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八十章 屋飞雪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撒花撒花,恭喜某个弱鸡终于摆脱了候补帽子,正式进入七万人大集体。什么时候摆一场,大伙儿给你贺贺,我会抓条鱼回去当礼物——来自海底的贺电。

    看这势头,里世界的评级公司都要炸,军方情报部门大概要天天拿你大头照当靶子扔飞镖玩儿。要不要我从老高那儿拿几叠符纸镇一镇——忠厚的工艺品店老板。

    我觉得欧阳会长才真的炸了,他的自我逻辑理论肯定要出修订版。这两天协会生物组天天抽我加班,我自已的论文都没法写——怨气冲天的医务工作者。

    精神侧变态以肉身侧的模式觉醒,这其实算是走岔了道吧!也许下一刻就走火入魔,呕血身亡——悲观主义信众。

    擦,肉身侧有什么不好?南子要不你到荒野上来,不用走多远,咱们再来个突击训练,巩固一下——正进年度修行的前特种兵。

    主要还是看战斗力提升了多少,其他的都没意义,我可做个陪练——低调的刺杀者。

    错,一切问题都是经济问题。最重要是看身价提了多少。现在想找罗老板留种的实验室已经增加到十二家,这只是正式提出申请的数目哦。我觉得,光卖精.子,海天云都那个大家伙,都可以换所有权了——博学的狗头师爷。

    灵波网上,罗南被强行拉入了某个临时话题组,里面几乎包括了他认识的所有协会成员。某种意义上,大家也算是热情高涨,贺言雪花般飞来,只不过到后来,方向性未免有些偏差。

    对此,罗南翻个白眼,简单回一句“在上课,回头我请”,随即将话题组的信息设为“接收但不提醒”模式。然后抬起头,继续和薛雷一起,认真看修馆主写字。

    此时他身处的环境环境比较古怪,零下二十度的雪天,整个屋子的前后窗户依然洞开,而且没有暖气、空调等取暖设施,内外温度几乎毫无差异。以至于雪花都飘洒进来,在窗台、地板上积了薄薄一层。

    虽是面见修馆主,但这里已经不是神禹道馆,只是一处单身公寓。面积不过五十平米,但由于修馆主用到的家具和生活品并不多,大部分又塞到了楼下储物间,房间里倒也不显拥挤,甚至有些空旷。

    在书房里,也只是一桌一椅罢了,墙角倒是堆了些纸质书籍。桌面上倒是笔墨纸砚一应俱全,镇纸压住宣纸上端,然而侧行的气流吹过,纸张边缘还是微微颤动。

    但不管怎样,笔锋尖毫所落之地,纸面都是平整安稳,只见墨迹流转,一气而下,三十二字,联结成文,其词曰:

    天地设位,乾坤阴阳。变动不居,往来无常。运化坎离,为道纪纲。穷神知化,德配苍苍。

    书写之时,修馆主随口解释,这段话的大概意思就是:人身一天地,身外一天地,二者变化无常,修行之人,一定要把握最核心的纲纪。由内到外,把握秩序,天人贯通,才能做到德配天地,道冠古今。

    这里面的字眼儿,就是“纪纲”二字。

    罗南深以为然。

    “纪纲”就是秩序,就是效率,就是格式。

    在他觉醒以后,形神干涉,维度层次扩张,掌握的资源增幅惊人,多维度多角度交错感应之下,精度也大幅提升。不说外部世界如何,就是单论自身,当罗南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已经可以感受到神经细胞膜细微变形,作用在神经末梢,导致某种生物电的流动变化,乃至形成具体神经冲动的全过程。

    一根神经已如此,整个神经系统计算下来,相应的信息量可想而知。

    再从细节扩展开来,涉及人体复杂的结构。在细胞层面,人体其实充满了拼装的痕迹,在微观层面,每个细胞都相对独立,又精妙的组合在一起,源源不断地生产生命所需的基本源质,以及维持生命的能量。

    再往大了说,五脏六腑、筋膜血肉,每部分都是人体系统的构件,供能、传导、做功,实现人体的各种机能。

    如此复杂精密的系统,要想完全驾驭,控制每个细节,除非将人脑换成超算,还要外挂超强的能源和散热系统才行。

    所幸人类漫长进化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完善的基本信息处理模式,足以应对正常生活中的大部分情况。

