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九十一章 伐木机(中)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阅音妹妹好久不见,来抱抱。”

    “喂?喊你妹妹生气啦?这么多人,也不好意思再喊姐呀。”

    “你十五,我二十;你二十,我二十五,我叫你妹妹怎么了?当初我是看你刚过去比较可怜,才叫声姐姐,现在你混得风声水起,还由不得我拨乱反正?”

    当职装女性进入房间之后,田邦就进入了跟随和搭讪模式,叽叽喳喳个没完,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之前的关系似的。

    至于其他警界人士,他根本不搭理。

    他的这番做派还是有效果的,战姬的镜头始终跟随着他们,直播间里也很快聚焦过去,且有弹幕评论:

    “看着像青梅竹马……”

    “奸情满满。”

    “谁啊这是?”

    “夏城分会的何阅音,军方退役的燃烧者,现在是‘铁三角’下面最具实权的人。”

    “没错没错,就是她了,基本上干的都是常务的活。”

    “而且是还白富美哦,‘空天何’知道吧,军方世家的高顺位继承人。”

    “何长官塞高!”

    “罗老板小心啊!”

    “……前面的啥意思?”

    直播间里气氛欢脱,田邦却已经快把天给聊死了,面对何阅音冷彻的眼神,他无奈举手投降:“好吧,我们说正事。现场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是强迫症,看到这种场面一定不会开心。明明是一拨人,结果却是两种,不,三种死法。

    “全身血肉都被打碎了再吞掉的;

    “摧心索命没有任何多余力量的;

    “还有他们那些手下七拼八凑的游民雇佣兵,才和外面享受一个待遇。

    “怎么说呢,到达这个现场前,我大概知道一些事态严重性,可现在我发现,明显还是低估了。那位对杀人这种事根本没有概念对吧?也许就像玩电子游戏?所以还会继续死下去……吧?”

    何阅音想了想,终于开口回应:“事情不解决,多半会。”

    “啧,你说得这么实在,简直让人绝望。”

    话音方落,新的信息传过来,何阅音、田邦,还有几个警界人士,都先后接收了有关情报。里面唯有田邦还记得,现在是直播时间,转眼看下镜头,将情报念出声:

    “百柏公司的餐厅死了四个人,夏城sca分局门口,有飞行器突然失控撞向大楼,被防御武器打成了灰,里面大概有七到十个人……夏城骚乱的死亡人数,正式破百。”

    百人斩,达成。

    从本质上讲,死九十个人与死一百个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在数字统计上,三位数总是要比两位数更具有震撼力。

    “割草机啊这是!”

    直播间里当即刷过大量“赞同”、“认证”、“割草机+1”附和之语,最后以漫天飘过的“100”做结,算是对这件事情的定性。

    相较于死亡人数,田邦与何阅音对两个新的事发地点更关注。田邦就挠头:“今天是周日,也没有加班,这两拨恐怕就是去踩场的,然后也是这下场……他已经会预防了,我该说可喜可贺吗?”

    这次,何阅音没有回答。此前不管田邦如何唠叨,她都是一丝不苟地走现场,此时就来到被田邦随手抛掉的金属构件之前,垂眸打量,若有所思。

    田邦叹了口气:“多半是钢雄,监控显示,昨晚他和噪音等五金猎团的人进了这里,再没出去过。”

    直播间里有人打出问号:“钢熊?”

    “是雄不是熊,之前甜甜圈就已经说了。”

    “同听到。”

    “完全被甜甜圈绕晕了,之前提到但我没注意。”

    “靠,无声无息死了个b级。”

    “666666!”

    直播间里毫无技术含量的刷屏,把一些有价值的讨论信息也给淹没了,而花里胡哨的弹幕看得人心生烦躁。

    “该死!”

    屡次与白心妍联系未果,章莹莹已经出离愤怒了。眼下就算没有得到亲口确认,她也能肯定这个事情的性质。

    白盐脑抽了吗?她在想什么啊!

    她恨恨切出了直播间,想直接关掉的,犹豫了一下,还是保留。本来要与罗南联系,但打通的却是竹竿的号码。

    半分钟后,她几步纵下山崖,换了衣服,踏上了环海公路。利用协会特权,经过“友好协商”,借用警方的巡逻车,往市里赶去。

    路上,她又上网查看信息,直播间那里干脆清空弹幕,只看何阅音与田邦的动向,另一边,她又打开rt8313任务贴,看最近的回复。

    显而易见,战姬的直播节目已经形成了热度,这里也受到影响,正在讨论钢雄的事情,但发贴、回贴的传统论坛机制,以及讨论时的群聊模式,还是能够承载更多的信息。

    “钢雄是协会成员吗?”

