来:果然,这里其实是一处未曾真正完成的祭坛!

    不过是血焰教团之故伎,借吞噬外力,使所谓的“血焰意志”具现,以得其加持。

    若从这个角度来看,虽说是祭祀,但三牲不备,而他就是用来祭天的牲畜。

    “好胆!”

    恚怒之心暴起,他怒极反笑,顷刻间电光如刀,磁力如锁,瞬间定牢摩伦之形,一刀斩杀。

    然而黑烟散化而复聚,数息间,摩伦形体又是复生,重新扑上。

    果然啊,你也在这混纶世界,化为傀儡。

    是血焰教团的阴谋?还是罗南小子的手笔?

    总不会说,罗南已如此预定了我的下场?

    此念方明,金桐心头便是警钟长鸣。他堂堂超凡强者,竟然有如此弱势的想法,心力之亏损,可见一斑。

    不能再耗下去了!

    正好此时已经大致窥破了空间法则变化,还不发力,更待何时?

    一念既生,金桐头顶的金属箍变得更加凉彻,微微的痛感刺入额头,瞬间变化,如火焚电击,自脑宫一气而下,整束全身。

    痛感侵袭之时,金桐瞳孔幽暗,电光磁场环体内收,任摩伦攻入内圈。眼看黑烟魂躯虚实转化,要渗体攻伐,他眼神更寒,忽有凭空雷鸣,电光更在雷声之前,一线惊飞,自前方黑烟处斩过。

    这一刀不只再次斩杀了摩伦,而且余势更盛,带起电场磁场,以电离电解作用,弥散虚空,杂糅物性,内蕴锋芒,强行打穿了烟云变化。

    又一声霹雳响,光芒乍现,金桐脚下忽起高崖,其势盘折萦回,熔岩流动。峰顶有祭坛一座,周边光芒盘结,成就十多组符文,以峰为牢,将其困在其中。

    背后束缚压抑之感更重,隐然与祭坛、符纹交相呼应,金桐却是失笑:

    终于还是现形了。

    这里地方虽然陌生,但有摩伦的线索在前,结合有关情报,他已经有些概念了。

    血魂寺!真的是血焰教团的余孽。

    罗南与血焰教团是什么关系……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从刚才那一击可以见出,他的超凡力量,已经超出了罗南领域雏形的承载范围。那么不管血魂寺如何神异,这些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幻影虚妄。

    岂不见摩伦已经不再“重生”?

    他甚至已经通过自家灵觉,捕捉到疑似罗南所在的方位。

    那个家伙,就在头顶上,真当自己是什么鬼神之属,俯瞰人世?

    “死吧!”金桐也不给罗南留任何反应时间,电光凝结如飞矛,扬臂便待投出。

    力道将发未发,也在这时候,几根冰冷的手指按在他手腕处。

    背后!

    金桐瞬间毛骨悚然,身外电光游走,在强大电场不计后果的催化下,他的身形几乎已经脱去寻常体态的樊篱,扭曲光化,前扑而走,转瞬又急折而回,雷鸣电刀嗡然斩去。

    电芒未至,人影已显。金桐心脏重重一跳,有些闷悸:

    “武曌!”

    他身后那人,白衫长裤,乌发如瀑,手持书卷,正是刚刚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的武皇陛下!

    有那么一瞬间,金桐的脑子差点儿炸了,仅有的念头就是掉头走人。

    然而仅隔一线,金属头箍第二波刺激贯入,将他的状态催化到前所未有的巅峰。更奇妙的心神明透,如有天助。

    眼神划过,陡见武皇其肩后胁下,隐约阴影,如节肢长足分张,恍惚如妖孽现形。

    这影子……那无形魔影,蜘蛛之形!

    对了,人面蛛!

    刹那间,金桐好像懂了很多。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此刻他气血大亏,仿佛被某个魔神之手裁了一半血肉下去。

    而那部分血肉精气的流向,就是眼前这位武皇与人面蛛的结合体。确切地说,是人面蛛从他心灵深处剥离出来的武皇形象。

    死盯着这个妖异形象,金桐心中,一些难以索解的问题由此节节贯通。

    毫无疑问,此前附在他形神之中的,就是这头人面蛛,其进击渠道多半就是他面对武皇惨败而生出的心灵缝隙。人面蛛通过他的心神破绽,源源不断地抽取他的精血元气,以供养罗南的领域雏形,推动血魂寺运转。

    如今这东西做出了更不可思议的事,它竟然利用金桐心中那份魔障,聚气化形,构造出武皇陛下的影子。

    “用我的心魔杀我,这手段确实通神绝妙……好妖怪!”金桐说着,却不怒反喜,直至大笑。

    罗南小辈,终究还是稚嫩了。

    只见我攻破领域,将下杀手,担忧之下就使人面蛛强抽血气,使其附体之内魔,转为武皇化形之外魔。

    若是对精神侧,这或许是个高招。然而老子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肉身侧超凡种啊!你真以为,老子败在武皇手下,就连她的影子也打不过?

    在大笑声里,金桐身外电芒激绕,斥击云气:好的很,只要能斩灭武皇之魔影,就等是斩灭了自家的心灵破绽,剪除后患,就算是精血大亏,也是结结实实赚到了!

    到那时,他便能重得自由,另开新天!

    笑声未绝,金属头箍的刺激性力量第三次加注,金桐再没有丝毫留手,也不再顾忌身上伤势,全力运转,将形神变化推至极限。

    如有神助的状态还在,愈痛苦、愈清明:

    “啊啊啊啊啊!”

    金桐向着生平第一大敌的影子发起冲击,而武皇之魔影亦无声推进。两边交锋,刹那对冲数十次,然后电光四散,磁场崩解。

    “噗”地一声,金桐口吐鲜血,胸口几乎整个地塌陷下去,他挨了武皇魔影堪称致命的重击,却裂口而笑。

    他就在笑容里反攻,不再是气势煊赫的电光,而化为最纯粹的直拳,洗去一切铅华,长臂如剑,刺入武皇魔影胸口。

    “学你的!”

    妙义既觉,内外通明,一点灵光,映彻大千。金桐纵声长笑,正要顺势施为,一举轰破这已然破绽百出的领域雏形,笑声忽地哑了。

    也是直来直去的一指,就从已经开始崩散的武皇魔影之后,贴着他前探的手臂,刺入胸口。

    所中之处,血液凝固,继而败坏;五脏积液,转眼腐臭;肉身朽坏,白骨外露。且以惊人的速度,向他全身蔓延开来。

    一指便毁一身之生机。

    金桐表情凝固,眼睁睁看着自家形骸朽坏,再无回天之力。

    制造这一切的,是个瘦削至乎营养不良的人影。此时就在他身前,微微侧身,让过他僵硬的直臂,眼神平静近乎空洞。

    这个形象,金桐是见过的。就在今天,在进入夏城之前他还又一次确认了这个最主要的目标。

    一百六十亿的财富、千分之二的股权,还有最贴近世界顶峰的权柄。

    金桐睁大眼睛,想伸手去抓取,那位却如雾般化去,了无形迹。

    血魂寺震动,天穹云垂,血光涌起。金桐大半朽坏的身躯就在祭坛上,其双足已经陷入祭坛,说“陷”不甚准确,说“化”则更为妥当。

    剩下的那些血肉骨骼,精气灵魂,就在澎湃的血光中,一一化去,直至情绪空无、灵光泯灭。只有金属头箍无声落地,随即血光卷动,也是无影无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