    掌控的资源和相应的处理模式结合在一起,就是一种“自我格式”,只是比较模糊和低端。

    但对于能力者、觉醒者来说,要驾驭远胜于常人力量,接触更深远的层次,甚至从广阔天地之间有所收获,就必须要有更高效、更简洁、更精密、更具针对性的选择。

    “你的格式塔、薛雷所得的符种,军方的格式之火……其实也包括一切能力者修行、应用的惯常模式,都是纪纲、都是格式。只不过,这里面有粗糙、精致之分,有小径、大道之别。”

    修馆主洗去笔上残墨,归于笔架原位,口中言语亦如在笔洗中润开的墨汁,轻淡入无:“一切纪纲格式,都要有细节、法度填充,否则只算是谈玄论道,听着都对,其实不着边际。在这一点上,我不讳言,传武流派的积累仍然粗浅,直感体验和哲学思辨过多,在实际发展中,已经远不如吸收了相关经验,并举全世界之力推进的原型格式研究。”

    他轻描淡写地否定了自家最擅长的领域。对此,薛雷嘴巴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罗南则面色沉静,细细思量。

    修馆主面向罗南:“到了觉醒者阶段,没什么可教的了,毕竟你还是走的精神侧路子,不必与人近身格杀。我只是提醒你,人类多年来的研究成果已经非常丰硕,闭门造车是最愚蠢的行径……如今这时代,就算大家齐心协力,也有填不上的天堑,何况其他。这一点,薛雷也要记住。”

    罗南和薛雷同声应是。

    不过罗南紧接着就道:“今后修行,还要请馆主时时鞭策。这两天我一直在考虑‘格式’的问题,有些不靠谱的想法,还要请馆主审阅。”

    修馆主摇摇头:“不让我得清净吗?也管不了你们几天了。”

    两个年轻人面面相觑,薛雷对罗南挑眉弄眼,表情紧张又烦躁。

    罗南知道是怎么回事,随着今年冬至日益临近,雷隼武馆段宏与修馆主的约战已经迫在眉睫。不说那个段宏实力如何,也不说其与军方有着怎样的勾搭,单只修馆主这边,搬家、闲坐、练字……其他的一切没准备。

    眼看距离12月22日只剩半个来月,时间越接近,薛雷越是焦躁。

    罗南完全不明白修馆主的打算,但他的感觉不太妙。以前他看不透修馆主,也不敢失礼强行探测,觉醒之后,终于在薛雷鼓动下,借着演示之机,大略探了一回,反馈回来情况很是糟糕。

    修馆主的身体状态简直是一塌糊涂。他体内就像有一个失控的原子炉,时刻放射出灾难性的脉冲,破坏周边的一切,但在真正扩散出体外之前,又神奇地一一消解,不显露于外。

    若说有,也只是过高的体温,所以在寒冬飞雪之时,这间公寓依旧窗户洞开,用以发散。

    如此的消解手段,体现出修馆主超强的底蕴,可伤害已经形成,五脏六腑的运化机理都严重受损,甚至还要涉及更根本的基因层面,那已经不是罗南所能理解的东西了。

    修馆主强吗?肯定强,就是现在也内蕴着恐怖的力量。

    可是他能打吗?罗南不敢想,在他看来,以这种糟糕状态,也许稍微有些过头的动作,修馆主自家都可能五腑崩解,内火焚身。

    怎么会到这种地步?

    而既然到这地步了,那什么“约战”就根本不该应下!

    罗南已经和薛雷商议过,无论如何要打消薛馆主应战的想法。大可换个形式,什么弟子战也好,群体战也罢,甚至可以预先上门踢馆,反正要么不应,要么弟子服其劳,让薛雷这个硬货上台,是胜是败,都无所谓了。

    两人交换几回眼色,就想趁机讨论这个话题,却不想修馆主“恰好”便将语句卡在前面,依旧是对罗南说话:

    “你说过,你的祖父留下了十六字诀,本身法义精微,连贯缩读又是一种呼吸吐纳的法门。我一直很好奇,如今能否写给我看看?”

    “……好。”

    罗南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刚一应声,修馆主便从笔架上取了一管狼毫,亲自蘸了墨交给他,薛雷则知机换了纸。

    现在的年轻人,哪练过毛笔字?就算狼毫韧性较好,便于下笔,罗南也是全凭着稳定的手腕功夫,强行描画。虽不至于东倒西歪,却全无提留转折之美,连用墨都是没谱。十六个字或僵硬如柴、或枯淡滞涩,惨不忍睹。

    修馆主并不在乎,他将涂画了字迹的宣纸摆正,放在眼前仔细观看。中间也不抬头,伸手示意,向罗南要过了那管狼毫,在第二节第四个字上圈了一笔。

    随即就在罗南的丑字旁边,重书一遍,那个字是:

    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