    “五金猎团在协会注册,肯定都是的。”

    “金桐老大怕不是要气得头箍迸裂?”

    “钢雄不是b+吗?说死就死了?”

    “还差点儿吧,全世界才多少b+?感觉和超凡种一样是濒危珍惜动物。”

    “珍惜也就罢了,濒危是什么鬼?”

    “不满千啊不满千!”

    根据协会的大数据,七万人的觉醒者中,绝大多数都是c级。像是夏城,千余名会员里面,注册的“建筑师”也只有十四位,这个数量和比例,在总会下属八十八个分会中,都是首屈一指的。

    虽说总会对b级以上能力者的数目一直讳莫如深,但早年“密契之眼”的尊主曾有一个著名的论断:

    “师范不满千,超凡不满百。杂草接花木,零落难成林。”

    其中“师范”是“密契之眼”的内部称呼。就是指建筑师、b级强者。这句话不考虑后面两段,意思就是,预计全世界能力者加起来,b级强者也不到一千人,超凡种更不足百人。

    作为世界三大秘密教团之一,“密契之眼”的权威性不比“荒野探险家协会”逊色。而其尊主更是位列世界前五的超凡种,一口唾沫一个钉的那种。

    后来有人向密契尊主确认,那句还有另一个解释:建筑师和超凡种加起来,全世界也不超过一千个人。而且要注意,这是包括协会、教团、散户,甚至燃烧者在内的最广泛意义上的估计。

    就算协会家大业大,来个天下英才,独占一半吧,也不过就是五百来号人。

    这里面b-级别的,起码再分出去一半,像钢雄这样的老牌强者,排在协会前三百名毫无问题,发挥好了,前两百名也是有的,放诸世界,也是五百强的水准。

    然后,就这么挂掉了?

    “最近协会的b级垮得有点儿快啊。钢雄不说了,还有蛇语……哎,记得蛇语就折在了夏城吧?”

    没有人接这个话题,大概是有点儿敏感,也因为这个时候,有人把直播间里田邦曾向战姬展示的监控录像翻录了一份儿,转发到这里,同时求问:“求大神分析,钢雄到底是怎么死的,视频上感觉太快了,是我的错觉吗?”

    有人就回复:“不是错觉。从视频看,多半是死在那个普特公司行动主管的前面。后者有一个很明显的惊怖表情,大概是看到了刚雄的死法,没说的,肯定是又快又狠,才有这反应。”

    某个标识为“资深情报分析师”的id说得更详细些:“换成我也怕呀,从那个主管躲闪到冲击波破门,再到倒吸、挣扎、发呆、死亡,时间跨度也就是3.7秒,名副其实的秒杀。而且从现场看无明显对抗痕迹,证明钢雄是被压倒性的力量,至少也是被强劲控场+爆发式杀伤的手段下完蛋的。就算出其不意的暗算吧,境界差距也必然存在。”

    “所以……”

    “还不到所以的时候,你们看这个。”

    “资深情报分析师”发上来一张图,上面清晰显示了夏层高端战力的情况:“夏城十四名b级、两位超凡,其中有六个肉身侧可以直接排除掉,这根本就不是肉搏的战场。接下来再把不符合‘压倒性’、‘强劲控扬+爆发’条件的排除,像是擅长催眠的白先生、画符的高猛等等,b级里面也就游老和角魔的能力沾上点儿边儿。可角魔得罪了武皇陛下,短时间内根本没法回夏城。游老的话,我记忆里面他就没有杀过人……”

    “你直接说是两位超凡种不就得了?”

    “问题就在这儿,欧阳辰行事有君子之风,做事一般会留余地,不至于有这么大的杀性;武皇陛下行事高调,做了就不怕人知道,都不会形成这种局面。”

    有人斜刺里来了句:“还有一位啊,虽然硬实力上可能逊色些,可危险级别一点儿都不低。”

    “资深情报分析师”迅速回复:“我知道,你是说传说中的‘人形次声波阵列’,如果这里留下了足够量的无外伤死尸,我第一个就会想到他了,但没有……这位的能力,有没有那条魔鬼鱼,是两码事。

    “所以要对付他,先要杀掉那条魔鬼鱼对吗?”

    “你‘所以’跑题了哈。我的意思是,要以视频显示的方式,杀死钢雄这样的强者,要么是夏城某位违逆本性做出来的阴谋,要么是哪个不知名的强人下手……”

    “资深情报分析师”还在分析的时候,已经有人跳过他的长篇大论,直指更上一条的信息:“呵呵,楼上某人一定没看警方内部通报。昨天晚上在平江区的案发现场,在什么云都水邑,据说就是存放魔鬼鱼的地方……咦,我好像看透了什么?”

    “我也好像看出了什么。”

    “看他老母,有人带节奏!”章莹莹恨恨地在灵波网的私人群聊里发信息。

    竹竿秒回:“大家都在带节奏!”

    剪纸发了个眼晕的表情:“尼玛太乱了。”

    红狐紧跟好哥们儿:“马上图穷匕现。”

    “看直播!”竹竿再次提醒。

    章莹莹见此切入直播间,只见到何阅音与田邦在那儿交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们说什么了?”

    “弹幕,看弹幕……我草!”爆岩也加入讨论,直接发的语音。

    章莹莹重开弹幕,入眼就是一片血红,有人以弹幕刷屏,满满的全部都是“16000000000”。

    连刷了快十秒钟,才有零星的评论跟上来:“什么玩意儿?”

    “滚滚滚,都看不清何长官的美颜了。”

    “管理员把这个渣渣踢出去!”

    但同时也有表示严重好奇的:

    “16后面几零?”

    “目测9个。”

    “是160亿。”

    “什么160亿?”

    “空天何的资产160亿没毛病。”

    “何长官的身家吗?求嫁!”

    眼看这些闲的蛋疼的观众们,就要把话题带歪。很可能是同一个家伙,再次用血红字体,加上大部分人都看不懂的数值刷屏

    “千分之二、千分之二、千分之二……”

    紧接着,又是一排血字淹过去:“去问啊,去问啊,去问啊……”

    直播里的话题方向终于被成功引导了。

    “好吧,那个渣渣成功的吊起了我的好奇心,战姬发挥你作用的时候到了。”

    有人“笑哭”:“找准目标,何长官一看就不好说话。”

    “然而田邦是个笑面虎怎么办?”

    “笑面虎无误,心疼我战姬。”

    十几秒钟的功夫,直播间就已经形成了足够的推动力,要求主播去做他们最渴望的事。相应的,这里所发的每一条弹幕,都是真金白银堆起来的。像是那个强行刷屏带节奏的,更是用荣誉积分才能实现。

    正因为如此,战姬必须需要花费更多心力,去对付这种超出她计划和控制范围的变化,她的直播节目最具吸引力的也是这一点:

    作死、再作死、在观众起哄下作死……无限作死,如此逐级拔高,直至game over。

    坦白讲,现在战姬已经觉得情况不太对头了,从她得到内部消息,到与田邦的交流,还有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说巧合不是巧合,说刻意不像刻意,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时刻加以修正,因势利导,将事态转向他们期望的方向。

    因为不怕死的直播风格,战姬也算有幸,与多位里世界顶尖人物有过接触。在她看来,这种滋味似曾相识,她好像撞进哪个大神或者哪个势力编剧的计划里去了。

    一边是理智狂叫危险,另一边是节目效果翻着跟头往上走,在二者中间,她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根本不用犹豫。

    更何况这个时候,她的幕后团队已经将各个渠道的情报综合在一起,向她发来了一段比较可靠的信息。

    在看到有关信息的一刹那,战姬就控制不住了。她眼珠一转,先与直播间观众互动:“我这边的团队刚得到一个消息,某个带节奏的混蛋,是不是你干的?”

    直播间里气氛倒是满格:

    “封了他,封了他!”

    “都闪开,战姬的‘枪法’来了,这个枪头子好犀利。”

    “我又有种不祥的预感。”

    “预先为战姬点蜡烛。”

    战姬移转摄像头,微不可察地咽口唾沫,希望刚才的闲话可以帮她缓冲一下。她考虑了一下措辞,轻手轻脚地来到田邦与何阅音身边,抽个空当,突然发问:

    “有流言说,夏城骚动与量子公司主导的一个项目有关,两位怎么看?”

    屋子里可不只是田邦与何阅音,还有五六个警界人士,此言一出,人人侧目,战姬瞬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田邦没有再做“甜甜圈”,却依旧保持“笑面虎”本色,笑眯眯地不说话;而旁边的何阅音,则将冷澈的视线投注过来,战姬适时调整镜头,给了一个特写。

    战姬知道,后面的话说出来,她可能就把何阅音乃至夏城分会给得罪死了,可最终习惯性的冲动压倒了一切:

    “据说量子公司以项目千分之二的股份为花红,悬赏追回遗失的实验体,该股份的估值高达160亿,后续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而那个实验体,目前就在夏城分会手中,由分会的精神侧天才罗南掌有——请问,这是事实吗?”

    上百个字,战姬说完只用了十二秒钟,难得字字流利如珠,清晰可辨,毫无错漏。

    何阅音仍没有开口,田邦呵呵地笑起来:“战姬啊,转行做新闻播报了?”

    战姬已经战力全开:“您说是新闻,意思是这并非是流言?”

    直到这个时候,绝大多数观众才从连珠炮似的言语中回过神来:

    “真的是16后面跟了9个零……的巨款啊!”

    “原来如此啊啊啊啊啊啊!”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不说够九个都不够尊重!”

    “最近去夏城的班机在什么时候?”

    “我在洛城,有同去的吗?报酬可以对半分,千分之一可以接受的。”

    “我现在去夏城……卖棺材可以吗?本地人有合作意愿的请留言。”

    “快看星空俱乐部的任务系统,高级区已经更新了,接单人数已经破百!”

    瞬间爆炸的弹幕,淹没了整个直播间,还有火焰燎天的动画效果,烧得人头躁动。

    而就在这爆炸式的氛围里,冷淡而平静的言语切入,说话的正是何阅音:“我不明白你说的实验体是什么。”

    “可是……”

    “目前协会方面是在进行一位未成年孤女的保护工作。这位孤女自小被拐卖,后来转手卖到了夏城河武区的一家由黑帮控制的地下格斗场,被迫从事致死性的非法格斗。在9月30日晚,该孤女由夏城分会拯救出来,在此期间,孤女超凡能力觉醒,根据荒野探险家协会的有关保护规程,夏城分会吸收她为协会正式会员。”

    面对何阅音黝暗又似透明的冷彻眼神,战姬原本转速飞快的脑子,有点儿卡壳,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咦,是协会会员吗?”

    “那位孤女的入会注册手续早在9月30号午夜前已经完成,协会相关手续顺延到10月1日午夜前,都有据可察……问题是,在我方拯救保护期间,量子公司所属,天青保全夏城分公司时任负责人严永博,先以武器平台攻击我方人员,又派出深蓝行者战斗组进行截杀,并公然在夏城居住区动用粒子炮等违禁武器,在造成我方人员受伤的同时,严重破坏了夏城的安全与秩序。

    “夏城市政府已就此事向量子公司提出严重警告,并进行了处理;夏城分会也据此向量子公司进行交涉。一切过程和相关文件,都记录在案,联邦公民可以凭借有效权限调阅。

    “由上可知,协会保护的孤女远未成年,且遭到连续转卖,并没有合法的监护人。在这样的背景下,实验体代表什么?如果她是实验体,我想请问,两个世纪以来,人类文明确定的人体实验‘知情同意’原则如何体现?量子公司在这里持何种立场?相关任务、悬赏、花红,又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夏城分会希望能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直播间里的氛围,开始从躁动转向凝滞,有人嘀咕了一句:“我怎么感觉到了新闻发布会。”

    “不是发布会,是法庭啊法庭!”

    “直接说刑场多好?”

    不管如何评价,何阅音的发言都在继续:“根据荒野探险家协会成立的原则、章程,夏城分会将为能力者的安危福祉贡献最大力量,对那位孤女提供力所能及的保护,并配合政府,根据相关授权,对于一切践踏法律和相关行业规定的组织与个人,进行最严厉的打击,这一决心坚定不移。也希望相关人等摒弃流言、摆正位置、克服贪念,不要做亲痛仇快的傻事、做火中取粟的蠢事……”

    “咳,阅音妹妹,再说就真变成发布会了,照顾一下战姬小姐的节目好嘛。”

    田邦笑呵呵地打断何阅音的发言,过来抢了个镜头:“我就要说啊,阅音妹妹做事,一向周备齐整的,物证人证都不缺。什么?自说自话、自编自造,没有人证?

    “你们现在没有听到吗,你不们不是人证?嘿,那位警官,说的就是你,帽子下面光头戴铁箍的那个,别再盯那个破铜烂铁了,过来当个人证好吗?”

    镜头晃了一下,找到了田邦所指的警官,也映现出一张冷漠狭长的脸。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